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麼等你傷好了再說,身體為重。」布萊克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走出去準備關上房門,「對了,我就在你隔壁,有什麼事喊我的名字就行了。」

諾伊爾閉上眼睛,好像在想什麼。「你的朋友們時間不多。」

布萊克頓了一下,語氣也嚴肅起來。「等我馬上回來再說。」

諾伊爾點了點頭,目送布萊克離開。 邀諾伊爾至大廳,與繆斯、譜尼一同商討。

時間不久,篤篤敲門聲響。

布萊克眼神示意——我去開門。

開門,一抹妖艷的紅色映入眼帘。

「你……」

「布……萊克……」

布萊克沒反應過來,有些疑惑和遲鈍。

來者突然失去重心,朝前栽倒在布萊克身上。

布萊克猛地反應過來他身上全是血。他扶著來者坐在地上,抬手抹去他臉上的血,露出一張清秀的臉,只是,臉色因失血顯得煞白。

「……」布萊克驚異地看著他,嘴唇動了動卻什麼也沒有說出來,雙肩也有些抖。

「來的是誰?怎麼了布萊克?」諾伊爾有些詫異地站起來,又被繆斯示意坐下。

布萊克抱緊了他,聲音有些發抖,「卡……卡修斯……」

「什麼?!」繆斯大驚,噌地站起來,幾秒就來到門前。

白皙的臉上毫無血色,微睜的眼睛里透著灰藍的光亮,無力地置於胸前的左臂上有著淡金色的光圈——是卡修斯沒錯。

布萊克嚇得幾乎話都說不出來,只是小心翼翼地把他摟住,手有些抖。

繆斯蹲在布萊克旁邊,同樣驚異。

卡修斯努力地想睜眼卻做不到,胳膊也抬不起來,從胸口滑下去。

「卡修斯,卡修斯……聽見了嗎?」繆斯看著他一身的血,竟害怕了。

卡修斯突然痛喊一聲——布萊克不小心碰到了他腰間的傷口。

「……對不起!」布萊克此時已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布萊克……布萊克……」卡修斯已吐字不清,神志不清。

「我……我在呢……卡修斯……」布萊克把臉貼在他滿是血的臉上,「我在啊!卡修斯!你感覺到了么?我就在你旁邊……!」

卡修斯努力把眼睛睜開一條縫,「咳……救救……雷……咳……咳咳……咳……咳……伊……蓋……」


他忽然閉上了眼睛,頭也無力地歪向一邊,和布萊克的臉分開了。

「卡修斯!卡修斯!」布萊克慌了神,忽又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譜尼……

……

重傷精靈治療,譜尼很有一手。

但面對複製體——例如諾伊爾,只能聳肩搖頭稱無能為力。

「布萊克!」

「嗯!」他看著蘇醒的卡修斯——更像是做噩夢嚇醒。

騰地一下子從床上坐起來的卡修斯看著布萊克,淺藍和墨藍的光對在一起。

「布萊克……?」

「我在。」

「布萊克!」卡修斯突然握住他的雙手,神色慌張,「布萊克你快救救雷伊和蓋亞!他們……他們……咳……咳咳……」

「別著急啊,你才剛醒。」布萊克掙開卡修斯的手。

卡修斯急得快要哭出來,尾巴也急躁地來回拂動。


布萊克忽然向前一撲抱住了卡修斯,讓他把頭歪在他肩膀上。

卡修斯的臉頰貼著他的脖子,有些急促地喘著氣。

布萊克輕撫他的後背,「別著急。我就在你面前,慢慢說。」

諾伊爾遠遠看著,心裡有點不是滋味。

除了格萊奧受傷時抱著他哭著發泄發泄,就沒人主動抱過他。

除了自己情不自已抱住布萊克稍稍放鬆,他沒主動抱過別人。

而且安慰的擁抱和經歷痛苦后久別重逢的擁抱,被動和主動的擁抱,那是不一樣的。

「因為我代表黑暗和殺戮么。」

「你需要個朋友,諾伊爾。」繆斯站在他旁邊,「像卡修斯那樣的朋友。」

「比如呢。」

「暗聯復活之後,你可以試試像我們戰聯一樣。互為好友。」

「我想過不止一次。但從沒試過。」

「那就大膽去試吧。」繆斯一笑,美若天仙,「你也可以和我們成為好朋友。」

諾伊爾木木地看著繆斯的微笑,沒有說話。

……

「我知道暗聯的基因在什麼地方存放。但我的身體不支持我再前去……你們時間很緊,要不這樣……」 潛入。再次潛入。不過,只有卡修斯和布萊克兩個精靈。

「黑魂組織還是這樣。陰森森的。」卡修斯環視著四周,試圖發現些什麼。

布萊克也警惕地掃視著周圍,「小心點。」

卡修斯看著夜魔之球的火焰,「分頭行動會不會不安全?畢竟我們只有兩個……」

布萊克沉吟了一會兒,「沒事,還是分頭行動。我給你一個夜魔之球,方便互知位置。」

卡修斯點了點頭,「好。那你要小心啊。」

目送卡修斯跑遠,布萊開始查牢房。

忽聞悶咳,有人低聲說話。

「這次又是誰來了。」

「嗯……?雷伊?」布萊克疾走幾步,透過鐵門上方的小窗口看到牢中被縛的他,微微一怔。「你現在情況怎麼樣?」

雷伊低頭不語。不久,他吃力地抬起頭瞥了一眼來者。

他的態度顯得很不滿,「明明……逃出去了……又回來做甚……」

布萊克意味深長地看著他,「怎麼,想拋棄我們么,隊長?」

雷伊再次吃力抬頭,「滾。」

布萊克嚴肅起來,「行了,別廢話了。我想個辦法把你弄出去。」

雷伊再次抬頭,「別碰那個鎖。」他悶咳一聲,「有電。」這時他已無力抬頭,「也不要用技能。」頓了頓,喘了口氣,「反而會吸收了你的能量。」

布萊克抱臂,眯了眯眼。

雷伊嘴角扯起個微笑,「蓋亞吃過大虧了。……前車之鑒。」

「邪靈一擊!」布萊克突然發力,紫色的能量飛快匯聚,狠狠地砸到了門上。

「又沒說門不能碰。」布萊克一臉的鄙夷。

雷伊只是微笑,「不要急著踏進來。」

他嘴裡突然冒了一口血,但沒管。「有紅外線。」

布萊克拍了拍身上的塵土,靜靜地聽著雷伊接下來的指導。

「每過多少秒掃描一次,範圍到哪裡。」

雷伊突然又冒一口血,但他依舊沒管。「根據蓋亞前面的經驗,約是十到十五根。」他看起來頭很重的樣子,「可能是半秒掃描一次。」此時他的眼睛似乎也有些睜不開,「屋裡有機關,如果你被掃描到,會有機槍掃射。」他悶咳幾聲,嘴角溢出了血,「然後會報警,黑魂很快靠近。」

布萊克一邊聽著一邊打量著牢房,思考著計劃。

雷伊額上冷汗漣漣,「要不你別管我了,先去找找蓋亞。」

布萊克冷哼一聲,「救你可比救他管用多了。」


雷伊聽到這兒,微微一笑,「蓋亞該不高興了。」忽又痛苦地皺眉,「卡修斯沒和你一起么,他似乎有火眼金睛這個技能……」

「卡修斯還有其他任務。」布萊克很是淡然。

雷伊突然表現出一種神志不清的模樣。

「……雷伊你再堅持一下,我馬上過來。」說著,他釋放餘下的那顆夜魔之球,小心翼翼地感受著紅外線。

雷伊迷迷瞪瞪地看著他,視線模模糊糊。他的胸口起伏開始變得有些微弱,「在我印象里……你是個很有耐心的精靈……別著急……」

布萊克閉眸思考了一會兒,突然腳尖發力,以影速襲來,躲過了所有的紅外線。「……雷伊,振作點,我馬上帶你出去。」

雷伊仍帶著微笑,只是嘴角仍在溢血。他的一雙綠眸很黯淡,但其中有些欣慰或是其它什麼感情,「我一直很看好你。」

布萊克盯著捆綁雷伊的鐵鏈思考了一會兒,緩緩道,「有些話出去再說。你忍著點,可能有點疼。」他靠近那嵌入雷伊皮肉的鐵鏈,研究著如何解開才能使疼痛減到最小。

雷伊瞥了他一眼,淡淡開口,「動作快點,我不是卡修斯那樣的小孩兒。」

布萊克神情複雜地看了一眼,突然用力一扯鐵鏈,隨著啪嚓一聲,他接住了撲下來的雷伊,看了看那緩緩流血的傷口,輕聲問道,「……疼么。」

雷伊咬了咬牙,「嘶嘶……不疼……」他又悶咳了幾聲。

「撒謊。」布萊克毫不留情地戳穿了他,有些心疼地撩起衣角擦了擦他身上的血跡,看到他胸口的鞭痕,不禁皺了皺眉,「誰幹的?」

雷伊仍是悶咳,仍是淡笑,「老朋友了。」他有些無力地枕在布萊克的胳膊上,看著他,「你的臉。」


布萊克立馬明白了。「過分,我非讓她不得好死……」

布萊克把雷伊橫抱(公主抱)起來,心疼極了。「我沒事,但你就不一樣了。你是我們的隊長,還如此不自重,真是……愚蠢!」布萊克搖了搖頭,飛快地再次穿過紅外線,「再堅持一下,別睡過去。」

雷伊卻緩緩閉上了眼睛,伴隨輕咳。他原本搭在布萊克肩上的手也有些不自主地往下滑。

「……?!雷伊!」布萊克咬了咬牙,加快腳步,離開牢房。

布萊克能感覺到雷伊的頭突然重了一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