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鈴鈴……”媚女嬌笑道,沒有大家想象中嚴重以待,而是慢吞吞的拿出了一個破鈴鐺搖晃起來。

“這、這是奪魂鈴。”在距離媚女二十米處的地方,血櫻的身影現了出來,而且身形搖搖晃晃的給人一種站不穩的感覺。

場外的衆人不明所以,只有甲賀一臉的得意,就連血帝和武神也饒有興趣的看着媚女手上的鈴鐺。

奪魂鈴:日本傳說中的妖物,傳聞當初日本出現了一個魔頭,手持奪魂鈴橫掃整個日本,沒有特殊手段的人聽到此鈴聲都會頭腦恍惚,然後直接倒地不起,任人宰割。當初的日本也不知道有多少的武者栽在了這個魔頭的手上。

後來甲賀一派和伊賀一派的先祖,在魔頭休息之時趁其不備的斬殺了魔頭。

雖然是榮獲至寶,但是後來卻發現兩個流派之中卻沒有一個人能掌控此鈴,反而是不停的傷到自己人。當初,想要毀滅又覺得可惜,不毀滅要怕落到別人的手裏,於是兩個流派決定將其封印起來。

直至幾年前媚女發現它的存在,然後在和兩個流派達到一致的協議之時,奪魂鈴就出現在媚女的手上了,其實它是一件精神系的寶物,當今世上也只有媚女最適合它了。

所以關於奪魂鈴,身處伊賀流派的她也是知道的。

小風在此祝大家兒童節快樂~~~ “呵呵,血櫻你覺得現在你還有機會贏我嗎?”鈴聲不斷,媚女看着血櫻嬌笑道。

“哼,不到最後還不知道誰輸誰贏呢?”血櫻一聲暴和,整個人一變,化爲一朵血色櫻花。

另一邊。

雷風和蛇姬的實力懸殊很是明顯,這一次的雷風不在藏拙,蛇姬根本就不是雷風的對手,被雷風壓着打,碰都碰不到雷風一下。

雷風用空間平移以及時間靜止,然後利用虎拳對蛇姬狂轟猛炸。

碰,又是一拳,蛇姬倒退了幾十米,嘴角溢血。

雖然說蛇姬是一個大美女,胸大屁股翹,再加上令人慾罷不能完美身材,換做他人實在是下不了手。但是並不代表雷風下不了,雷風可是領教過她的招式,用最毒婦人心來形容她最好不過了。

再說了,雷風無論哪一個妻子也不比她差啊!甚至是勝她一籌呢?

“蛇姬,還要比嗎?我再給你一次機會,投降,否則,死。”對於蛇姬這種人,如果不識相的話,雷風不介意送她下地獄。

“雷風,我蛇姬不是好惹的,啊~~~”

“又是基因液,哼,遲早有一天我要讓徹底的毀滅,害人害己。”看着化爲一頭巨蟒的蛇姬,雷風的眉頭皺了皺。

咻,一條巨尾橫掃而來。

對於滅蛇雷風還挺有經驗的,比如上一次在中國的時候不就滅了一條巨蟒嗎?

打蛇打七寸。

一個空間平移,然後一個虎頭衝直轟蛇姬的七寸之處,但是令雷風震驚的一幕出現了,自己一拳的能量居然被蛇姬光滑的表面給卸掉了,打在蛇姬的七寸之處根本就不痛不癢。

很顯然的蛇姬所化的巨蟒和平常的蟒蛇不同啊!

另一邊,血櫻和媚女的戰鬥已經白熱化了。

“血色綻放。”面對媚女奪魂鈴的威力,血櫻一上來二話不說,血色的花瓣舞動的接近媚女。

“哼,血櫻你以爲這一招對我有用嗎?還有,難道你不想知道我爲什麼研究了基因液而自己不用嗎?嘿嘿。”

“那是因爲凡是用了基因液之後,每一個人都會受到基因液的影響。比如說你吧!因爲你現在的血櫻裏含有煞氣的櫻花基因,所以你的身上纔有那麼強的煞氣,而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你的理智會降低。”

“不管是誰?用了基因液不管是植物的還是動物的,都會蘊含它們的一些特徵,如果你們不是碰到SS級的精神系的異能者那還沒有什麼,但是如果碰到SS級的精神系的異能者,抱歉,那麼只要利用得當,你的對手就能令你失去理智。”

“一派胡言,接招吧!”血櫻雖然有些相信了媚女所說,但是現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血櫻會讓媚女的話而影響嗎?顯然是不可能的。

“哈哈哈,那我就讓你看看我是不是在胡言亂語。”

“嘻嘻嘻嘻。”

“爸,這是怎麼回事?爲什麼血櫻不讓她的花瓣瞄準媚女,反而在原地亂竄。”看着血櫻轟向媚女的花瓣在空中亂舞,雷雅不解的問道。

“不,沒有那麼簡單,你要知道,媚女是精神系異能者,而且還是SS級的,你認爲現在的媚女只是在單純的笑嗎?”

“但是那也太恐怖了,單憑笑聲和那個鈴鐺就讓血櫻沒有辦法。”

龍極凝重的點點頭,“事實就是如此,我只能說媚女的那個鈴鐺不簡單,單單憑藉鈴聲就逼得血櫻涌出全力,現在鈴聲結合她的媚音能產生這種效果也不是不可能的。”

“雷雅,你應該知道這基因液的性質吧!當初剛研究成功時的不完善基因液在使用之後,人就會喪屍理智,雖然後來這個缺點消失了,但是我想應該是被隱藏了。對於媚女這種精神系異能者是有可能被激發出來的。”

“如果是以前的話,我敢肯定媚女不會這麼簡單就能影響道血櫻,但是現在看來這幾年她的實力大增啊!”


“爸,你的意思是說,現在的血櫻已經喪屍理智了。”雷雅擔心的問道。

“不,還沒有,但是應該是在硬撐吧!要不然那些血色花瓣也不會一直在徘徊,如果喪失理智的話,血櫻應該控制不了那些血色花瓣了,而且血櫻也會發狂。”

“哦。”

就在血櫻和媚女僵持住之時,雷風和蛇姬的大戰已經接近結束了。

“蛇姬,到此爲止了,雖然我佩服你的實力,但是機會已經給你了,是你自己不知道珍惜,怪不得我。”

“廢話少說,雷風,有本事你就來啊!不要在那裏大言不慚。”蛇姬吼道,同時張開血盆大口狠狠的咬向雷風。

在場外的人來看,雷風的確是大言不慚啊!因爲雷風根本就拿不了蛇姬怎麼樣,反而被蛇姬打得東躲西藏。

“好。”短短的一個字說明了雷風的決心,也說明了雷風有信心擊敗蛇姬。

躲開蛇姬的血盆大口,雷風一晃和蛇姬拉開距離。


然後雷風低喝道:“時間靜止疊加,空間束縛疊加。”

撲向雷風的蛇姬硬生生的被雷風固定在地上,如果是時間靜止或者是空間束縛的話,不一定能牽制的住她,但是現在是兩個齊出啊!

“蛇姬,結束吧!極限·空間之刃”同時,雷風的面前出現了一條巨大的裂縫,緩緩的向蛇姬劈去。看着如烏龜般慢慢移動的空間之刃,雷風滿是無奈,沒辦法,能量聚集的太強,太難控制了。

“不,我要掙開雷風的束縛,我要掙開。”隨着蛇姬的吶喊,蛇姬的身子慢慢的動了動。

“嗯,這是怎麼回事?爲什麼風哥看起來好像很吃力,不應該啊!還有就是極限·空間之刃的速度也不只這樣啊!”看着場上的雷風,雷雅皺了皺眉頭喃喃自語。

“雷風,你是殺不了我的。”隨着蛇姬的狂吼,緩慢前進的極限·空間之刃終於和蛇姬撞在了一起,但是可惜的是隨着蛇姬身子的移動,極限·空間之刃沒有劈在蛇姬的七寸之處。

“滋滋~~~”一瞬間火紅四射,雖然極限·空間之刃緩慢的切入了蛇姬的身體,但是誰都知道,雷風不可能殺得了蛇姬。

因爲隨着時間的推移,極限·空間之刃的能量在不斷的減少。

“哈哈哈,雷風你是殺不了我的,殺不了我的。呃,這是……怎麼……回事?”

在蛇姬大笑之時,誰都沒有想到,蛇姬整個身體突然在七寸之處斷爲兩截,導致了蛇姬死不瞑目。

“哈。”雷風吐了一口濁氣,同時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就在大家一頭霧水之時,雷雅忽然說道。 刷、刷、刷, 女主她有毒[快穿]

“蛇姬是被風哥的時間分割所滅,不,應該說是極限·時間分割,我見識過風哥使用過空間之刃和時間分割的極限版,當初風哥在開始探索這兩個招式的極限之時,他都是單個使用的,每一次風哥都控制的很好,而且速度也比現在的快得多。”

“現在蛇姬無緣無故的死亡,在結合風哥的吃力狀態,這隻能說風哥剛纔在使用極限·空間之刃的同時使用了極限·時間分割。”

驚雷雅這樣一說,衆人也明白了。


雷風使用時間靜止和空間束縛以及隨即而來的極限·空間之刃都是爲了迷惑和牽制住蛇姬,讓蛇姬認爲極限·空間之刃是雷風滅殺她的絕招。

但是極限·空間之刃起的作用恰恰是牽制了蛇姬的移動,爲極限·時間分割做了鋪墊。

好算計啊!

血櫻和媚女的戰場,勝負的天平也出現了。

“撲哧~~~”血櫻從一朵血色櫻花重化爲人類,一口逆血噴出。

“不錯、不錯,血櫻沒有想到你居然會用這種方法恢復理智,但是這樣的你,會是我的對手嗎?”

看着媚女衣服高高在上的樣子,再聯繫到自己的經歷和自己女兒的遭遇,血櫻的雙眼一瞬間通紅。

“我要你死~~~”嘶啞的聲音從血櫻口中傳出,所有人都大吃一驚,但是接下來的一幕更加讓人大驚失色。血櫻整個人居然化爲一道血光,無視媚女的鈴聲和媚音直襲媚女。

“嗯,看來你是真的不要命了,居然使用‘自燃’,好,竟然這樣,那麼我就成全你,讓你看看我們之間的差距。”媚女一聲嬌喝。

“奪~~~魂~~~”

一道肉眼可見的精神波動從奪魂鈴之中狂射而出,狠狠的和血光撞在一起。

“噗~~~”當精神波動衝進血光之時,血櫻的身影再次出現,鮮血灑空。

場外的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血櫻就算是燃燒了自己的生命力化爲能量也不是媚女的對手。但是很顯然的血櫻根本就沒有想過放棄,身上的血光再次濃厚起來。

但是一旁的媚女卻是有些戲虐的看着垂死掙扎的血櫻,那眼神就像貓戲老鼠一般。

“夠了,血櫻。難道你想你的女兒失去媽媽嗎?”突如其來的一聲暴和使得血光大盛的血櫻一頓。

“雖然我不知道你這些年經歷過什麼,但是我希望你對你的女兒負責,你不能死。如果信得過我,接下來你的仇恨我幫你報。”雷風的聲音在血櫻的腦海迴盪。

當初和雷風相遇的場景一幕幕的在腦海中慢慢回放,雖然不盡人意,但是卻是自己生活中最快樂的日子,特別是最後分離時刻雷風對自己的關心。

“小心。”雷風的一聲大喝,驚醒了走神的血櫻。

但是此時的媚女已經出現在血櫻的身旁了,閃,根本就躲不開。

“沒有想到你居然也會對一個男人動心啊!呵呵,真是可笑,死吧!奪魂。”媚女淡淡的說出這兩個字時,血櫻只覺得頭腦一震,然後整個人就渾渾噩噩的失去知覺,七孔流血,倒地不起。

“不~~~”雷風狂吼一聲,然後衝進了戰場。

此時勝負已分,所以血帝也沒有阻止雷風的進入。


“血櫻、血櫻,你醒醒、醒醒。”抱着血櫻的身軀,雷風不住的吶喊。

“風……風哥,不……不……介意……我這麼……叫吧!”看着臉色蒼白的血櫻,雷風不住的搖頭,此時的血櫻誰都看得出是迴光返照了。

“櫻兒,不要再說了,記住守住最後一口氣,我不會讓你死的,再說女兒需要你,答應我,堅持住。”雷風阻止了血櫻的話語,猛地抱起血櫻就往場外衝,同時一句話語在場上回蕩。

“媚女,宗師級中就你我最厲害,這次比賽就讓我們終結它吧!五個小時、給我五個小時的時間,我與你一決雌雄。”

“呵呵呵,雷風,我答應你,五個小時,我等得起,在這期間我這邊的人也不會找你那邊人的麻煩。”

“風哥,血櫻怎麼樣了?”看着雷風抱着血櫻出來,雷雅擔心的問道。

“雷雅,不要讓人接近我一米之內,無論是誰都不可以。”沒有回答雷雅的話,雷風將血櫻輕輕的放在地上,自己半蹲,一隻手搭在血櫻的身上。

“風哥,難道你是想用,不可以,風哥,你不能這麼做。”雷雅一陣驚慌,整個人直接衝了過去。

碰,但是如雷風所說的,一米之內根本就沒有人能接近,雷雅硬生生的被擋在了一米之外。

看着雷雅如此驚慌的神態,龍極也知道了事情的不對勁:“雅兒,怎麼了?”

“爸~~~”雷雅整個人撲在龍極的身上抽搐起來,過來一會才哽咽的說道:“風哥想要用救風兒的方法救血櫻。”

“什麼?”龍極嚇了一跳,這件事情他也聽雷雅說過,那可是一命換一命啊!

“嗯,不對。”忽然間龍極想通了關鍵所在,關心則亂啊!

“雅兒,放心吧!雷風不會有事的,我們就按照他說的,不要讓人打擾他。”看着滿臉不解的雷雅。

龍極笑道:“血櫻的情況和念風不一樣。當初的念風是死了,而現在的血櫻還有一口氣存在,然後就是當初的雷風實力纔是大師級,現在呢?實力比當初強了很多。而且最重要的是,你沒有聽到雷風說過的話嗎?五個小時之後要和媚女大戰。”

聽着龍極一點點的剖析,雷雅終於慢慢的放下心來,警惕的爲雷風守衛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