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說得過去,你行事第一次不顧面子。」

「但它符合法律,法律上沒有禁止的事,就可以做,行大事者不顧細謹。」王啟年笑著說。

「我對脈輪理論很感興趣,能不能參加魔法池和地脈通訊站的建設?」傑西卡問到。

「當然可以,魔法池是種能源裝置,積蓄魔法能量,大夏甚至用來提供路燈的能源,你感興趣,再好不過,就這樣說定了,你說說你所發現的精靈部落的情況?」

「這是一支規模較大的精靈部落,有一株精靈世界樹所庇護。他們擅長植物系魔法,令人感到驚奇的是,他們旁邊還有一支矮人部落,擅長金屬的打造,身材強壯,我是在一個德魯伊的帶領下,才見到他們的女王,他們是愛好和平的種族,只要人們不進入森林,他們也不會出來。我答應他們保持自治。不過要進行納稅。」傑西卡說。

「精靈是和平的民族,恐怕不一定如此,從遠古時代,能延續至今。光愛好和平。恐怕不一定如此。現在就這樣,只要他們遵守伊安國的法律,就隨他們去。」王啟年笑著搖搖頭。

「你可不許動用軍隊。」

「我不會動用軍隊。除非他們造反,再說,在伊安國內,想動用軍隊,恐怕可不行,必須由國民大會批准。」王啟年說到。

「你說的是,我聽說緹娜也來了,人家小姑娘給你從泰西騙到伊安洲,你準備怎麼辦?」傑西卡調笑到。

「緹娜,我準備和她結婚,目前已托船帶消息給她的父母,估計明年才成,現在在騎士學院中做老師。對了,矮人擅長金屬的加工,我準備做蒸汽機,是為是請矮人工匠來加工?」王啟年轉移了話題。

「蒸汽機?傳說中地精曾經很擅長,是不是那一種?」

「不錯,正是那一種,我還準備製造內燃機,蒸汽機比較笨重,可等需要軌道交通,現在的軌道交通,只有一些礦山才有,而且是畜力所牽引,可以改為由蒸汽機來牽引。」

「你知道原理?」

「我在黑森林曾經進過一個地精的遺址,知道蒸汽機怎麼製造,根本沒用一點魔法,全憑蒸汽的能量,水轉化為汽,體積會急劇膨脹,利用這股能量,推動曲軸,產生動力輸出。」王啟年說到。

他一說,傑西卡是位魔法師,只略微一想,立刻明白了:「我懂了,原來是這個原理,那麼內燃機是不是同樣的原理?」


「不錯。都是利用氣體膨脹做功,不過內燃機是利用燃燒直接做功,這要等到石油找到再說。」

「什麼是石油?」

「一種礦物燃料,大夏已應用多種,我這裡有樣品,我估計是遠古生物遺骸在地下所化,一種有特殊氣味的液體。」王啟年說著,站起身來,引領著她進入實驗室。

在他們進入實驗室時,薇璐瑪特和三名魔法師在伊安洲上岸了,他們的船明顯慢得多了,他們登陸地點是諾馬的伊安洲的殖民地卡瓦尼亞斯港,靠近伊安國,伊安國在建立之初,和諾馬當局打一場,戰事的結果,就是推進到離卡瓦尼亞斯港只有二百里左右,後來便以此為界,從而使卡瓦尼亞斯港成為一座靠近伊安國的大港,但很快就被海鷹堡所超過。

海鷹堡是一座天然的深水港口,其對面是海鷹島,海鷹島是伊安國的發祥地,但人口並不多,而且出於保護其中魔獸資源的考慮,伊安國並沒有大肆開發,而是保持原來規模,甚至將海鷹島大部分地區劃分國家公園。

他們到了這個地方,尋找了一個當地嚮導,嚮導聽說他們要去伊安國,帶有羨慕地說:「伊安國,那是一個樂土,有不少人偷渡國境,進入伊安國,幾位也想偷渡入伊安國?」

薇璐瑪特嫣然一笑,嚮導直覺得口發乾,舌頭髮緊,咽了一口唾液。薇璐瑪特說:「我們在舊大陸,聽說伊安國的種種事,說它沒有國王,沒有貴族,種種傳聞,令我們很好奇,既然來到伊安洲,不過一趟伊安國,心裡總是有什麼缺憾。」

「就是,不過伊安國和我們這個殖民地在邊境地區查得比較嚴,你知道,伊安國在前些年,和我們打了一仗,目前雖然相干無事,但邊境上依然緊張,要過邊境的話,四位一起得花上十幾個金幣。」

「這很好說,什麼時間可以走。」

「得等兩天,我要去和老大說一聲。諸位,就在卡瓦尼亞斯港遊玩幾日。」

「好吧,我們就在這裡幾天。」薇璐瑪特微笑著說,看著嚮導走了,嚮導一邊走一邊想,這個女人是什麼來頭,長得真惹人疼。

「史密斯,你去跟蹤他,想收我的錢,他們還早著呢!」薇璐瑪特冷冷地說到。

她身邊的一個白人應聲而去,跟了上去,影子很快淡掉,他居然用了隱身法。

「你們兩個跟我去旅社。」她嫣然一笑,兩個人明顯的穌了。

在泰西洲聖城伊頓,小湯普萊森非常刻苦,別人用於玩樂的時間,他全部用於訓練和冥想,自從他親眼看到湯普萊森男爵死在王啟年的手下,他一夜之間長大了,他以極其優異的成績被選入宗教裁判所,成為一名黑衣執事,他不僅在武技下功夫下得很深,在魔法上也展現出天才,幾來年,他的武技距離大騎士只有一線之隔,在魔法上也達到高級魔法師,而且是火系法師,他不問其他,學習魔法時,只問殺傷力,對那些沒有殺傷力的魔法,根本沒有興趣。

艾格斯親自接見了他,問他為什麼選擇宗教裁判所時,他回答到:「我痛恨異端,我的父親也一樣,他英勇奮戰,最後死在異端之手,他無愧於騎士之名,無愧於男爵的封號。」

「你父親是誰?」

「他就是伊安洲的湯普萊森男爵,為響應主的號召,毅然踏上了伊安洲,他雖然戰死,他在天國之中看著我,我會繼承他的遺願,傳播主的福音。」

「你父親死在誰的手中?」

「海鷹島的啟年.王的手上,我在睡夢中,都激勵著自己,一定要手刃啟年.王。」

艾格斯一下子想了起來,王啟年是做過這件事,艾格斯對王啟年很關照,在他心中甚至將王啟年提到第一異端的位置上,專門收集了王啟年的資料,想找出他的弱點,但王啟年卻逃到伊安洲,在那個魔鬼之地,創主教的傳教剛剛開始,上一次在海上藉助諾馬海軍,結果還是被他逃了,聽說他去了大夏,甚至還幫助異端教派,成為大夏的上賓,本來準備他回頭收拾他,結果他居然走了好望角,使他的準備落空。

現在聽說小湯普萊森的父親老湯普萊森死在王啟年手中,心中一動,便說:「海鷹島早就發展成伊安國,那是一個異端的國度,賤民們和貴族平齊平做,有良知的貴族早就離開了,而墮落的貴族和賤民們在一起,啟年.王在其中擔任魔法部部長,你的敵人無比強大。」

「這是主對我的考驗,不論異端如何強大,總是虛幻,我本著主的真理,誓滅此異端,將吾主的福音灑向四方。」

「好,這才是主的戰士,為了主的事業,可以放棄一切,我派你回到伊安洲,你看怎麼樣?」

「多謝主教大人的垂青,我願意回到我父親的長眠之地,為吾主的事業奉獻一切。」小湯普萊森聞言單膝著地,開口發誓。

「你回去,挑選十名手下,我以創主的名義給你以崇高的敬意,任命你作為伊安洲的宗教裁判所的領袖,同行的還有福特主教,他將負責伊安洲的一切教務。」艾格斯說著,拿起一份厚厚的資料,遞給了小湯普萊森,「這是有關啟年.王,也就是異端尼克勒斯的資料,啟年.王是他的化名,他得邪神祝福,魔法強大,你要注意這一點。」

小湯普萊森接過資料,行了一個禮,剛要出去,艾格斯說:「你去聖所神兵池中看看,池中有十幾柄神兵,碰碰運氣,說不定有什麼神兵和你相合,選中你。」(未完待續。。) 艾格斯把一面金牌給他,他拿著金牌出去了。在宗座宮的東北角,有一座古老的聖殿,這就是聖所神兵池,通常大門都是緊閉著,幾十年來,難得一開,今天卻開了,小湯普萊森舉著金牌,大門無聲的打開,幾個幽靈一般的黑衣人無聲無息的飄了過來,看上去很蒼老,他們都是為創主教服侍了一輩子的老人。

看到了金牌,他們的眼睛亮了,一位老人嘆到:「有十八個年頭,又見到少年英傑進來,上一次進來的是奧古斯丁,他得到了駑樂哈丁之槍,可惜奧古斯丁死了,駑樂哈丁之槍也下落不知,這一次會是什麼?」

小湯普萊森手舉著金牌,一位黑衣老人手一動,金牌浮起,隨即金牌放出十字星架的光芒:「你進去吧,記住,如果沒有神兵認主,你在出口處取一柄仿造的神兵,裡面的一切,不準向外泄露半句,包括我說的話,切記!」

小湯普萊森站在門口,發誓到:「我所見一切,不會向外人透露半句,就是最親近的人也不例外,如違此誓,將下煉獄!」

老人滿意的點點頭,臉上露出了笑容:「你很好,居然發下誓言,你進去吧!」聲音柔和了許多。

小湯普萊森這才進入其中,大門又隨之關閉,不知他在其中遇到了什麼,黑衣人默默地站著,臉上毫無表情,就像一尊尊塑像。

三個小時過去了,他們還是如泥塑木雕一樣。裡面寂靜無聲,突然之間,一種波動帶著淡淡的火影激蕩而出,裡面傳來一聲龍吟,黑衣人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難道是?

大門轟然中開,小湯普萊森走了出來,看得出他很疲憊,但他的精神很好,手上空空如也。但他的右臂**著。在右臂上有一幅刺青,畫的是一把刀,一把奇形怪狀的刀,刀把上龍首。護手刀盤是龍的雙翼。而刀身卻是龍身。刀首和刀把與刀身不成比例,但一眼就看出這是一把刀。

幾個黑衣老人動容地說:「你得到了神兵聖炎龍吟刀?」

「不錯,我得到了聖炎龍吟刀!」小湯普萊森微笑著說到。右臂一舉,手中陡然出現了一柄騰著白色聖焰的刀,樣式正是刺青所現,再看他的右臂,已無刺青。

「好!好!好!」老人一連說了三個好,「聖炎龍吟刀自從當日一戰滅掉西倫偽神后,聖騎士凱由歸入天堂,幾千年來,就未曾有誰能夠喚醒它,想不到今日看到他又一次出世。」

這些老人當年都是創主教的有功之人,年紀大了,才來到這裡,守衛著神兵池,一代代相傳,今天見到神兵出世,他們當然高興,一位老人從身上拿出一本手抄本,感嘆說:「聖炎龍吟刀相配的有三招刀法,世間不傳,唯有守衛神兵池一脈相傳,今天神兵既然出世,這三招刀法就傳給你,看后把書燒掉。」

「多謝前輩賜書!」小湯普萊森恭敬地接過書,鄭重地把它放好,神兵從他手中消失。

艾格斯正在等著他,見他來到,說:「那一件神兵跟了你?」

「聖炎龍吟刀!」

「居然是聖炎龍吟刀,聖騎士凱由的兵器,好,希望你能不負聖騎士凱由的期望,以此刀斬殺巫妖尼克勒斯,此刀正好克制巫妖,他的命匣沒有用了,看來創主知道這點,才由你選擇了聖炎龍吟刀,尼克勒斯,哈哈,你的末日到了。」艾格斯聽說是聖炎龍吟刀時,喜出望外,他沒有想到,小湯普萊森居然使這把傳奇的武器認主。

「多謝主教的栽培。」他施了一個禮。

「你回去罷,三日後出發,廣闊的伊安洲,創主的福音必將傳遍整個伊安洲。」艾格斯就到。

「創主的福音,必將傳遍整個伊安洲,一切異端都將歸於硫磺煉獄。」小湯普萊森也抬起頭,目光之中透出狂熱。

在大海上,羅賓帶著塞西莉亞和安德莉亞兩個姐妹,還有一些手下,正乘坐著一艘客船,客船和商船們在一起,一共六艘船,其中有一艘護航的軍艦,還有四艘商船,這四艘商船都是武裝商船,一路上並沒有遇到海盜,前面就是海鷹堡,伊安國的重要的海港。

「這就是伊安國?」安德莉亞看著躍入眼帘的城市,雖然不大,但很整潔。

「不錯,這就是伊安國,啟年.王,當年我就知道他非池中之物,沒有想到,他居然在伊安洲創下了這麼片基業,同他相比,我顯得是不是沒用?」羅賓問塞西莉亞。

「不是,你身為王室,當為王室服務,雖然你在暗處,如果你不是王室中人,你甚至比他更強。」塞西莉亞說到。

「不要安慰我了,我知道自己,我不如他,他是一無所有的情況下,創下了這麼大的基業,而我卻擔著王室之名,安德莉亞,你的眼光挺不錯。」羅賓說。


一提到王啟年,安德莉亞臉上露出了驕傲的神色,塞西莉亞卻暗自感嘆:「傻妹妹,你怎麼愛上一個巫妖,而且這個巫妖還有一個人愛上他。」

在領航員的帶領下,船依次進入港口,現在伊安國的貿易通達四方,每天船隻來往不息。

羅賓前來,實際上也是生意上的事情,他是來購買軍火的,王啟年沒有過問伊安國的發展,他只管魔法研發方面的事,對於其他並不過問,他只是監督。

伊安國的軍火在泰西洲很出名,起源於一個小國葡瑞公國買了一批后裝槍,射速和威能都上升,他們的將領卻是波拿巴,自從羅賓和諾曼底公爵一戰,王啟年奇襲怒獅堡,他就嶄露頭角,漸漸成了葡瑞公國的一員名將。

他首先裝配了伊安國的后裝槍,在與泰米爾公國戰爭中,大佔上風,后裝槍立刻引起了羅賓的注意,他打聽清楚,是伊安國出品,他一查才知道,伊安國是由王啟年所創建,他決定親自來一趟,引進這種新式武器,現在的泰西洲,到處是小衝突不斷,羅賓敏銳感覺到,泰西洲如同一個火藥筒,說不定什麼時候就引爆,過去以騎士為主,但新的火槍已能傷害到低階騎士,他不得不提前做準備,以便在到來的戰爭中能夠自保。

他們上了岸,見到整潔的街道,熙攘的人群,羅賓留意觀察,見每個人都顯得紅光滿面,精神飽滿,一點也沒有泰西洲普通人那種面帶菜色,他從這點看出,伊安國的確很富有。

而且,居民們個個衣衫鮮明,沒有什麼破衣爛衫,他心中嘆了一口氣,這是一方樂土,最起碼他所見到是一方樂土。


身後魔法師山姆說:「我們在這裡吃飯,飯後趕往伊安城。」

幾人進入飯店,飯的口味不同於伊安洲,更加可口,他們點了聞名已久的龍舌酒,羅賓嘗后,不覺贊到:「酒不錯。」

「幾位是外來的客人吧?」旁觀一桌問到。

「我們是泰西洲的人,第一次來到伊安洲,不知這個地方規矩,你可以說說?」羅賓說到。

「伊安國也沒有什麼規矩,倒是泰西洲的人到此,往往規矩多,什麼等級之類的,在伊安國都不講究,但伊安國有一條規矩,就是伊安國的法律神聖不可侵犯,就是國家領導人也不可犯法,伊安國中,除了法律所不允許的,其他沒有什麼規矩。」

「泰西洲也有法律啊?」羅賓奇怪到。

「泰西洲那種法律演算法律么,只保護貴族等,哪像我們伊安國的法律,公平公正,法律的精神,據我們伊安國的創始人之一魔法師啟年.王所說,法律應該保護弱者,這是一個法律是否公平的原則。」

這一說,羅賓陷入沉思,山姆說:「法律保護弱者,那麼每個人不是不求上進的?」

「人總是向更好的方向發展自己,有誰願意當弱者,淪為弱者,那是不得已的事,在伊安國,只要你想過好日子,機會很多,多少工礦企業招工,而且,國家法律有最低工資保證,時間上有最長時間的上限,如果實在不行,作為伊安國的公民,有最低生活保障。」

羅賓他們這才明白,伊安國為什麼如此,但他們實際上不明白,畢竟這種政治制度比世界上其他地方都顯得先進,但王啟年很是如履薄冰,將一個國家當作人體,時時關注它,時刻注意著世間的變化,而且,即使推出新的制度,都很小心,時機不到,不敢推出,法出必行,執法必嚴。

他們出了門,準備找馬車前往伊安國的首都伊安城,發現卻沒有馬車,山姆拉著一人打聽,對方一聽,笑了:「你們要去伊安城,找馬車,沒有什麼馬車,就是有,也是短途的,到前面的魔車站,去買票做魔車去。」

說完之後,很熱心指領他們怎麼做,弄得幾個人像個鄉巴佬,經過一番折騰,終於上了一輛魔車,車上一排排坐位,車子上已經有不少顧客,而且車子還有空調,當然是魔法空調,司機和售票員上車,問了一下他們做到哪一站,買了票,羅賓發現票價很便宜,他好奇地問:「票價怎麼這麼便宜?」(未完待續。。) 「你嫌票價便宜?」售票員說,這是一個當地印地那的婦女,帶著憨厚的笑容,「公共交通所用魔車由國家出錢購買,在運行中,國家財政也補貼,你們付的錢,只夠我們發薪水,不過也是上交,公司中定期有國家審計人員進行查帳,以便於每一分錢花到顧客頭上。」

「這國家要花多少錢?」羅賓想不通。

「國家收各種稅,稅收上去后,用於國家的各項事業,公共交通是其中一塊,稅收來自於民,用之於民。」售票員說到。

羅賓他們的思想又一次受到了衝擊,羅賓說:「這其中沒有人貪污嗎?」

「當然有,不過法律在這個方面很嚴,官員在台上財產要公布,收入要經過審核,如果有財產來源不明,不僅要追回罰款,而且面臨最高死刑的懲罰。去年才處理了一個,據說還是海鷹島早期的成員,隨啟年.王開創了伊安國,就被判處了死刑,沒收全部財產。」售票員不屑地說到。

羅賓只才感到伊安國的成功不是僥倖,在一路上,他們見識了更多的新奇,就像魔車並沒有馬拉,但自己能跑,而且跑得飛快,路面也是寬闊平整,也像石頭一樣,他們都以為是施了化泥為石的魔法,一問之下,才知道是一種工業產品,叫水泥的產品。

到了伊安城,幾個人下車,問清楚了王啟年的住所,羅賓也不休息。直接帶著眾人來到了王啟年的別墅,這一遍都是國家領導人的住宅,並不顯要,但很雅緻,是一幢幢獨體的小別墅,在進入別墅時,他們被攔住了,因為有警衛守衛,身上背著槍支,腰間懸著刀。穿著制服。上前來行了一個軍禮。

「請止步,這裡是私人住宅,請問你們有邀請嗎?」

「我們是啟年.王的朋友,有事要找他。」羅賓說到。


「對不起。如果有公務。請到魔法部的大樓去找王部長。如果是私事,要有啟年.王或他家人的口令才行。」警衛彬彬有禮地說著。

安德莉亞急了,說:「我是啟年的女朋友。為什麼不讓我們進去?」

「對不起,小姐,王部長有女友,是緹娜小姐,你是第一次來吧,需要王部長的口諭或者他的手書。」

「氣死我了!」安德莉亞一跺腳,氣呼呼地說到,幾個人面面相覷,羅賓說:「我們乾脆去魔法部大樓。」

「安德莉亞姐姐,你怎麼來了?」一個聲音傳來,眾人回頭一看,卻是緹娜和小雙,她們從伊安騎士學院回來,正好遇到羅賓他們,小雙一見安德莉亞,飛了起來,說到。

「我們來找啟年,卻進不了門。」安德莉亞氣呼呼地說到。

緹娜一聽,笑著對警衛說:「他們是啟年的朋友,放行吧!」

警衛敬了一個禮,讓開了路,緹娜對羅賓幾人說:「你們來得正好,過不了多久,啟年就會回來,先進去坐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