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傲家眾人倒是沒感覺出什麼來,但這並不能說明此時的傲爽不危險,而是他們根本都了解何為靈紋爆印,或許有幾個字能夠說明他們為何如此,無知者無畏。

初生牛犢,為什麼不怕虎?因為它不知道老虎多麼兇狠!

「爆殺!」

在閃靈的控制之下,其中一部分爆印在某種『嗡嗡』的聲響中向傲爽沖了過去,面對這種無差別的攻擊之下,傲爽似乎沒有了任何的躲閃空間,只能選擇硬拼。

可硬拼後會造成什麼後果,就根本不是他能夠承受的了。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即便此時閃靈只是一道靈魂體,在實力上有著大幅度的削弱,可她所凝出的這些靈紋爆印,卻依舊擁有著兇悍的力量,這股力量,能夠瞬間將傲爽轟殺!

「唰!」

面對著這般兇狠的攻勢,只見傲爽的雙眼內驟然劃過一道宛若實質的寒芒,右腳猛然一踏地面,藉助著這股腳下傳來的力量,手中的裂天長戟猶如出海游龍般揮了出來!

血色長戟揮舞而出,伴隨其後的是一片濃郁的血紅色靈光,道道靈力匹練以傲爽為中心向四面八方遊盪而開,就好似平靜的海面上掀起了萬丈波濤,洶湧澎湃。

「砰砰砰!」

接連不斷地轟鳴之聲傳來,在裂天血戟的戟尖和爆印碰撞處,猛然傳來一股股靈力波動,將血色長戟震得顫動不已的同時,一股股力量開始源源不斷地自長戟內傳送到他身體中。

「嘶!」

感受到這股震蕩的力量后,傲爽當即便是倒吸一口冷氣,眼角的餘光望到那接二連三浮現出的爆印,他也是知道此時自己不得不暫避鋒芒了,爆印內的力量實在太強!

想到這裡,傲爽趁著裂天血戟的戟尖和爆印碰撞的時機,順勢將血跡抽了回來,同時左手快速自綉袍內伸出,接連點出十指,整整十道無相劫指,呼嘯間向爆印衝擊而去。

「咻咻咻!」

傲爽此行前來就是想將無相劫指的上、下部合二為一,但碰巧遇到了這件事,所以還來不及施行,因此這無相劫指還只是一門地階低級靈技,可憑藉著丹田內凝厚異常的靈力,還是造出了極大的聲勢!

「砰!」

天空上的場景在此時變得異常混亂,好似有無數個煙花一同炸開般,血紅色和淡青色的靈力在碰撞之間,也是傳出了陣陣連綿不絕的波動,石台晃動不已,似乎隨時都有可能破裂。

而看到這般場景,若是傲家的一眾人還沒看出此時傲爽的後腿是什麼意思,那他們就真成傻子來,原本輕鬆的神情瞬間變得一緊,喜悅的神情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一抹凝重。

「這些紋印內的力量有那麼強么?就連爽哥都抵擋不住?」

「小爽不是抵擋不住,你沒看到剛開始時他還能周旋一陣么?只不過後來這些紋印實在太多了,就連他都承受不住這股巨大的力量,這才使得衣衫都是被這股力量震碎。」


「這也是閃靈最強的手段了,如果不強悍一些也說不過去,可這也太兇悍了吧?」

剛才傲家眾人已經見識到了傲爽的兇悍,這次輪到他們見識閃靈的兇悍了。

劇烈的震蕩聲中,傲爽心念微微一動便是用出詭步來,達到了第二層『步先心行』的詭步究竟有多麼變態眾所周知,可在爆印那無差別的攻擊之下,還是有幾道在其身旁炸響!

「呃!」


悶哼之聲,陡然自傲爽的口中傳出,只見他那今日剛剛換上的綉袍,此時竟已經變得破損不堪,露出大片古銅色的皮膚,那是在經過雷霆淬鍊后才留下的顏色。

爆印太多了,就算剛才傲爽的反應極快,做出的反擊也不少,可還是不能將其完全擊潰,但就在這爆裂之聲的掩蓋下,傲爽的身形在詭步的加持下,還是衝出了爆印的包圍圈。

就是包圍圈,或許用這個詞,許多人聽到后想笑。

但確實就是如此,如果擁有的爆印較少,還是以一種出其不意的攻擊使用出來最好,但若是爆印足夠多,那麼這種近乎於無賴的攻勢,才是最有效果的!

「轟!」

如此多的爆印,就算是閃靈也不可能將每個都控制的恰到好處,因此還是有個別的兩個爆印會碰到到一起,可就算如此,產生的靈力震蕩還是對傲爽造成了極大的影響。

「好強的爆印!」

身處於爆印的波及中,傲爽還真是不得不承認,這爆印確實讓人極為頭疼,這還是反應迅速的自己,若是換做其他天靈師階武者,恐怕面對一個單獨的爆印都要叫苦不迭。

不僅衣衫有些破爛,此時傲爽頭上的發束甚至都被削斷,滿頭黑髮當即散落開來,氣息也是有些混亂,當然這其中也有著赤芒勁的一部分原因,可此時他的狀態,還是不算太好。

「躲得過一波,你還能躲過第二波不成?呵呵……」

冷笑之聲自閃靈的口中傳出,她倒不是有些得意忘形了,只是自己最為強悍的手段,若是還對傲爽造不成任何傷害,那她乾脆一頭撞死算了,所以現在看到傲爽吃癟,她心裡還真是極為地興奮。

「……」

眼神雖然依舊銳利,神色雖然依舊冷峻,可此時傲爽還是不知道說些什麼好,望著那約莫還能夠發起三波的靈紋爆印,頓時感覺有些無從下手,心念急動。

接下來將要發生什麼事情,傲爽想都不用想,閃靈必定會藉助爆印防禦。

果然……

「守!」

看到傲爽衝擊而來,閃靈沒有絲毫地猶豫,當即控制著周圍的爆印漂浮到自己身前,一個個開始了整齊的排列,就好似一面面豎起的盾牌,形成了一道極為堅實的防禦。

「我還真不是第一次碰到想要突破爆印的攻勢,從而攻擊我本體的武者,你這次的招數真的不算怎麼高明,可以說是最容易想到的方法了,或許你也感到棘手了吧?」

的確,閃靈存活了一萬多年,戰鬥經驗也是極其豐富的,不可能沒有碰到過這種情況,因此幾乎都是本能的便做出了防禦措施,徹底讓傲爽心中的這個想法消失。

「呼……」

望著那層層疊疊,密密麻麻如同堡壘般的爆印,傲爽真是感到極為棘手,強行衝擊的話,那股震蕩力量根本不是自己能夠承受的,可似乎也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


咦?

就在這時,傲爽的腦海中卻是猛然想起了一種方法,那就是當爆印在身體爆發開來的一瞬間,自己順勢躲入萬鱷之源內,當外界的攻擊平息后,自己再回到外界。

這種方法,不得不說的確可行,萬鱷之源雖然只是一件殘破的聖階靈器,可那也是聖階靈器,阻擋爆印的攻擊還是足夠的,就看傲爽想不想使用這種方法了。

「呵呵……」

嘴角處掀起一絲苦笑,傲爽在想了想后,還是決定不使用這種無賴的方法,就如同上次在風雲古路內一般,這種方法雖然很安全,但容易產生依賴感,讓自己心生懈怠。

也就是說,傲爽想要打敗閃靈,可以使用強悍的手段,可以使用投機取巧的手段,可不能使用無賴的手段,這是對閃靈的尊重,同樣也是對自己的負責。 第七百六十八章以暴制暴!

「凝星!」

見傲爽並沒有出手攻擊,閃靈隨之又是一聲令下,在其身前猶如盾牌一般的爆印再度分散開來,靈光閃爍之間,竟是在逐漸縮小,最後凝成了一點點凝實的寒芒。

一道道爆印,猶如繁星點點,悄然點綴在半空之上,整個石台好似都化作了一片星河,美輪美奐,不過誰都知道,這片星河之內到底隱藏著怎樣的驚天殺機。

「剛才這些紋印化作盾牌狀,應該就是某種防禦形態了,而現在的分散開就是準備攻擊的形態,剛才和爽哥碰撞時,就是攻擊形態,有功有守,這還真是讓人頭疼啊。」

靈王境以下的武者,能夠修鍊的靈技雖然使用效果也不少,可作用卻是很單一的,攻擊就是攻擊,防守就是防守,可這爆印卻是攻防一體,看起來似乎根本沒有任何弱點。

傲爽要怎麼破?

「即便是參加風雲亂戰的武者中,也沒幾個人能夠擁有這般手段,或許也只有藍晴的藍陽齊天和楊毅的魂兵殺場能夠與之媲美,可爆發出的力量還是有所不如。」

「靈紋爆印果然強橫異常,其中竟是蘊含著如此多的玄妙,每一個爆印內的力量都相當於天靈師階武者的最強一擊,而它們構建出的防禦,不用想都會異常的堅固。」

「如果是這麼消耗下去的話,不說我體內的靈力夠不夠用,**上恐怕都承受不住,而面對著這般嚴謹的攻防體系,想要投機取巧也根本不可能,那麼,就剩下一個方法了……」

雙目微微眯起,傲爽的臉色甚至都有些沉了下來,面對這種程度的攻勢,若是自己再不拿出一些強橫手段的話,恐怕真就無法獲得參悟靈紋爆印的資格了。

這個方法,並不是倚靠萬鱷之源,而是……

「龍傲戰紋!」

一聲怒喝之下,傲爽再度開啟龍傲戰紋,感覺全身的血液都隨之沸騰起來,爆炸性的力量源源不斷地自身體中各個角落內迸發而出,充斥在整個身體內。

「轟!」

大片的血紅色靈力,速度極快地從丹田內逸散出體外,向身後匯聚而去,『噼啪』之聲中,上身的衣衫徹底碎裂開,露出那精裝而又充滿力量感的身軀,還有那雙臂上的龍形紋身。

「咦?」

輕咦之聲,頓時自爆印大聖的口中傳出,只見此刻他雙眼內靈光閃爍,一點點靈光好似無數把鋒銳異常的靈器,閃爍著濃厚至極的寒芒,細細看去,那是一枚枚靈紋爆印。

而之所以會如此,正是因為他看到了,什麼讓他都是極為震驚的東西!

這個東西,並不是龍傲戰紋,也不是傲爽雙臂上的龍形紋身,雖然這種手段也是兇悍異常,可他在遠古之時早就見識過了,因此並不會流露出太過震驚的神情來。

眉頭微微皺起,爆印大聖雖然雙目未睜,可天地間一切畫面都在他的腦海中:「難道是什麼武道影像的刻畫,奇怪了,以我的見識來說,居然無法看出……」

苦思無果之下,爆印大聖心中的疑惑之意倒是越來越濃厚,其實也不能猜出他的心思,達到了他這個境界,還是存活了這麼多年的存在,按理說對於一切都應該有所了解。

可這個紋身,他就是無論如何都看不透!

「嗷嗚!」

驚天的龍吟之聲,將爆印大聖自思索中拉了回來,也讓所有傲家之人身軀一震,不知怎的,當他們看到那條墨黑色的丈高墨龍時,竟感覺身體內的血液有些躁動之意。

此時的傲爽右手抓著裂天血戟,身後丈高墨龍盤旋傲立,自然而然地透發出一股萬獸之尊的霸氣,而其雙臂上的龍形紋身,也是化作兩條幽黑色靈龍,纏繞在了血戟之上。

除了霸氣,傲爽帶給所有人的還是霸氣,無盡的霸氣,就好似那踏破星空而來的遠古戰神,震蒼穹,破寰宇,雄厚的氣息無可阻擋般表露出來,震懾時間一切生靈!

正所謂,烏雲怒捲起狼煙,屍骨成堆祭蒼天!

就在這股衝天的氣息徹底爆發開來之際,不知怎的,只見漂浮於閃靈身體周圍的那些爆印竟都是有些微微顫抖起來,看到這般場景,閃靈的眼中再度泛起了濃重之意。

身為這些爆印的支配者,她自然是能夠感受出這些爆印內的感受,但令她沒想到的是,此時爆印內傳來的感受,竟然是一種驚顫之意,隱隱間,還有著一絲懼怕!

這種感受,可以說是她從未在爆印內感受到過的。

手中裂天血戟橫陳,傲爽雙眸似電,其中似乎蘊含著濃郁的力量,掃到哪裡,哪裡的空間便是會變得虛幻一些,雷光閃爍,電弧倒轉,虛空似乎都要被其生生看穿!

「沖!」

怒喝之聲,並不是從傲爽的口中傳出,而是從閃靈的嘴裡傳來,細細聆聽,即便這道怒吼中有著一絲毅然決然,可眾人還是感受到了一種截然不同的意味,那就是慌亂。

他們沒有聽錯,就是慌亂。

此時的閃靈,的確有些慌亂了。

或許說是從爆印內感受出懼怕之意的那一刻起,她就變得不再像剛才那般冷靜,她慌得就是,或許再耽擱下去,爆印會脫離自己的控制,不敢去攻擊傲爽。

淡青色的爆印呼嘯著衝殺向傲爽,力量在震顫之間發出了令人心悸的破空聲,如此狂猛的氣息,看到一眾傲家人心中大為驚駭,可想起此時那猶如戰神般的傲爽后,才微微緩和了一些。

「來得好!以暴制暴!」

開啟了龍傲戰紋之後,因為身體中那充足到隨時都可能爆發出來的力量,此時傲爽說話的聲音都是變得有些嘶啞起來,不過當他看到那再度衝擊而來的爆印時,神色間還是出現了一抹瘋狂。

不瘋魔,不成活!

不狂暴,難成道!

眼神冷峻地一掃閃靈,傲爽身形猛然一震,向前踏出一步之後,右手一擺,裂天血戟頓時自空中劃出一道攝人的弧線,在這一瞬間,戟尖之上好似出現了一道閃電!

與此同時,傲爽身後那盤旋的丈高墨龍,雙眼內也是驟然爆射出一道精芒,原本就是一副不怒自威之相的墨龍,在這抹精芒的烘托之下,更是顯得狂猛無比。

而那纏繞在裂天血戟戟身之上的兩條幽黑色靈龍,也是凝成了一道兇狠的攻擊,和那揮舞出的血光徹底融合到了一起,兩兩相加之下,威力幾欲達到了某種極致。

在這一瞬間,隨著幾抹紫色靈光的升騰而起,傲爽的身形瞬間消失,整個人好似都和裂天血戟融為一體,化成了一道兇狠的閃電,向閃靈的方向激射而去。

「不好!」

閃靈一聲驚呼,面對著姿態強勢異常的傲爽,她本以為這次前者會選擇狂猛地和自己碰撞,但沒想到就是在這關鍵之時,他卻是抓住了這個縫隙,突破了爆印的包圍圈。

聲音似乎都完全被兩人的攻擊吞噬了,只剩下爆印之內傳來的『嗤嗤』之聲,傲爽整個人在此時似乎完完全全地變做了一把絕世寶戟,人就是戟,戟就是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