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郡主,小心!」

這時,一飽含深情擔憂的雄性聲音忽的傳來。

東方月碧身子一怔,抬頭看向出現在門口的男子,高陽威律。

只見此時的高陽威律,一身海藍色長袍,腰間一條金色腰帶,頭髮梳的一絲不苟,明顯是經過一番精心打扮。

東方月碧心中暗嘆,原來這沙丘國的皇子也是儀錶堂堂啊!雖說不及王子茗高大威猛,但至少比那些下人找回來的男人要養眼的多了。

高陽威律優雅的跨國地上的碎片,走到東方月碧身邊,如同一位紳士一般伸出手,對東方月碧開口:「小心,別扎到腳,否則,我是會心疼的。」

「哼,威律皇子,若不是你身陷險境,本郡主就不會出門,更不會撞見龍唯心那個賤人,更不會……出這麼大的丑!」

說到最後,東方月碧美目噴火,一掌拍開高陽威律伸出的手,一轉身,搖曳多姿的走向桌旁的椅子,而胸口紋著的那朵牡丹則是一顫一顫,看的高陽威律一陣心潮澎湃,這次卻是很好的把持住了,沒有再鼻血流的滿地。

雖說他當時被下人們送回了福親王府,但街上的事情早就傳的沸沸揚揚,更何況關於東方月碧的事情,他可是比來東籬的正經事都更要放在心上。所以事情出了不久后,他便知道了。

知道后,唯一的遺憾就是,他怎麼就沒有再多留片刻,真是錯過了大好的香艷美景啊!

自進到福親王府的第一天,他便與福親王交接好了一切事情,對於龍唯心與將軍府,他都不會放過,一絲邪笑現於臉上,高陽威律走了兩步,一掀長袍便坐在了東方月碧的身邊。

「美人郡主,本皇子知道你受了委屈,見美人皺眉,心裡猶如刀絞。不過,美人郡主你放心,這仇,本皇子幫你報,龍唯心,必死無疑!」

「哦?你有何辦法?」東方月碧詫異的看向高陽威律,龍唯心現在是眾所周知的太子妃,並且有著劍聖的實力,還有雲葉開的明裡暗裡的保護,若是有那麼容易下手,她又何苦在此發瘋。這初來乍到的高陽威律會有辦法,她還真是不信。

「你可知道龍唯心為什麼會和將軍府的人在一起?」高陽威律眼中滿是自信的笑意。

東方月碧搖了搖頭,她還沒有想過這些。

「因為她要參加王家軍營一年一次的先鋒爭霸賽,而我們,只要讓她悄無聲息的死在賽事上,然後嫁禍給將軍府,那麼,這樣,不管是龍唯心還是姓王的那個老不死的,都會玩完!」

東方月碧媚眼一瞪,心中暗暗盤算,若是此計成功,王子茗一定也會受牽連,到時候,她再出面來個美人救英雄,還怕王子茗不感恩,不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果真是一箭雙鵰的好計策。

「你有幾成把握,這件事單憑你一個他國皇子怕是做不到吧?」東方月碧難得的聰明了一次。

高陽威律邪邪得一笑,身體前傾,湊近東方月碧,開口道:「本皇子有九成的把握,當然少不了福親王府的幫忙。」

東方月碧心中一驚,難道父王要通敵叛國?

「美人郡主無需驚慌,難道你就不想當一國公主,不想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不想……面首無數?」高陽威律最後的一句話,直直的戳進了東方月碧的心裡。

她也可以後宮美男三千?

沒錯,當然可以,只要他的父王當上皇帝,她就是公主,要什麼樣的男人沒有!

想到這裡,東方月碧忍不住心中的激動之情,一雙電眼看向高陽威律,開口道:「你們有什麼計劃,本郡主可以幫上什麼忙?」

「本皇子現在慾火焚身,美人可願幫忙?」

說著高陽威律站起身,湊近東方月碧那誘人的身子,貪婪的嗅聞著東方月碧的秀髮。

東方月碧不禁沒有反感,反而玉臂一伸,便搭在了高陽威律的脖子上,硃紅色的嘴唇輕啟,吐出的話,立刻讓高陽威律熱血沸騰幾欲噴洒而出。

「本郡主倒是也想嘗嘗這他國皇子是什麼滋味!」

四目相對,滿滿的情慾之色。

婢女下人們很識趣的默默退了出去,關上房門,對於這類事情早已是司空見慣。

「撕拉」一聲錦帛輕紗撕裂之聲,東方月碧迫不及待的直接撕開了自己的衣衫,最近這幾天光顧著發火了,都沒有嘗過鮮肉,現在到了這個份上,她已是不能再忍受了。

完美到極致的火爆身材,就這樣赤果果的展露在高陽威律的面前。

「噗」

兩行滾燙的鮮血自高陽威律的鼻下噴流而出!朝思暮想的美人就在面前,然而某人卻是無福消受……

「咚!」

某男十分壯烈的直接興奮過度挺屍而去!

「該死的!真沒出息!」

東方月碧咒罵一聲,彎下腰去,白皙修長的美腿直接跨坐與已經昏迷的高陽威律的腰上,刷刷刷,三下五除二的撕開了他的衣服,如同一隻饑渴的母狼,直接撲了上去……

推:《鳳臨之妖王滾下榻》文/戰西野

她是來自異世的傭兵之王,鐵血悍然,人人敬畏;

她是父母早亡的鳳家醜女,天生廢柴,處處被欺;

前有未婚夫暗下殺手,後有家族棄之如敝,上有蒼天斷絕天賦,下有天生醜陋容顏

這是誰定的命!?

當她取代她,素手翻雲,逆天改命!

前有寫下休書與渣男恩斷義絕,後有橫刀立馬與家族一刀兩斷!上有絕世天賦靈脈蘇醒,下有真實容顏絕色傾城

神秘莫測的魔獸森林,廣闊無垠的荊棘沙漠,冰冷徹骨的冥幽之海……

她一朝醒來,脫胎換骨,契約神獸,煉製丹藥,一往無前!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當越來越多的美男前來,希望得到她的凝視之時,卻有謠言四起

聽說那個天才,是個戀童癖!她喜歡她身邊的那個小男孩! 這個拳頭大的骨突,其中蘊含的靈氣雖然達不到一個玉石礦脈的含量,但是,它的靈氣比玉石中的靈氣要純凈得多。

看來靈氣和靈氣也不一樣。玉石中雖然蘊含靈氣,但是它有雜質,玉屑就是它的雜質。而骨突中的靈氣竟然純凈到一點雜質也沒有。

一個小時之後,郝仁將骨突中的靈氣吸收得乾乾淨淨。而骨突還是骨突,沒有絲毫的變化,更不用說成為粉末了。

吸足了靈氣的郝仁,緩緩地舒了個懶腰。他感覺大腦中的元神對他微微地點了點頭,似乎在說:「不錯嘛,這才不到三個月,就由化神境小成提升至大成!」

郝仁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他正要躍出水面,忽然腰間一緊,似乎被什麼纏住了。他回頭一看,竟然是那隻蛟對他施以偷襲。

本來這個骨突是蛟游到哪裡都帶著的,一來方便自己吸收靈氣,二來也防止被別的大型動物佔有。所以,剛才它一被打昏,就立即回到水裡,借著骨突的靈氣養傷。

如果不是郝仁把骨突從蛟的尾巴下面拿開,這隻蛟很快就會吸足能量,清醒過來。但是郝仁過早地把骨突拿走,蛟身上被太極球震傷的部位還沒有修復,它只能持續地昏迷。直到郝仁把骨突上的靈氣全部吸收它才清醒。

蛟從昏迷中一醒來,就見到骨突被一個人類拿在手裡,而且那人也要離開。蛟立刻急了,舌芯一吐,就把這個人類的腰給纏住,然後就要往自己的嘴裡拉。

郝仁在水下悶哼一聲,突然身子一掙,那條緊緊纏著他腰的舌芯子在他的拉扯之下竟然應聲而斷。

舌芯一斷,就如同人類的舌頭被割了。那隻蛟疼得在水裡連連翻滾,轉過身來,它的尾巴就向郝仁的腰掃去。


蛟尾全力一掃,力量何止千斤,再加上在水中本來就是它的主場。雖然郝仁反應及時,以拳頭迎向蛟尾,卻仍然被掃得隨著水流亂漂。

這隻蛟一招得手,再次向郝仁撲來。只見它目露凶光,大嘴一張,就要把郝仁吸進口中。

郝仁只覺得一股巨大的力量將他向蛟的大嘴中吸去。他急忙沉腰坐馬,使了個千斤墜。身子剛剛落定,他就雙手一圈,將面前的水流攪動起來,然後團成一個高度壓縮的水球,仍然向著蛟的嘴裡推去。

「轟隆」一聲,水球在蛟的喉嚨處爆炸。

因為郝仁的修為剛剛從化神境小成提升至大成,他的這個水球比之前在水面上時的氣體太極球威力更大。

那隻蛟的身子先是一震,接著就從眼睛和嘴裡流出血來,然後,它就慢慢躺了起來,伏在了河底的淤泥處。

也是活該這隻蛟倒霉。郝仁之前用太極球攻擊敵人的時候,對方一般都能避開要害,雖然也被震傷甚至是吐血,傷害卻並不是太大。

可是這隻蛟兩次都把太極球吞下肚子。造成這種現狀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因為它離郝仁太近,躲避不及;二是因為它只想把郝仁吞下肚子,以解心頭之恨。如果它一直用尾巴和郝仁斗,或者還有逃命的機會。可是它一心報仇,最後把自己拖進了死亡的深淵。

郝仁用神識一探,發現蛟的大腦已經被水球震成了「一鍋豆腐渣」,它的心和肝全部震碎,就是神仙也救不活了。

郝仁冷笑一聲:「可惜了你的修為!」

他正想躍出水面,突然想到,曾經在圖書館里看到有古籍上說,蛟龍渾身都是寶。這隻蛟雖然不是龍,也應該帶上去,給蒙雲溪他們補一補。於是,他將骨突塞進兜里,拉著蛟的尾巴慢慢地向河邊走去。

「郝仁……小郝……郝兄弟……」

河面上,蒙雲溪、譚明和韓冰三人和踩著一根樹榦,到處搜尋。郝仁已經入水一個小時了,到現在還不現身,他們都急了。

這也就是知道郝仁是個先天武者,如果是個普通人,他們根本就不抱希望,肯定是淹死了。

「組長,你看,這裡有漩渦!」韓冰指著他前面不遠處的沸騰似的水面說道。

「你快離遠一點,別把自己折進去了!」蒙雲溪警告他。

「組長,你說會不會是郝老弟在和蛟做最後的搏鬥?」譚明問道。

「我哪知道?水這麼深,我又看不透!要不你下去看看!」蒙雲溪沒好氣地對譚明說道。

譚明連連搖頭:「這下面有很多鱷魚的!」

蒙雲溪騙他說道:「郝兄弟是看你被那隻蛟追殺,專門下去為你報仇的!」


譚明一聽,頓時感動得差點哭了:「我下,我這就下!我的一家老小你幫我照看!」說著,他就要往水裡撲。

「獃子,你給我上岸去!」蒙雲溪又好氣又好笑,「郝兄弟此時一定在和蛟大戰,你下去只能為他添亂!」

然後,他又說道:「我們都到岸上去等著!」

三人踏著漂在水面的樹榦,連蹦帶跳地回到岸邊。他們剛上岸,聽到身後「忽拉」一聲水響。回頭看時,原來是郝仁從水裡冒了出來。

「兄弟,你可上來了!」蒙雲溪三人立刻跑了過來,想看看他傷了沒有。傷是沒看到,卻看到郝仁的懷裡抱著個蛟尾巴。

「來,幫我一起拉!」郝仁向三人招呼著。

「算了吧,兄弟!那玩意兒在水裡,它只要一甩尾巴,我們就是不被拖進去,也會被掃得東倒西歪!」蒙雲溪說道。

「怕什麼!蛟都被我殺死了!」郝仁笑道。

聽郝仁這麼一說,大家的膽子立刻大了。四個先天武者抓住蛟的尾巴,費了半天的勁,終於把它從水裡拖了上來。

這隻蛟體長近十米,頭大如桌面,身粗如水桶。渾身長滿青色的鱗片,十分可怖。在它的凶部和腹部,各有兩個明顯的突起,不知道是什麼。

「組長,這裡是什麼?」郝仁指著那四個突起問道。

蒙雲溪還沒有來得及回答,譚明就說道:「這還不知道,乃子嘛!兄弟,你殺的這隻蛟是只母的,它長了四個乃了!」

「胡說,蛟是卵生的,又不是哺乳動物,哪來的乃子!」蒙雲溪簡直哭笑不得,「這是蛟要長腿了!」 章節名:057葉開七(妻)

雖說這次的爭霸賽是副將爭霸,但除了第一名之外,第二名,第三名的獎勵也是很豐厚的,都是升職的好機會,而且只要通過第一場比試的十人,均可以得到一枚「飛琳丹」,那是所有武者都想要得到的高級丹藥,也是每年的爭霸賽必備的獎項之一。ziyouge.com

飛琳丹是突破性丹藥,可以講三到五級的武者直接提升一個等級,變聲四到六級的武者。因此,即使知道與「追魂黑刃」無緣的將士還是在全力拚著,畢竟,這少將只有那麼兩位,而剩下八個名額都可以由他們來拼。

「破!」

一聲暴喝,一身材魁梧的先鋒高舉的拳頭狠狠的砸向對手的肩膀。龍唯心瞪著眼睛看的仔細,只見那拳頭的周圍似乎包裹著一道青光,而另一個的肩頭處猛然的冒出一道猶如保護屏障的紅光。

一青一紅的碰撞下,那紅光明顯的出現了凹痕,魁梧先鋒的拳頭咚的一聲砸在了對手的肩膀處。

「嗵!」

膝蓋猛地跪地,另外的一邊男子,還來不及起身,便被魁梧先鋒一腳踢出了擂台外圍。

「鄭先鋒,好樣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