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丫頭還挺聰明,還真走了!」一個男人惡狠狠開口,神情和剛才判若兩人!

「她是真聰明還是根本沒察覺?」

「不管她是不是沒察覺,我們都不能放過她!」主動和憐搭話的男人開口,眼神陰冷,「你們可沒忘記,再往前面是什麼地帶,你們若是誰願意當誘餌,那小丫頭如何根本不用管。」

其他四個人頓時沉默,男人再度開口,「沒人說話了?跟上去!」

其他四個人互相看了看,二話沒說幾人全部尾隨憐而去,憐快速前行原本想要找一個空間平穩之地直接進行空間傳送,但沒走多遠她便發現身後有五道氣息尾隨而來。雖然這五人都很巧妙的想要將自己的氣息完全隱藏,憐冷笑一聲,在聖殿強者的眼裡,都是不入流的小把戲!

他們尾隨自己而來果然是有目的,憐停下腳步思索,空間傳送若是遭到這五人的干擾,她可是要付出不小代價,那就先看看這五人心中打的是什麼算盤!

憐反身而行,開始朝著相反的路線而去,便走還一副焦急的樣子,「要是和他們一起就好了,我還是返回去找找看吧……」憐的聲音控制的極為巧妙,恰好傳入了五人耳中,五人相互迅速交換眼色,還是由剛才的男人出馬,憐根本沒走多遠,很「湊巧」的再次被叫住。

「小姑娘,真是巧啊!」

憐冷冷勾起嘴角,轉過身淡淡微笑,「太巧了,我正想找你們,若是可以的話,我希望和你們一起同行。」

男人哈哈一笑,「年輕人想通了?想通了就好,那來吧,我們一起。」

憐點點頭,跟在男人的身後清楚的感覺到附近四道氣息的匆忙撤離,憐冷笑,裁決所?裁決所若是有這樣行為如鼠的人,可真是要砸了招牌!

憐很快便和其他四人見面,幾人一起前行,一路上氣氛很融洽,幾人對待憐就如對待小妹妹一樣,問了很多問題憐不痛不癢的應付,幾人一路氣氛歡快的往前行去,這幾人一直沒有動作,憐也便應付著。

「我們現在這裡休息一下吧。」領頭的男人開口,其他幾人點頭,迅速交換眼神,「走了有半天,大家都餓了吧。」

「是啊,我們去附近找找有沒有可吃的東西。」


所有人都順理成章的點頭,一個女人笑著對憐開口,「小憐啊,你和我一起去找些柴火怎麼樣?」

憐笑笑,「你們不用麻煩了,我這裡有食物,給。」憐手腕一轉,一大袋食物出現,可不是乾癟麵包干,麵包鬆軟還有散發著香氣的肉乾,憐笑道,「這些足夠我們幾個人,別客氣,拿著吧,不過你們怎麼出來不自己準備食物啊?」

「額……呵呵,我們長途跋涉,食物都在路上吃完了……」女人尷尬的扯開嘴角,「那個,既然這裡有食物……我們就吃吧。」

其他幾個人都呵呵一笑,紛紛坐了下來,「那可要謝謝小憐了,不過你能有空間容器,可真是了不起啊。」為首的男人笑著開口,憐哈哈一笑,「沒什麼了不起的,我用錢買的。」

其他幾個人互相看了一眼,用錢買?看樣子這小丫頭還是個有錢的主兒!

「這樣啊,那小憐你是貴族家的小姐吧,怎麼出來沒人陪著?」

憐沒心沒肺的笑道,「我可是偷跑出來的,怎麼可能要人跟著!西大陸那邊可是有龍的!那麼好玩的地方我怎麼可能錯過!」

幾人都是呵呵一笑,心頭已經有了幾分想法,這丫頭是個貴族家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姐,愚蠢、張狂!這樣的女人可真是太好對付了。

眾人愉快的進食,憐一改剛才不言的態度,反倒是誇大其詞起來,態度浮誇的很,似乎和幾人已經完全相熟的模樣,幾個人樂呵呵的聽著,偶爾說幾句,沒多長時間他們已經將憐的家底快摸清了。

「好了大小姐,我們上路吧。」為首的男人站起身,憐也跟著站起身,「你們幾個實力這麼高,不如來做我的護衛吧!」

男人哈哈一笑,「我們可是教廷人員,要辜負大小姐的美意了,走吧。」

憐呵呵一笑,跟著幾個人往前走,憐開始不停的發問,問的都是些愚蠢和膚淺的問題,這次換這幾個人呢開始敷衍應付,為首的男人一直在前方帶路,憐走在中間,為首的男人回頭,看到憐正轉頭和後面的人說話,男人迅速使出一個眼色,第二個男人迅速點頭,立刻開口,「我們似乎被跟蹤了!」

「啊?被跟蹤?!」剩下的幾人很為默契的開口,都有些緊張,憐看著幾人的神情,目光微冷,出招了?「被跟蹤?被誰跟蹤啊!」

「大小姐你先等在這裡,我們去後面看看。」為首的男人神情嚴肅,立刻就要往後面走,憐立刻伸手攔住他,「你們都走了,我就一個人嗎!」

「這裡很安全,放心。」男人安撫,憐死死抓住他的衣袖,「我不要一個人留下,我和你們一起去!」

男人一愣,「大小姐,若是真的遇到危險,我們要照顧你反而會分神,這裡十分安全,你就呆在這裡等我們……」

「不行!我要不然跟著你們,要不然你們留下一個人陪我!」憐的話語蠻橫,為首的男人皺眉,掃了其他四個人一眼,「好,那你陪著大小姐,我們去探查情況。」

被點到名的女人五官僵住!男人的眼神再度掃來,女人只能點頭,「那、那好,我留下。」

其他四人隨後匆匆離去,被迫留下的女人極為不情願的站在一邊,眼神看著周圍似乎很為戒備的樣子,「你看什麼?這裡很安全,不用擔心吧。」

女人扯扯嘴角,「我沒有擔心什麼,只是不能掉以輕心。」

憐哈哈一笑,「沒事的,我這裡有藥劑,就算遇到什麼也死不了!」

「你還有藥劑?!」女人瞪大眼睛,憐呵呵一笑,「是啊,我臨走的時候可是拿了不少好東西,錢就不說了,空間容器、藥劑啊,武器啊,反正挺多的。」

女人立刻湊過來,「大小姐,你看我留下來陪你,能不能分我一瓶藥劑……」

憐呵呵一笑,「當然可以,沒問題!」

女人心花怒放,憐手腕一轉,女人眼中的貪婪目光讓憐心中冷笑,一瓶高品質藥劑出現,女人立刻伸手要拿,憐手腕一轉避開,女人一愣,「大小姐,你……」


「別急啊,這藥劑太珍貴,我要給你也可以,不過你要告訴我……」憐的紅唇慢慢上揚,黑眸的目光越來越冷!「你們幾個,在打什麼主意?」

女人瞪大眼睛,驚覺面前這個膚淺張狂的貴族小姐有些不對勁!「大小姐?」

「大小姐?你真以為我說的是真的?」憐冷冷開口,女人當下意識到了什麼,轉身欲跑!憐豈會讓她逃開!手掌往前一抓,女人的衣領便被憐擒在手裡,她往前竄逃的身子被硬生生拽了回來!

「嗷嗚!」響亮的獸吼傳來,女人瞪大眼睛,情不自禁的喊了出來,「來了!」

憐卻沒有任何反應,僅是不屑一笑,「區區一隻白銀級別的魔獸而已,很可怕么?」


女人的眼睛瞪得來大,她說什麼啊,區區白銀級別?還不夠可怕嗎!還不可怕嗎!不可怕嗎?啊?!

憐手腕再度旋轉,一隻可愛的小黃雞拍打著小翅膀出現,女人見到不免再度目瞪口呆,這個時候放只雞出來做什麼?

憐冷冷勾唇,「小黃,讓她見識一下,什麼樣的魔獸才是真正的,可怕。」

自作孽,不可活啊…… 章節名:章2全滅

「我們把她丟下好嗎?如果說那個魔獸來了的話,她肯定會有危險啊!」剩下的一個女的不免有些擔憂,在幾人都退出到安全範圍之後才開口,其他三個男人看向她,為首的男人冷冷開口,「要不然你去和她交換一下?」女人聽到這話立刻閉嘴,再也沒了任何聲音。

「那個貴族家的小姐有幾個腦袋能轉過彎來,再說她就不會趁機會自己跑么!」為首男人開口,一臉不擔心的模樣,「如果能將那隻魔獸成功引出,我們不僅僅能順利走過去,還能撈著點好東西!那魔獸可是堪比白銀級別的強者,光是那元氣丹,就能賣上不錯的價錢!」

其他幾個人都忍不住撇嘴,元氣丹?你會不會想多了?光是引走就好不容易了,他們幾個加起來都不是這隻魔獸的對手,還想著要拿元氣丹?!

「那個貴族小姐真的不會起疑心么?」

「就憑她那點智慧,根本不會!她也就乖乖的成為誘餌,若是能夠為我們做點事,我也會感激她的!」為首男人目光包含期待的看著前方,在這個緩衝地帶有魔獸出沒,他們如果小心的躲開也沒事,只不過這裡有一隻白銀級別的魔獸到處晃悠,他們已經好幾次都無功而返,被這隻魔獸擋了回去。

為首男人本想這次狠下心讓其中一個人作為誘餌,卻沒想到憐一頭撞了進來,一個口氣如此捐款給的貴族子弟他若不利用就真是傻子了!剛才的那一聲獸吼如此響亮,那個龐然大物已經來了!不知道另一個有沒有本事逃出來,若是有本事算她命大,若是沒有也沒關係!只要能夠吸引住那隻魔獸就行。

「啊啊啊啊啊啊!」一聲絕對凄厲的慘叫傳來,幾人聽到都是汗毛倒豎!這聲音,真的是讓人毛骨悚然啊!光是聽著就能感受到死亡是有多麼讓人痛苦和恐懼!

「看這樣子,那小丫頭應該已經被吃下肚了。」其他人開始猜測,為首男人眼神興奮的閃爍幾下,「再等等,我們要有耐心。」

其他幾個人無奈只能繼續等待了一會兒,隨後依然有慘叫聲傳來,這其中還夾雜著魔獸憤怒的吼聲,為首男人聽的是越來越激動,從魔獸的聲音不難分辨,魔獸受傷了!

「那魔獸竟然受傷了!」為首男人興奮不已,「我們趕過去!若是能夠在它重傷的時候至死,元氣丹就是我們的了!」其他幾個人不免也神情振奮,幾個人連忙快速的往前沖,一點猶豫停下的姿態都沒有!

「刷刷刷!」樹叢不停響動,幾道身影迅速的再度竄了出來,為首男人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由得睜大眼睛!一隻負傷頻臨死亡的魔獸倒在地上,那個貴族小丫頭甚至是他們的同伴都沒有受傷跡象!

這、這是怎麼回事!為首男人內心震撼不已,同憐一起留下的女人站在那,身體緩緩的轉了回來,「你們,回來了啊。」

「有魔獸襲擊嗎?真是沒想到!」為首男人立刻跑了過來,倒在地上的魔獸還有喘息,甚至身體都微微動了一下,為首男人心驚肉跳了一下,隨後揚聲道,「別怕!它已經快死了!讓我解決!」

「噗嗤!」手起刀落,一柄武器直直插入魔獸腦部,本就奄奄一息的魔獸立刻死去,為首男人呵呵一笑,「好了大小姐,別怕了。」為首男人邊說便開始挖取元氣丹,其他幾個人也立刻敢來幫忙,絲毫沒注意到自己同伴的不對勁,還有這個被他們定義為愚蠢膚淺的大小姐,已經不一樣了!


一隻小黃雞站在憐的頭頂,一雙漂亮的眼睛冷冷看著正在挖取元氣丹的幾人,裡面的不屑和嘲笑那樣明顯。憐也冷眼看著,站在她身旁身體快要僵硬成石頭的女人,一臉古怪的表情,「你們……」似乎是想提醒點什麼,但又說不出口。

「挖出來了!」為首男人看著挖出的碩大元氣丹雙眼發亮!不顧手上沾滿的血腥,哈哈一笑!「這元氣丹,可真是好啊!」其他幾個人也興奮不已,憐冷冷一笑,「能賣多少?」

「能賣很高的價格!哈哈哈!」為首男人說完,轉身忽然發現有些不對勁,這位貴族大小姐怎麼一副冰冷姿態?還有……那個同伴怎麼表情如此怪異!

「你怎麼了?」為首男人不禁問了一句,其他幾個人見到也不由得疑惑,「你怎麼了啊?難不成是被這魔獸嚇傻了?」

女人連忙搖頭,「不、不是……」

「那你是怎麼了,說話磕磕巴巴,還不是被嚇傻了?」有人笑著調侃一句,憐輕聲一笑,女人的頭皮狠狠發緊,身子也顫抖了一下!眼神頗為驚恐的迅速向後瞟了一眼,生怕憐會做什麼,不,正確說來她的目光是落在憐腦頂的小黃雞身上。

「剛才這裡發生了什麼?這隻魔獸的實力可不低,你們兩個……」為首男人疑惑不解,看向同伴尋求答案,憐呵呵一笑,「這隻魔獸沖了出來,可是嚇壞我了,不過多虧了小黃……」憐的手臂往前提起,一隻小黃雞慢騰騰的飛了下來,其他人瞪大眼睛,這隻雞?!

「大小姐,你在開玩笑?你是說這隻雞將這魔獸打成這個樣子……?」為首男人挑眉開口,其他幾人都忍不住笑了出來,但女人卻狠狠搖頭,恨不得將腦袋都搖下來!

「是、是真的?」另一個女人忍不住走了上來,僵如石頭的女人立刻點頭,嘴唇不斷發抖,一雙眼瞪的老大死死盯著小黃,瞳孔深處翻湧著深深恐懼!

「怎麼可能啊!」有人喊了出來,女人卻一再狠狠點頭!「是、是那隻雞!不、不是雞,它不是只雞!」女人似乎打開了什麼開關,異常驚恐的喊了出來,喊的有些語無倫次,喊的有些聲嘶力竭。

「哎!你怎麼了啊!」其他幾人都有些手足無措,只有為首男人明白了什麼,「大小姐的寵物可真是厲害!大小姐,這裡危險叢生,這隻魔獸可能只是個開始,你還是回去比較安全,接下來的路程我們也不能保你安全。」

語無倫次的女人雙膝一軟倒在地上,忍不住落下淚水,莫名其妙的哭了起來,「魔鬼……就是魔鬼……」

「把她扶起來,大小姐,我們就先告辭了。」為首男人說完,一個男人上前將她拽起來,女人的身體似乎沒了半點力氣,如一攤肉泥扶都扶不起來,只是不停的低喃著什麼。

「這就要走了?」憐突然開口,為首男人呵呵一笑,「大小姐,我也是為你好,早點回去吧。」

憐呵呵一笑,輕輕的摸了摸小黃的腦袋,雲淡風輕的開口,「利用我之後,就想閃人,沒這麼簡單吧。」

為首男人神情一冷,「大小姐,你這是什麼意思?」

憐抬眸,黑眸如炬,目光犀利如劍!為首男人當下心頭一緊,下意識的要有動作,只覺得一股力量自天而降,將他的身體狠狠壓在地上!

「撲通!」為首男人跪在地上,絲毫反抗之力都沒有!其他幾人看的目瞪口呆,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憐呵呵一笑,慢悠悠的走過來,看著男人手中死死握著的元氣丹,「我不想和你們有任何糾纏,若你們真心需要同伴就算了,只是可惜……太貪了。」

「你、你、……是什麼人!」為首男人狠狠咬牙,心生退意!「我、我認錯!放了我!」

憐冷笑,看著其他幾人,她手掌上的小黃已經躍躍欲試,憐的手掌往空中一揚,小黃雞拍打著翅膀飛了起來!一道璀璨的金光爆發而出,龐大體型的鳥類出現,幾人都看不清鳥類的具體形態,唯一能看清的便是那頭頂處凶煞非常的三隻眼睛!

三隻眼睛的金色巨鳥!

「是、是金……!」為首男人還算有點見識,他若知道惹到的是這樣一位人物,有金魂鳥跟隨,他縱然有一萬個膽子也不敢靠近憐,絕對會繞著走!

「小黃,開餐吧。」憐面無表情,話語中沒有任何溫度,一股奇異的聲音散發而出,那聲音輕柔如紗,就如一隻手般能夠觸碰到你的心靈,只見有元氣包裹的靈魂自肉體中被強行拉出,四五道靈魂在下一秒,便都入了鳥嘴之中!

「砰砰砰!」瞬間,五具冰冷的屍體倒地,沒了任何聲息!

金光散去,小黃雞拍打著翅膀再度降落在憐的頭頂,頗有不滿,「這樣的靈魂怎麼可能餵飽我,不過有的吃總比沒有強。」

憐聽到這話只是低笑,被緊緊抓著的元氣丹滾落在地,沒等她有動作,小黃迫不及待的又飛了下來,「這東西就給我吃吧。」

憐驚訝,「你也吃元氣丹?」

小黃點點頭,如小雞一樣的嘴巴卻在下一秒張到老大,將這枚碩大的元氣丹全部吞了進去!元氣丹幾乎將小黃雞的身體膨脹一倍,隨後便消失不見。

「哼,不要以為只有那隻蜥蜴會吃元氣丹啊,要知道這東西對於古物來說,都是美味,就連龍也會吃的!」

「那我真是長見識了。」憐低聲笑笑,小黃白了她一眼,拍打著翅膀飛了上來,「快走吧。」

憐當下開始進行空間傳送,剛要準備構建空間之力,某隻又忍不住開口,「唔,這元氣丹還算好吃,憐,以後若是有的話,就多給我弄些。」

「我盡量。」

「你對那蜥蜴可比對我好多了!」某隻的話語帶著明顯的酸味,憐苦澀笑笑,小黃雞意識到了什麼,「我不是非要提起那個蜥蜴……」

「我知道。」憐淡淡低語,專心閉上雙眼,空間之力瞬間形成!腳下的傳送陣閃爍光芒,隨後身影被完全吞噬於空間之中,這裡再度恢復為寂靜一片,只除了倒在地上的幾具屍體。

一雙眼在暗處閃閃發亮,閃爍著興奮和狂熱的期待!舌頭舔舐著乾澀的嘴唇,「嘖嘖,那小丫頭……太讓我驚訝了。」 章節名:章3你是一隻龍?

「鎮尾的防禦工事要被破開了!注意安排人手防禦!」

「隊長!龍族的進攻暫且打退了!」


凌亂不堪的小鎮,各色人等穿行其中,這是其他三片大陸的居住民無法想象的畫面,受傷的人幾乎能鋪滿整整一條街,身穿裁決所、苦修院和騎士團制服的教廷人員穿梭其中,也只有在這裡才能看到教廷三大機構的人員這麼多,死亡對於這裡似乎是件很平常的事,不停的有屍體被抬出去,不停的有重傷的人停止呼吸,所有人的臉上有絕望,有希望,也有堅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