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鄒子川突然有一種吐鮮血的衝動。

「放開我!」榮夫人平淡如水,似乎她對鄒子川抓住她敏感的胸部毫不為意。

「呯!」

鄒子川赫然鬆手,榮夫人柔軟的身體重重的摔在地上,榮夫人咬著牙齒從鄒子川手中搶奪全息攝像儀,鄒子川遲疑了一下,還是鬆開了全息攝像儀。

看著榮夫人拖著虛弱的身體走到那隻斑斕殼蟲的屍體前仔細的拍照,鄒子川升起一股無力的感覺。


這是一個瘋狂的女人!

這個女人的瘋狂已經超越了小黑。

她根本不怕死亡,這讓鄒子川拿她沒有絲毫辦法,一個連死亡都不怕的人,還會怕什麼呢?

不怕死亡!

突然,鄒子川心中一動……

……

變黑的全息影像變得平穩,這一段全息影像,星際在線沒有進行任何剪輯。

「觀眾們好,這裡是星際在線特別關注節目,我是榮陸馨香,剛才出現了一點小小的意外,全息攝像儀出了一點點的故障,現在已經排除了……」

人們並沒有注意到榮夫人那虛弱的聲音,因為,他們都被全息影像吸引了,這個時候,鏡頭對準了那隻巨大的斑斕殼蟲,隨著鏡頭的移動,人們不禁背脊一陣發寒,這隻斑斕殼蟲那三角形的頭部居然整個都被切了下來,難怪那瘋狂沖級的身體猛然趴了下來。

慢慢的,在鏡頭下面,斑斕殼蟲的屍體越來越清楚了,可以清晰的看到因為劇烈撞擊而破裂的外骨骼。

而且,榮夫人還艱難的爬大了斑斕殼蟲的背部,人們從背部看到,斑斕殼蟲外骨骼上面有一道深達一米多深的槽,這正是那把黑色匕首不停劃過留下的傷痕,深槽已經深達斑斕殼蟲的身體內部,已經可以看到嫩紅的肌肉,如果在深入一點,那些花花綠綠的體液就會從這個部位飈射出來。


從這裡可以看出,之前的戰鬥是多麼的驚心動魄。


要想每一次都在斑斕殼蟲身體相同的部位挖掉一塊外骨骼,那絕對是一件非常艱苦的事情。

不懂格鬥的只是覺得不可思議。

而懂得格鬥的一些高手則是倒抽了一口冷氣,只有他們才知道在那種劇烈的戰鬥中如此精確的切割難度有多高,這無異於是在碰碰車上面繡花。

那個戴著面具男人的匕首就像外科醫生手中的手術刀,無比的精準緻密!

當榮夫人圍繞著斑斕殼蟲的屍體一圈回到那被切斷的頭部時候,榮夫人的身體猛然一震。

她看到了震撼人心的一幕,在斑斕殼蟲被切斷的頭部地面,有兩道深槽。

榮夫人關閉了全息攝像儀,看著坐在地上休息的鄒子川,可以明顯的看到,鄒子川那雙戰鞋已經磨穿了,露出了血淋淋的腳掌。

事情非常明顯,是鄒子川切下了斑斕殼蟲的頭後用身體頂住斑斕殼蟲那數十噸的慣性……

「謝謝!」

一震漫長的沉默后,榮夫人走到鄒子川面前微微欠身。

「不用!」

鄒子川艱難的站了起來,剛才的兇險沒有人知道,他用蠻力把斑斕殼蟲的腦袋用匕首全部切割開了,為了抵消斑斕殼蟲那巨大的慣性,他不得不用身體來阻擋,這讓他已經心力交瘁。

現在,最讓鄒子川難受的是被地面磨得皮開肉綻的腳掌,也幸好穿是皇浦家族提供的戰鞋,要不然,在那巨大的慣性下,哪怕是他把一雙腳給磨沒了也擋不住那力量。

「坐下!」

榮夫人拉住鄒子川身體,把鄒子川扶下,然後又把那聚能燈拿過來放到身邊。

然後,榮夫人開始解開那件迷彩服的扣子,一粒一粒的解掉,脫下迷彩服,在那迷彩服下面是一件奶白色的長袖內衣,雖然緊緊的包裹著那誘人的肉體,卻依然展現出那曲線玲瓏的身體。

不得不說,榮夫人有著所有女人應該有的優點,無絲毫瑕疵的皮膚,隆起的胸部恰到好處,增一分嫌多,減一分則少,這是一個讓男人神魂顛倒的迷人嬌軀……

「干什?我雖然救了你,也不用脫衣服來報答我!」鄒子川冷冷的看著榮夫人,重新戴上了那黑色的面具。

「你認為可能嗎?」榮夫人一臉平淡,不過,那本是蒼白的臉上還是露出了一絲紅暈。

鄒子川閉嘴沒有再說話,因為,他明白了榮夫人的一絲。

榮夫人從背包裡面拿出一個小醫療包,拿出剪刀,把那迷彩服剪成巴掌寬一條一條的,然後,拿出消毒水仔細的為鄒子川清理腳下的傷口,上了一些藥物之後用紗布包裹,然後,再用迷彩服在鄒子川的腳下一圈一圈的纏繞,非常的細心。

半個小時之後,這細緻的工作終於完成了,榮夫人也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她並不是護士,也不是醫生,這些包紮技巧還是讀大學的時候接受的野外生存訓練,欣慰的是,她並沒有忘記。

鄒子川勉力站了起來,感覺好多了。

「我們走吧。」榮夫人清理好包裹站了起來,朝來路走去。

「我想,你走錯了方向。」

「回去吧,你現在的狀況,需要醫生和設備治療,我只是簡單的包紮了一下,無法讓你康復。」榮夫人回頭淡淡道。

「既然來了,自然是要做點事情。」鄒子川沒有跟隨榮夫人的腳步,而是朝那標誌的方向走去。

「你確定?」榮夫人一愣,遲疑了一下問道。

鄒子川沒有回答,依然是一瘸一瘸的朝那黑暗的深處走去,看著那堅定的背影,榮夫人張了一下嘴,緊跟著朝鄒子川的背後而去,聚能燈在黑暗中慢慢的前進著。

很快,兩人就找到了進入地下樓層的消防通道,可惜的是,整個通道都被用磚石封鎖,而去,外面還有一層由手臂粗細金屬製作的柵門,而柵門已經焊死。

很明顯,這是倖存者門臨時構築的防線,躲避斑斕殼蟲的追殺。

「大家好,這裡是星際在線特別關注節目,我們現在終於找到了樓梯口,可惜,樓梯口已經被封死了,颶風冒險團的鄒團長正在尋找辦法,整個時候的鄒團長因為開始和斑斕殼蟲的戰鬥已經受傷了……」

「這是一個勇敢的男人,他的意志力就像鋼鐵一般,我相信,他能夠尋找到進入的辦法……」

在鏡頭下面,鄒子川正觀察著裡面的磚石結構,看著那磚石上白色的膠質,鄒子川頓時皺起了眉頭,顯然,那些倖存者找到了磚石卻又沒有找到建築材料,只好臨時用一種膠質來救急,不過,這隻膠質似乎比建築材料更堅固,鄒子川很了解這種膠質,在軍隊的時候,經常用這種膠質修補殘缺的機甲,可見這種膠質的凝固性有多高。

外面的金屬柵門鄒子川並不擔心,雖然柵門的合金有手臂粗,用黑色的匕首也能夠切斷,只是需要花費一點時間而已。

唯一的難題就是那堵牆壁,鄒子川不用測量也猜測得出,這堵牆壁肯定很厚,用黑色的匕首挖出一個洞來有點難度。

最讓鄒子川鬱悶的是,睚眥已經進入了次空間,而這裡的空間只有九米高,睚眥從次空間出來的時候是保持著一個站立的姿勢,也就是說,在這種環境之下根本不可能召喚出睚眥。

在不足的空間召喚出大於空間的物體,唯一的後果就是撞毀召喚物。

有時候,空間按鈕偵測到被召喚物使用空間不夠的情況下,空間按鈕裡面的光腦會自動忽略召喚數據……

……

PS:今天4章已經爆發,大家如果看得爽,請投幾張月票!(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咳咳,聽我號令!全部去左邊!」王毅面露喜色道。

瞬時間所有凌於空中的雷蜂,渾身突然猛地一顫,彷彿是聽懂了王毅的話一般,嘩嘩的扇動著翅膀全部向著左邊飛去。

王毅看到這一幕更是笑的合不攏嘴了,又大聲喝道「全部向這一顆大樹攻擊!」

這些凌於空中的雷蜂渾身再次一顫,發出嗡嗡的轟鳴之音,尾部更是爆發出了一道白光,緊接著便是雷絲涌動全身,齊齊的向著面前的一顆大樹激射而去,只見一道道細小的雷絲組成了一道白光巨雷,正勢不可擋的橫劈而去。

「轟」的一聲響起,這面前的參天大樹竟被截面劈斷,搖晃了一下便向著前方倒去。

王毅看到這一幕更是神情駭然了起來,他發現其實這些雷蜂並不是真正地聽他的話,而是被他煙霧所惑,在迷茫的坐著自己的指示,但是此刻也管不了這麼多了,王毅大手一揮,將這些雷蜂都全都收進了自己的儲物戒之中。

隨後便繼續向前方走去,這茫茫霧海忽遠忽近、若即若離,依然還是白茫茫的一片,無路可尋,此時的王毅已經是神情凝重到了極點,還依然憑著那一份堅毅之心繼續尋找出路。

時光如駿、白駒過隙,一晃便是兩天過去了,在這兩天之中,王毅可以說是無一刻不在奮力的尋找著出路,但還是依舊被困在其中,猶如掉進了萬丈深淵一般,不能自拔。

這時他又聽見了一陣微弱的呼救之聲,便立馬再次向著四周尋去,片刻之後,他看見一弟子身軀靠在樹旁,他滿臉的蒼白之色,其雙目更是黯淡無光,他衣衫盡破、血跡斑斑,依稀可見他那深可見骨的刀痕,還在流淌著殷紅的鮮血。

他已是奄奄一息、燈盡油枯了,但是他最嘴裡還依舊的呼喊著「救我、救我、我還不想死???」

王毅看見這弟子的手上已無儲物戒,頓時便就知道了他也是一個受害者,心中儘管同情、憐憫與他,但是就算自己是大羅神仙也無法救他了,他傷的太嚴重了。

王毅就一直盯著他看,彷彿看到了不久的自己一般,也忍不住的哀傷起來,頓時他猛地驚醒,搖了搖頭,重新整理了一邊自己的思緒,最後便是雙目森森,寒光乍起,只見右手錐形靈力再現,正步步的向著弟子走進。

王毅側身下蹲,神情冷漠的問道「痛苦嗎?」

那靠樹而坐的弟子聽到這話頓時渾身微微一顫,緩緩轉過頭來,直射著王毅,殘喘道「求求你救救我,我是氣牛宗的弟子,求求你???」

他眼中折射出的是一股求生的yuwang,王毅看的是一清二楚,但是王毅不為之所動,這時他雙目緊緊地閉上了,右手順勢突刺了過去,穿透了他那虛弱的身軀,頓時就激起了一腔熱血,更是染紅了王毅的衣衫。

「對不起,你傷得太重了,我能做的就是不讓你在苟延殘喘中痛苦死去,安息吧!」這是王毅第一次殺毫無恩怨之人,更是他第一次感到這時間的冷漠與無情,這以強者為尊也不無道理!

這見這弟子臨死前還對著王毅露出了一抹慘笑,雙眼之中還浮映著王毅那冷漠無比的臉龐,這時他才氣絕身亡!

王毅此時將他的雙眼合閉,更是嘆了一口不存在的氣,凝望著前方,此時他心中更是著急不已,這弟子的死將是所有被困在這裡的弟子的下場,而自己又怎能止步與此?

也許是心中的不甘,也許是禁不起等待死亡的來臨,此時的他已失去了冷靜,情緒變得暴躁不已,更是經受不住心中激流的涌動,只見他腳下生風,幻出殘影,化作了一道長虹,疾馳而去,更加瘋狂地尋找起出路來。


不僅如此,凡是他所過之地,那一顆顆的參天大樹皆是一一傾倒,那花草更是漫天橫飛,無一倖免。


???

「醒了醒了,師尊,大師兄,張師兄醒了!」一弟子大聲的呼喊道。

此刻那躺在床上的張強看見眼前熟悉的一切,心中更是鬆了一口氣,暗自慶幸了起來,此時他雙眼之中滿是恨意,對那徐成濃濃的恨意。

此時門外更是走進來了一堆人,四大長老以及其弟子都有,可以說這幻靈派最近因為這張強突然從天而降重重的摔在門外而轟動了起來,就連其宗主也是十分在意這件事。

「徒兒,是為師啊!你剛醒過來,想必腦中定是混亂不已,帶你歇息,安養數日之後,在將發生在你身上的事一一告訴為師可好?」其師尊鐵長老也是心疼不已,語氣和藹道。

這張強點了點頭,看見了那龜長老也在一旁,便立馬用雙手撐起了自己那虛弱不堪的身軀,對著那龜長老道「龜師叔,你徒兒王毅叫我轉告與你還有其師兄說他一切安好,定將全力以赴,叫你們不要擔心與他!」

此時那龜長老也是神情怔愣了一下,立馬走了上前,也是與其和藹道「我知道了,你快躺下休息吧!」

那另一旁的雀長老也惹不住開口問道「張強那我弟子徐成呢?」

此刻那張強則是冷哼了一聲,瞥了這雀長老一眼,轉看向於師尊道「師尊徒兒想一個人清靜片刻!」

其師尊頓時就看出了這其中的倪端,連忙點頭道「好,來所有人都隨我離去,讓我這徒兒安心靜養幾日!」

???

時間匆匆而過,一晃又是數天而過,此時的王毅正大口的喘著粗氣,神情更是透著憔悴與疲憊,他這數日都處在瘋狂之中,此刻的他也是一身的酸痛,到了自身的極點了。

這時他才再次的調整了自己的情緒,從儲物戒之中拿出了幾粒丹藥,放在嘴裡,依地而坐,閉目打坐了起來。

此時處於這自我之中的王毅又回想起了師尊的話。

「那迷霧森林是煉其心境,且極易容易迷失方向,一旦迷失方向那等待你的就是耗光體力而亡!所以你定不能被煙霧所惑亂其心志,若你眼睛找不到路,那就用心去找。」

「不能被這煙霧而所惑亂其心志,看來我犯下了一錯,眼睛找不到路,用心去找,用心去找???」這時的王毅處在了感悟之中。 「退後!」

猶豫了幾分鐘之後,鄒子川用匕首在牆壁上畫出一些圖案,又用石塊在地上計算著一些榮夫人看不懂的公式,確定了幾個位置,然後用匕首在那位置上挖了幾個小孔,從背包裡面拿出一些比指頭還小的物體插進那小孔之內,仔細安裝後起身。

「幹什麼?」

「爆破。」

「哦……」

這是最下策,鄒子川並不想爆破,因為,爆破產生巨大的震動很可能引來斑斕殼蟲,但是,現在沒有任何辦法,總不能真的靠匕首挖出一個洞來,如果光只是普通的牆壁也無所謂,但是,有了那種膠質后,想要挖開一個洞口,其工程無疑是非常浩大的。

鄒子川現在沒有太多的時間,他必須要儘快的把裡面的人救出來,然後出去趕到宇宙飛船的位置會合,現在蟲潮正在形成,斑斕殼蟲的數目肯定只會越來越多,宇宙飛船在遇到威脅后隨時會離開,只要宇宙飛船離開,哪怕是救出了倖存者,他們也將和宇宙飛船失去聯繫,而無法離開柯羅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