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能是什麼?」曲王氏沒好氣的看了她一眼,「被褥,吃的用的全都送過去。」

她說完以後便走到了內室,獨留趙梅一個人在屋內。看來自己之前的眼光錯了,本以為趙梅和你獨當一面,沒想到被自己的女兒威脅成那個樣子。

趙梅在屋裡站了很久才離開,路上僕人不小心撞到了她,她就開始大喊大叫,完全沒有了平日里的形象

她在宅子里轉了一圈以後來到了曲婉婷的房間,推開門走進去時曲婉婷正用膳,趙梅使了個眼色,讓屋裡伺候的丫鬟全都出去了。

「嬸嬸,您……您怎麼來了?」曲婉婷怯生生的開口。

這個嬸嬸和自己的娘一直都不和,自己就成為了她們之間鬥爭的犧牲品,偏生今日娘親不在,她難道是故意來找自己麻煩的?

「來看看你,不歡迎嗎?」

趙梅打量了這屋子一眼,直接坐在了曲婉婷的對面。

「當然歡迎了……」

曲婉婷連忙起身給她奉茶,趙梅接過那杯茶以後還沒有放到嘴邊,便對著曲婉婷的臉潑了過去。

「啊!」

對面的曲婉婷來不及躲避,被茶水潑了一臉,茶水順著她的頭髮滴在地上,臉上還粘著幾片茶葉。

「呦,不好意思了。」看到曲婉婷這狼狽的樣子,趙梅的心情好了許多,「本來我是想把茶潑地上,沒想到你突然走了過來,你……沒事吧?」

趙梅假惺惺的對著她伸出了手,曲婉婷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沒料想被趙梅一把抓住了頭髮。

「去哪裡?為什麼故意躲我?幫你整理整理衣服也不行嗎?」

「我……」曲婉婷嚇得渾身發抖。

趙梅之前也是這樣,一有不如意就會找她出氣,之前身上的傷還沒有好,結果她又來了。

「你什麼?趕緊說話,不說的話我就把這事情告訴老太太。」

聽趙梅提起曲王氏的名字,曲婉婷心中恐懼更甚,在這個家裡一向重男輕女,自己永遠是不受重視的那一個,若不是因為曲王氏心情好加上自己能幹活,她的下場比曲蝶好不了多少。

「沒事,既然嬸嬸不喜歡這個茶,那我去換一杯。」

曲婉婷從一邊抓過一條毛巾,將臉上胡亂擦了擦,端著茶就想走出去。

「等會兒。」趙梅攔住了她,「你現在這個樣子出去,是想讓所有人都對我有意見嗎?」

「不……不是。」

曲婉婷將頭深深埋了下去。面對著趙梅的訓斥,無論她什麼都是錯的。

「讓你勸她你不聽……讓你勸……」

趙梅一邊掐著曲婉婷,嘴裡一邊不停的念叨,將之前受的所有氣全都發泄在了這個小姑娘身上,曲婉婷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卻一滴不敢流下來,只要哭出聲,迎接她的將是更加厲害的虐待。

趙梅將心裡的不滿全都發泄了出去,這才放過了曲婉婷。

她把鑰匙甩到了曲婉婷的手裡,「去,拿些東西送到後山那裡,就說是老太太可憐她們送的,記住不要多拿,不然是什麼後果你應該清楚。」

「是。」

曲婉婷應了一聲,緊緊咬住自己的嘴唇不發出聲音,過了小半個時辰才漸漸緩了過來,她將送給曲蝶的東西打包好便離開了曲家。

等她來到後山時已經是下午了,遠遠的她便聽見屋子那邊歡聲笑語,和曲家沉悶的氣氛比起來截然不同,她一步步挪到了門口。

「你怎麼來了?」曲蝶走到了她跟前。

「我是奶奶派來送東西的。」

曲王氏送東西?看來自己之前的威脅還是起了很大的作用。

「這裡是被褥和一些吃的,放在這裡以後我就得走了。」

曲蝶聽完以後低頭,這才發現曲婉婷瘦小的身體居然扛著一大堆東西,從曲家一直走到了這裡,她將曲庭生叫了過來把東西放在了屋裡。

曲婉婷第一時間想要離開,曲蝶拽住了她。

「走了這麼遠,休息一會兒吧!」

休息一會兒?曲婉婷怯生生的抬起自己的眼睛,發現曲蝶無比真誠,不是在哄騙她。

「那我……」

「沒什麼這那的,快過來。」

曲蝶說完以後便拉住了她的手臂,曲婉婷立刻輕哼了幾聲。


之前趙梅掐時造成的傷依舊十分疼。

「怎麼了?」

曲蝶扭頭,發現她眼神不對立刻擼起了她的袖子,呈現在她眼前的便是青一塊紫一塊的傷痕。

「這是怎麼回事?」

曲婉婷連忙縮了回去,「沒什麼,我先走了。」

「你等一下!」

曲蝶直覺認為這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連忙攔住了她。然而曲婉婷似乎不願意提起這件事,一直躲躲閃閃。

「真的沒有什麼事情。」曲婉婷的聲音越來越低,她拉下衣服蓋住了手臂上的傷痕。

曲蝶自然不會就這樣罷休,她強行讓曲婉婷坐下來仔細的檢查著她身上的傷痕。

她好歹是一個特工,對受傷這件事情是再熟悉不過了,然而越看下去越覺得觸目驚心,這些傷痕根本就沒有曲婉婷說的那麼簡單。

無論她怎麼看,這些都是人為造成的。曲蝶眉頭緊鎖,她身上為什麼這麼多傷?

「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曲婉婷怯怯的說著,轉身就欲離開。

然而曲蝶的記憶告訴她,面前這個人根本就不是她表現的那個樣子,曾經自己在曲家時候受過她不少幫助,她絲毫沒有因為自己傻而遠離。

曲家一直都是重男輕女,從自己的身上就可以看出來,即便曲婉婷沒有被賣掉,日子也不會好過。 強硬地擋在曲婉婷面前,曲蝶目光咄咄地看著她,一字一句問道:「你難道就不覺得委屈,不會反抗嗎?」

曲婉婷頓時就愣住了,她雖知道曲蝶已經恢復了神智,但是面前的她和曾經的小傻子模樣相差太大,令她一時間有些不敢置信。

慌亂地咬了咬下唇,她苦澀地勾了勾嘴角,回道:「我,我能怎麼辦,我只是……」

雖然沒有說完全,但是曲蝶知道她的想法,有些頭疼地揉了揉太陽穴,她一手將曲婉婷拉進屋子,一邊安慰道:「我知道,一時間很難改變的,只不過,看你這樣,我也挺心疼。」的確,這般社會,有哪個女子敢做出反抗的,更遑呈一個這般年紀的少女。

從曲婉婷帶來的那些東西里,扒出了幾個模樣破舊的碗,去給她倒了碗水。曲蝶一邊耐心說著話,一邊暗暗吐槽曲家人的吝嗇。

幾個乾巴巴的饅頭,連個小菜都沒有,還有幾塊看著就很難吃的糕點,她甚至都懷疑有可能是他們吃剩的。還有這破碗,簡直就像是大街上乞討的乞丐用的!不過好在曲庭生的那些東西終究還是還了回來。

嘆了口氣,將那些厚重的竹卷放回隔壁房間的柜子里,順便從床底下拉出背包,又往手上噴了點雲南白藥這才轉身回去。可沒想到的是,等她再回到屋子裡的時候,便已經是人走茶涼。

「這丫頭……」曲蝶不禁有些無奈,「明明跟她說了叫她等著的,這跑的也太快了吧?」

雖然嘴上這般埋怨著,但是曲蝶心裡倒也沒有責怪她的意思。她知道曲婉婷性情軟弱,又一直在曲家受欺壓,如今這般也定是怕回去晚了又被責罰。

低頭看了看手上氣味濃重的黃色藥液,本來是打算用來給曲婉婷揉揉傷處的,如今……曲蝶不禁撇了撇嘴,最後抱著不能浪費的心態,便將自己肥嘟嘟的身子給抹了一遍。

而一路跑回曲家的曲婉婷,一回到曲府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將自己的房門鎖上。癱坐在床榻上大喘著氣,說實話,她的腦子裡現在還有點亂糟糟的。

曾經看著曲蝶被曲家人那般欺辱、踐踏,她的心裡就會湧起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所以即使曲蝶是個傻子,她也沒有絲毫的嫌棄,甚至可以說……她是感激的。

如果不是曲蝶的存在,那樣悲慘的下場,一定是落在她的頭上!所以當聽到以前那個最卑微最低賤的曲蝶現在居然滿臉自信地和自己說反抗?

呈大字型躺倒在床上,曲婉婷此刻的心裡十分複雜和掙扎。

「哥?」此時,正在收拾屋子的曲蝶一回頭便看到了頭髮有些凌亂,雙眼還有些迷糊的曲庭生朝自己走了過來。

「曲家人來過了?」看著本來空無一物的架子上還有桌上,都堆了東西,曲庭生不禁有些吃驚,不過片刻又瞭然。抬眼掃了掃一臉平靜無波的曲蝶,眸中不禁閃過一抹讚賞。

曲蝶心中猜測大概是剛才曲婉婷的到來驚動了他,見他神色間的疲憊之色現已消失殆盡,想來是已經得到充分的休息,便立即回道:「嗯!這下好了,我們不用再愁怎麼吃飯了!」

心念一轉,又似想起什麼,一臉驚喜地拉著曲庭生走到了書架前,指著書架上那整齊的一摞摞書卷沖他道:「他們還把你的東西也給你還回來了。這樣,你就可以繼續讀書了!」

其實說實在的,曲蝶的心裡還是希望曲庭生能夠不要放棄自己的學仕,因為他有那個天賦!在這樣一個時代,考取功名就代表著一生的成就,更何況……

她現在已經不是曾經那個只會拖累他的傻子了!不論身在哪裡,都無法阻止她活的瀟洒!

有些不敢相信地張大了嘴巴,「妹,妹妹?!」那神情中,是掩飾不住的興奮。

輕輕勾了勾唇,曲蝶一臉笑著靜看激動的不能自已的曲庭生,對一個書獃子來說,書就是他的快樂源泉。

俏皮地眨了眨眼睛,曲蝶便將剩下的時間都留給了曲庭生一個人,自己輕手輕腳的退了下去。

赤著胳膊來到了屋邊的那條小溪,曲蝶一把將袖子和褲腿擼了上去,便拿著昨日做的魚叉開始捕起了魚。

一雙明眸一眨不眨地盯著清澈的溪面,曲蝶能很清楚地從中看到倒映出來的自己的臉——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還有那小瓊鼻和那小嘴,但從五官來看,本該是個清秀佳人的,卻偏偏被那肉嘟嘟的肥肉給打破了。

忍不住皺了皺眉,曲蝶心中更加堅定了要加快將自己瘦下來的決心,以她現在這個體型還有體力,連曾經實力的一半都發揮不出來。

就在她心裡思緒萬千之時,就見河底一條大黑魚正甩動著尾巴緩緩游過來。「唰!」只見一道勁猛地風迎面襲來,曲蝶的手中的魚叉已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那條魚攻去。

「咔。」再抬手時,魚叉上,已經有了那條不斷掙扎的黑魚。抬起袖子抹了一把額頭上沁出來的汗,曲蝶不禁朝著自己拿魚叉的那隻手掌看去——

本來白嫩肥厚的素手上,現在卻有著一道顯眼的紅色痕迹,甚至還帶著絲絲火辣辣的痛,「嘖。」忍不住皺了皺眉頭,曲蝶的眸色不禁有些無奈。

「還真是差的不是一點點。」不過是稍稍一試居然就耗去了自己大半的體力,手上更是有點疼,若像是昨天那邊狀態,怕是耗儘力氣也不一定逮得到。

緩緩起身從水裡走出來,進去屋內拿了一把刀具,曲蝶便就著奔騰不息的水流準備將那條肥魚剖腹清洗,打算晚上用來煮魚湯吃。

「唉,沒想到肥也是有肥的好處的,就像這條魚,這麼肥,看樣子夠大吃一頓的了!」手裡麻利地破開魚肚,掏出內臟,然後就將它們扔進溪里,任由水流將它們帶遠,以免附近的野獸聞到味道被吸引過來。 有了從現代帶回來的那些調味料,曲蝶晚上就做了一頓十分美味的大餐——兩素一葷,就把曲庭生給吃的連誇她。

活了整整十七年,他自問真的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

「哥,你別急,小心一會兒被刺給卡著了。」見他如此狼吞虎咽,曲蝶不禁有些好笑,忍不住出言提醒,雖然她早在處理魚的時候就已經將大部分魚刺給挑去了。

「妹妹你長大了,居然都會照顧哥哥了,而且你做的飯真的太好吃了!哥哥都不知道你居然還有這手藝?!」停下了手裡的筷子,曲庭生這才想起這個問題忍不住疑惑地問出聲。他並不想提自己的妹妹是傻子這件事,但事實的確就是妹妹以前只會吃。

聽到這個問題,曲蝶夾菜的手不禁有些僵住,但很快思緒就轉了回來,不慌不忙地回道:「啊,我以前這麼會吃,現在腦子清醒了,當然就無師自通啦!哥你要喜歡吃,我之後都給你做。」勾了勾唇,曲蝶笑的一臉天真。


有些愧疚地撓了撓頭,曲庭生看著曲蝶的笑心裡不由得有些自責,這才注意到桌子上大半的菜居然都進了自己的肚子,面上不禁浮起一抹羞赫,心裡更加悔恨,他個做哥哥的怎麼還這般不成氣候!也不知道留些給妹妹吃,明明妹妹才最辛苦。

其實他平日里的胃口真的沒有這麼誇張,而且以前的曲蝶是個飯桶,巨能吃。曲庭生疼她,所以往往都把吃的留給妹妹,也就造成了他現在這瘦削的跟個竹竿一樣的身材。

心虛地抬眼看了看正小口吃著饅頭的曲蝶,曲庭生連忙停下了筷子,一隻手輕輕撫了撫已經開始發脹的肚子,一手將剩餘的菜推到她面前,急切地問道:「對不起妹妹,是哥的錯,你還餓嗎?哥這就去……」

「夠了夠了,我現在胃口小了,你不用忙活了,哥你先去洗澡吧,不然一會沒熱水了。」打斷曲庭生的話,曲蝶柔聲安慰道。

以前特工的她甚至有過幾天不吃飯的經歷,如今這一點點的餓對她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再加上……低頭瞟了眼自己肚子上的游泳圈,曲蝶便立即催促曲庭生離開。

待天色徹底黑下來,曲蝶此時已經洗浴完畢,身著一件素色布衣倚坐在窗口看著外面發楞。

「其實這樣也挺好的。」想著以前每天忙的腳不沾地,甚至連放下戒備安心睡一個覺都是難事的日子,她忍不住喃喃道。

而且現在的她還有一個對自己萬般疼愛的親哥哥,即使曲家的人不喜歡她,那又如何?她不在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