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應該不是。」老者搖了搖頭,沒有回答男子,自顧自的又道:「我想應該是個完整的衣服。」

說著直接撥開了眼前一片的泥土,只見一個完整的衣服出現在了地上。轉過頭,好奇的問道:「你們說一個完整的衣服怎麼會飄到這裡來?」

「這。。」後面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老者笑了笑,繼續說道:「我們繼續看。」

說著將整塊泥土全部掀開了,眾人齊齊的看了過來,驚喝道:「居然是人!?」


ps:二更送到,月末了,手中的花花都砸給我吧,謝謝大家的支持了!~ 老者也是一愣,他本以為是個骨架或者是什麼都沒有之類的。沒想到是一個屍體,可是被埋葬了這麼久屍體怎麼會沒有被腐爛?

眼裡泛著精光,摸著下巴說道:「你們說,這裡怎麼會有人,或者是說屍體。」

之前說話的男子走了上來,看著地上的『屍體』說道:「我想應該是被仇人追殺至此,然後被人殺掉了。」

「那怎麼會沒有腐爛?難不成是天洲的某個大能不成?」

「不會吧,天洲的人怎麼會跑到星極洲來?」

說到這裡兩人都沉默了,不知道該怎麼說好了。過了會兒,老者這才緩緩的說道:「先把他弄出來吧。」

「你們,把他弄出來。」轉過頭,男子吩咐著後面的人過來把『屍體』抬了出來。

老者又蹲下身子,仔細打量了起來。只見此人長得頗為的俊俏,看樣子差不多應該是個二十多歲的青年人。看了會兒,就用神識一探,發現其體內的經脈俱損,而且玄氣源已經裂掉了。

正準備收回神識的時候,突然發現他的骨齡不過十六歲,在感受了一下他之前的實力。猛然睜開了眼睛,吃驚的說道:「這小子十六歲的年齡居然又玄皇境中期的實力,他到底是誰啊?」

「什麼?玄皇境中期?不會吧,我活了四十多年才到了玄皇境中期,雖然說二十歲之前有提升到玄皇境中期的不過那也已經是十八歲了,再也沒有人創造過這個記錄了。」

「這還不完全,我看了看他是七歲開始修鍊的。也就是說九年他從一個沒有絲毫修為的人提升到了玄皇境中期!!」

這無疑就一顆重磅炸彈,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這究竟是什麼天資,居然如此的恐怖?九年的時間,也就是說這九年裡,從開始到現在總共提升了十一個小境界,五個大境界。這未免太變態了吧?

破藥罐子里的十八子早已經醒了過來,不過看到帝天這幅模樣他也無能為力了。不過現在被人發現了,十八子早就興奮不已了。

用神識開始刺激他的心臟,想用神識充當心臟的跳動,這樣這些人就會把帝天帶回去了。只要帶回去,他們肯定會想盡辦法救治的。

單單那個老者就是玄侯境中期的實力,男子也是玄侯境初期的手裡,身後這些人實力最低的都是玄皇境中期的境界。

嘆了口氣,老者惋惜的說道:「太可惜了,此子太過妖孽,天道殘忍,自然容不得這種人活在世上了。如果早一點被我們看到,將其培養成巔峰強者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啊,哎。。」再次看了看帝天一眼,又看向老者說道:「陽判官,我們現在就走吧。留在這裡也沒有多大的作用了。」

老者淡淡的點了點頭,正準備起身離去。身子一頓,連忙轉過頭,看了看地上的帝天。興奮的說道:「瑪德,這小子還沒死?」

「不會吧,這都沒死?陽判官,你是不是看錯了?」

「沒錯,肯定沒錯。老夫什麼時候看錯過,你自己看。」說著陽判官就指向了帝天。

聞言,男子朝著帝天看去了。只見其胸膛開始有節奏的起伏,又感受到了那微弱的呼吸聲。臉色一喜,「真的沒死,他怎麼還能活著?」

「還愣著幹什麼?我們手上的事情先放一放,把這小子帶回去再說。哈哈,我想那位看到了這小子肯定會高興的。」

「是!」

男子恭敬的拱了拱手,便讓手下把帝天抬了起來。

於是,一群人就朝著來的方向返回了。

見狀,十八子這才長長的呼了一口氣,要是那老者多快一秒的話,帝天就徹底沒有救了。這兩年的時間,十八子一直在用神識控制著帝天那微弱的生命力,如果時間再久點,就連著絲絲的生命力都會消散的。

五天的時間轉眼間流去了,一行人來到了一個空地的上方。老者手中的印決一打,只見空中一道連光閃過。

然後就像是一個東西緩緩的被掀開了一樣,光幕消散,映入眼帘的就是那血紅色的宮殿。外人看上去一定會嚇一跳的,不為別的,因為整個宮殿的牆體使用人血潑灑上去的,煞是恐怖。

這群人落在了地上,然後便朝著宮殿的裡面走了過去。

守衛看到是老者來了,就跪在了地上,恭敬的說道:「恭迎陽判官。」

老者淡淡的點了點頭,繼續朝著裡面走去。路上遇到的人紛紛跪地,喊著陽判官。老者自然是依次點頭回禮了。

沒多久,這群人就來到了一個房子比較大的外面。老者恭敬的站在那裡。

「嗯?陽判官,你不是出去辦事情了嗎?怎麼又回來了?難道是事情辦妥了?」

渾厚的聲音從裡面傳了出來,聽不出任何的語氣。

就這麼平平淡淡的一句話,就把老者嚇得臉色大變。連忙說道:「還請殿王恕罪,屬下是有原因的,情非得已啊。」

「哦?又找到什麼理由了?」

裡面的聲音再一次響了起來,聽不出是喜是悲。

老者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回到:「是這樣的。屬下在路上發現了一個,已經是半死了。」

「一個廢物你都帶回來,你當我這裡成了什麼?」裡面的人終於有了一絲憤怒之意。

老者連忙跪在地上,解釋道:「不是這樣的。如果真是廢人屬下就不會帶回來了。他修鍊的時候是七歲,現在不過是十六歲,就到了玄皇境中期的境界。。」

說道這裡,老者就探出了頭,等著裡面的人聲音。

「嘭!!」

厚重的大門直接打開了,看不到任何人影,男子手中的帝天就消失不見了。「砰!」大門再一次的關住了。

「你們退下吧,趕緊把手中的事情辦了,這人我自會處置。」


老者如蒙大赦,恭敬的說了一句,「是,屬下這就告退了。」說完就帶著那一批人直接離開了這個『鬼』地方。

ps:三更送到,月末了,我厚著臉皮求花花咯!~ 當陽判官帶著手下的人離開之後,房裡的男子這才睜開了眼睛,看著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帝天,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過了會兒,手指有節奏的敲打著桌子。

「殿王!!」

一男子無聲無息的單膝跪在地上,拱著手了起來。

被稱為殿王的男子停止了敲打聲,看著跪在的地上男子說道:「這人的來歷以及身份背景全部給我查出來,如果少了任何一條自行了斷吧。」

男子身子一抖,連忙說道:「是。屬下這就去辦。」說完男子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房間里。


這下殿王才站起了身子,走了下來。這一走一動似乎都帶動了天地之間的一種韻律給人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朝著地上的帝天看去,在感受了一下他的傷勢。不禁的搖了搖頭,「怎麼會傷成這個樣子。不過這天資本殿王可是看重了,待我查清你的身份之後再做定奪吧。」

一番自言自語之後,就重新回到了座位上,閉目修鍊去了。

一周的時間轉時間過去。這一天房子里就出現了一個男子,殿王自然隨著睜開了眼睛。

「殿王!屬下已經查清楚了。」男子堆在地上恭敬的說道。

「哦,說吧。」淡淡的回了一句。

「他有兩個名字一個是帝天,一個是立天。是從日晨洲過來的,是得到了天道神尊的傳承,然後就來到了星極洲。先是在墨城呆了一段時間,賣出了大小輪迴丹,大小還丹,還有破障丹。成為了煙雨樓有史以來第一位黑卡的持有者。」

「後來去了星極城就加入到了太初門裡,又一次趙安讓他們去刺殺玄王境的人。他們的實力低微,就去龍蟠森林裡歷練,他還認識蠻老、鷹老、龍老他們,似乎還跟龍族有所瓜葛。如果屬下猜的不錯的話他還有可能是龍族數萬年以來的龍主!」

「哦,對了。他還有一個勢力,名字是君天。是從煙雨樓里挖出來的人,現在這些人全部去了二三線的堡自行發展,現在的勢力加起來恐怕不弱於藍金堡以及翁堡了。直追第四宗劍宗門的實力。」

至此,男子將帝天所有的身份背景如數家珍的說了出來。如果帝天現在還醒著的話,不知道會不會震驚的再次暈過去,這要多麼恐怖的勢力才能找到這些鮮為人知的消息?

殿王眼中泛著精光,「沒想到這小子還是我們的恩人啊。」這一句說的男子有些不解了,看到男子的表情,又道:「還記得那一批丹藥造就出來的人嗎?」

男子一愣,想了一會兒,「殿王,你是說那丹藥么?難道是?。。。」說到這裡就看向了地上的帝天。

殿王淡淡的點了點頭。「沒錯,就是出自他手上的小輪迴丹。當時盡數被我們買下了,如果不是他,我們恐怕已經陷入萬劫不復之地了。」

「沒想到他還是煙雨樓的黑卡持有者,更認識那三個老東西,最讓我吃驚的他還是龍族的龍主。當然他自己的勢力也算是不錯,這一個個加起來要不要多久就要比我們的勢力還要龐大了。」

男子眼睛微微一眯,微微一笑,「殿王你太謙虛了,像我們天。。」

「放肆。我說出來的話什麼時候由你來否定了?這次看你任務還完成的不錯,饒你一條狗命。給我下去候著。」殿王一聲冷喝,直接打斷了男子的話。

男子臉色大變,匆忙的跪在地上。聽到後面的話,連忙回到:「是,屬下告退。」說完就連爬帶滾的離開了房間。

看到男子的身影消失不見,殿王這才收回了目光。臉色露出了絲絲笑意,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罷了,就當時本殿王欠你的了。」

說著就用玄氣將帝天從地上拖了起來,讓其懸浮在空中。身子平穩之後,殿王就開始運起了玄氣。手中的光芒不斷的閃爍著。手指在空中跳起了舞。

只一瞬間,光芒大盛,殿王直接將手中的玄氣拍在了帝天的身上。然後儲物戒一陣金光爆閃,拿出了玄氣瓶,自語道:「小子,這可是好東西啊。哈哈!」

爽朗的一笑,就打開了瓶蓋,將手中的丹藥幫帝天吞服了下去。旋即,手中的光芒再一次的凝聚了起來,拍在了帝天的胸膛,也就是玄氣源所在的方向。

做完之後,雙手一抓,胳膊一甩,帝天就轉了一百八十度,背部朝上。見狀,殿王雙手同時運起玄氣,一掌一掌的拍在帝天的身上。

原本沒有絲毫動靜的他,一道金光突然從身上山過程。接下來的事情,就連殿王都沒見過。

只見原本趴在空中帝天已經緩緩的坐了起來,周遭散發出淡淡的七彩光芒。

看到這一幕,殿王這才驚喝道:「七彩神龍芒!!」

不過沒有任何人回答他。周圍的玄氣開始了波動,進入帝天身體內的丹藥此時意境發揮出來了作用。

瘋狂的修補著帝天體內的玄氣,只為了讓他能夠重新修鍊。《帝經》從始至終都是十分的配合,沒有出現絲毫的意外。

體內殘碎的經脈就像是顆粒一樣緩緩的組合了了起來,這一次已經徹底的變成了七彩的光芒。之前給人的感覺就像是附在上面一樣,但是現在已經徹徹底底的變成了七彩的光芒。

殘破的玄氣源此時也發生了異變,之前在換血池裡吸收的龍血沒有被全被吸收而是被十八子藏了起來。到了現在,十八子自然知道該怎麼辦了,直接放出了龍血。、奔騰的龍血從帝天的肝臟內側涌了出來。原本沒有絲毫血液的帝天,現在被龍血的這一衝刷,停止不動的心臟已經有些微微的跳動。

玄氣源咋血液已經丹藥的滋潤下正在緩緩的修復,殘破的地方逐漸融合了起來。為了沒有別的意外,十八子暗暗給帝天服用了一顆赤血丹。

雙丹齊下,這效果是非常的顯著。

地上的殿王,看著空中的帝天,是越來越興奮了。

ps:四更完畢,你們手中的花花就別客氣了,砸給我吧!~ 「這小子,真是妖孽中的變態啊。這都能讓他活過來,我之前不過是抱著一絲的希望暫且一試的。看來天都不想讓這小子死掉啊。」殿王眼中冒著精光,頗為讚賞的誇了起來。

赤血丹進入到帝天的體內,就開始了剝落。之前殿王服下的丹藥此時已經快要揮發完畢了,而這時的赤血丹加入為這個工程帶來了源源不斷的財力以及物力。

十八子大笑一聲,用神識刺破了帝天體內的一個東西。

「啵~」

輕輕的一聲響,一個東西就被破開了。沒錯,那就是帝天父親封印他那變態的血脈。只不過十八子這微不足道的實力,只能破開螞蟻大的縫隙罷了。


棄婦也逍遙 。這變態的血脈帶著無上的威壓,繼續和龍血混合了起來,七彩的光芒包裹著兩者在一旁配合著兩種血脈。

龍血是獸界最為無上的血脈,帝天的血脈到底是什麼現在還不得而知,但是看起來能和龍血一爭高下甚至比龍血還要強悍,這兩種遇到一塊融合的話只可能會更加的變態。

似乎感受到了那一絲絲的威嚴,殿王的臉色一變。這種氣息雖然不讓自己討厭,但是總感覺有一種威脅的意思。再看了看帝天,像是下了一個決定,狠狠的點了點頭。

還在恢復中的帝天對這些事情是全然不知了。

。。。。。。。。。。

「一年了,又是一年。老大還有絲毫的消息。」

沒錯,就在帝天恢復傷勢的時候又是一年的時間過去了。(最近節奏有些快,大家還習慣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