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別說了,今天是雲龍走的日子,咱們不提這個話題。什麼事等明天董事會上說。”冷月玲到是很有魄力,不滿意的喊道。

“衆人見冷月玲發飆了,也沒敢強求,紛紛低着頭離開別墅。

淚水伴隨着衆人的離去,也從冷月玲的雙眸流了下來。

”媽,他們實在太過分了。“東放小飛生氣地說道。

“算了,樹倒猢猻散,牆倒衆人推。誰叫你爸爸走了呢。要是你爸爸還活着,他們都點頭哈腰的。可現在。。。。”

“小飛,以後你一定要給媽媽爭氣啊,千萬千萬要記住媽媽的一句話,千萬別輕易相信女人,沒聽過一句話嗎?寧可相信這世界有鬼,也絕不相信女人這張破嘴。”

“啊?“對於老媽說得話,東方小飛一頭霧水。媽媽也是女人,爲什麼要告訴自己不要相信女人呢?難道媽媽也欺騙了爸爸?難道爸爸最後說的那句話…..是想告訴我其實他不是我的。。。。“東方小飛沒敢往下想去。他實在有些搞不懂了。

“好了,先別說了,上樓休息吧。明天記得到公司報道。具體職位再說。”

“好的媽。”說完東方小飛跑上樓去,回到自己的房間,一頭倒在牀上,呼呼睡了起來。他實在太累了,昨天晚上和夏語嫣起碼做了4次,每一次還都是勁頭十足的,用盡全力的去做。弄得現在自己還有些生疼。

此時此刻,東方雲鵬的別墅內。

東方雲坤和東方雲鵬對坐在一張茶几旁。喝着他們最愛的龍井。臉色都有些嚴肅。

“三弟,對於明天的董事會你怎麼看?”東方雲鵬問道。

“大哥,不管怎麼說,我們明天態度一定要明確,就是分家。你也知道現在東方集團你我各佔10%的股份。冷月玲佔25%,東方小飛繼承二哥的30%,現在他們是55%的股份。董事長不出意外肯定是冷月玲來當。而東方小飛當總裁。我們呢?難道我們還繼續爲他們拼命嗎?”

“三弟啊,你說的沒錯,不過你考慮過沒有,就算我們現在想要給人家賣命,人家也肯定不會信任咱了。如果我沒猜錯,二弟臨走的時候,一定叮囑東方小飛,還有冷月玲提防咱們了。”

“是啊大哥,既然這樣,咱們明天董事會就要求分家。按照公司10%的股份,她冷月玲怎麼也得分咱幾億吧。”東方雲坤說道。

“三弟啊,你現在還沒明白一件事嗎?我現在不是擔心她冷月玲不分給我們錢。而我是擔心咱們弄得那幾個項目別漏什麼馬腳。一旦被冷月玲抓住小辮子,那咱哥倆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啊。咱那幾個項目起碼從公司套出來10個億。她能不有所察覺嗎?”東方雲鵬擔心地說道。

“放心吧,大哥,我都已經讓人把賬目做到天衣無縫了。量她冷月玲也查不出什麼來。”東方雲坤自信的說道。

“那就好,那就好,我不擔心小飛那臭小子。他也就是個玩貨。整天吃喝嫖賭的,沒什麼出息。我就擔心冷月玲那小賤貨。當年要不是她,二弟的生意能做到這麼好嗎。。。。”兩兄弟商量着明天董事會上應該這樣。。。那樣。。。。 東方商場內。

東方小飛快地坐電梯來到三樓西裝專區,儘管自己一百個不願意穿西裝,但是沒辦法啊,誰讓老媽下死命令了呢。何況明天開始就要到集團上班了,總得買幾套像樣的西裝啊。

走着走着,來到了anima專櫃。看着玲琅滿目的西裝,還真有點眼花繚亂。這時候正巧還有一位年輕人在買西裝,一個看似店長的女人正在耐心給那位年輕人講着什麼。

“管他呢,趕快買完走人”東方小飛心裏想道。這時候走來一位年輕的女孩,也穿着制服,很顯然是這家西裝店的服務員。

“先生,有什麼能夠幫助你的?”服務員帶着微笑問道。聲音如黃鶯一般動聽。

東方小飛不覺得看了一眼這個服務員。雖然缺少商場的那種職業美,但是卻給人一種如沐春風般的感覺。皮膚白淨。

“哦,我想買幾套西裝。”東方小飛答道。


“那麼先生請問您想買什麼價位的呢?這個小服務員追問道。”

“我想買。。。。”還沒等東方小飛說出後面的話,就聽那個店長女人在那邊大聲喊道:“小櫻,快去倉庫給這位先生取西裝去。。。”

“店長,這邊還有客人,稍微等一會兒可以嗎?”這個叫小櫻的服務員回答道。

“廢話什麼,讓你去你就趕快去,你知道這位先生是誰嗎?還不趕快去?你看你那客人穿的那身衣服,一看就是沒錢的主。快去。”這店長嘴可真夠黑的。

很明顯這個叫小櫻的服務員並不想馬上去倉庫,可是聽店長這麼說了,也只能對東方小飛解釋說:“先生,對不起,您稍等,一會兒我馬上就回來。剛纔我們店長的話您別介意。”

“憑什麼啊?“一看眼前的這情況,東方小飛可不幹了,先不說這東方商場是自己家的,就說剛纔那個店長的那些話,明顯狗眼看人低啊。”看自己穿的隨便了點就欺負自己啊。東方小飛大聲說道。

那個店長一看小櫻還沒去,再聽到東方小飛的話,立刻走了過來。”吵吵什麼吵吵,你知道這裏是什麼地方嗎?這裏是東方商場知道嗎?這裏是東方集團的地盤,你也不出去打聽打聽。“

”我知道!“東方小飛說道。

”既然你知道,就趕快走,別在這裏惹事啊。我們這裏都是高檔西裝,可不賣什麼地攤貨。“說這話的時候,這個店長還不忘往東方小飛身上看了看。

”這就是你們的服務態度嗎?“東方小飛有些生氣。

”這態度怎麼了?店長嗓門也高了三度。


“先生,您別生氣,等我取完西裝馬上回來。”小櫻跟東方小飛解釋道。

“小櫻,這裏有你說話的地方嗎?你是店長還是我是店長,信不信我現在就炒你魷魚!”這個店長大聲呵斥小櫻。

嘿嘿,有意思。東方小飛心裏說道。”怪不得東方商場效益一直上不去,就是這樣的店長素質,效益上得去纔怪呢。

“你說你要炒她魷魚?”東方小飛指了指小櫻向店長問道。

“對啊,怎麼啦?你還管着了?”店長不依不饒。

“你信不信我現在把你炒魷魚?”東方小飛已經有些怒了。

“你把我炒魷魚,你吹什麼牛叉,裝什麼尾巴狼。你以爲你是誰啊,把自己當成個人物了。別在那癩蛤蟆上馬路楞裝迷彩小吉普行嗎?”這店長霹靂吧啦的說了一堆。

東方小飛不願意跟這樣的人廢話,掏出手機給老媽冷月玲打了過去。把今天在商場的事情跟冷月玲說了一遍。

聽完東方小飛說的,冷月玲也是十分生氣。馬上給東方商場總經理石進濤打過去電話,把事情說了一遍。

不一會兒,店長的手機響了起來,再看東方小飛一臉壞笑。

”喂,石經理啊,您好啊,我是小王啊,您有什麼事啊。。。。”

“好,好,好,好你個頭,你他媽是不是吃飽了撐的,你知道你惹到誰了?”石進濤霹靂吧啦的一頓臭罵。

“誰啊。。。。”這個叫小王的店長感覺有點不妙。要知道石進濤平時可不是這麼對自己說話的。

那個老色狼每次去他辦公室都得被他非禮。每次他都得把自己弄丟腿軟。。。。。。

“他是東方集團的新任總裁,東方小飛。也是咱東方集團未來的接班人。你說他是誰?”

店長突然感覺自己後背有股涼風呼呼冒着。腦袋也有點發暈。“他。。。他是總裁。。。。。”

“對不起,對不起。。。。。總裁先生,剛纔是我不對,請您大人不計小人過,您就原諒我吧。”這位姓王的店長不停地跟東方小飛道歉。

“你不用跟我道歉,因爲你已經被解僱了。”東方小飛冷冷地說道。

噗通,店長坐到了地上。面色慘白。自己今天也太倒黴了,怎麼讓自己遇到這麼一位煞星呢。

“東方先生,請您不要解僱他好嗎?”小櫻居然給她求情了。

"哦,爲什麼啊?如果我剛纔沒記錯的話,她可是罵過你的,你怎麼還給他求情啊。”東方小飛不解地問道。

“沒事,我不會記恨她的,我知道王姐家的日子過得也挺苦的,如果你解僱了她,那她家的生活怎麼辦啊。。。。”

事情出乎東方小飛的預料,本以爲解僱了她然後讓小櫻當店長,這個小櫻一定很高興,麼想到,這個小櫻居然爲姓王的求情了。怎麼辦呢?“

”好吧,既然店長說話不讓我解僱她,那麼我就不解僱她了。“東方小飛說道。

什麼?店長?什麼意思啊。。。。。小櫻有點懵了。

”你是新任店長,希望以後你能繼續這樣真誠地爲顧客服務。“東方小飛衝小櫻一樂。

事情來的太突然了,人總是不知不覺得被幸福砸中。

那位坐在地上的”王店長“也羞愧的低下了頭。不知道對小櫻是該感激呢,還是怨恨呢。

“老闆,您放心,我一定會努力工作的。”小櫻信心滿滿地對東方小飛說道。


“別閒着了,快幫我挑幾套西裝,明天我還要上班穿呢。”

小櫻這纔回過神來,幫東方小飛挑選起西裝來。

挑好西裝,刷卡,走人。。。。。。 走出東方商場,把買的幾套anima西裝放到了後備廂裏,開車直奔燕京烤鴨旗艦店。

烤鴨是東方小飛的最愛。尤其是燕京烤鴨旗艦店的烤鴨,更是美味。酥酥軟軟,每次吃的時候總是特別爽。

來到烤鴨店,直奔VIP包間521而去。那個房間是自己和李欣兒的固定包間,521的意思不言而喻,何況每次吃完烤鴨,順便能一親美人芳澤。

來到包間的時候,只見李欣兒已經在那焦急的等着了。

見面,接吻!長吻。。。。。直吻的李欣兒氣喘吁吁爲止。東方小飛的手也沒閒着,順着短裙伸了進去……

“好了,好了,大色狼。就知道欺負人家,快鬆手,說着李欣兒用手輕輕打了一下東方小飛,兩人面對面落座。

“今後有什麼打算啊?”邊吃的時候,李欣兒問了一嘴。

“還能有什麼打算,上班唄。”東方小飛嘴裏吃着烤鴨,含糊的回答道。

“上班?不會吧,我們的東方少爺要上班了?這可真是天下奇聞啊。”李欣兒帶着一絲嘲笑說道。

“擦,不上班能怎麼辦,我老媽說了,我要是不去上班不給我零花錢了。”東方小飛繼續猛吃。

“那讓你去幹什麼啊?不會去掃廁所吧,哈哈”

“滾,你才掃廁所呢,讓我當總裁!”

“哇塞,老公,你當總裁了!”邊說邊給東方小飛拋過來一個飛吻。手指伸進了嘴裏,作出誘惑狀。

www ◆ttκǎ n ◆C○

“媽的,你個小妖精,是不是幾天沒給你又想要了?”東方小飛笑罵了一句。

“是啊,怎麼地。WHO怕WHO啊。”

邊說着,用腳開始勾引起東方小飛來。

東方小飛可不想在這種公開場合將李新兒就地正法。雖然自己花花,但是也是有原則的,尤其現在看看網上,各種Y照門層出不窮,自己就不想來個什麼烤鴨Y照門了。想到這裏,用腿踢了一下李新兒。

“寶貝,如果你真想要,等晚上去我家,這裏是公共場所,千萬別弄出什麼緋聞來,好得我現在也是東方集團總裁了不是。”東方小飛說道。

“哼,假正經!別人不瞭解你,我還不瞭解你啊。”李新兒撅起來嘴來。

“好了,好了,我的新兒最好了,行了吧?”

出了烤鴨店,送李欣兒回家以後,東方小飛便開車回到了別墅。東方小飛沒有帶李新兒回自己家的別墅,畢竟爸爸剛去世不久,自己不想給老媽添堵。

“回別墅的途中,東方小飛給大胖打了一個電話:”大胖,泡妞呢吧?“東方小飛笑問道。

”滾,我陪我爸看電視呢。“大胖怒聲回道。東方小飛心裏知道,大胖的憤怒是哥們感情的標誌。

”對了,大胖,我想讓你幫我留意一下,現在有什麼好的投資項目沒有?“

”兄弟,這個你還用問我啊,你不是東方集團的總裁嗎?你自己問你們的投資部不就完了嗎?還用問我這個社會閒散人員啊。“大胖打趣道。

”我就是想自己乾點事業,我可不想依靠公司。“東方小飛回答道。

”行,我最近幫你留意一下,前幾天正好我爸爸的一個朋友是市知識產權處的還來我家做客了呢,等下次他來的時候,我幫着問問,有沒有好項目。“大胖回答道。

”聽大胖這麼說東方小飛就放心了,看來大胖肯定能用心在這件事上。畢竟大胖的爸爸是市公安局副局長,朋友多,路子廣。

”那好,如果真有好項目咱們發財了,到時候一定算你一股,對了還有二妞那廝。也不知道他最近幹什麼呢?“

說道二妞大胖話匣子可打開了,“還說呢,那小子我也有一陣子沒看見了,聽說那廝最近迷上了賭博。好像沒事就去賭去。連妞都不泡了。”大胖回答道。


“行,有時間咱哥幾個好好坐坐。”東方小飛掛斷了電話。

剛一進別墅,就看到了冷月玲在打電話。見東方小飛回來了,冷月玲趕緊撂下電話。

“小飛,你去哪裏了?怎麼纔回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