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

小丫頭咬著手指,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放心吧,來年chūn天它們又會出現的。」

「就是呢!」

聽我這麼說,音無千葉的心情又變得開朗起來了。

不經意間,蝴蝶飛進叢林之中,再也看不見了。

湍急的小溪沖刷著石壁從山腰間流下來,兩岸地形起伏不平,長滿了灌木叢,所以十分的難走。

追了那麼久,我們現在連那幾個傢伙的聲音都聽不到了。

「喂,東方,不如我們從天空中追她們吧?」

走的話實在太慢,魔理沙已經忍受不下去了。

「不用了。」

我搖搖頭,離巢的小鳥,就讓她們盡情的飛一次吧!

「為什麼?難道你不擔心她們會出事嗎?」

「放心,有中國跟著,不會有事的。」

「正是有她跟著我才擔心呢!就她那個樣子,到底能不能保護得了其他人都不敢肯定。」

魔理沙不屑的撇了撇嘴,以紅美玲的實力,要是遇到一些比較厲害的對手,恐怕那幾個傢伙就有麻煩了。

「不會有事的啦!」

對於魔理沙的擔憂,我只是不以為然的搖了搖頭。紅美玲屬於那種危險爆髮型的個體,只有遇到極大的危機,尤其是生命垂危的時候,她才有可能將真正的實力發揮出來。只是就她那粗的跟水管似的神經,就算遇到了危險,恐怕都察覺不到吧?再加上她那種頭插著幾把匕首都可以到處跑的不死身,能夠有機會爆發才怪呢!

所以魔理沙的話,也算不上是完全說錯了。

「真是的,明明都是些粘著你的傢伙,為什麼擔心的反而是我啊?」

「我不是叫你不用擔心的嗎?是你自己想那麼多。」

「可惡。」

看到我滿不在乎的樣子,魔理沙更覺得鬱悶了。

「等……等一下,不要走那麼快好不好?我快跟不上了。」

身後傳來了帕秋莉的呼喊聲,我們回頭看去,這才發現不知不覺的竟然和她拉開一段距離了。看她搖搖晃晃的,好像隨時會倒下一樣。

魔理沙看到這樣,趕緊跑回去扶住了她。

「你還好吧?帕秋莉。」

「怎……怎麼可能會好得了呢?」

帕秋莉氣喘吁吁的,身體也不覺彎了下來。

「誰讓你不聽我的話,剛才如果回去了就不用受這種罪啦!」

「那你之前叫我來又是為了什麼啊?而且,你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你是我什麼人啊?」

帕秋莉猛然抬起頭來,神sè懊惱的瞪著她問。

「啊,是我不對,都是我的錯,行了吧?」

「哼,沒有一點誠意。」

儘管魔理沙已經道歉了,然而帕秋莉還是覺得難以消氣。

「喂,你們還在那裡幹什麼?東方他都已經走遠了。」

愛麗絲忽然大聲的朝她們兩個喊道。

「什麼?那個傢伙,怎麼每次都這樣,不說一聲就走人,都不懂得等我們一會兒的。」

魔理沙頓時著急了,她扶緊帕秋莉,大踏步朝著愛麗絲走去。

「放開我,我自己會走啦!。」

「行了,這樣子比較快。」

「哼!」

見對方沒有聽話的放開了自己,帕秋莉忍不住鼓起了雙腮來。

不過也沒再提要自己走了。

沿著溪邊走,無意中竟然離它越來越遠了,等我們回過神來時,都已經走在了一條古道之上了。

幽深的古道兩邊長滿了高大的樹木,一直延伸而去,也不知道到底是通向哪裡的。地面上鋪著石板,但是已經破碎不堪了,上面覆蓋了一層紅sè的落葉。

路旁邊還立著一個地藏石像,幻想鄉很多這種東西呢!沒想到連這裡都有。

周圍靜悄悄的,零星幾聲寒蟬的鳴叫傳來,卻讓人更添寂寥的感覺。

「哥哥,人家的腳好累,已經走不動了。」

音無千葉抱住我的手,小臉也塌了下來。

「是,是啊,東方,休息一會兒吧。」

魔理沙也喘著粗氣道,山路實在太難走了,就算是她,在扶著帕秋莉的情況下,也都覺得十分吃不消。

「停一下吧,不然帕秋莉要撐不住啦!。」

愛麗絲也開口了,雖然有她和魔理沙扛著,但是堅持到了這裡,也已經是帕秋莉的極限了。

「好吧,我們就在這裡歇一會。」

我把手指含在嘴裡,長長的打了個響亮的唿哨。

哨聲傳出老遠,寥落的蟬鳴聲猝然停止了。

絕色寵妃︰傻子王爺你站住 你這是做什麼?」

見我突然就吹起了唿哨,魔理沙覺得奇怪了。

「沒什麼,只是測試一下這裡的迴音效果。」

「哦,是嗎?」

魔理沙雖然還是疑惑,不過卻沒有再問下去了。她往周圍掃了一眼,卻發現這裡都沒有一處可以坐的地方。


難道要把帕秋莉放在地上嗎?

她頓時有些猶豫了。

「來這裡吧!」

我從袖子里拉出了一樣長長的物體出來,在地上鋪開了,原來是一張白sè的毛毯。

「這,好嗎?弄髒了怎麼辦?」

「不怕,讓你去洗一下就行了。」

我拉著音無千葉,在毛毯上坐了下來。

「誒,為什麼是我啊?」

魔理沙感到不滿了,質問道。

「難道你打算讓我這個無償提供毛毯給你們坐的好心人來做這種事情嗎?」

我仰起頭,有些詫異的望著她。

「這……」

魔理沙頓時滿頭的黑線,混蛋,竟然拿出了這種理由來,實在太可惡了。

「算了,我做就我做。」

最後,她還是垂頭喪氣的答應了下來。

哼,大不了,等下回去的時候把毛毯扔進風神之湖裡面泡幾分鐘,再晾乾不就可以了。

「好了,你們不是累了嗎?怎麼還不快點坐下來?」

「哦。」

魔理沙和愛麗絲趕忙將帕秋莉小心放了下來,兩人也都在她的兩邊坐下了。

「先喝口茶吧。」

毛毯中間突然出現了一個小小的茶壺跟幾個茶杯,我把杯子都斟滿了,杯中的茶水都還在冒著熱氣。


一看到茶水,帕秋莉雙眼一亮,猛撲過來拿起一杯就灌進了口裡。

「咳咳咳。」

喝得太急,她不小心被嗆到了。

「慢點慢點。」

魔理沙輕輕的拍打著她的背部,替她舒緩一下。

「咳咳,總算活過來了。」


帕秋莉拍了幾下胸口,長舒了一口氣。

「以後還是不要逞能了,跟著你們做這種事情的我真的太愚蠢了。」

「我怎麼覺得你是在說我們這麼做很愚蠢啊?」

魔理沙頓時鬱悶了。

帕秋莉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而是自顧自的重新去倒了一杯茶。

「哥哥,人家肚子餓了。」

音無千葉拉了拉我的衣袖,說道。

「啊,差點忘了。」

聽到她的話,魔理沙忽然想到了什麼,她摘下自己的帽子,**晃了幾下,從裡面掉了一堆的東西出來。

「這個,能吃么?」

愛麗絲拿起一包小餅乾,疑惑地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