而肖珃的車子也沒有馬上開走,而是一直從車後鏡中看着舒顏拉着小籠包兒越走越遠。

阿曼游記

到了超市之後,舒顏很快給劉香秀打了電話。

電話一接通,舒顏就問道:“劉媽媽,現在怎麼樣了?我公婆他們去哪裏了?”

劉香秀聲音有些微弱:“舒小姐,額進醫院咧。他們去了哪裏,我也不知道,不過你現在千萬別回去。他們有家裏的鑰匙,額擔心他們對你做出不利的事情啊。”

舒顏一聽,頓時覺得事情不妙,連忙問道:“進醫院?怎麼回事?”

劉香秀道:“舒小姐,額說出來你可千萬別生氣啊。剛纔你把小籠包兒抱走之後,你娘和你公公就拿額出氣,你娘動手打了額,還把額推到地上…….額一個人不是他們的對手,就被他們給打咧…….”

舒顏一聽,只覺得頭“嗡”的一下。

她怎麼也沒想到,郭碧華和餘德洋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同時,心裏也有些愧疚。

畢竟,劉香秀是因爲她和小籠包兒才受的傷。

想到這裏,她連忙又問:“劉媽媽,你傷得重不重?”

“沒事,都是點兒皮外傷。額來醫院包紮一下就好咧。”

“你在哪家醫院?”舒顏又問,“我現在過去看看您。”

“舒小姐你不用過來咧,皮外傷,額包紮包紮就好咧。”劉香秀道,“這裏現在有我老伴兒在,你不用過來咧。”

但是,舒顏還是不放心,執意要過去看看。

劉香秀告訴了她醫院的地址。

當舒顏去到醫院的時候,劉香秀正躺在病牀上,旁邊坐着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

這男人舒顏認識,是劉香秀的老伴兒吳長貴,也是在A城務工。

吳長貴不愛說話,和舒顏打了個招呼,就出去了。

舒顏坐下之後,小籠包兒就問道:“媽媽,劉奶奶的腿怎麼了?”

舒顏連忙解釋道:“劉奶奶不小心撞上了,現在需要醫治。”

小籠包兒點了點頭,對劉香秀說道:“劉奶奶,你受傷了,一定要聽醫生的話,好好吃藥,好好打針。不要怕痛哦,打針一點兒都不痛的…….”

“小籠包兒乖。”劉香秀笑着撫了撫小籠包兒的頭,“劉奶奶很快就好咧。”


舒顏從包裏掏出一個玩具小汽車遞給了小籠包兒:“寶貝兒,你先到一邊玩兒,媽媽有話要和劉奶奶說。”

“好耶。”小籠包兒見到小汽車很開心,拿着到了窗邊,一個人玩兒去了。

舒顏看了看,劉香秀的腿上包着紗布,紗布的邊緣是一大片的淤青,心裏很不是滋味兒。

她對劉香秀說道:“劉媽媽,你是因爲我受傷的,這件事我也有責任。所以,您的醫藥費,我來出。”

劉香秀沒有推辭:“謝謝你,舒小姐。這次的事情,額也有責任。都是額太大意,小籠包兒才被他們給抱走的……不過,今天的事情太嚇人咧!舒小姐,咱們還是報警吧!咱們管不了他們,就讓警察來管管他們,要不以後還指不定會鬧出啥事情來咧!”

報警,舒顏也想過。

但是,郭碧華再刁蠻難纏,那也畢竟是她的婆婆,是餘錚的母親。

不管當初她是因爲什麼原因嫁給餘錚的,婚後餘錚事事依着着她,即便是知道小籠包兒不是自己的親身骨肉,他依舊視如己出。

所以,她真的虧欠餘錚太多了。

如果現在她真的因爲這件事報警,有些對不住餘錚。

想到這裏,舒顏對劉香秀說道:“劉媽媽,您的心情我能理解。不過,他們畢竟是我的公婆。就算我們報警,這樣的事情,也只能是給他們一個教訓,不能杜絕類似的事情今後就不再發生。而且,我婆婆這個人的性格你是知道的,我們報警之後,她肯定會變本加厲的。”

劉香秀想了想,覺得舒顏說得也有道理。

於是問道:“那怎麼辦好咧?”

舒顏稍作思考,回答道:“搬家。”

“搬家?”

“對,這套房子我打算放到房地產中介,讓他們幫忙賣出去。然後再找一套房,先租下來。等這套房子賣掉之後,再考慮買一套新的。”

劉香秀一聽,連連點頭:“舒小姐,還是你聰明。我咋就沒想到這麼好的辦法呢?”

舒顏想了想,又說道:“不過劉媽媽,如果我們搬家了,這個消息可千萬不能告訴我公公婆婆。如果他們知道我們的新住址,還不知道會怎麼鬧呢。”

“我知道我知道,肯定不告訴。”

…….

爲了避開郭碧華,舒顏決定當天晚上帶着小籠包兒去了酒店。

小籠包兒不解,問舒顏:“媽媽,我們今天爲什麼不回家?”

舒顏回答道:“因爲今天媽媽突然想帶小籠包兒來其它地方住,新鮮一下,好不好?”

小籠包兒朝着酒店房間的四周看了看,這裏一切都很好,但是卻仍然不是自己的家。

他點了點頭:“嗯。可是我還是覺得家裏好。”

舒顏一邊撫摸着小籠包兒的頭一邊問道:“小籠包兒,以後媽媽給你換個新的家,好不好?”

小籠包兒有些好奇,問道:“媽媽,爲什麼要給我換新家?之前的家不好嗎?”

舒顏想了想,回答道:“之前的家當然好,但是之前的家離媽媽現在的工作地點太遠了,媽媽想換一個離工作地點近一點的。好不好?”

小籠包兒想了想,又問:“媽媽,如果你以後工作的地方離家近一些了,你是不是晚上就可以早點兒回來了?”

舒顏微微怔了怔,然後笑着道:“對,如果近一些,媽媽就可以早一些下班。”

舒顏話雖這麼說,但是心裏卻很明白:即便真的近一些,她也未必就能早些下班回家。

她是一家人的經濟支柱,她必須在工作上比一般人付出更多的努力。

雖然她對孫小芸“男人負責賺錢養家,女人負責貌美如花”的觀點不敢苟同,但是曾幾何時,她也希望自己別這麼累,可以每天下班早點兒回家,可以暫時停下腳步歇一歇。

可是,現實不允許。

所以,她只能硬撐着。

或許正是因爲習慣了這種快節奏的生活,她都忘了累。

可是,剛剛小籠包兒那一個小小的要求,仍然讓她感到了心酸和無奈。

小籠包兒看到舒顏在愣神兒,有些不安地問了一句:“媽媽,你在想什麼?”


舒顏馬上搖了搖頭,笑着說道:“沒事……”

“媽媽,是不是奶奶欺負你了?”小籠包兒突然問。

舒顏有些意外。

在她的印象裏,小籠包兒並不排斥郭碧華。

就算她今天下午將他從郭碧華手裏搶了回來,他也一直沒有問什麼。

她誤以爲小籠包兒太小,根本不懂這些。

但是現在看來,他是懂的,只是沒有說而已。

可是,小籠包兒畢竟還是個孩子,舒顏搖了搖頭:“沒有,奶奶沒有欺負媽媽。”

小籠包兒似乎還不太放心,又問:“媽媽,爸爸的媽媽就是奶奶,對不對?”


舒顏不明白小籠包兒到底在想什麼,於是點了點頭:“對。”

小籠包兒想了想,問:“那奶奶如果欺負你,爸爸會知道嗎?”

舒顏聽了這句話,又是一陣心酸。

但是還是笑着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小籠包兒希望爸爸知道嗎?”

小籠包兒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嗯,我希望爸爸能看到!爸爸是超人,一定能在天堂看着我們的。如果我們遇到危險,遇到壞人。他就會下來救我們,對不對?” 舒顏點了點頭,但是很快糾正道:“小籠包兒,奶奶沒有欺負媽媽,奶奶也不是壞人。奶奶只是沒想明白一些問題,偶爾做了錯事而已。所以,我們要原諒她。”

在舒顏看來,不管郭碧華如何,她依舊是小籠包兒的親人。

她不想讓小籠包兒覺得自己的親人是壞人。

小籠包兒聽罷,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爲了避免今後再發生什麼意外,舒顏打算將一些事情說透,於是她問道:“小籠包兒,雖然爺爺奶奶不是壞人,但是他們希望小籠包兒和他們到很遠的地方生活,小籠包兒願意嗎?”

小籠包兒想都沒想,果斷地搖了搖頭:“不!我要跟媽媽在一起。”

舒顏笑了笑,道:“那就好。所以如果爺爺奶奶以後讓你跟他們走,你就千萬別走,知道嗎?”

“嗯,我不走!我要和媽媽在一起。”小籠包兒語氣堅定。

……

大概是因爲在陌生的環境,小籠包兒好久都沒能入睡。

舒顏也很晚才睡。

由於實在是太困了,第二天早上鬧鐘響了好幾遍,她才聽到。

看了看時間,已經七點十分了。


她嚇得一骨碌從牀上翻身下來,然後迅速地穿好衣服,洗漱完畢。

緊接着將小籠包兒叫醒。

小籠包兒的幼兒園離酒店有段距離,從這裏過去估計得半個鐘頭。

由於劉香秀在醫院,她今天要送小籠包兒去幼兒園。

時間雖然有些緊張,但是一路上,小籠包兒卻很開心,不斷地纏着舒顏問東問西,彷彿對整個世界都充滿了期待和好奇。


因爲舒顏很少有時間送他去幼兒園,所以舒顏偶爾能送他去幼兒園,對他來說,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

到了幼兒園之後,舒顏反覆交代班主任陳虹老師,晚上必須是她來接小籠包兒才行,如果其他人來接,千萬不能答應。

陳虹對小籠包兒的家庭情況並不是太瞭解,但是看舒顏反覆交代,她隱隱感覺到情況複雜。

舒顏送完小籠包兒之後,趕緊朝着《時尚金典》趕去。

趕到時尚金典的時候,已經快到上班時間了。

當她從2205辦公室經過的時候,裏面無數雙眼睛盯着她。

這一次,仍然是文知夏先發聲:“嘖嘖嘖……你們看看這都幾點了?舒副主編怎麼現在纔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之前說早上要提前十分鐘到,這個建議是她跟我們許總提的吧?結果呢,現在她可是帶頭遲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