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認為他們能夠淘汰掉我嗎?」

「怎麼不能?你現在只是靈體……咦?不對!你什麼時候竟然突破了?」齊冰月瞪大了眼睛,因為這個時候他發現陳威的境界已經達到了神威初境,並且這個境界可以說相當的穩定! 「我剛剛突破到神威境!」陳威向齊冰月說道。

「什麼?剛剛突破?為甚什麼我感覺到你體內的靈氣非常穩定,根本沒有剛剛突破的樣子。

「我現在是神威初境!」陳威向齊冰月說道。

「剛剛突破怎麼就能達到身為初境?」齊冰月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

「我昨天晚上吃了太多的好東西,體內的靈氣過於渾厚一些,所以也就一起煉化了。」陳威道。

但是齊冰月這個時候依然很震驚!

「僅僅一天時間,從突破到徹底穩定下來,八個時辰還沒有到啊!你的天賦到底多強!」齊冰月看向陳威的目光之中不由充滿了嫉妒。

「可能是武院的老師幫我了吧!你看,這是他們給我的固本培元丹!」陳威拿出了一個瓶子扔給了齊冰月。

「我去,整整一瓶十二枚!武院對你未免也太好了一些!」齊冰月不由更加的嫉妒。

「這個東西很珍貴?」陳威不由問道。

「能夠固本培元的東西,你說珍貴不珍貴?這可是地階下品的丹藥!」齊冰月認真的向陳威說道。

「聽起來真的是一個好東西啊!」陳威也不由感嘆道。


「好東西要分享!你我各一般,你看怎麼樣?我很大方吧!」陳威繼續向齊冰月說道。

齊冰月聽到了陳威的話后,卻是直接將那一瓶子丹藥扔了回來。

「這是武院給你的東西,我自然不會要,再說這個東西我已經吃的太多了,過了藥性,再吃對我沒有絲毫用處了!」齊冰月向陳威說道。

陳威聽到齊冰月的話后,不由咧了咧嘴,這固本培元丹可是地階下品的丹藥,竟然被你吃過了藥性,你是拿這個東西當糖豆來吃嗎?

不過陳威這也只能在自己的心中暗暗的吐槽一番罷了。

「這個東西你現在就服用了吧,這對你明天或許有一些幫助!」齊冰月向陳威說道。

「我怕過了時間!」陳威對丹藥的了解並不是太多,所以不敢貿然服用,他有些後悔沒有去問王兵這個東西應該怎麼吃,如果問的話,話嘮王兵老師一定會給所有東西都吐露出來的。

不過現在有齊冰月,卻也是一個樣子的。

「沒事!明天早晨我喊你就好,你今天晚上只需要將這些葯的藥力凝聚到自己的血液之中就好!」齊冰月向陳威說道。

「要全部吃掉?」

「那是自然?」

「一起吃?」

「你不怕死就一起吃,這個丹藥是要一粒一粒的去煉化的!」齊冰月向陳威說道。

「好的多謝,我這就去練丹藥!」陳威抹了抹自己的嘴,示意自己已經吃完了,隨後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之中開始修鍊。

而齊冰月看著陳威則是搖了搖頭,看著桌子上的飯菜開始奮鬥了起來。

他不得不成為,小雪做的飯菜真的很好吃,她已經喜歡上小雪製作的飯菜,所以幾乎每天都會到陳威這裡來吃,而小雪自然也不會反對,便留著齊冰月在這裡吃,畢竟在他們的眼中,齊冰月很有可能陳威他們未來的女主人。

而這段日子,許若則是主要在修鍊,事實上陳威也不需要許若做一些什麼,這也就讓許若有機會去修鍊。

陳威不會管太多的事情,這些天忙的都是學校之中的事情,所以陳威也就不知道自己的院子之中有什麼事情,事實上這裡只有兩個人,根本不會發生什麼事情,並且另外一院還有這齊冰月的護衛,這可以對許若和小雪照顧一下。

不去想那麼多,陳威已經服下了固本培元丹,他清晰的感覺到有一股熱流從自己的喉嚨流入到自己的胃部之中,而後被胃部消化掉,開始流入到自己的血液之中,而後流向了四肢百脈。

陳威感覺到自己的身軀已經完全被這種暖流聞言了,他不由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之中排出了一股股廢氣,這是身體經過洗滌后的樣子。

大約小半個時辰,陳威就煉化了一枚固本培元丹,他不由感覺到這個東西真的是好東西,自己的五感變得更加的敏銳了,靈氣也變得更加的渾厚,境界上也有了一點點的增長。

「好東西!真的是好東西,就連我的身體強度也發生了變化!」陳威不由感嘆道。

隨後開始煉化第二枚固本培元丹!

有了煉化上一枚的經驗,陳威這一次的煉化變得更加迅速,而到了第二天清晨的時候,陳威已經完全煉化了十二枚固本培元丹。

當然這裡指的是將藥力完全吸入到自己的身體之中,這沒有完全的結合到一起,而是衣服在血液肌肉之中,想要調用的話還需要丹田進行轉化才可以,不過即便這個樣子,陳威也很滿足了。

不過如今陳威的身上有了很多的污垢,陳威不由走到了浴桶那裡,利用自己的靈氣直接將這裡的水變得溫熱,而後直接舒服的躺到了浴桶之中。

這束縛的陳威想要呻吟一聲,特別是感覺到體內流淌的大量的靈氣,陳威就是感覺到一陣舒坦。

很快陳威就清理感覺身上的那一層污垢,而後走到了煙台之上。

太陽還沒有升起,大禮地上不由有這一絲寒冷的感覺。

不過陳威卻穿的很薄,這寒冷根本無法入侵他的身軀。

如今陳威的身體已經十分強大了,天魔第一變的身軀,陳偉已經快要達到圓滿了。

只要再近一步,陳威的天魔練體便能夠進入到第二變!那個程度后,陳威的實力也會跟著大幅度的增強。

陳威不由感覺到很高興,同時這個時候齊冰月也走了出來,兩人一起簡單的晨練了之後,便向文院與武院之中急速的趕了過去。

今天是試煉的日子,對於整個封神學院來說,都是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

很快陳威就達到了學校之中,這個時候再次見到那個老大爺。

「小夥子很準時嘛!昨天也是這個時候到達的這裡,今天也同樣如此。

陳威看著康大爺,不由靠了過去,畢竟如今距離上課還有一段時間。

「大爺的記憶力還真的是很不錯!」陳威隨意的向康大爺閑聊道。 陳威與康大爺隨意的聊著,反正距離匯聚還有上一段時間,陳威並不需要著急。

如今現在已經日出,很快太陽就完全浮現到了地平面之上。

「這已經快要匯聚了,你快點過去吧!如果晚了那個小唐棠恐怕又要找你的麻煩了!」康大爺看著陳威說道。

「那我就不打擾大爺了,我得先過去了!」陳威告退,他的速度並不快,但是行走之中蘊含著一種特殊的節奏,陳威這個時候依舊在修鍊。

修鍊,已經成為了陳威的生命,陳威無時無刻不再修鍊,包括走路也是在修鍊。

很少有人向他這個樣子如此的勤奮,不過陳威卻覺得這沒有什麼。

康大爺看著陳威離去的身影,不由滿意的點了點頭,而後微笑著躺在了自己的藤椅之上,眯起了眼睛。

陳威很快就來到了教室之中,如今這裡面已經來了許多人,今天是試煉的日子,無論對於那一院來說都是十分的重要。

陳威來到了自己的位置之上坐了下來,白刑坐在蒲團之上打坐,而那個憨厚少年孫武則是湊到了陳威的身邊。

「陳威老大!你現在進入到神威境了吧!現在有境界波動,能夠去參加試煉嗎?」孫武想陳威問道。

「沒有問題!」陳威向孫武說道。

「當然不會有任何問題!」陳威向孫武說道。

「好吧!我信你了,我本來想讓你和白刑說說的,他在裡面應該很強大!」孫武向陳威說道。

「你想讓他幫你?」陳威不由向孫武說道。

「的確這個樣子啊!你知道,武院中的人就是人人喊打的老鼠,你強大的時候沒有人敢說什麼,當你弱下了之後所有人都排擠你們!」孫武說道這裡,更是無奈。

陳威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要知道王兵老師可是給這一切都向陳威給說了,陳威又怎麼能夠不明白這一點。

這兩天下來,陳威也感覺到這武院新生班級之中的學生都很不錯,如果自己能夠幫助的話……

「如果我能幫到你們的話,一定會幫你們!」陳威向孫武說道。

「謝謝!」孫武鄭重的向陳威感謝,不過他依舊不認為陳威能夠幫上自己什麼,雖然陳威現在是神威境的強者,但是整個封神學院中一屆的學生至少有五百多人都是神威境的強者,神威境實在是太多了,也並不代表他們能夠在裡面生活下去。

如果在文院之中的話或許還好說,但是武院的話,神威境根本不夠看,除非能夠達到煉魂境,但是每一年的新生之中,幾乎沒有達到煉魂境的存在,當真沒有那種妖孽級別的存在。

不過這封神學院之中依舊擁有半步煉魂境的存在,這種人的實力自然是極其的強大,想要在哪裡生存下去自然極其的容易。

隨後,陳威與王兵又閑聊了許多,王兵害怕陳威不懂規則,所以再次給陳威說了一遍,不過王兵還沒有說完,唐棠老師便直接走到了教室之中。

唐棠老師今天穿的很正式,直接走到了講台上,看著下方的學生!

「大家靜一靜,一會兒大家就要去廣場集合了,這一屆的試煉就要召開了,不過在這裡我要給大家的玉牌發下去,每個人拿一個,這個玉牌也是試煉場地的門票,如果玉牌丟失,則會直接被傳送出試煉場地。」唐棠老師說道這裡的時候,直接拿出了一枚玉牌,而後給每一個人分發了下去。

「我希望大家能夠堅持下去,就算堅持不下去,大家也要拖下去,在裡面的時間呆的越長,那麼分數也就越高,我想我們武院的人不能陳威末尾,那樣就真的沒有我武院的面子了!」唐棠老師說道這裡,目光在此嚴厲了起來。

不過這個時候的目光,卻是正好看著陳威。

陳威有些小鬱悶,為什麼說這句話的時候針對我?難道你真的認為我在裡面生存不下去?我在天地橋中都生活下來了,更別說那個地方了!對自己來說那簡直就是小意思。

想到這裡,陳威也不由揚起了自己的頭顱,他要告訴唐棠老師,這對自己,沒有絲毫問題。

唐棠老師看著陳威的反應后,卻是露出了一絲笑容,隨後陳威的耳朵邊上便聽到了聲音。

聚音成線!唐棠老師再次施展了聚音成線的手段,並且是在課堂上出現的。


「如果你被淘汰出來的話,回來就等著被我罰吧!」唐棠老師說道這裡,嘴角不由流出了一絲笑容。

當然在武院之中,直接被淘汰出來的學生,都要受到處罰,讓他們長一長記性,如果沒有了處罰,當然這個處罰的輕與重是完全由自己老師說的算的。

不過陳威不知道自己如果被淘汰的話,這個瘋婆娘會對自己做出什麼。

陳威想不到,或許是因為那畫面太美,總之自己恐怕會很慘吧。

不過陳威也不怕什麼,慘就慘,陳威需要的便是挑戰,沒有挑戰,沒有激情的人生是毫無意義的,曾經陳威能夠在劍尖之上跳舞,如今又如何不能。

陳威相信自己完全有能力在裡面生存下去,所以也就乾脆不用理唐棠老師。

陳威的意思很明顯。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唐棠老師看到陳威這個樣子后,卻是不由有那麼一絲生氣,不過隨後似乎想到了什麼,又露出了一絲笑容。


不過她的笑容有一些邪惡。

「好了!大家在這裡準備一下吧,相比昨天都已經帶好了東西,如今我們就出發去廣場!」唐棠老師走下了講台,來到了外面。

「列隊!」唐棠老師喊了一聲,三十二位同學直接列在了一起。

「向廣場前進!「唐棠老師再次喝了一聲,三十位同學便整齊劃一的向廣場慢跑而去。s這是他們昨天的訓練,要的就是一場氣勢。

只不過陳威不知道這件事情,先前還有一絲難受,不過很快陳威就適應了下來,他的適應能力,一向都是非常強的!

武院一行三十三人,繼續的向廣場前進,這一次在廣場上停留的位置依舊是中部,這一行人便在中部停了下來! 武院的位置在陳威來到第一天的時候就是一樣的,或許因為武院曾經的輝煌,給了他們最中間最靠前的位置,這個位置可以更好的看清前面高台上面的人。

而後邊是左側的文院,文院的學生很多,佔據了一半的廣場,而後就是挨著武院的煉丹院、煉器院以及陣法院。

當然,商院的學生不用參加這種東西,因為商院的學生大部分都是不同人,他們有這自己獨特的試煉,而剩下的這武院都是要修行的。

無論是煉丹院還是煉器院亦或者陣法院,這幾院的人都需要擁有強大的實力,只有擁有了更加強大的實力,才能夠獲得更加強大的力量。

而這一次,也是封神學院的這一屆的學生們第一次對抗,到底誰是魚誰是龍會在最終揭曉,這一場比拼可以說至關重要的,崔院判以及一些學院的高層自然也坐在這裡,看著下面的學生。

唐院判自然也坐在這裡,只不過他一直低著頭沉默不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