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行走,陳青變幻成了丹魔的形象,四惡鬼更是明目張胆的護衛在身邊。

現如今魔道攻勢正猛,已經徹底的突破了第一道防線,不時看到成群結隊的魔道中人翻過血色山脈,向著正道第二道防線開始集結。

對於以丹魔身份出現的陳青,魔道中人沒人進行招惹,很多人還給予了足夠的尊重。陳青也沒找機會幹掉他們,他現在更想幹掉的是魔窟中的戰族人。

一處同樣是血紅色的山谷中,陳青披著一大塊紅布,探頭探腦的匍匐在山頂向下觀望。

這裡可比上一個魔窟熱鬧多了,上一個地方是正魔通吃,可這裡卻不一樣。很多魔道中人押解著抓來的俘虜送進山谷,到谷口與屍魔兵進行交接,領取了大批獎勵后喜氣洋洋的就離開了。

屍魔兵們押解著綁成串的俘虜,進入一處寬敞的山洞中,等待他們的將是被轉化成低等魔族,成為只知道殺戮的怪物。

看了許久之後,陳青把蓋住自己的紅布一掀,直接就站起了身,迎風矗立在山頂之上。

山頂上突然出現的身影,立刻引起了屍魔兵們的注意,一隊屍魔兵沿著陡峭的山壁就跳躍著沖了上來。

看到這些屍魔兵,陳青嘴角露出個冷笑,腳一蹬地面,身體高高躍起,向著山谷就墜落而下。

看到陳青的舉動,追擊而來的屍魔兵眼中露出兇殘的紅光,領頭的看到陳青將要從自己身邊不遠處掠過,也一蹬岩壁,身子凌空向他發動了攻擊。

眼看屍魔兵就要擊中陳青,身子卻猛地一沉,在一低頭就看到一隻惡鬼正一臉猙獰的看著他,並拚命往體內鑽。對於四惡鬼來說,殺死這有靈魂的屍魔兵,要比殺死普通殭屍簡單多了。

一個屍魔兵被輕易殺死,可其他屍魔兵也紛紛跳了起來,惡鬼只有四個,根本顧不過來。這時候陳青出手了,戰刀快速砍擊,刀上滅魂之力形成的魂焰,沒有一個屍魔兵能夠靠近,紛紛徹底變成了屍體。

「嘭!」

一具斷頭的屍體和陳青一起墜落,接著就是其他屍體想下餃子一樣全都掉了下來,一具屍體快要砸中陳青時突然爆裂,碎開的血肉圍著陳青形成一個圓圈,屍體里竄出來一個惡鬼,在其他惡鬼的配合下,沒有一點碎渣掉到陳青身上,四惡鬼在周邊飛舞,襯托的他殺氣凌然,如魔神降世。

陳青兇殘的樣子並沒有嚇倒不知道懼怕為何物的屍魔兵們,倒是把俘虜們嚇了一大跳。周邊的屍魔兵第一時間就沖了過來,陳青也沒廢話,在四惡鬼的配合下,揮刀就展開了殺戳。

「跑啊……」

很多俘虜沒有了屍魔兵的押解,已經喪膽的他們撒腿就向谷口跑去,可這些人被禁錮了修為還被繩索穿成了串,遭到了守在谷口屍魔兵的屠殺,嚇得其他俘虜又趕緊掉頭往山谷內跑。

「嘎嘎嘎……」

四惡鬼怪叫著沖向了追殺俘虜的屍魔兵,這才使得很多俘虜存活下來,谷外一群押解俘虜前來的魔道中人聽到谷內大亂的聲音后沖了進來,立刻嚇得目瞪口呆。

一大群屍魔兵圍著一個人,可這些平時強橫的屍魔兵在被圍之人面前弱的就像孩子,被人砍瓜切菜的砍倒在地。

被圍住的人有人也認出了身份,竟然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丹魔,他們從未想過以煉丹成名的丹魔竟然能有如此強大的實力。

丹魔竟然跟屍魔兵發生了衝突,讓這些魔道中人不知道該幫誰,齊齊的又都看向縮到一角的俘虜。而這時候俘虜們已經想辦法掙脫了繩索,更有人正在幫同伴們解開被禁錮的修為。從人數上俘虜要多於魔道中人數倍,使得魔道中人一下全都愣在了那。

谷內的戰鬥同樣驚動了山洞裡的人,負責這處魔窟的屍族和戰族成員壓制住蠢蠢欲動的魔族,兩人快步就跑了出來。

「我的老天,他怎麼吃飽了撐的跑這裡來了!」

看到谷內戰鬥人陳青,屍族人重重的一拍腦門,幾乎是哀嚎出聲。戰族人可不管那套,抽出武器大步就要向陳青衝去,可上半身出去了,下半身卻留在了原地。

鮮血在齊腰處噴濺,戰族人艱難的轉過身,用手摘掉頭盔惡狠狠的瞪著屍族人。

「為什麼?」

屍族人提著滴血的巨型戰斧咧嘴苦笑,「抱歉,我主子來了。」

話音一落,在戰族人驚恐的目光中,巨型戰斧又迎面落了下來,滲人的骨裂聲響起,這時陳青也正好殺光了谷內的屍魔兵。 揮灑掉戰刀上的血跡,陳青淡淡的看了眼屍族人又看了眼地上戰族人的屍體,大步向著山洞走去。

屍族人剛要跪下施禮,被陳青用眼神阻止,接著陳青就與他錯肩而過進入山洞中。

陳青的到來和行為弄得屍族人莫名其妙,可不得不跟隨進山洞,阻止那些只知道殺戮的新生魔族對陳青動手。

在屍族人的喝令下,魔族紛紛讓路,陳青走到比上次大數倍的血池舉起了刀。

「主子,你這是要?」

屍族人的詢問讓陳青扭過了頭,「毀掉血池,你有意見?」

「呃,意見倒是不敢,不過把所有化魔池全都毀掉的話,戰族那邊不好交代。」

「原來是叫化魔池。放心吧,我不會命令你們幹什麼,遇到的我就會摧毀,其他的我管不到,也不想管。」

話音還沒落,陳青就揮出了刀,斷情斬形成的月牙刀刃砍中化魔池,接著就爆裂開來,把化魔池徹底摧毀。摧毀了化魔池之後,陳青轉身就走,屍族人無語的站在了那裡,顯得無可奈何。

「算了,主子既然不喜歡,那我也不管了。」

等陳青的身影消失,屍族人長嘆一口氣,接著也走出了山洞,轉眼消失不見。山洞中的魔族們先是嘶吼著面面相窺,沒了屍族人的壓制,它們就像脫韁的野獸向著洞口衝去。

「吼……」

剛剛一出山洞,一個身體最強壯的魔族發出怒吼,揮拳打倒幾個要超過自己的魔族,接著一腳又踹倒一個,身子一縱重重的壓住一個跟他身體差不多強壯的同伴。

當這位同伴放棄抵抗表示了臣服,它瞪著猩紅的眼睛掃視四周,被目光看到的魔族全都匍匐在了地上,看到沒有了反對者,它仰頭嘶吼一聲,帶領著近千魔族衝出了血色山脈。


無意間一個不可控的新生種族被放了出來,而且這種族兇殘無比嗜血成性,更加危險的是,這種低劣的魔族本應沒有多大智慧,可意外的產生了一位有智慧的頭領,註定更加難以對付。

而這時的陳青仍然向著煉獄城前進,到達煉獄城之前,已經沒有了化魔池的存在,其他化魔池在哪裡他也不知道。

此時的煉獄城已經處在群山環抱之中,從高空望去,血色山脈環繞著煉獄城,形成一個奇怪的符號。而在煉獄城一側的城門外,還有一座獨特的山峰。

這山峰是由屍體形成,山腳下忙忙碌碌的全都是魔道中人,他們將一具具屍體拖下來裝進專門用來快速煉製殭屍的巨型容器里,當屍體開始扭動嘶吼,就會將它們撈出來扔到一邊,專門會有人把殭屍拉走,沖入炮灰大軍。遠遠地望去,此地的情景猶如真正的煉獄。

屍體發出的腐爛氣息和煉製殭屍所需藥液的味道形成惡臭,遠遠的就飄進陳青的鼻孔。看著這座已經被魔道中人完全佔領的煉獄城,陳青默默的站在了原地,在進入已經沒有一點意義。

「幹什麼的?」

跳足願望的陳青引起了魔道中人的注意,有人凌空飛來大聲喝問,陳青仰頭看了他一眼,沒有吭聲的轉身就走。

「哪裡來的姦細,敢如此狂妄,看我不把你煉製成活屍。」

怎麼說也是位魂帝,加上這段日子都是在跟屍體打交道,難免充滿戾氣,陳青的態度惹得這位暴怒,從天上降落而下,向著陳青就伸出了手掌,要將陳青活捉審問。心中還想出了上百種折磨陳青的方法,這是他現如今唯一的樂趣。

「嘭!」

陳青才不會束手就擒,狂暴的一拳也砸了過去,接著就是一連串的攻擊,一時間立刻塵土飛揚爆響不斷。

對方沒有想到陳青的反擊如此凌厲,一下被打了個措手不及,陰狠的魂力已經讓人很難招架,狂暴的力量更是無法招架,被打的狼狽抵抗。

陳青知道自己跟魂帝的差距,得理不饒人的不敢停下攻擊。這段日子的溫養下,仙之心剛剛恢復活力,力量的增幅也不是太大,就更不能掉以輕心。

「咔嚓!」

骨裂聲傳來,魂帝護住頭部的胳膊低垂而下,竟然被陳青砸斷了右臂,魂帝也大驚失色,左手剛要發動的攻擊趕緊收回,想要護住頭部,可陳青狠狠的一拳已經砸在了他的下巴上。

「咔嚓!」

又是一聲骨裂聲,魂帝的防禦力也很驚人,陳青沒能一拳砸爆他的頭顱,但是把下巴砸了個稀巴爛,魂帝的整個身體倒飛了出去。

倒飛的魂帝身上爆出魂焰,他想要反擊,可陳青根本就不給他反擊的機會,身子貼身跟上,戰刀也已經取出,只見刀光閃過,魂帝被一刀兩斷。

「我不甘心啊!」

這時的魂帝連話都已經無法說出,被陳青跟流氓一樣的打法砍斷身軀,無比憋屈的咽下了最後一口氣,就連靈魂也被陳青吞吃了。

幹掉魂帝的陳青長出一口氣,剛才的攻擊雖然看起來簡單直接,可處處充滿驚險,全靠一開始就將魂帝打了個措手不及。

一位魂帝被狂暴擊殺,遠處觀戰的魔道中人全都嚇了一大跳,當四惡鬼在陳青周邊盤旋,這些人立刻知道是丹魔來了,這才有了些心裡安慰。

陳青彎腰收拾完屍體上的戰利品,淡淡的掃了眼遠處的魔道中人,改變了之前的決定,從山峰上跳躍而下,大步向著煉獄城而去。

丹魔雖很少在人前現身,可也就是這個原因,使得仇家很少,很多魔道中人都對陳青給予了足夠的尊重。

在很多人彎腰施禮的目送下,陳青邁步走進了瀰漫著濃厚屍氣的煉獄城。

城中到處是倒塌的建築,地面上更是血跡斑斑,不時還能從牆角之類的地方看到殘肢,到兩邊矗立的旗杆上更是掛滿人頭,無處不體現著戰爭的殘酷。

陳青先去了趟自己之前居住的宅院,宅院已經變成廢墟,廢墟上還到處是乾枯的血跡,磚頭瓦礫之間還有條蒼白的手臂向著天空伸展。

看了眼自己曾經的家,陳青又看似漫無目的遊盪到宋藝的府邸,這裡情況還好些,院牆雖然已經崩塌,可大多數建築還算完好,已經成為了魔道中人的聚居之地。

看看這些自己曾經居住的地方只是順便,陳青最關心的是煉獄城的秘境,他總感覺裡面有貓膩。

來到煉獄城的入口,陳青的眼中冒出凶光,因為他看到了不可理解的一幕。煉獄秘境入口外圍是由屍族人把守,而在內層卻是由戰族人在看守。

戰族人挑起正魔大戰,本應該帶領正道人對抗魔道中人,可如今卻與屍族人聯合在一起幹些齷齪事,把整個正道都給賣了,讓本對戰族人就沒好感的陳青無法忍受。


屍族人見到陳青后先是一驚,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他們都是人精,身後還有戰族人在站崗,沒有露出任何錶情。

掃視了一眼這些屍族人,陳青默默的向著其他方向走去,屍族中的大隊長撓撓頭,邁步跟了過去。

在一處衚衕內,陳青停下了腳步,屍族大隊長腳步不停的走了過來,陳青也轉過了身。

「怎麼回事?你們在煉獄里搞什麼?」

屍族大隊長先是沉默,接著一臉鄭重的看向陳青開了口。

「主子,有些事情您就別管了,我們自會辦妥,不會讓您為難。」

陳青笑了,「不會讓我為難?可我一直就很為難!我不管你們跟戰族在搞什麼,但最好不要激怒我,我不想以後連你們一起殺光。」

陳青的話語讓屍族大隊長一愣,在反應過來時,陳青已經走出去一段距離,他張嘴想要說些什麼,可最終沒有說出口。

陳青一直走出了煉獄城的另外一道城門,站在城門口,他卻有些不知道該何去何從。想了許久之後,決定繼續沿著血色山脈前進,一是清理遇到的魔窟,二是看看丹城與恨仙宮的戰鬥如何了。

現在的恨仙宮和丹城對立,都是在數百里之外,陳青晝夜行進,沿途還真遇到了魔窟,可惜這裡早就人去樓空,除了血池,什麼都沒留下。

不知為何變成這樣,可陳青仍是毀掉了血池,這才繼續前進。

在一個小山坳中,陳情見到了有人活動過痕迹,一堆還冒著煙的炭火,炭火旁是很多散落的骨頭。這些骨頭都被啃食過,一顆人類的骷髏頭讓陳青眯起了眼睛。

這骷髏頭上還有些殘存的皮肉,明顯是被火烤過後又被啃食。在掃視山坳,還有很多熄滅的篝火,周邊同樣遍布屍骨,這裡竟然發生了吃人的慘劇。

這山坳離著魔窟如此之近,陳青首先想到的就是被化魔池轉變成的魔族人,不論被吃的是哪方面的人,這都是讓陳青無法容忍的事情。

在陳青的思想里,人可以殺人,甚至可以用最殘忍的方式將敵人殺死,但將人吃進肚子,那就跟那些無神智的殭屍無疑,已經沒有活下去的理由。

順著凌亂的足跡一路追蹤,這些吃人者竟然也是向著丹城而去,當不遠處傳來拼殺的聲音,陳青極速的沖了過去。

繞過一塊擋住視線的巨石,一副慘烈的景象呈現在陳青眼前,數百魔族在圍著上百人類進行獵殺,地上已經血流成河屍體遍布,雙方全都死傷慘重。 來不及看清被圍的是正道或是魔道中人,陳青喚出四惡鬼,抽刀就沖了過去。

四惡鬼的怪叫和陳青的咆哮響徹四方,瘋狂的殺機已經遍布陳青的雙眼,在四惡鬼的護衛下,愣生生的殺開一條血路衝進了被圍的人群中,來不及看被圍的是誰,接著就又開始反衝。

被圍的人早已經身心疲憊,全都是在硬撐,陳青的到來讓他們看到了最後的希望,拚命的跟在了身後。

魔族人竟然沒有魂力,更不會魂技,全靠**的力量進行戰鬥,但是對魂力的抵抗力高的驚人,就算是受些傷,也能快速癒合。

可它們**的力量跟陳青比起來那就差遠了,陳青就像是一把尖刀,沒有一個魔族能夠靠近他的周邊,魔族雖然能夠抵抗魂力,可無法抵抗四惡鬼直接對靈魂的攻擊。四惡鬼看似胡亂飛舞者對魔族展開進攻,卻是在最有效的方式進行滅殺。


在他的帶領下,被圍的大多數人跟著衝出了包圍圈,可還是有不少人死在了衝出來的路上,斷後的十餘人更是死的屍骨無存。

一衝出包圍圈,殘餘人歡呼出聲,加快了奔逃的速度,魔族沒有放棄追擊,他們吼叫著追個不停,更有的魔族竟然四肢著地的開始奔跑,跑著跑著就化成了恐怖的野獸形態。

當眼前沒有了敵人,陳青轉身就又沖向了魔族,近半被救出來的人一臉兇狠的跟在了身邊,其餘人很快逃得無影無蹤。

四惡鬼首先與追擊而來的獸型魔族撞到了一起,被撞到四個獸型魔族立刻打了滾,停止不動后就死於非命。

死去的四個獸型魔族竟然又慢慢的站起身,身體的顏色極速轉變成幽藍色,接著冒出滾滾魂焰,竟然被四惡鬼控制了身體,沖向了其餘魔族開始撲咬。

陳青無暇觀察四惡鬼的最新能力,他現在只想將這些吃人的東西趕緊殺光,戰刀不停揮動,將一個個魔族分屍,身上已經遍布血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