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是皇主,就算是奧爾德權勢滔天,現在也不敢多說什麼吧!

“那個……”

“好好說話,老老實實的說,要不然,我現在就要你死!”

皇主的聲音凌厲,呵斥道:“身爲鬥武場的主裁判,對於選手的判罰如此糾結,你還能做什麼?”

“是!”

那人趕忙跪在地上,此時也顧不上什麼了,只能是老老實實的道:“本次奧克拉服用了禁藥,並且燃燒了精血,力竭而亡!”

“那法蘭克呢?”

“法蘭克的身上並沒有什麼異常的情況。”

“奧爾德首相,你可是都聽清楚了,這裏的裁判,都是經過你的篩選才能夠進來的,你不會對他們的能力有所懷疑吧?”

“是!犬子丟人了!”

奧爾德心頭滿是恨意,沒想到皇主會和他玩這麼一招,看來很多事情已經是不能繼續耗下去了。

隨着裁判的宣佈,藍凌公主興奮的撲到了林傑的懷裏。


暖香入懷,剛剛又激戰過,林傑忍不住的有幾分心猿意馬,竟是不由自主的攬住了藍凌的腰肢,俯首一吻。

當把那兩片溼潤觸碰到一起的時候,所有人的心頭才猛地一震。

臥槽!

這特麼的可是公主,皇主還在上面看着呢!

法蘭克什麼時候這麼大膽了?

本應該起鬨的現場,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是小心翼翼的看着皇主,生怕這位皇主雷霆大怒。然而,出乎意料之外的,皇主非但沒有升起,反而是頻頻點頭,一副得意的樣子。

倒好像是很願意看到這一幕。

連奧爾德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已經是看出來,皇主對於法蘭克的信任和看好,說不定,不用多久,這個法蘭克就會成爲當年的那個人。

這一家人,實在是惹人煩躁的很!

絕對不能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皇主,既然這裏沒有我的事情了,我還是想要回去先處理一下犬子的事情,畢竟家中還有夫人,還望皇主理解。”

“首相大人節哀。”

皇主冷冰冰的丟下一句話,只是揮揮手,完全沒有把他放在眼裏。

奧爾德心頭冷笑,既然你已經是翻臉不認人,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法蘭克,表現不錯,看來你很喜歡藍凌,要不,我就把藍凌許配給你怎麼樣?”

“父皇!”

女孩子,多多少少還是有點害羞的,只是那臉上,依舊是掩飾不住的笑意。

“哈哈哈!”

皇主放聲大笑,轉而看着林傑道:“你覺得怎麼樣?”

“多謝皇主厚恩,只是現在我只是個下等賤民,怕是配不上藍凌公主!”

“法蘭克!”

藍凌有點發愣,難道他……

“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義子!”

皇主哪裏會不知道林傑的心思,只不過是想要幫他的母親提一下身份罷了,聽聞那位夫人這麼些年實在是辛苦的很,能夠有着一份孝心,倒也是很像他了。

“多謝皇主!”

林傑笑着躬身,藍凌這纔回過神來,笑嘻嘻的撲到了林傑的懷裏。連皇主都顧不上搭理,徑直離開了鬥武場。

“女大不中留啊!”

皇主看着遠去的兩人,笑着開口。

……

“法蘭克,我們現在去哪裏啊?”

“先回家吧,我想告訴孃親這個喜訊!”

林傑笑着點點頭,另一個世界的他,根本沒有見過自己的父母,更不知道母愛是何種滋味,沒想到這個法蘭克還有母親在世,或許就是對他的補償吧!

“蠢男僕,有人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小小的聲音忽然間在腦海裏響起,林傑怔了怔,旋即把目光一轉,就察覺到了空氣好像瞬間凌厲了很多。

“藍凌,你先回去,找你父皇!”

“幹嘛?”

“快走!”

林傑一把抓住藍凌的手臂,直接一甩,就是以甩杆的技巧,輕盈的把藍凌的身體甩出去十幾米遠,卻是紋絲未傷。

“法蘭克!”

藍凌還在吃驚,就是看到了漫天的光影從天而降,臉色陡然大變。

至少十個人的攻擊,同時衝向了林傑。

她下意識的就要衝上去幫忙,愣了一下,想想剛剛法蘭克的吩咐,還是迅速轉身,朝着皇宮中而去。

只有皇主,能夠救得了他!

林傑身形展動,在原地打了個轉兒,便是生生的從原地橫移出十幾米遠,面色一沉,望着對面站着的十來個人,神色冷冽。

“這麼快,就按捺不住了麼?”

“殺!”

沒有人回答他,只有漫天的拳影呼嘯而下,裹紮着勁風呼嘯,悉數朝着他的身上涌動而來,驚人的勁氣,連空氣都是被生生的絞碎。

林傑不敢有半分的大意,整個人迅速的倒退,雙手握拳,居然是各自出現了七道拳影,綜合在一起,狠狠的向前轟去。

嘭!

嘭!

沉悶的巨響聲,就在雙方交戰的中心爆開,令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

林傑雖然跌跌撞撞的倒退了幾步,身上的衣衫也是全部撕裂,但是那十來個玄階鬥士,竟是紛紛倒退,不少人已經是口吐鮮血,臉色慘白!

以一當十! 馬車一路向北,直接竄到了一個村子裏。

本就是受到重創的林傑,索性也就懶得去管了,直接躺在馬車裏,任憑一路顛簸,直到聽到有人呼喚,馬車停下來的時候,他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這一路的休養,也只是磕磕巴巴的恢復了一點。


“快走快走!”

剛剛掀開馬車的簾子,就是聽到了喧譁聲,一衆村民,臉上慢是焦急之色,似乎很是不願意讓他進村子。

林傑望了一眼前方,已經是荒山野嶺,現在的他需要一個地方歇息,這裏是最後一個村了。真的是過了這個村,再也沒有這個店了。

“老人家,爲什麼不能讓我進村啊?”

“唉!小夥子!”

老人搖搖頭,臉上滿是苦澀,道:“我是不願意你進來受苦啊!”

“這個村叫絕戶村。”

“絕戶村?這算是個什麼名字?”

林傑的臉上滿是疑惑,絕戶不是咒自己了麼?

“唉,之前也不叫這個名字,但是因爲幾個月前,這裏忽然鬧鬼,已經是死了不少人了,本來我們村子就沒有多少人,現在倒好,基本上要死光了!


“鬧鬼?”

林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臉上滿是詫異之色。

這地方還有這樣的事情?

不過林傑還是不相信這一套的,就算是這裏的人能夠使用鬥技,也不存在厲鬼殺人的事情,這不是瞎扯麼?

當然,現在也沒有可能給他時間解釋。

“老人家,這就對了,我遠遠的感覺到前方有鬼氣,你看這個馬,就是有靈氣的,給我帶到這裏來了!我就是來抓鬼的!”

“你能抓鬼?”

老人家一臉懷疑的看着林傑,臉上滿是質疑之色,疑惑的問道:“你真的可以?”

“那是當然!”

林傑笑着點點頭,雙手在掌心合十,緩緩的攤開,就看到了兩簇小火苗,蹭的從他的掌心躍起,藍色的妖媚火焰,顯得很是神奇!

“神仙啊!”


老人家見到這一幕,就要跪下來磕頭。

林傑趕忙收了那火焰,把老人家給扶了起來,笑着道:“哪裏是什麼神仙,我就是懂一點道術而已,只是我這一路趕來,有點餓壞了,不知道……”

“沒問題沒問題!”

老人家連連點頭,趕忙吩咐旁邊的小廝,道:“小六子,你趕快去準備好酒好菜,再去整理好一個房間出來!”

“是!”

“天不絕我!天不絕我啊!”

老人家連聲感嘆,林傑的心中滿是無奈,他不過是利用體內的真氣,結合空氣中的氧氣,做了個把戲而已。

不過事出無奈,看來今晚要好好的會會這個鬼了。

老人家的安排的確妥當,雖然鬧鬼的事情害死了不少人,但是其他地方並沒有受到影響,說來也是奇怪了。

吃飯中途,林傑才瞭解到,原來這個鬧鬼的地方,就是村子裏的祭壇廟。

原來,大家夥兒去燒香祭祖,都沒有出現過任何問題的,但是突然某一天,發生了意外,是一個大漢,因爲媳婦兒多年沒有懷孕,於是決定去祭祖,但是沒想到,居然就再也沒有回來。

就這樣,悄無聲息的失蹤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