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句話一出,讓鴻鈞的笑容,頓時凝固在了臉上,像是火山上那種波紋狀、蛆蟲一樣的凝固岩石。

他收斂了那種年輕後生的活潑和天真,臉色陰沉地說:“你怎麼看出來的?”

下一刻,他就由中年男子的模樣,變成了一個灰袍老者的模樣,渾身散發出的氣息,無不透露着此人的修爲,至少在準聖級別。

青辰不屑地說:“想想也知道啊,你爲了騙我,就撒了一個很扯的慌,無論如何你鴻鈞老祖也不可能在洪荒時期的修爲,只有大羅金仙的水平。”


“老祖?什麼老祖?”鴻鈞疑惑地說。

“不重要,我胡說的,就像你剛纔告訴我那麼多洪荒的故事一樣。”青辰搖頭,“但是我很疑惑你爲什麼要這麼做,還有,你真的確定認識我嗎?”

“呵呵,剛纔老夫所言,並沒有一句假話,洪荒的事情,你任意去問其他人就知道了,至於你,”鴻鈞的眼眶都要睜開裂了。

“哼,魔祖的摯友, 鬼界冥妻 ,洪荒裏誰不認識?”

“哈?”

青辰發誓,剛纔還以爲自己整明白了,現在又暈了。

他以爲是鴻鈞老祖化身天道,看穿了自己穿越的事兒,於是編了剛纔這套話,變成一個年輕點的人想跟在他身邊伺機下手,把自己幹掉。


但是沒想到不是這麼回事,眼前這個鴻鈞真的還沒有成聖!真的還處於艱苦創業鬥魔族的階段!

青辰暈乎乎地說:“有件事我是說真的,我閉關很多年了,你能不能給我解釋一下,青帝這個稱呼是怎麼來的?我好像沒有這種外號。”

玩什麼啊?他都好久沒回來洪荒了,還隨手殺死龍族和巫族?他又不是龍傲天!

呵呵,青帝,他只是叫青辰,又不叫黃巢!就算是要造反,也用不着你們這幫傢伙跟我一個穿越的說出“他日我若爲情敵,報與桃花一處開”的典故吧?

鴻鈞視死如歸地把頭仰望着天空,“跟你多說也無益,既然落在你手裏,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吧。”

這畫面有些好笑,不知道爲什麼青辰想到了《射鵰》裏的“飛天蝙蝠柯鎮惡”,哈哈,那個老頭也是經常說這句臺詞。

青辰想逗逗他,“既然你有準聖的實力,剛剛面對奢比屍的時候,難道是故意想引我過來救你的?也就是說,在你心裏其實知道我是個不會見死不救的好人咯?”

鴻鈞沒有說話。

“這可就怪了,你明知道我是好人,卻又想加害於我,你說說,你這修的是哪門子道?你心裏不慚愧嗎?你是不是早就準備好了,如果我沒看出來你的騙局,你就要對我下手?”

鴻鈞咬緊牙關說:“爲了天下蒼生,就算我做一回卑鄙小人,成不了聖,也值了!”

“話可不是這麼說的,你如果真殺了我,那也是大功德一件,這種私德,完全不影響你成聖的,”青辰瞅着他的手,“更何況,你還可以靠斬三尸成聖,對吧,你的造化玉碟呢?”

鴻鈞不再言語,而是沉默地盯着他。

青辰輕笑:“你不說話,看着我有什麼用?”

“造化玉碟,”鴻鈞指着他,“在你後面。”


青辰心頭一驚,下意識地回頭看了一眼,只這一瞬間的遲疑,他知道自己中計了。

而且這次的中計,鴻鈞並不是簡單的逃跑,青辰看到自己的頭頂,彷彿有天空和星辰傾瀉而下。

似乎有弱水如大雨傾盆,降落世間,青辰發現自己所處的地方變了,他降落在一片峽谷之中,峽谷的頂端,有一塊圖案精美複雜的封印。

“這是囚龍谷,”鴻鈞的聲音不知從何處傳來,“青帝,老夫本是要用此陣來對付羅睺,因見你修爲通天,又殘暴酷虐程度不亞於羅睺,現在不得不拿來對付你,休怪老夫心狠手辣了!”

青辰……傻眼了。

他真是莫名背鍋啊!到底是哪個癟犢子誣陷了他,還是打着他的旗號在到處殺人放火?到底做了什麼樣的事情才能讓鴻鈞這麼恨他?

但是現在已經來不及思考這些了,他絞盡腦汁地想了下對策,最後只得威脅道:“鴻鈞!你都說了我隨手便殺了龍族和巫族,把我關在囚龍谷,難道奈何得了我青帝?”

呃,這大概就是不能反抗,那就默默享受吧。

“嗬,狂徒!”

鴻鈞在聽到他最後那段話後,丟下這三個字就走了。

看樣子小鈞鈞對囚龍谷的小龍龍們很有信心呢,嚶嚶嚶。

靠!到底是有多恐怖的一羣龍,才能讓鴻鈞這麼有恃無恐,不留下來收屍就走了?關在這裏餓了幾百萬年的混沌惡龍嗎?

黑暗中,青辰已經聽到了隱約的身影在遊走,伴隨着粗獷的動物嘶吼聲。

突然,火光乍現!

“吼——”

從天空上降落下一團彷彿帶着能燃燒盡元神的火焰,那炙熱的程度,彷彿每靠近一點,就能讓每一寸筋骨連帶着元神,都感受到最極致的煎熬和折磨。

“噬神獄天焰?”青辰瞪大了眼睛。

這種火焰,很不幸的,他在須彌山的日子裏,聽羅睺說過,混沌產物。

青辰很明白,洪荒的東西,凡是跟“混沌”“先天”這樣的字眼扯上關係,基本都很恐怖。

“靈悼真雷!”

根本來不及先召喚出天龍來對付,青辰直接自己使出靈悼真雷上,但是勉強接住那一道火焰之後,立刻從靈體和肉身,都傳來了極爲刺痛的感覺。

該死,更要命的是他到現在爲止連那條龍在哪兒都沒看見,只是聽到了吼聲。

鴻鈞,真有你的,不知道從哪兒找來這麼個地方,還用造化玉碟把我帶到這裏來,一定耗盡了你所有的法力吧?真夠狠的。

一瞬間,鴻鈞的做法似乎讓青辰聯想到了自己最初對付如來的時候,也是孤注一擲,然後悶聲發大財。

耳邊傳來了更多龍的嘶吼聲,像是黑夜山林裏獨行的野獸,慢慢地磨牙吮血,煎熬着獵物的內心。

下一刻,青辰看見黑暗的峽谷幾乎被照亮了。

從囚龍谷的四面八方,天空的各個方向,都落下來了一道道粗壯深遠如參天大樹一般的巨雷!

囚龍谷的那些惡龍也使出了靈悼真雷!

青辰閉上了眼睛,這次他無處可逃,因爲他就在峽谷,峽谷已經沒有地方是真雷擊不到的地方了。

他取出了乾坤鉢,將它扣在地面,掐出手訣,口中念道:“風、雲、咒!” 囚龍谷的黑暗中,到處都潛藏着可能從混沌時期就存在的惡龍,他們被囚禁在這裏已經幾百萬年,最渴望也最痛恨的,就是活着的生靈。

因爲吞噬和殺生,有時候也是一種剛需,對某些生命來說。

ωωω ★Tтkǎ n ★¢○

“靈悼真雷!”

在勉強抵抗住惡龍的噬神獄天焰之後,這裏的羣龍瞬間也學會了他的神通,來自於囚龍谷的四面八方,都襲來了靈悼真雷,使得青辰在這裏沒有躲藏的死角。

無差別式的真雷轟擊。

青辰閉上了眼睛,怪不得鴻鈞走的時候那麼有恃無恐,連驗屍這種流程都懶得做了,在這囚龍谷,恐怕即使是先天聖人,也未必能活得下來。

但是,鴻鈞,你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我幾乎是聖人的周天倍數,三百六十多倍啊!

“風雲咒!”

這一招,之前青辰從來沒有用過,因爲使用的限制非常大,而且也消耗內力很快,但是效果,是立竿見影的。

青辰擺在面前扣着的乾坤鉢動了,發出了七彩的光芒。與此同時,囚龍谷頂端的天空,呈現出如同極光一般絢爛的異象。

粗壯且疾速的真雷幾乎像咆哮的海浪一樣即將填滿整個囚龍谷,但是隨着七彩的光芒出現,峽谷中猛地颳起一陣強烈的風,風中夾裹着雷電噼裏啪啦的聲音。

還有惡龍彷彿在地獄一般痛苦的嚎叫。

雷電全都被囚龍谷天空裏的絢爛光芒給奪去了,不斷地盤旋着,其中隱隱約約可以看見幾團黑氣,遊動的速度比起雷電還有過之而無不急,淒厲的聲音就是從那兒發出來的。

青辰臉色蒼白地端起面前的乾坤鉢,在囚龍谷頂端可以看見的景象,明明白白的呈現的乾坤鉢的碗口裏。

他儘量讓自己體內氣息穩定下來,沉聲道:“孽畜,可還敢在本座面前造次?”

目前青辰的境界雖然在準聖,而且體內所蘊含的靈力早已不止尋常準聖水平,但是所能拿得出來正面迎敵的神通,也只有一種:大威天龍。

當然,這只是青辰隨便起的一個名字。

然而即使只有這一種神通,但是從系統那兒學會的這套神通卻變化無窮,而且幾乎每一種都是極難掌握的驚天動地的大殺招。

比如,前面用過的“靈悼真雷”,就是第一種變招,從雲端召喚的實體天龍口中釋放而出,威力驚人,基本一下就可以夷平一塊山丘。

當然,也可以使用者自己放出,但是需要承受雷電席捲全身的觸感。

第二招,就是剛剛他使用的“四相咒”。

盤古開天地時,就定下了地水風火四大混沌元素,而後又演變成金木水火土五行元素,其中風元素和水元素交感幻化成雲,從而有了神獸祖龍。

而後,就有了龍族。

四相咒,可以說是專門爲對付三大神獸而制,火鳳咒可以對付鳳族,地水咒和地火咒分別對付水火兩種屬性的麒麟。

“就憑你,就憑你!”

青辰驚了一下,沒想到這些惡龍居然還會說話。

那些惡龍在乾坤鉢裏,像地獄的惡鬼一樣嘶吼着,但是由於已經處在真雷的雷澤中,最終雷電被它們的身體吸收,失去抵抗力之後它們安靜了下來。

最後,原本在黑暗中聽起來密密麻麻像羣蛇一樣的惡龍羣,變成了一條黑色帶着鱗甲和銳利尖角的龍,嘴邊還有着看起來堅硬無比的鬍鬚。

原來囚龍谷只囚禁了一條龍,而此刻它看起來很累,應該是強弩之末了。

可是青辰也快彈盡糧絕了,雖然吸收了三百多塊舍利的力量,可是畢竟元神的疲憊,也和人體力的消耗一樣,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恢復。

是心理戰的時候了。

青辰微笑道;“憑我,難道還不夠嗎?你可知我爲何會到這裏來?”

惡龍不服氣,“你算哪根蔥,呵, 總裁的學霸萌妻 ,這普天之下,除了那個人,再沒有誰能拿我如何!”

燭九陰?青辰想起這個人,也是十二祖巫之一,並且還在東皇太一的伏擊中活了下來。

他也叫燭龍,人面龍身,全身赤紅色,眼睛睜開,就會出現白天,眼睛閉上,就會出現黑夜,是十二祖巫中實力最神祕莫測的時間祖巫。

“哦?你說的那個人,也許我跟他交過手,”青辰的臉上露着高深莫測的笑容,“可是他現在可不在這裏了,至於你,恐怕都不知道自己關了多少年,甚至連自己名字都不記得了吧?”

交過手當然是瞎話,不過這個燭九陰,他遲早得會會面,強橫到能掌握時間,有可能對他產生一定的威脅——

比如,他在不同的時空旅行,這事連鴻鈞都沒有看出來,但是燭九陰就有可能知道。

“呵呵,混沌亂龍,我從盤古開天地之前便存在於混沌之中,乃造世之靈,那些所謂的先天神魔,一個個無不忌憚……”

混沌亂龍,唉,實力的確是不錯,就是太倔強了點,不肯認輸,而且有點羅嗦,讓人聽着犯困。

青辰嘆了口氣,因爲他想到了一件法寶,一件他好久沒有用,但是此刻非常適合對付混沌亂龍的法寶。

混沌亂龍不耐煩地說:“你嘆什麼氣?”


“我本來不想用這種強人所難的方法,但是現在看來,要馴服你是不可能的了,只能強行讓你聽我的話……”說完這句,青辰臉色陡然變了,厲聲威脅道。


“孽畜,聽好了,你已中我風雲咒,此咒專門針對龍族靈力之根源,你如今在我面前修爲不過和普通太乙真仙修士無異,如今只要我使用七情六慾石,便可讓你永久心甘情願爲我做奴做僕,成爲行屍走肉!”

“最後問你一遍,可願歸順?可願將修爲依附於我,與我定下契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