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好,舒坦,看來今天又有所進步。」

將整門功法運轉二周天之後,馮河猛力的對著旁邊的岩石一點,看似無意的一指,卻是發出一道黑色的光芒。

光芒轟擊到岩石之上,頓時,那岩石便四分五裂,裂成千八百塊。

「看來這噬血族的功法果然是了不得啊。」

馮河已是知曉這門功法的先前修鍊者血塵就是那噬血族之人。

而對於北域的噬血族他還是知曉一些的。

要知道在人祖之前,這噬血族原本就是黑色的麒麟,也就是獸族,只不過,後來被人祖點化,服食形化丹才得以變成幻人形。

隨手將那名粉色衣衫女子的屍首被扔到一邊,馮河立起身來,踱步向那些被鸞峰打碎的石筍柱面前行去。

時間已是一年之久。

看著那些散亂破損的石筍柱,馮河的氣就不打一處來。


要知道不要是鸞峰打碎了那些石筍柱,說不定現下的這馮河的實力還會提升數倍。

想到鸞峰,馮河的恨意不綿不止,咬牙切齒。

雖然將鸞峰打入崖下,但是,馮河心裏面的那股惡氣卻是從未消減。

「小子,要是你肯將那法器交予我,不出十年的時間,我就會讓南域的人族都知道我馮河的存在。

到時候,什麼紫坦宗、什麼水龍谷,還有那人族的皇室歐陽家族都不過是我腳下的塵埃瓦礫。」

不過,這種想法馮河也只是想想罷了,他也只能是望著血塵所留下來的那些已經不完全的功法而望洋興嘆了。

說來馮河已經在這個赤火峰之巔一年之久,本身的之力也是有了質的飛躍,不但突破了大龍師的境界,更是隱約有了邁進龍皇境界的契機。

「看來,在吸收幾名女子的陰氣,陰陽調和一下,就能夠突破到那龍皇的境界了……咂咂……」

馮河臉露喜色,原本就狹小的眼睛,因為冷笑的緣故而變得更加的小。

感受著手中龍氣的運轉,馮河心中的傲氣也是應運而出。

但是,隨即消失,盤腿坐在那些乾枯的女屍的旁邊,進行著調和、修鍊。

……

「砰砰砰。」

一個箭步前沖,鸞峰的身體向前竄出好遠的距離,直抵星辰束的身邊,手掌向其肩膀探去。

手掌成爪狀,略顯白皙的手指此時所具備的抓力可謂是非常之大。

但是,面對著鸞峰的襲擊星辰束卻是從容不迫,肩膀一抖,身體向旁邊輕移而去,很是輕易地躲開了鸞峰的手掌。

但是,鸞峰也不懈怠,一擊不成,隨即,腳步變幻,再度向星辰束抓去,這一抓原本用的是右手,但是,探出的時候卻是左手先至。

爪子猛然變掌。

「燃火掌。」

鸞峰輕喝了一聲。

那原本白皙的左手已經向星辰束拍去,上面所凝聚的火屬性也開始快速的在整個手臂上蔓延。

星辰束倒是沒有想到,鸞峰能夠將「裂石爪」和「燃火掌」一起使用,這倒是超出了他的意料。

但是,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即便是你擁有無與倫比的實力,那也還是要屈居人下的。

星辰束向後撤去三步,身形飄若浮雲一般,直接就拉開了與鸞峰之間的距離。

等到鸞峰在攻擊時,星辰束早已經做出了應對的準備。

「煙籠迷塵」

「封」

星辰束沉聲喝道。

其間,星辰束雙掌推出,身上的骨骼咯咯作響。


一團團白色的煙塵從他的手掌之中噴射而出,將鸞峰衝擊過來的身形圍攏其間。

鸞峰眼看星辰束使用了「煙籠迷塵」這門功法,但是,向前衝去身形卻是極快,已是很難再控制了。

原本鸞峰想通過,不斷地進攻使星辰束減少功法上的使用,但卻是沒有想到星辰束面對自己之時,竟然從容不迫地就破掉了自己所使用的兩套功法。

要知道這可是他窮盡一年之久才學會的三套中級功法中的兩套。

籠罩在煙塵之中的鸞峰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在裡面橫衝直撞,已經亂了陣腳。沒過多時。就已經氣喘吁吁的不成樣子。

「老師,我認輸,你可不可教我這個『煙籠迷塵』啊,我可是已經想學它很久了。要知道我們比試也不下百十次之多,但是,很多時候,我都是敗在這煙籠迷塵之下的。

我覺得這不公平啊,要是我也學會了,它對我也就沒有用處了。」

鸞峰癱坐在地上,氣喘吁吁,滿是期待地看著眼前的白衫男子。那正是他的師傅,星雲族年輕一輩的高手,星辰束。

「哈哈,今天,你做的已經很不錯了。至於這煙籠迷塵,我自然會傳授於你。

但是,你也要記住功法這東西在於精,不在於多。

要知道即便是你修行了上百門的功法,而沒有一門精通自如,在面對敵人之時,你也還是很難地域得過的,儘管有了變換繁多的功法作為倚仗,也還是很難擊敗敵人。

說不定,連敵人的一擊都很難抵禦。」星辰束言傳身教地說道。

這是每次和鸞峰較量后,星辰束必須要做的事情。

因為無論是功法,還是法器,都是需要在實戰當中才能夠施展其真正的妙用,不經實戰,終究還是欠缺點什麼。

「是,師傅。」鸞峰傻笑著答應了一下,道,「那師傅,我們吃飯吧!」

要說吃飯,在這星辰束所開闢的空間之中能吃的還真是不少,就是山珍野禽,魚蝦螃蟹都是應有盡有。


看到星辰束點頭,鸞峰就頭也不回地沖了出去。

星辰束已是死去之人,自然是不用吃東西了。

但是,鸞峰這個大活人可就必須得吃東西了,況且正是長身體的時候,每日也都不下四餐,甚至有的時候要吃五餐。

「好香啊。」


鸞峰此刻圍坐在一個鐵鍋旁邊,鍋裡面是滾燙的白水以及鮮魚,還有一些作為調味品的植物的葉子。

這些都是小小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找到的。

每次鸞峰吃過都回味無窮。

此時的小小頭上戴著一柄荷葉,荷葉上面沾著水滴,揮舞著手臂示意鸞峰耐心等待。

現在的小小經過這一年多的時間也是變得強壯非常,個子上面足足拔高了幾個之多,也是能趕上大半個鸞峰了。實力上更是達到魔獸二級的地步和現下的鸞峰倒是不相上下。

沒過一會兒的功夫,鮮美的魚湯的香氣就已是撲鼻而至,不斷地勾引著鸞峰的饞蟲了。

但是,此刻的鸞峰也只能是拿著木勺眼睜睜看著,因為小小還沒有嘗試那湯的味道。

你沒有聽錯,就是小小還沒嘗試那湯的味道。

說到這裡就要解釋一下了,不是鸞峰自己不想嘗,而是這魚湯還有這一年多的食物都是小小準備的,所以說,小小掌握著更多燉煮食物的方法都是鸞峰所不知道的。

而食物到底能不能吃,還有就是味道如何?這些都是由小小來掌握的。

現今的小小在鸞峰的心中儼然已是成為了一名貨真價實的頂級大廚。

只見非常搞怪的一幕出現了。

很通人性的小小爪子抓住木勺在鐵鍋之中舀上來一小勺的魚湯,用舌頭舔了舔,之後,臉上露出陶醉的神色。

而鸞峰傻眉楞眼地看著小小,不斷地吞著口水,直到小小點了點頭,鸞峰才快馬加鞭地抄起木勺,大快朵頤起來,大有風捲殘雲之勢。

【第一卷「情義當先」結束,馬上開始,第二卷「孤寂之人」。請大家支持作者,支持正版,17k悅享品質之美,締造生活之趣!!!】 「咕嚕咕嚕」

等鐵鍋裡面的魚湯變涼之後,鸞峰也是毫不客氣地用湯勺開始喝了起來。

「咂咂,真是不錯啊。這魚湯真是美味啊,我在地球上都沒有喝過這麼香美的魚湯,還有那黃色的葉子還真的不一般啊,真是尚好的調味品。

等離開這裡后,說什麼,小小你也要多摘上一點,到時候,我們吃飯的問題就可以解決了。」

鸞峰躺在一處溪邊的草地上,其腦袋枕於臂下,望著天上的那些飄忽不定的白色雲朵。

而小小則是蹲在一邊,一臉鄙夷地看著鸞峰。它自然是聽懂了鸞峰的意思,但是,它可不想每天都給鸞峰這個貪吃鬼煮飯。

沒有聽到小小的回答,鸞峰則是側目看著它,一臉威脅地道,「小小,你要是不煮飯,我就把你扔到那地靈鳥的洞穴裡面去,到時候,讓其啄食你的小屁屁。哈哈……想想都很爽……嘿嘿」

想到這裡,鸞峰不由的發出陣陣的喋笑,一副不服,我就找人蹂躪你的模樣。

小小倒是信以為真了,慌亂地躲到一邊,目光不悅地看著不遠處的鸞峰,眼睛左右閃躲,生怕真的被扔到那地靈鳥的巢穴裡面。

說來小小還真的是蠻有意思的。

剛來這處單獨存在的空間,小小初次遇到那地靈鳥之時,它倒是還不怕,還上前去扯那地靈鳥粗壯的後腿。

但是,誰承想,它的這番舉動卻是激怒了數十隻體型碩大的地靈鳥。

那些禿脖子的地靈鳥哪肯放過於它。

前追后堵地就將小小圍攏在了一個小洞之中,之後,在數十隻地靈鳥尖利的鳥喙下,小小的屁股算是遭殃了。

要不是星辰束適時趕到,恐怕小小就得被那地靈鳥活活地給啄死了。

正所謂不作死,就不會被啄死,大概就是這個道理。

事後的小小還真的是被啄怕了,一遇到地靈鳥就遠遠地躲開,生怕那天的事情再度發生。

「呵呵」

鸞峰歡喜了一陣。

但是,小小也不記恨鸞峰,隨即,一人一獸,又開始打打鬧鬧。

而小小全然沒有嘴下留情的模樣,看到鸞峰就是咬,弄得鸞峰也是上竄下跳。

雞飛狗跳好不熱鬧。

星辰束負手而立,遠遠地看著被小小追逐的鸞峰,臉上同樣是欣慰的表情,就是不知道他是對小小追逐鸞峰準備咬他的屁股欣慰,還是說對鸞峰這段時間的刻苦修鍊而感到欣慰。

「小峰。」

看到鸞峰從自己的不遠處跑過,臉上溢滿微笑的星辰束叫住了鸞峰。

鸞峰一揮手,正是燃火掌,抵住了小小的追擊。

在小小埋怨的眼神之中,向星辰束走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