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瑪,這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江維痛苦得幾乎有種直接自爆自殺的衝動。

事實上,就有一些意志力不夠堅定的鬼修,在通過這輪迴通道的時候,因為不堪抵禦這無邊無際的痛苦,而直接選擇了自殺!鬼修一自殺,那自然是魂飛魄散,永遠地消失於天地之間了!

當然,江維的心志還是不錯的,雖然有自殺的想法,但也僅僅只是一點點的想法而已,是絕對不會付諸行動的!

咻——

就這樣,時間不斷地流逝;直到忽然某一刻,江維看到了自己的前方竟然出現了一個光明的洞口!而後,江維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他的身影一閃便已經通過了這個洞口。


嘩!

等到江維再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出現在了一個幽靜的山谷之中。在他的身後,是一個若有若無的圓形漩渦;漩渦陰氣瀰漫,似乎只有鬼魂,方才能夠察覺看到,其他活物,是無法視見的!

「江維,恭喜你在輪迴通道內撐住沒有自殺!現在,你還有十一個月的時間在人界歷練;十一個月之內,你必須踏入這圓形漩渦,否則輪迴石的力量耗盡,你必會被人界的陽氣折磨得魂飛魄散!」圓形漩渦內,傳出了輪迴天那位偉大存在的聲音。

「十一個月……我在這輪迴通道內,已經度過了一個月啊……」

江維感受了一下身邊的環境,陽光和煦、鳥語花香……

「好熟悉的氣息啊!」江維深深地吸了一口這氣息,似乎很是陶醉,「人界……這裡真的是人界!」這一刻,江維甚至忽然有種忍不住要流淚的衝動。

回來了!

終於回來了!

自打到了鬼界之後,江維每日朝思暮想都想回到人界;本來江維以為,這種想法永遠不可能實現,卻想不到,自己竟然這麼快就回到人界來了!

真的沒想到啊!

「恐怕燃魄宮那些鬼修拼了命地搶這輪迴石,也有一點原因,就是想要回到人界看看吧!」

據江維所知,判官殿內不少天才鬼修,降生到鬼界的時間其實並不長,也就幾十年罷了;他們要是回到鬼界,完全是有希望找到故人的——哪怕故人早已容顏蒼老。

「還好,我只過了兩年,便回到人界來了……」江維不由感覺,自己真的很幸運!

兩年的時間並不短,但是,僅僅兩年就從鬼界回歸人界了,恐怕放眼整片天地無盡歲月,都是非常少見的事情吧!

「希望小晴她們一切都好吧!」江維也知道,兩年時間,足夠發生太多的變故了;他現在所能做的,只是寄希望於呂晴等人一切安好,而後儘快找到她們!

「找到她,保護她!」江維心中默念。

忽然,江維想到了什麼:「我現在是在人界,那我的實力?」

江維連忙關注起自己的身體來,這一看,江維驚訝地發現,自己居然有肉身了!

沒錯,就是肉身,而非魂魄!


只不過,江維的身體冰冷,且沒有心跳,顯然不同於正常「人」,而更像是一具……殭屍!而且這具肉身非常之脆弱,僅僅只相當於這個世界最最普通的普通人,比江維生前的實力都要差上許多!

「這,就是由輪迴石的能量凝聚成的肉身吧?」江維知道,這具肉身的真正作用,並非廝殺戰鬥,而是保護他的魂魄!

人界的陽氣實在太強了,如果沒有肉身的保護,即便是江維燃魄期的魂魄,頃刻間都會被陽氣灼燒得魂飛魄散!

「我的角角,也消失了!」江維摸了摸頭頂,自己那兩根可愛的小鬼角,居然也消失不見了,顯然也是被保護到了肉身之內。

「只是這樣一來,我就不能依靠魂魄的力量來戰鬥了,實力恐怕要大打折扣!」

不過江維也並不著急,因為雖然他燃魄期的力量無法發揮,但是,他在鬼界所領悟的境界、他的領域,可是絲毫都不打折扣的啊!

嘶~

江維心意一動,領域便在身旁浮現。領域的威力,雖然比起在鬼界時要稍弱,但也並沒有弱很多。

「境界的力量還能使用,那我就放心了!」江維的攻擊力,大多都源自他的境界;領域尚在,那他就能發揮出不小的攻擊來。

只是,防禦方面,此時的江維就顯得非常脆弱了……

原先江維是水行之身,那叫一個打不死啊;可現在,江維卻要時時刻刻保護自己這具脆弱的肉身,以確保自己的魂魄不會被陽氣灼燒。

「大不了再用領域來保護自己的肉身,防禦方面應該也還是可以的!」

想了想,江維控制著自己的領域變幻形狀,在自己的背後形成了兩扇晶瑩的翅膀。

「還是先出了這幽谷,看看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吧!」

江維拍打著領域形成的翅膀,緩緩地懸空而起。 玄機界分九州,青州與幽州交界地帶的遼闊草原上,一支商隊正在這兒緩緩前行著。︾

這支商隊押送著二三十車的貨物,貨車中間,還跟著一駕香車,顯然是某家小姐的座駕。

忽然,香車掀開了一絲窗葉,車內隱約可見一張國色天香的容顏;不過此時,這張容顏卻是秀眉微蹙,寫滿了心事。

「哎……這是我最後一次監押貨物了;押完這次,從此就要嫁為人婦了……」似乎是對自己的命運很是無奈,這張絕美容顏吹了會涼風,便又重新閉上了窗葉。

「嗯?」坐在商隊末尾一輛貨車上的江維微微驚訝地瞥了一眼那輛鶴立雞群的香車,「想不到,整個商隊實力最強的,竟是這藏在車內的女子!」

來到人類的世界后,江維就收回了領域,看上去和普通人完全沒有兩樣。在確定了自己身處的位置之後,江維就坐上了這趟從幽州開往青州的商隊——萬象門,就是在青州!

江維並沒有急著趕回萬象門,因為他知道萬象門早已滅門,自己就算風風火火地趕回去,也於事無補;還不如先在人群里打探些關於萬象門的後繼消息來,也免得到時候找起人來毫無頭緒。

既然又要打探消息又要趕路,那商隊自然是最好的選擇了。江維將自己偽裝成一個普通人,跟在了這支商隊當中,一邊享受著人界的陽光,一邊聽著身旁傭兵的閑聊。

「陽光……真的已經好久沒有感受過陽光了!」

因為鬼界離太陽星太遠了,所以在鬼界,只能看到太陰星,卻無法看到太陽星;江維死後,還真的沒有見過一絲絲的陽光。當然,要是真有陽光照射到鬼界,那鬼界的那些個鬼魂們也受不了啊,恐怕分分鐘就被灼燒得魂飛魄散了!

只有太陽星照射不到的地方,才是鬼界!

江維躺在貨車上,貪婪地呼吸著空氣、沐浴著陽光,也算是浮生偷得半日閑了。

「嗨,小兄弟!」一位中年男子跳上車來,拍了拍江維,問道,「我看你一個普通人,一點修為都沒有,怎麼想到去青州?從幽州到青州的這片死亡草原,可不好混啊,不知道多少人葬身於此了!」

「家在那裡,好久沒回家了……」江維有些蕭條地回答道。

江維一點都沒有騙人,他的家確實是在青州,他也確實已經好久沒有回家了……只是,這支商隊里的這些傭兵,又怎麼可能想到江維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個重返人界的鬼魂!


那跳上來和江維一車的中年男子,要是知道自己身邊的江維就是一隻鬼,恐怕當場就會嚇得屁滾尿流吧?

「哦?好久沒回家了?」中年男子當然不會想到,江維的話裡面還隱含著那樣的深意;聽江維這麼說,他也不無觸動,「我在外面跑商,也好多年都沒有回過家了啊……看小兄弟你修為全無,在外面恐怕是經商的吧?以你的小體格,往返兩州確實不易;放心吧,這一路上嚴叔我會幫你一把的!」

「額……」江維不由有些無語。以他的眼力,自然輕易就能看出眼前的嚴叔,不過才煉體期的修為,比起他生前來都還有所不及呢,和現在的自己比更是相差十萬八千里;這樣的修為,也敢說幫自己一把?

不過對方的好心好意,江維還是承情的:「那就多謝嚴叔了!」

說完,江維話鋒一轉,探問道:「對了嚴叔,聽說青州有一個門派叫做萬象門,你可聽說過?」

「萬象郡的萬象門?」嚴叔道,「當然聽說過了……曾經這萬象門在青州也算不小的一股勢力了,統御了萬象郡無數多年;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兩年前,萬象門就忽然被人給滅門了!——這都已經是過氣的新聞了吧,小兄弟你問這個幹嗎?」

「過氣了嗎?我還剛前不久聽人說的呢!」江維故作糊塗道。人界傳遞消息基本都是靠口口相傳,有些消息靈通的人,比如跑商的商隊,自然會很早就聽到消息;而有些消息不靈通的,確實可能過上一兩年,才聽到一兩年前的新聞。

「哈哈,小兄弟,那你可就落伍了!」嚴叔笑道,「現在最時尚的話題,是青州府府主納妾!這青州府府主也是七老八十的人物了,居然還納一個小姑娘為妾,你說這……」

嚴叔正要將最新聽說的新聞款款而談,忽然,大地卻震顫了起來。

「不好,是馬賊!」

嚴叔急忙跳下貨車,同其他傭兵一起小心地戒備了起來。

這死亡大草原上,分佈著不少的馬賊勢力;但凡經過死亡大草原,一般來說總會碰上馬賊的。

不過一般來說,馬賊也就收點過路費而已,通常和商隊都是相安無事的。畢竟,馬賊們也不敢下手太狠,不然萬一嚇跑了商隊,那他們就只能喝西北風了。

「小兄弟別怕,一般馬賊來了,只要交點保護費,就沒事了!你沒什麼修為,就在貨車上看戲吧;等會,馬賊自然就走了!」一邊跳下車戒備,一邊這位嚴叔還不忘安慰江維。

「唔……」江維自然是沒什麼好怕的,以他的實力,真的要滅殺這些馬賊,也就一個念頭的事情,連出手都不需要!

江維的心思,也根本就沒有放在那些奔襲而來的馬賊身上,而是放在了剛剛嚴叔說的青州府府主納妾的事情上。

「青州府府主……」江維暗暗咬牙,當初萬象門滅門,青州府正是一大主犯;江維此次回歸人界,自然是要去青州府連本帶利要賬的!

「既然那青州府府主要納妾,那我就先去幫他『慶祝』一番吧!順便也從他身上,問出點關於我萬象門的消息來!」

據傳青州府府主的實力極強,不過江維覺得,自己和他交手一番的實力還是有的,就算打不過,跑肯定也是沒什麼問題的,而且……

江維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胸膛上,那正是五鬼道符的所在。

「小金人,居然也跟著到人界來了,那樣的話,我還怕誰來!?」江維可是知道,小金人的實力早就堪比不滅鬼君了;放眼整個玄機界,能不能找出這個層次的高手來都還未可知呢! 馬蹄轟隆,數百號馬賊很快就攔截到了商隊前方,一字展開。

商隊見狀,自然是毫不猶豫地停下了前進的步伐。商隊只有一百多號人,雖然單打獨鬥都不會怕了馬賊,可人數相差懸殊,真要打起來,那絕對是有敗無勝的!

況且,草原可是馬賊的「家鄉」,這數百號馬賊,也不過只是一小部分而已;真要有商隊敢和馬賊開戰的話,恐怕很快就會有更多的馬賊聞風而來。

總之,在草原上,馬賊是掠奪者,而商隊,只能是被劫者——除非是實力極為強橫的大商隊,否則只要進入了草原,就要乖乖遵守這裡的規則!

馬賊隊伍一字排開,中間為首的青年男子面帶高傲地微笑,駕著馬走到了隊列的前頭。

「哪家商隊的?」青年男子身上充滿著傲氣,顯然在馬賊之中地位很高;長期久居高位,讓他雖然年紀尚輕,卻已經是傲氣非凡,「白馬幫的規矩,不用我多說了吧?」


白馬幫,正是這一夥馬賊的旗號。在死亡大草原,白馬幫也算是赫赫有名的大幫會了;也正因如此,這位青年男子才會這樣一副吊樣!

「少幫主,我們是嚴氏商會的,白馬幫的規矩,我們當然懂的!」商會中,一位看似領頭模樣的中年男子連從懷中掏出了一小疊的銀票,恭敬遞了上去,「少幫主,我們商隊里,一共有一百一十三號人;這裡是一千兩百兩銀子,多出來的,就請少幫主拿去買點酒喝吧!」

按照白馬幫的規矩,路過其地盤,一個人頭按十兩銀子收過路費。不過嚴氏商會是比較大的商會了,為了和白馬幫打好關係,通常都會稍微多塞幾兩銀子;畢竟,這幾兩銀子對嚴氏商會而言不痛不癢,卻能打好和白馬幫的關係,以後押運重要貨物的時候也不至於被白馬幫刁難。

「嗯!」這位被稱為少幫主的青年男子點了點頭,正準備伸手接過銀票,卻一眼瞥見了車隊中間的那輛香車,不由的眼睛一亮!

「喲呵!」少幫主的眼睛微微眯起,心中有了一些念頭——有香車,就代表著有女人,而且有很大概率是美女!

這死亡大草原可鮮有美女路過,這位少幫主,也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嘗過新鮮貨色了;而現在,少幫主瞥見了這輛香車,頓時念頭就上來了,正準備接過銀票的手,也滯了滯,然後收了回來。

「嗯?」商隊的領頭人嚴苛見狀,心裡不由一個咯噔,暗道不妙,要有情況發生了。

「少幫主?」不過嚴苛還是小心翼翼地詢問,生怕惹惱了這位少幫主。

「你們商隊真是一百一十三人?」少幫主收斂起高傲的笑容,故意眉頭一皺,問道。

「這是自然,一個不多,一個不少!」嚴苛連道,「我們嚴氏商會可是以本分做生意出名的,不信少幫主可以數數看!」

「好,那我便數數!」少幫主順著話說道。

聽到少幫主這話,頓時商隊里便有一些人不平了起來;自己嚴氏商會一直是老老實實地交保護費的,而且基本上都會稍微多塞點意思意思,都這樣做了,這少幫主還要數人,未免有著挑刺的嫌疑在。

嚴苛連一揮手制止了商隊中的騷亂:「少幫主是初次和我們嚴氏商會合作,有所不信任也是情理之中,大家都排好隊,讓少幫主數一數!」

嚴苛說的排好隊,自然不是簡簡單單地排隊,而是直接讓商隊列成含蓄的戰鬥隊列,萬一有什麼突發情況,也好隨時應對,不至於成為砧板上的魚肉。

一眾商隊成員自然是心領神會地站成了含蓄的戰鬥隊列,看似鬆散,實則隨時可以發起戰鬥來。

這位白馬幫少幫主也不是什麼庸人,也有著不錯的眼力,一眼就看出了這隊列中的奧妙。不過他只是不屑地笑笑,再奧妙的隊列,在絕對的實力差距面前,又有什麼用呢?他的馬賊大軍只需一個衝鋒,就能把這商隊的隊形給衝散。

等到商隊成員都排好了,這白馬幫少幫主才懶洋洋地道:「怎麼那輛車裡沒人下來排隊?莫不是那車裡藏著很多人?」

嚴苛聞言心裡再次一個咯噔,心裡不祥的預感更加強烈了——果然,這嚴苛是盯上了小姐的香車啊,什麼數人頭,不過只是一個借口罷了。

想了想,嚴苛硬著頭皮回道:「少幫主,車內的,是我嚴氏商會的大小姐隨隊押車,不怎麼方便出來列隊!」

「不方便!?」嚴苛眼睛一瞪,嚇了嚇嚴苛;隨即少幫主又臉色一緩,「既然大小姐不方便出來,那也罷……」

嚴苛聞言緩緩舒了口氣,卻還是覺得有些不安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