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下子蘇雲生和杜玉婷坐下來聊天,杜玉婷就問起蘇雲生什麼時候纔開始比賽,他說還沒有輪到我啊,不過應該很快就到了,不是隻有10個人嗎?都過去幾個啦。

“好的,等下你跳水的時候也要努力啊,大家都很期待你的表演呢。”杜玉婷說着看向觀衆席那邊,其實他們雖然有點妒忌蘇雲生,但也沒有辦法,誰叫蘇雲生爲學院做出那麼多貢獻呢。

如果自己什麼都沒有做過,就想和蘇雲生相提並論根本沒有這個可能,那些人就有自知之明,知道不能和蘇雲生抗衡,就只能多向他學習,很快終於輪到蘇雲生跳水了。

許多女生都很期待這一刻,眼睛都隨着蘇雲生走動的模樣,看着他一起來到了跳水的跳板下方,蘇雲生就小心地往上面走,當他來到最高的跳板的時候。

準備好,不去看下方是游泳池,不然會產生恐懼的,他深呼吸一口氣,把靈力運轉到全身,爲了得到最佳的跳躍效果,蘇雲生決定用靈力完成這個動作。

做好準備之後,蘇雲生就跳躍了幾下做好預備動作,隨後在半空打了幾個筋斗纔開始跳下,途中不下有5到6個姿態展現在大家的面前,裁判和教授看到他的這個動作都非常驚訝,這種動作可是國家隊專業的運動員纔會做到的。

蘇雲生居然輕易就完成了,而且在下水的一刻還來個三重他彈跳,那種動作極其的有氣勢,讓水中的浪花一個接着一個的打了起來,好幾聲海浪衝擊的巨響讓大家都感受到跳水一剎那的震撼。

真的很舒服,和水匯合在一起的時候,有過跳水的運動員都知道,那是一種極其獨特的享受非常天然的感覺,讓人的全身感受到冰冷刺激。

等蘇雲生上來之後,許多女生拿着抹布來給他擦拭身體,蘇雨馨都簡直不用動了,這個時候,易杏桃不知道怎麼來到她的身邊故意挑釁道:“你男友現在那麼多女生喜歡,你害怕嗎?”

“我怎麼要害怕呢,他一直都是這樣,優秀的男人才會有那麼多人喜歡!”蘇雨馨毫不猶豫地回答了一句,彷彿沒有把易杏桃放在眼內,其實昔日蘇雨馨都比較冷漠在面對蘇雲生的同學都是很少說話的。

只是保持着僵硬的笑容,這個易杏桃之前和蘇雲生有過過節,蘇雨馨就更加不會給她好臉色了。

易杏桃冷笑一聲道:“哈哈,男人都這樣,你願意和別人瓜分自己的男友我也沒有辦法,小心被他戲弄之後什麼都沒有才來後悔。”

“我纔不會,你以爲我是你嗎?被別人戲弄才知道,我可是蘇雨馨,沒有你這麼笨的!”說着蘇雨馨站起來不想理會易杏桃她直接走到蘇雲生的面前。

其他的女生就讓開路給她過去了,看來蘇雨馨的氣勢也是很厲害的,不然那些人都繼續圍着蘇雲生。

看到蘇雨馨的樣子,易杏桃就知道自己剛纔對她的挑戰是如此的無力,她趕快離開游泳館連比賽都不想看了,蘇雲生也發現這個,想攔截她的,但蘇雨馨在這裏他沒有動而是問她:“是不是易杏桃又和你吵架啊?”

“不要管她,想刺激我,沒有這麼容易的,我還刺激她呢,居然這樣說我。”蘇雨馨這次就有點生氣了,蘇雲生很少看到她這樣的,估計易杏桃剛纔說的話有點過份。 但現在也不能怎麼樣,就先這樣吧,他可不能爲了易杏桃而得罪蘇雨馨啊,離開跳水一段時間之後,蘇雲生回到休息的地方坐着。

和蘇雨馨在一起繼續看其他的選手在那裏比賽,許多人就這樣集中在一個地方繼續觀看或者拍攝照片之類。

有些人則是在附近拍攝視頻,想留下那些運動員跳水的精美片段,剛纔蘇雲生跳水的時候,都有許多人拍攝了,還放給蘇雲生呢。

他也沒有想到自己在跳水的時候是那麼帥氣的,就好像一個國家級專業的跳水選手一般,在半空旋轉着。

無數的姿勢讓大家都驚呼出聲,特別是在落水的一刻,那濺起的浪花更加是陶醉了無數女生的心,蘇雲生很完美地完成了一個跳水的動作,大家都爲之感覺到震驚,許多裁判都站起來鼓掌。

看着視頻,蘇雲生髮現岑嘉年也上去了,這次終於輪到他,岑嘉年是劍擊高手,在跳水方面也是挺厲害,之前蘇雲生看見過他練習,就知道這傢伙是有點這方面的天賦。


或許來參加這些體育運動的同學就是早知道自己擅長這方面的技術啊,所以就想在大家面前表現一番。

蘇雲生當然瞭解到這些男同學的心態,當岑嘉年來到跳板上面的時候,他先摩拳擦掌的,好像在做什麼準備,隨後才跳起來做預備動作。

等他幾下跳躍之後,本來應該可以順利跳下去了,誰知道這個岑嘉年居然在跳板上再次弄了幾次花式這樣意外就出現了,他的頭部不小心撞到下層的那塊跳板上面。

砰的一聲巨響傳來他失去控制一般往是水裏掉落,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在跳水,因爲剛纔這麼一撞他幾乎暈頭轉向了。

整個人承受着巨大的痛楚就彷彿要死掉一般,看到這個情況,許多人都驚呼出聲知道出事了,蘇雲生第一時間跳入到水中往岑嘉年的身軀遊了過去。


他連忙把岑嘉年拖到岸邊,發現他的頭部鼓起了一個很大的包子,就立刻和大家說道:“給我一個地方我要給岑嘉年治療!”

“蘇雲生你沒有開玩笑吧?出了這種情況應該叫救護車啊!”一位同學說道。

“對啊,蘇雲生難道你以爲自己真的會醫好他,不要以爲之前運氣好治好過人就以爲每次都可以那麼走運。”又有另一個同學插了句嘴。

“不行,等送到醫院岑嘉年就完了,我得現在就給他進行治療!”蘇雲生沒有理會他的話,抱起岑嘉年就往清洗室旁邊的一個休息間走去。

這個地方是同學們平時換衣服用的,現在被蘇雲生關閉起來,蘇雨馨也不能進來,外面的同學就問蘇雨馨:“蘇雲生幹嘛每次都那麼衝動,自己想治療還不如叫醫生啊!”

“你們都不相信他麼?之前有幾次都是他救了人的,而且諸葛院長也是他救的,你們就放心吧,我想岑嘉年送去醫院就太遲了。”

蘇雨馨的話讓許多同學沉默了,但還是有許多人感覺到不安,因爲學院裏有傳聞說蘇雲生那幾次治好人都是運氣好的,但話說回來,如果只是運氣好,幹嘛可以一下子治好那麼多人呢。

一次是運氣好,那幾次就不是了,那是因爲蘇雲生真的會治療,有些同學是這樣想的,不過還是有不少武術社團的頑固派持着相反的意見。

蘇雲生把岑嘉年放在一張桌子上,隨後打開自己系統裏的治療藥液塗抹到岑嘉年額頭那鼓起的包子上面,隨後又按着它灌輸一些靈氣進去。

因爲這些動作都需要保密,所以蘇雲生不想讓其他人看到,每次都要找到這種隱祕的地方來進行這個治療,但有些地方有監控的。

蘇雲生讓他們看到也沒有辦法,反正在他們看來很簡單的治療實際上是隻有蘇雲生才能做到的。

在經過那些治療藥液的消毒後,岑嘉年的額頭好多了,加上有蘇雲生的靈氣灌入,那包子就很快消腫。

看到他好多啦,蘇雲生也鬆了口氣,所謂醫者父母心,看到病人康復之後,醫生都會特別的高興就好像放下心頭大石。

看起來現在的岑嘉年已經沒有什麼事了,但就是沒有起來,蘇雲生就撫摸了一下他的額頭,發現他的腦袋好像有點混亂,不會是剛纔那麼一撞,出現腦震盪了吧?

這種情況就更加危急了,要是這樣,那岑嘉年的情況就不止是外傷了,還有內傷,蘇雲生按動着他的太陽穴,隨後用千里眼開始深入到岑嘉年的腦殼內部。

當他發現一些淤血在他的腦袋裏面後,他就用靈力逼迫着那些血液讓它們被清洗掉。

蘇雲生的靈力可是能夠直接吸收掉這些淤血的,不用好像現在的開腦手術一般要有風險纔可以弄走那些淤血,這樣直接清除那些淤血不僅僅沒有風險,而且效果還很好,速度也快。

一會兒的功夫之後,岑嘉年的腦袋就再也沒有淤血了,他也漸漸清醒過來,當他打開眼睛看到是蘇雲生的時候,他就問是什麼情況。

蘇雲生告訴他剛纔跳水的事情,岑嘉年就記起來了,他還以爲自己死定了。

怎麼現在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的一般醒來,蘇雲生就跟他說:“剛纔是我救了你的,不然估計你現在都醒不來啦!”

“啊,真的嗎?那就太感激你了!”岑嘉年握緊蘇雲生的手,沒想到他這麼厲害,居然可以那麼快就救到自己。

從前聽聞蘇雲生在學校救過幾個人,本來他不是怎麼相信的,但現在自己也被蘇雲生救了,他想不相信都不能。

岑嘉年對蘇雲生的態度完全改變了,他現在把蘇雲生當成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從前的恩怨都消失了,要知道別人可是救了自己的性命。

那岑嘉年還有什麼理由還要和蘇雲生作對呢,這樣做也很不好,太忘恩負義了。

其實岑嘉年也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只是之前蘇雲生太厲害,他有點吃不消,感覺很大的壓力,就想找他的朋友發泄,可是在蘇雲生的暗中幫助下。

岑嘉年還是輸掉那個劍擊比賽了,這件事蘇雲生當然不能跟他說,不然岑嘉年會說比賽不公平的。

還有如果給他知道當時的情況是這樣,那他一定會覺得蘇雲生,在比賽的時候幫助同學作弊。

當兩人離開休息間的是,大家都看到岑嘉年完全康復了,額頭上的包子不見了,岑嘉年看起來也很精神,一點被重創的感覺都沒有。

就好像蘇雲生真的把他徹底治好了,當岑嘉年出來的時候,有許多同學就問他:“岑嘉年你沒事了嗎?怎麼好像完全康復了啊!”

“對!我沒事了,是蘇雲生救我的,大家不要再懷疑他的醫術了,這傢伙真的很厲害,平時別人都要很久才治好的疾病,他一下子就弄好,而且沒有任何風險,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人!”

岑嘉年對蘇雲生的評價很高,聽得大家都點頭論足的,但他們說的都是好話,此刻諸葛院長也來到大家的面前。

剛纔的事情早就驚動到他了,他也說起自己上次在醫院的時候都是蘇雲生救了自己的。

有諸葛院長親口這樣說,大家不相信也不行,此刻剛纔說蘇雲生壞話的那些同學都偷偷地離開了,剩下的許多同學都使勁地稱讚着蘇雲生。

說他的醫術到底有厲害,多值得讓人學習,應該是整個醫學院的人都要和他學習。

蘇雲生就謙虛道:“大家不要擡舉我了,岑嘉年的事情我也是盡力的,不過剛纔的情況實在危急,我希望大家要是日後遇到這種情況,都可以快點找到辦法應對,傳統的做法是治療不好一些特殊情況的。”

“知道了,還是他們的蘇雲生有建樹,大家都要學習啊!”

一些同學說着,跳水的比賽卻中斷了,因爲出了點意外,跳水比賽取消,蘇雲生他們就直接進入到游泳比賽,裁判們問過岑嘉年的情況。

看看他能不能比賽的,但蘇雲生建議他最好還是不要比賽了,岑嘉年知道蘇雲生的醫術厲害,他建議的都應該去做,所以岑嘉年就答應了。

他放棄比賽後,剩下的9位選手繼續游泳,等裁判下令後,蘇雲生他們就開始遊動起來,岑嘉年則是在岸邊觀看,雖然沒有親自參加,但看到他們那積極的比賽岑嘉年也是很高興的。

這下子蘇雲生遊走在最前面,把襲浩氣也拋開去了,他的這種速度真的很驚人啊,一下水幾乎就沒有人可以跟到他的節奏。

其他人使勁地在他的背後追趕着,但依然發現怎麼追趕那距離都是在增大。

看來想戰勝蘇雲生是很困難的,那些人都意識到這個問題,那就只爭取第二和第三也好啊,第一的想法其他人基本沒有了,但許多同學還是得在追逐着,試圖超過他,但他們發現蘇雲生還是那麼的快根本追不上的,而且蘇雲生還在水裏做出各種游泳的動作和姿勢。 什麼迴轉的樣子啊,蛙泳啊,還有背泳什麼的都出來了,就算是蘇雲生玩那麼多花式,但依然拋開那些同學的距離,他們就更加不解了。


就算是最有機會超過蘇雲生的襲浩氣此刻也是和他保持大概2米左右的距離,就算他再努力發現自己都依然追不上蘇雲生。

真是驚人的速度,襲浩氣在心裏說着再次在水裏遊動着,很快蘇雲生就來到盡頭了,很自然的他獲得了比賽的第一,裁判們也計算好時間。

等第二的襲浩氣游到盡頭之後,他們又計算了時間,隨後還有不少人到達了,假設這次岑嘉年也參加比賽的話,那麼第三的一定是他了,或者他還可以拿個第二什麼的,可是現在他只能在臺上看着,也沒有辦法。

誰叫他在跳板的時候遇到意外呢,如果不是蘇雲生出手相救,現在的他估計已經遭殃了,永遠都醒不來。

回到岸邊,裁判開始做游泳比賽的頒獎典禮許多同學都在那裏拍照,獲獎的同學可以到領獎臺那裏拿到獎盃和獎品,這次的獎品是一個游泳鏡雖然很普通。

但只有冠軍的人才可以擁有,另外金色的獎盃也是很有價值的,和K歌比賽那邊的份量差不多,所以蘇雲生拿到獎盃只舉起它和大家合影。

終於連游泳比賽的冠軍都得到了,蘇雲生總算把自己參加的項目都全部完成,之後他就沒有要管的項目,可以專心地看其他人比賽。

不過到了今天都已經是文化節的最後兩天了,明天所有比賽就會結束,另外閉幕儀式都會在那個時候開始的。

想到這裏蘇雲生好像放鬆下來了,因爲沒有比賽啦他還需要擔心什麼呢。

只要看看其他比賽就行了,就在此刻頒獎儀式結束,蘇雲生帶着蘇雨馨離開了會場,今天的比賽已經結束。

明天還有劍擊和拳擊比賽,就在他要走的時候,背後的襲浩氣居然叫着他說道:“蘇雲生,你記得明天準時來看我的拳擊比賽啊,不要以爲自己沒有比賽就不來了!”

“我知道,我當然會來的,畢竟晚上還有一個閉幕儀式。”

這次文化節之後,很快就到寒假了,蘇雲生他們不知道要去那裏玩,但在回家的路上,外婆忽然就給他打來電話說道:“蘇雲生寒假快到了,我這次給你安排一個任務怎麼樣,等下我會個你一個上古龍盤,你幫我拿着它去崑崙山修復天泉的龍脈,之前你們已經成功修復長白山的了,這次到崑崙山剛好可以度過這次寒假。”

“啊,沒想到外婆你那麼快就給我安排了任務啊,我記得上次在長白山也挺好玩的,這次去崑崙不知道會是什麼感覺。”

“哈哈你不怕危險嗎?我記得你上次和蘇雨馨真差點出事了,不過這次讓毓冰珍一起過去吧,她會治療可以幫你療傷的,剛好你之前不是要帶她去旅遊嗎?這是一個好機會。”

看來外婆什麼都知道,那就不和她墨跡了,蘇雲生直接說道:“我明白啦,就聽你的安排吧,反正我寒假也不知道要去那裏。”

說完外婆又說要忙了掛掉電話隨後蘇雲生也結束通話了,雖然外婆經常這樣,但蘇雲生也習慣了,畢竟外婆的工作很繁忙,不像他每天都很閒的。

不過這次在回家之前,公司的陸祕書又給蘇雲生打電話,她說公司那邊又有點事情要他過去處理。

蘇雲生就想應該又有一些麻煩的產品找不到問題的原因吧,自己身爲那個公司的老總必須要去親自處理這樣的工作。

於是他就給家裏的毓冰珍打了個電話說要到公司一趟,不那麼早回來,讓她們不用那麼早做飯。

蘇雲生說完後,蘇雨馨很快帶着他去公司了,這座高天大樓還是那麼的宏偉,每次來看到蘇雲生和蘇雨馨都會很興奮,因爲這是他們的公司。

來到這裏之後,自動的門很快就打開了,兩者首先進入到一層的展覽廳,隨後看到陸祕書來到他們的身邊,陸祕書就招呼他們到樓上的工作室。

來到這裏看到一大批又停止運作的產品,蘇雲生就問陸祕書:“這次又來了這麼多啊,那些機器人處理不了嗎?”

“它們盡力了,如果它們就處理好,也就不用找你啦,你知道的,謝總,那麼專業的事情就只有你一個可以完成。”陸祕書稱讚了蘇雲生一句後,他開始忙碌起來,對着這些新型的產品研究起來。

首先是第一個看起來好像吊燈的東西,蘇雲生就問陸祕書這個是什麼,她回答說是可以實現整個屋子都明亮的燈飾,要反射燈。

沒有試過,蘇雲生也不知道這反射燈是不是真的可以照亮那麼多地方,當他打開那燈光的時候,發現根本就沒有陸祕書說的那麼厲害,這燈光根本就只能照很小地方啊,和平時的沒有什麼區別。

蘇雲生就問陸祕書:“是不是這東西的效果說得太誇張了,不過普通的燈光在他們這裏銷售絕對賣不出去,他們可是新科技的公司,普通的產品根本不需要在這裏推廣的。

等他看多幾次後,也真找不到什麼問題啊,他想一盞等要想照亮整個大廳應該還是可以的,但整個屋子就很難了,畢竟還有牆壁的遮擋。

除非這個燈光可以穿過牆壁,不然是絕對不可能實現的,但有什麼燈光可以穿過牆壁呢,就蘇雲生的認知裏面應該沒有。

他只能去求助自己的系統,很快他就打開那個面板看了起來,發現裏面有許多數據,一部分好像還說到燈光效果的。


他點開那個界面看到一種透光的材料,提取出來之後他讓那些機器人再做一些燈泡,果然這次再打開燈光,那些光芒就可以穿過牆壁了。

蘇雲生髮現那些透光材料也可以在現實中調配出來,拿出成分表交給機器人們,具體的讓它們處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