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汝之見,當如何?」

「何不有官家將官等親往?」

「嗯,怕彼等怨恨呢!」

「大人,當此時也,玉家之大機緣,亦是玉家之大禍患也!事成則大老爺之爵位定能再上層樓,非但修為高漲,便是家族之地位亦會再上。若事敗則可能從此一蹶不振!如是關頭,何虞其他?大人,老大人正眼睜睜瞧視呢!」

「嗯,有理!傳我令,由諸將帶隊親臨巡查,不得有誤!」

「是!」

一時玉家上下怨言四起。(未完待續。。) 又百三十年,那雪發大漠邊緣之巡查不懈,蓋逃亡之仙復增九修,未能誅殺者尚有十三之數潛藏大漠。

這一年,那大漠中日甚一日之寒冷終是逼得遁逃之修無處可去,彼等先後闖關,數地修眾與之大戰。十三仙修亡。

逃亡之九仙修九族慘遭屠戮,連同先前遁逃者一十九人,合計二十八仙家族老幼連同自家終是盡數死絕也。

玉家大長老處,最後之合計正在進行。

「大長老,哦,不,大荒地仙官大人在上,小可特來報上最後合計之數。」

「嗯。」

那玉家大長老微微頷首。

「大漠中滯留仙修合計一萬八千五百七十六。擊殺一萬六千二百三十八仙修,遁逃二十八仙修,已然盡數誅殺。大漠中身亡者二千二百一十三人。另有一百零六仙修無可核對其生死。至此吾等能夠搜尋者已然盡數誅殺,人證物證俱在,可以上摺子繳令也。」

蘇仙子微微含笑道。

「嗯,再最後督查一遍,莫得有絲毫疏漏才是!」


「是!」

而其時,那史不足卻然正與玉家大掌柜玉嫣然在那荒城之凡俗酒家昏沉沉飲酒。


「嘿嘿嘿,大掌柜這般接納某家,不虞某家正是那該誅殺之人么?」

「我呸!汝一介小小仙卒兒,功不及一破,法不滿靈仙,有何疑惑處?只是此事吾擔當太過,好處需加倍!」

「嘿嘿嘿。大掌柜總是這般不吃虧!某家身具之七八都已然遭汝壓榨了去。不過,果如大掌柜之言,此事確呼重大,然某家亦是至多再讓出一株神葯,否則某家突破便無望矣!這般深入雪發大漠,九死一生之功夫算是白費了。」

「咯咯咯,不如汝來做吾面首,伺候的好,便賜汝仙丹靈藥,助汝成仙如何?」

「只怕某家那天遭大掌柜賣去都不知呢!」

「咯咯咯……汝倒好見識!」

而後不足悄悄退出。融入那萬千仙家凡俗中去了。

那玉嫣然站起複坐下。而後復站起最後長長嘆氣道:

「儘是貪婪惹的禍!然那等聖葯一株便可使吾一躍成就二破且三破有望也,何人可以抗得此等誘惑?唉!頭痛也!此時趕去擊殺,怕失手便一切玩完也!罷了!罷了!非是冤家,錯是冤家。恨是冤家!」

那玉嫣然仰頭一口飲干酒水。起身下樓而去。千里之外。不足冷然一笑,抬步隨了一眾行客遠去了。

火煉地。

一處緊緊靠了大荒地之一片大陸,亦是從屬仙荒大陸仙荒仙君管轄。與大荒地相類。地廣而人稀,城池甚為稀少。然畢竟其已然漸有人氣,那邊陲一座大城名火煉仙城者,亦是闊有近百萬里。一座天火仙山距此大城十萬里之遙,山上有火神煉器門,名在火煉仙城有聞。蓋其門派煉器之技藝絕倫,為火煉仙城至為有名,且其亦然仙城稅金最大者之門派也。

仙城之西區,乃是仙家集市之所在,一座六層陶土所造瓷樓散發出淡淡五彩毫光!此仙家靈光也,威能莫大!其樓旁側門,一條天舟靜靜兒安卧。數位仙修正一件件搬卸其上貨物,側旁一修手持賬本道:

「步師兄,此次仙器有九級一件,七八級各有三,五級往下一十六件,數額可對?」

「無錯。」

「尚有一座七級寶塔,三條天舟,一座芥子洞府,另有各等仙劍百把,可對?」

「嗯,無錯。」

「尚有……」

那掌柜般人物半句話忽然吞入口中,痴獃般盯視天舟中行出者,一介女修。

「啊!啊!啊!上……上仙駕臨小處,弟子等不知,有失遠迎,死罪死罪!」

那掌柜彎了腰便行了大禮。

「起來吧!」

那女修淡淡道。一眾十數仙修此時皆驚得呆了,所曆數百載,何處得見如此神仙般人物,只是痴獃呆靜立,直至其入得中堂半晌,方聞得幾聲嘆息乃罷。

「步師兄,怎得大仙師親臨此地?怎麼不早早暗示一二?」

「哪裡敢!其似乎有何物什需親來收購呢!」

那步師兄亦是悄然道。

「或者大仙師怕是有數百年未曾駕臨也!觀視其丰姿,似乎更勝往昔呢!」

「呵呵呵,某家卻是不知!」

「哦,呵呵呵,大仙師或許已然三破之境界也!」

「聞得山中師兄有言,道是已然越過也!不過門中老祖宗叮囑,不得隨意泄露呢!」

「啊!……」

那掌柜一驚,急急捂住了嘴巴,四顧,見無有何人注意,方悄悄放下了心。

待得一眾仙修卸了貨物,點視罷,上了賬本,那步師兄與同來兩修方隨了掌柜入了內院中。

中堂上那大仙師正與店中一女修品茶閑聊,見四修入來,便盯了那掌柜道:

「有些許仙材法料需要緊急購來,汝親自去一趟吧。」

「是!大仙師!」

那掌柜根本不敢瞧視,只是低了頭恭聲應答,雙手顫顫抖抖接過了一玉簡。而後彎腰低身,退出中堂。

「嗯,步足,汝且去火煉仙城之大斗場購幾張票,待閑暇時觀賞一番才好呢。」

「是!」

那步足躬身而退。

「姐姐神功大成,好教小妹羨煞!」

「咯咯咯……花妹妹亦是不錯,居然二破天仙境界也!想當年吾等入門無助,屢受欺凌,何曾想到今日之境界也?」

那大仙師亦是微微然一笑道。

「姐姐,那邊隨了送貨者,模樣不錯啊!咯咯咯……」

那女修打趣道。

「其修法陣上有不錯之見解,吾調了來,乃是欲解開此間那座七級浮屠呢!」

「七級浮屠?姐姐可是欲……」

「不錯!吾家修為已至止境,再不得上也!唯圖外物之機緣也!舊時尚有雪發大漠可以嘗試,現下連那處地兒亦是無修敢去。」

「雪發大漠之變已然過去四百餘年,然其仍為禁忌之地,天上大人物之一言,所引起之患實實令人可嘆也!」

「妹妹,此事不是吾等可以議論者,無事時倒可以玩個吧俊男為面首,何虞其他?」

「姐姐教訓的是!那步姓小子該便是姐姐之面首也!」

「咯咯咯……那廝榆木疙瘩,哪裡解得風情也!不過瞧得人老實,收了跑腿兒罷了。」

「姐姐居然收了靈仙跑腿兒,當真了得呢!」

二女嘻嘻呵呵閑聊不住,許是久未相見,話頭兒冗長,幾無斷絕處也。(未完待續。。)

ps:停電,章節發地遲了,往諸位書友諒解! 那步姓靈仙,行出此間,便往那大斗場去,一步一步,步履緩慢。其微微嘆息,憶起曾今為鬥士在大斗場中生死搏殺之往事,心下不由黯然。其修便是那史不足,自雪發大漠脫身以來,行入火煉地,拜入火神煉器門為客卿,終日負責往來仙城與山門之貨物轉送,爾來三百餘載矣。其時復往大斗場中去,心間一縷思緒飄遠,不由神色黯然。

「列位看官,今兒黃昏丹陽公子與石山有一場巔峰對決!雙方家族對賭,合計有百萬石頭之多也!票即售完,過後不補。」

不足觀視那大斗場外,賤修吆喝,一塊中品晶石一張近台斗票,一塊下品石頭一張大看台斗票。便行過去,買下五張近台斗票,而後退出遠去。

「咦,此修好生面善!何時見過一面才是。」

一門子般小修嘟喃道。

「嗯,確然如此,該是見過一面的。」

另一修,衣著華貴,應是仙長之類,其亦是皺了眉頭喃喃自語。然而其忽然便驚覺,赫然轉過頭道:


「如此說來汝亦是有熟悉之感覺?」

「是,老爺。」

「嗯,那便是在從前也,何時見過呢?」

「啊也,老爺,不過尋常一修,何哉如此般絞盡腦汁,妄耗心神!」

「嗯!呵呵呵,說的是!」

於是此主僕復悠然而去。

待得不足返回,那大仙師便行過來道:

「今兒個何人賭鬥?鬥士有名么?」

「回大仙師。今兒鬥士乃是丹陽公子與石山二人,據說其主家對賭之賭資高達百萬石頭呢!」

「嗯,該是去瞧一瞧得好。」

黃昏時分,掌柜復歸。其所購物什盡數購妥,便一筆筆分說與不足聽聞。自然有不盡實處,然不足哪裡會招惹門中外修呢?畢竟些許私事亦是常常會托福彼等呢!

不足回報了詳情,觀視其金仙打坐禪修,便悄悄兒退出來,尋了掌柜吃酒嘮嗑。

天盡黃昏時,不足引了大仙師與殿中坐陣女仙及掌柜等五修去了大斗場。近台雖不及貴閣。然目力瞧視無虞。更得了些許激越情緒。那座位自是大仙師居中,殿中留守女仙及其貼身女僕左右伺候,不足與那掌柜卻唯兩頭可以坐得。

天色漸漸昏暗,那大斗場居中一顆陣法之力凝成得晶瑩亮澤之法球煌煌然亮光如晝。十萬修凡圍攏。那大斗場果然不凡。

「咳咳咳。請教仙友。那位居中之女仙是何人耶?」

不足方自觀視那大斗場,忽然側旁一男修,低身問道。

「乃是……咦!汝何人?倒來詢問某家之大仙師。」

「呵呵呵。仙友誤會!晚生乃是觀視得此大仙長卓爾不窮之丰姿,心生暗慕也。」

其側旁一修聞言忽然轉過面來,定定兒瞧視不足道:

「仙友好生面善!吾二人可曾有幸得遇?」

不足聞言略略審視其修一眼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