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了一連串的感謝話,這才掛了電話。

晚飯就在白水仙家吃,白水仙親自弄的,白鐵奇鄭佳都在,冷心仁則依舊蹤影不見,打電話說還在東城開會。

白水仙說他在躲,其實陽頂天可以理解,碰上白鐵奇這樣的小舅子,換陽頂天也得躲。

白水仙本來傷心,現在有陽頂天,又有本事,又大方,肯給她錢用,然後牀上也貼心合意的,頓時就覺得有了主心骨,冷心仁回來不回來,無所謂了。

拿出手藝,弄了好幾個菜,吃完,讓白鐵奇帶着鄭佳回去,又叮囑了白鐵奇幾句,讓他別碰鄭佳,免得傷了胎氣。 白鐵奇一疊連聲答應了,好象還真有點浪子回頭的意思,陽頂天也就看着,要信不信的。


然後陽頂天也假說要回酒店,白水仙說:“你先別走,我還有點事跟你說,你不說過幾天要回去嗎,到時帶點東西給我媽。”

這其實是個藉口了,白鐵奇也沒懷疑。

無論是冷心仁還是白鐵奇,都不認爲白水仙會跟陽頂天有什麼事情,這不可能啊,白水仙怎麼可能看得上陽頂天?

他們都沒聽過一個成語: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


他們一走,白水仙直接就坐到了陽頂天腿上,陽頂天摟着她腰,笑道:“帶什麼東西啊?”

白水仙吃吃一笑,在他額頭上戳了一指頭:“帶你個頭。”

“原來是戴頭上啊。”陽頂天笑:“那你給我帶。”

白水仙笑:“先去洗澡。”

“一起洗。”陽頂天一下動了心,還沒跟白水仙一直洗過澡呢。

白水仙眼眸中一下就水意盈盈了,俏臉微紅,卻也沒有拒絕。

共洗了個鴛鴦浴,最終洗到牀上,直到十點半,陽頂天這才離開。

陽頂天說第二天早上要走,白水仙撒嬌:“不要,明天再呆一天嘛,我捨不得你。”

陽頂天立刻就答應了:“那我明天一早過來。”

“好。”白水仙歡喜:“我給你煮早餐。”

第二天一早,不到七點,陽頂天就過去了,白水仙才剛起牀,說道:“你坐一下,我給你弄早點。”

陽頂天卻摟住了:“你就是最好的早點啊。”

白水仙便吃吃笑,任由他抱到牀上。

白天,陽頂天裝模作樣的幫着白水仙出主意搞裝修,時不時就說要買個材料什麼的,白水仙去買,他就當司機,開到沒人的地方,就把白水仙撲倒。

以前紅星廠傲嬌的仙子,這會兒體軟如綿,只要他上身她就肯,什麼要求都會答應。

讓陽頂天再次感慨:“所謂女神,其實是沒碰到她喜歡的男人。”

第二天,陽頂天開車回東城。

十點左右纔到公司,到市場部,敲門,孟香脆聲應:“進來。”

陽頂天進去,孟香擡頭看到他,眼眸一亮:“陽頂天,回來了,怎麼樣?”

“馬到成功。”

陽頂天一臉自信的走過去,遞上單子。

“二十萬件?”

孟香一看數字,狂喜:“一千萬貨款?”

“對。”陽頂天點頭。

“耶。”孟香猛地握拳:“太給力了,陽頂天,你果然沒讓我失望,我立刻向總經理彙報。”

她說着站起來,這是要親自去彙報了,陽頂天忙道:“等一下。”

“什麼?”孟香轉頭看他。

陽頂天一時不知道怎麼說,眼光在孟香身上掃了一下,孟香今天穿的是一條淺黃色旗袍,合體的剪裁把她的好身材完美的襯托出來,讓陽頂天更是腹中發熱,忍不住一下摟着了孟香的腰。

孟香吃了一驚,手撐着陽頂天的胸,陽頂天身子前壓,她後退了一步,後面是桌子,她退無可退,但腰肢柔軟,上半身一下倒在桌子上。

巨大的紅木桌,給人一種壓力感,但辦公室的主人這麼倒在桌子上,頓時就讓人生出一種獸血沸騰的感覺。

陽頂天猛地就壓上去,吻上了她紅脣,手當然也不會客氣。

“不要,陽頂天,不。”

孟香給他吻了幾下,感覺他的手往她腿間去,急了,拼死抓住陽頂天的手:“不行,不要在這裏。”

她用的勁非常大,當然,如果陽頂天硬來,她是撐不住的,但陽頂天感覺到了她的決心,只好擡起身子,噴着熱氣道:“孟姐,給我一次,一次就好。”

可惜孟香並不是何雨溪,這種話根本沒有用,她一手抓着陽頂天的手,另一手撐着他胸,道:“這裏無論如何不行,你放開我,否則我生氣了。”

看她神色沒有半點回旋的餘地,陽頂天只好鬆開,他退開一步,孟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有些生氣的道:“你怎麼可以這樣呢?”

陽頂天不好意思:“對不起。”

孟香哼了一聲:“這次我原諒你,但不能有下次,好了,你先回去吧,我要向總經理彙報。”

她說着當先走了出去,陽頂天愣了一下,也只好跟着出去。

出了公司,陽頂天心中有些沮喪,他是興匆匆跑回來的,白水仙其實還撒嬌讓他多留一天的,他也是掛着這邊,以爲把單子拿給孟香,孟香興奮之下,會任他予取予求,這會兒纔想起,孟香並不是越芊芊。

如果是越芊芊,只要他真的想要,無論在哪裏,無論冒多大風險,越芊芊都會答應他。

而孟香明顯不是這樣的性格。

不過陽頂天也有些自責,在辦公室裏這麼強迫孟香,確實有些孟浪了,他又想到了餘冬語,在辦公室裏,餘冬語也是不肯答應的。


沒錯,在那張巨大的辦公桌上,把辦公桌的女主人打開,當然很興奮很剌激,可這是他的剌激,對孟香或者餘冬語來說,卻有一種受到污辱的感覺,不到越芊芊那個程度,她們當然不會願意。

這麼想得清楚,陽頂天就給孟香發短信:“孟姐,對不起,是我的錯。”

孟香一直到下午纔回他短信:“這次原諒你,但沒有下次了。”

肯原諒就好,陽頂天立刻回信:“謝謝你孟姐,晚上我請你請飯,專程賠罪,好不好?”

這次孟香回信倒是快:“我下班後要回家,你休息兩天,週一來公司,主持招聘,總經理正式答應我們市場部組織銷售處了。”

“那太好了。”

陽頂天只能裝出高興的樣子,但其實沒興致。

雙休就跟武癡混,武癡才知道他自己有車,大開心,武倩也好奇:“你買了車啊。”

“二手的,熟人幫的忙,不值什麼錢。”

“這跟新車差不多。”武癡開了一圈,很興奮:“這至少得有八成新。”

聽陽頂天說只要三萬塊,嘖嘖連聲,武倩看陽頂天的眼光就有些水意兒。

女人總是欣賞有本事的男人。 雙休登了廣告,週一,陽頂天和孟香一起主持了市場部的招聘會,報名的不少,有二三十個,這年頭,業務員也是不錯的職業啊,尤其是東興這種外企。


但孟香最終只選了五個人。

陽頂天也沒意見,其實有孟香在,他就是廟裏的菩薩,配像的。

招聘結束,陽頂天逮個機會,對孟香道:“孟姐,中午我請你吃飯,好不好?”

孟香看着手中的資料,頭都沒擡:“中午我可能沒時間。”

陽頂天就不好再說。

這樣面對面約好象有些尷尬,第二天陽頂天用短信約,孟香回了他一句:“我本來想讓你擔任銷售處的處長,你這個狀態不行,我自任處長,你任副處長,先把銷售處給我好好的理順了再說。”

至於陽頂天的約會,她理都沒理。

陽頂天有些臉紅,又有些惱火,第三天,他就沒去公司。

孟香打電話來:“你怎麼不來公司?”

陽頂天心中有火,不吭聲。

孟香頓時就火了:“不想來就不要來了。”

說着就掛斷了電話。


陽頂天本來只是有些賭氣,孟香要是肯溫柔的說一句,他也就去了,幫孟香的忙不說,他還想教訓一下馮冰兒呢。

結果孟香這個態度,他就真的火了。

“真以爲離了你,頂哥就找不到女人了?”

哼了一聲,開車往洪仙姿的美容院來。

洪仙姿看到他,喜道:“你怎麼突然來了。”

陽頂天道:“想你了。”

這話洪仙姿愛聽,喜滋滋的站起來,主動摟着陽頂天脖子親了他一下:“那可太難得了,就算你說的是假話,姐也開心。”

這女人會說話,但要看真心,陽頂天身子往前頂,把她壓在了桌子上,她穿的一條中國風的旗袍,不好脫,陽頂天不着急,試探着脫。

洪仙姿抓着他手:“好表弟,現在不要好不好?”

陽頂天心裏憋着火,果然就住手,道:“那我就回去了。”

洪仙姿這種開美容院的,最善於察顏觀色,看着他神色不對,忙就笑道:“怎麼了嘛,誰惹你生氣了。”

見陽頂天不吱聲,她便主動摟着陽頂天脖子,親了他一下,道:“好嘛,隨你嘛,不過你不要弄得人家太狠,呆會沒力氣,沒法接待客人。”

這麼乖,陽頂天頓時就開心了,就把洪仙姿按在桌子上做了一場。

中午給武倩打電話:“中午來你那邊吃飯。”

“好。”武倩應得爽快:“我給你做最愛吃的酸菜肥腸,還有梅菜回鍋肉,好不好?”

“我帶瓶紅酒來。”

武倩便吃吃的笑:“我準備了在家裏呢。”

這個是真的乖。

陽頂天高興了,中午就在武倩這邊混了一場。

到下午,他給關曉晴打電話:“關姐,想你了。”

“我身上這幾天不方便呢,你知道的。”關曉晴迴應。

“那我不管,反正是想你了。”

陽頂天蠻橫。

關曉晴便咯咯的笑,道:“那你先去等着,我最遲八點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