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簡簡單單的一句話讓楊塵被深深鼓舞了。

還沒讓楊塵有迴應的機會,冥琦便嘴角銜笑,瀟灑地轉身離去。

他那厚重的大斗篷在空中甩出了一個漫長而笨拙的曲線,簡直令人擔心他那瘦高的身軀是否會被斗篷的慣性撂倒。

楊塵穿着夜禮服戴着小丑面具,充滿自信地奔出了英靈座。

**********

在北斗星皇家學院的開闊空地上,各個年級的學生都已經濟濟一堂,紛紛互相聊天玩鬧着,充滿了即將進行秋遊的歡快氣氛。

閒紫看了看腕上的手錶皺皺眉頭,自言自語道:“看來楊塵那傢伙真的是趕不過來了。可惡,怎麼會有那麼不負責人的家長啊!”

他將目光投向了人羣中正與周圍女生說說笑笑的阿爾託莉婭與芙瑞斯特,在如花的笑靨下潛藏的淡淡失落沒有逃過閒紫的眼睛。

黑髮黑瞳的班主任不由暗自嘆了一口氣。

校園正中央的鐘樓傳來了雄渾嘹亮的鐘聲。

陸陸續續有隊伍在老師的帶領下離開了這裏,前往預定的秋遊地點。

“不能等他了。”眼看就要輪到自己的班級離開這裏,閒紫暗歎一口氣,“只是阿爾與芙瑞會失望了吧。”

“三年級A班,請在閒紫老師的帶領下離開這裏。”

負責着各班級之間調度的老師透過喇叭喊道。

阿爾與芙瑞跟隨着周圍的同學一齊邁動了步伐。

WWW ▪TTKΛN ▪c o

此時此刻,戴着小丑面具穿着怪異夜禮服的楊塵正在北斗星皇家學院的門口和幾名負責保安任務的學生進行着交涉。

不論少年如何費盡口舌,這幾名學生都無法將這名行跡可疑到爆的傢伙放進校門去。

“你們不要逼我用絕招!”將臉面藏在小丑面具之下的楊塵惡狠狠地伸出一隻手指說道。

“你敢亂來我們就聯繫學生會的保衛部了!”由於楊塵看起來實在不像是一般的壞人,這幾名學生說起話來也有點底氣不足。

“好吧好吧,不讓進就不讓進。”哪料楊塵出人意料地容易服軟,但見他無奈地嘆了一口氣,便作勢要轉身離去。

可就在幾名學生鬆懈了的那一剎那,但見楊塵身形一閃,居然消失在了他們的眼皮子底下!

驚駭至極的幾人頓時左顧右盼尋找起了楊塵的身影,突然間,一人指着校園裏一條遠去的人影喊道:“這是不是剛纔那個小丑怪人!?”

“沒錯啊!他那件夜禮服的尾部還在一擺一擺的!”

“跟企鵝一樣,看起來真傻。”

“哈哈哈哈……”幾名學生髮出了嘲笑聲。

“不對!現在不是嘲笑他的時候,我們得快點聯繫學生總會的保衛部,告訴他們有實力強大的不明人士闖入我們學校。這幾天學生總會可是在風風火火地調查着一切可疑人員!同志們,我們立功了!”

這麼說着,那人拿出手中一枚鐫刻了魔紋的水晶,開始了訊息的傳送。 秋遊的地點選在了蘭佩裏1號區近郊的一處山林。

這裏風景秀美、樹木繁盛,還有許多可愛的松鼠在林間穿梭來去。濃郁的魔力氣氛充斥在這片茂密的森林裏,芙瑞燦金色的眼眸裏閃過了一絲壓抑——隱隱約約的禁制氣息令她感到輕微不適。

長長的秋遊隊伍呈現着散漫的態勢,逶迤在林間的道路上。興致高昂的師生們踩着腳下厚厚而斑斕的落葉,聽着耳邊秋蟬的悲鳴,感到秋天的氣息撲面而來。

“芙瑞,你怎麼了?”阿爾感受到了身邊女孩的異樣,關切地問道。

“這裏的空氣好壓抑。”芙瑞皺眉說道,“有一股禁制的氣息。”

“爲什麼我沒感覺到?”

“因爲……”芙瑞咬了咬下脣,說道,“這是魔神禁制。”

阿爾託莉婭臉上閃過了驚愕的神情,但她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旁邊的女生已經嘻嘻哈哈地湊了過來,一邊嚷着“你們在這裏二人世界個什麼勁啊”,一邊將阿爾與芙瑞拉入了她們的熱鬧圈子,同時也打斷了這個話題。

閒紫不緊不慢地走在學生們的隊伍後邊,他手裏端着一隻精美的骨瓷咖啡杯,裏邊冒着熱氣騰騰的咖啡香氛。他閉上眼睛,享受般地低頭啜飲了一口杯中的深褐色液體。

“果然,在這片美妙的樹林裏品嚐咖啡會有非同一般的體驗啊。”正沉浸在咖啡獨特的留齒濃香中的閒紫,情不自禁地讚歎道。

“是什麼東西那麼好喝呀!”幾名調皮的男生湊上他們班主任的身邊,笑眯眯地說道。

“當然是咖啡啦。”閒紫笑着說道,“這是成年人的享受,你們是不會理解的。”


然而就在這時,年輕的班主任突然看到他的學生突然都瞪大了眼睛,視線直勾勾地越過自己,盯在了他身後的某處——彷彿看見了什麼不可置信的景物一般!

閒紫心生困惑,於是也就順着他們的目光向後看去。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閒紫轉頭離開的那一剎那,幾名男生立刻從之前的出神狀恢復過來,露出了奸計得逞的壞笑,將早已準備好的速溶辣椒飛快地倒入了閒紫的咖啡杯裏。

“這羣倒黴孩子。”耳聰目明的閒紫早已發現了他們的企圖,但出於秋遊帶來的好心情,他決定讓這羣好動的男孩暫時享受一下惡作劇成功的快感。

但就在閒紫要將目光收回,揭穿男生詭計的時候,他的目光突然呆滯了——其眼神中蘊含着的震驚之色完全不遜於之前幾名男生所假裝的——唯一不同的,只是閒紫的目光並非出自於演技。

在七星力量的加持下,遠超常人的視力令閒紫能夠看清更遠更模糊的圖景。

在他的視野盡頭,一片茂密的樹林間,他看到了此生僅見的一隻詭異生物!

那是一隻身穿夜禮服的小丑,正鬼鬼祟祟地躲在粗大的樹幹後,露出半個腦袋,窺視着正在前行的師生們!

“怎麼搞的。”閒紫有點被驚嚇到了,如果不是因爲這場惡作劇,他或許一直都不會發現那緊緊尾隨着的夜禮服小丑怪人!

能夠悄無聲息地躲過身爲七星強者的閒紫的感知,這小丑怪人的實力深不可測!


閒紫身形一動,頓時消失不見。

只留下幾名期待閒紫喝到超辣咖啡時嗆得涕泗橫流的場景的男生,失望而茫然地面面相覷。

******

自從晉入七星之後,很久之前由無顱傳授於楊塵的佛門祕典【天龍八步】中,又有三式能夠被楊塵順利地使用。

除卻早已學會的龍行、天人幻蹤以及修羅身擺,楊塵現在能夠靈活運用的新三式分別爲終於能夠徹底掌握的【迦樓羅剎那】,以及最近才投入實戰演練的【虛夜叉】和【緊那羅非常逆身走訣】。

【緊那羅非常逆身走訣】是一門倒退時方運用的步法,玄妙詭異之處令楊塵還無法完全琢磨透徹。而【虛夜叉】則是一種凝斂氣息,悄然尾行的潛伏術,彷彿化身爲漆黑中的巡遊夜叉,無聲無息,神祕猙獰。

眼下,楊塵用以躲避師生們的察覺,悄悄尾隨其後時所使用的正是新近領會精要的【虛夜叉】。憑藉着虛夜叉,甚至連感知力之強如閒紫,都一直沒發覺鬼鬼祟祟的,化身爲夜禮服小丑怪人的楊塵!

當楊塵遙遙看見閒紫的目光投向自己方向時,他已知道,再精妙的斂息之訣也無法再替他將行蹤隱瞞下去了。這也只能怪自己的潛伏技術實在不過關,縱然有【虛夜叉】加持也難以達到完美的隱蔽效果。

楊塵正在嘆氣時,便突然感到一截冰冷的金屬管抵住了自己的腦袋。

心中震驚於閒紫的身手之快,楊塵只得用無奈的口氣說道:“喂小子,連你老大都不認識了嗎?”

“我可沒加入什麼變態異裝癖聯盟。”閒紫皺眉說道。

“是我啊。”楊塵一把將抵住自己太陽穴的槍管拍到一旁,指指自己道,“楊塵。”

猝不及防少年如此隨意而快速地將自己的槍拍開,閒紫連扣動扳機的念頭都沒興起便直接被楊塵的自露身份給震懾到了。

“你說……你是楊塵?”

“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嗎?”楊塵不滿地說道。

“這麼一聽,這白癡的聲音果然是你啊。”閒紫如夢初醒道,“可你幹嘛打扮成這副樣子,今天不該是來陪阿爾與芙瑞秋遊的嗎?”

“驚喜,人生是需要驚喜的啊!”楊塵興奮地說道,“這可是我精心策劃的計劃,一定會給她們留下難忘回憶的!”

“就你這德性?”閒紫用鄙夷的語氣與嫌棄的目光對少年進行了打擊,“就算是爲了要驚喜,也沒必要打扮得這麼誇張吧。”

“這幅面具是必要的啦,不然芙瑞就知道我在這兒了。”楊塵解釋道,“至於這身衣服嘛——你不覺和我這個酷炫到掉渣的面具很相配嗎?”

閒紫走近幾步端詳,又走遠幾步打量,終於是無奈地嘆了口氣,搖搖頭。

“‘沒品味’真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病啊!”楊塵一臉同情地說道。

“你說得一點也沒錯。”閒紫表示深有同感。


閒紫看着化身夜禮服小丑的楊塵強忍笑意,勉力正經地說道:“好吧,話說回來,你打算什麼時候出現在阿爾與芙瑞的眼前?”

“在夜黑風高的某個早晨。”

“你腦子徹底壞掉了。我直接去告訴她們,你來了。”閒紫完全不想和楊塵再糾纏下去。

“好啦好啦,我這不正是在尋找出現的契機嘛!你得知道,平平淡淡地出現可不是我想要的劇本。我要的是英雄救美!”楊塵嚴肅地說道。

“你也得知道,”閒紫嘆氣道,“自從阿爾和芙瑞的粉絲團被你改造成【公主騎士團】和【女王護衛軍】,還敢打她們歹念的傢伙已經很少了。再加上阿爾與芙瑞的武力在同齡人裏絕對算是登峯造極,哪有險情給你去解決啊。”

“說得也是,真苦惱啊。”楊塵撓了撓自己的黑髮,喪氣地說道。

“雖然你現在的樣子奇怪得簡直不能再奇怪,但我相信阿爾與芙瑞依舊是不會嫌棄你的。這樣吧,你還是光明正大地去告訴她們你來了,然後再變回正常的樣子,好好地享受這次難得的秋遊。”閒紫提議道。

“我……不……甘……心……”

但見那張小丑面具底下傳出了楊塵咬牙的聲音。

“你去死吧。”閒紫說道,“我決定告訴阿爾和芙瑞實情了。隨便你要不要跟上來。”

這麼說道,閒紫身形一動眨眼間便消失不見。

楊塵呆呆地佇立半天,沒有辦法,也只能發動起迦樓羅剎那,緊緊地跟了上去。

******

人羣中,阿爾與芙瑞正興高采烈地同身邊的女孩們說笑聊天着。幾束陽光透過了枝杈與樹葉間的縫隙投下,錯離地照在兩名女孩的絕美臉龐上,彷彿是天神也在爲她們的快樂賜福。

只是沉浸於秋遊氣氛中的兩人,沒有感受到在周圍投來的無數道驚豔與愛慕交織的目光中,還混雜着一道充滿了怨恨與慾望的惡毒目光。

“等着瞧吧,你們這兩個XX。等着在大爺我的胯下求饒吧!我會用盡世間一切的惡毒手段折磨蹂躪你們,讓你們成爲我最忠心與癡纏的奴僕!”

男生悄悄在心中許下最黑暗的願望,費力地閉上他那雙已被負面的情緒充斥了的眼睛,將左手緩緩地撫上了右臂上綿延恐怖的傷痕——半個月前,若非是有校醫超乎往日的發揮,此刻男生的袖管怕是已能隨風擺動,空蕩無物了。

“少爺。”跟在他身後的,已不再是往日校園的狐朋狗友,而是兩名身材勻稱健碩的男子。他們穿着其他學院的校服,亦步亦趨地跟在這名男生的身後,是保鏢一般的幹活。

“注意着那兩個小妞。一有機會就衝上去把她們制服。事成之後,也有你們的樂子。”男生的聲音似是從地獄的烈火間傳出,炙熱而灼痛。

兩名男子互視一眼,既有無奈,也有滿溢的慾望。

“遵命,少爺。”

彷彿是順應楊塵理想中的劇本一般,心存不軌者如此便應運而生。 北斗星皇家學院的校門口,幾名看守校門兼任保安之職的工讀生還在談論着方纔出現的那名面帶小丑面具的夜禮服男子。

在理解不了那人奇怪審美的同時,他們也對他方纔表現出來的瞬移能力感到震驚——“能夠這麼熟練地達到瞬移效果,他或許能有七星吧。”

“怎麼可能!就憑那個異裝癖?!”旁邊一人驚訝地喊出聲來。

“這年頭,越不正常的傢伙反而會越厲害啊。”一人幽幽說道。

就在他們這麼聊天着的時候,一道燦爛的光亮突然出現在他們的身旁。

伴隨着光芒的消失,一條曼妙的人形隨即憑空出現。

颯爽乾淨的金色短髮俏麗地飛舞,那雙翡翠般的碧綠眼眸彷彿不會被任何事物動搖。來人穿着合身的學生制服,火色的鳳凰校徽在她胸前反射着日光,顯得耀眼欲飛。

“那個可疑男子在哪裏。”少女的口吻裏充滿了居高臨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