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系放心,雪藏的事情我們紫系會議廳會儘快給你們一個說法!」

紫系只能這麼回答,但是他們的回答很快又變成了絕望的震驚!

「紫系會議廳!你們統戰部的恆毅下達命令要求所有神殺團以五系通法為準則行事!第八十七萬戰區的戰鬥剛剛結束,該戰區的神殺團竟然阻攔我們青系軍團接收攻佔的星球和戰利品、以及俘虜!你們紫系會議廳到底還有沒有把我們青系放在眼裡?」

除了目瞪口呆的絕望,紫系會議廳已經無話可說……

恆毅,他真的是瘋了?

竟然連青系的根本利益也敢動!

他有沒有把青系無數軍團放在眼裡?

「紫系會議廳!請立即給予回復!」聯絡的光幕里,青系會議廳的頂尊們出離憤怒的咆哮!

事到如今,紫系會議廳即使再怎麼顧惜顏面,也已經沒有辦法繼續隱瞞實情。

會議廳的會長慚愧沒臉的低聲道「青系請理解紫系會議廳的現狀,事實上統戰部部長恆毅已經失去控制。他視紫系會議廳於無物,不理會紫系會議廳的任何話。請青系理解紫系會議廳的實情后能夠相信,我們紫系會議廳十分尊重青系。恆毅的行為純屬個人行徑,絕對不代表紫系會議廳,同時——恆毅也是紫系會議廳的公敵!」

「……荒唐!紫系會議廳連區區一個人都管不住了!真正可笑——既然如此,青系就自己解決!恆毅既然是紫系會議廳的公敵,青系對他不管採取任何手段毫無疑問都不會成為不尊重紫系的理由。」

「不錯,對此紫系會議廳做出明確保證,恆毅屬於個人行為。並且是紫系會議廳的敵人,其做法是五系會議廳所不容,無論任何系對恆毅採取任何應對方式。都不需要向我們紫系會議廳提前通知,紫系會議廳不會就恆毅的任何問題視為是對紫系會議廳的不尊重。」

「好!那麼,我們青系明白紫系會議廳的處境,不會把恆毅的作為等同於紫系會議廳的態度。」

……

白系會議廳。

眾尊齊聚。

大元聽著接連不斷來自五系交換的信息。熱議的話題是紫系會議廳和青系的當前狀況。

紫系會議廳原頂尊被取消會議廳議員的資格。失去所有職務,成為普通的神殺團團長。

「這個恆毅——當初青系的針對打擊果然有先見之明!」

「看他的架勢根本不把五系放在眼裡,現在已經公然挑戰青系的根本利益。」

「簡直自取滅亡!憑他幾個人想跟青系的軍團對抗?」

「我們且先靜觀其變。」

「這個狂徒的末日應該也到了,青系絕對不會放過他。」

大元沉默的聽著,不發一言,恆毅的連串舉動簡直讓人震驚!

作為師父的大元都沒想到恆毅採取的手段如此激烈!

眼前不但成功解決統戰部沒人沒錢沒資源的問題,還馬不停蹄的立即挑戰青系利益的底線。

可是,青系不是好惹的。絕對不會把最重要的利益讓任何人觸動。

毫無疑問,局勢這麼發展下去必然是青系軍團公然用武力對抗恆毅。

恆毅如何應對?

大元真不知道恆毅到底有什麼辦法可以應對青系抓狂的憤怒!

無論怎麼看。從實力上毫無疑問恆毅根本不可能跟青系的大軍團為敵。

……

紅系會議廳。

眾尊齊聚,她們的聚集只是為了一個人,恆毅。

「最新情況,第八十七萬戰區的紫系神殺團要求青系按照五系通法上繳俘虜,戰利品和移交進攻佔領的星球管理權。青系的軍團現在把該戰區的神殺團包圍,以恆毅的手段來看,他如果過去肯定就是一場廝殺!青系會議廳里去了十位頂尊到八十七萬戰區,現在就等恆毅現身。」

「這人不是自取滅亡嗎?在戰區,青系的頂尊殺了他白殺。」

「先看著吧,現在是紫系和青系的問題,青系應該能夠趁此機會解決了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徒。」

……

統戰部,緊急聯絡的光幕中。

青系第八十七萬戰區的一星破軍軍團長咆哮怒吼。「你們統戰部要管我們青系的事情?好啊!來——我們在這裡等著,俘虜,戰利品,星系控制權都在這裡!有本事你們就來拿!靠一句狗屁的廢話就想動我們青系的東西?你們他嗎的做夢呢吧!」

光幕中,被青系團團包圍的二十多個神殺團人彷彿不是當事人般對著聯絡的光幕道「部長看見了,我們按你的命令辦事,可是現在的情況怎麼執行啊?不能要求我們二十多個打三千萬規模的軍團吧?」


「支援力量很快抵達,請你們先穩住局勢。」恆毅從容的答覆,讓光幕里的青系軍團長和被包圍的神殺團人都為之意外。(未完待續。。) 支援力量很快抵達?

第八十七萬戰區的軍團長和神殺團人都愣住!

這戰區的神殺團人和青系的軍團長本就一起共事兩年之久,直到今天才總算把目標星系全部攻佔。

統戰部的命令神殺團不能不聽,但這支神殺團跟很多戰區的神殺團人一樣,完全把這個命令當作笑話。

於是他們很爽快的告訴青系的軍團長,雙方就地上演了這麼一出看起來很激烈的爭鬥戲。

用意很明確,統戰部要執行五系通法?

可以,部長你自己來吧!我們可打不過青系軍團那麼多人。

青系的軍團長也覺得是個笑話,你說拿我們就給啊?

想拿,行啊,自己來!問問我們八十七萬戰區的青系三千萬軍團戰士們答不答應!

他們都認為是個笑話,可是光幕中恆毅平靜的回復讓他們發現,這個新任的部長是玩真的!

支援力量很快抵達?

不惜調動紫系神殺團跟青系大幹一場也非得把命令落實?

八十七萬戰區的神殺團全都意識到情況的不妙,團長在通訊光幕關閉后很無奈的望著青系軍團長。「兄弟,這不怪我。」

青系軍團長冷冷然道「這個混蛋不知死活!他敢來就別想活著回去!來人——求援青系會議廳,紫系統戰部部長在召集援軍!」

八十萬戰區送達的消息讓青系會議廳十分震驚,恆毅發布命令。卻沒人想到他會在上任第一天就以強硬態度務求落實,甚至不惜引發兩系的直接武力衝突。


這讓青系會議廳震怒,同時也讓青系會議廳意識到這是天賜良機!

在戰區動手?好的很!

殺了你白殺!


怎麼回事還不是靠他們的報告?神腦什麼都不會知道!

戰區的種子陣的信息從來被屏蔽。讓神腦知道什麼,它才能知道什麼!

青系沒有放過這個機會,十位青系頂尊直接趕到八十七萬戰區,等著恆毅召集的支援抵達……

統戰部。

通訊光幕關閉的時候,意識到情況繼續發展下去會演變成什麼結果的白問神憂心忡忡的道「青系去的是頂尊,我們就算召集各戰區的神殺團都過去也擋不住,他們的目標肯定你!」

恆毅點點頭。似乎對這個問題毫不擔心,只是讓人聯絡第九九八層。

光幕中,元冰四周圍的情景清晰呈現。

「進度如何?」

「大師哥!已經好了。」

「這麼快?」恆毅十分意外。卻見光幕中元冰四身邊是剛才帶幾千統戰部的人要求回來的瘦弱男人。

「他好厲害!三下五除二就解決了!」光幕中的元冰四神情興奮,那儼然是在追求的領域遇到未曾想象過的高手時的激動和振奮神情。

恆毅更覺得意外,意外的不是這個瘦弱男人的本事,而是他竟然會幫忙做這件事情!

恆毅已經看過這個瘦弱男人的資料。在統戰部工作了三百多年。叫依泓泓,是依家的人,而且還是依家裡最有地位的依郁之後。

恆毅看到的資料里顯示這個人並非真氣修為資質很差,相反,曾經是天上天走出來的頂尖精英,資料中說後來因故不宜作戰,一直負責的是統戰部法陣方面的管理工作。

但奇怪的是,在因故不宜作戰的資料之前。這個人也從沒有任何作戰相關的履歷,而且父母資料也缺失。

統戰部內的綽號是美女之友。

此刻光幕里。瘦弱的依泓泓正在不斷聯絡著人。

「啰嗦!快回來幹活。不就是五系通法嗎?不記得回來重新看一遍。」

「是啊是啊!我們都回來了,你們趕緊來。」

「是我帶頭,都回來吧,把三五六層的都叫回來,趕緊的趕緊的——」

元冰四告訴恆毅說依泓泓已經聯絡了統戰部休的四萬多人,這些人全都在趕過來的路上,人手缺乏的問題很快能夠解決。

「很好,立即開啟。」

恆毅一聲令下,光幕里元冰四如同對待授業恩師般恭敬的對依泓泓抱拳作禮道「泓泓師傅,部長說啟動。」

「沒問題。」依泓泓開啟樓層聯絡呼叫陣法道「全部打開!」

伴隨統戰部陣法的啟動,恆毅身上的歷練珠突然亮起一團藍光——

他身邊的白問神,金天使身上的歷練珠全都一樣的亮起藍光!

這一刻,人類文明兩百萬支身在戰區,還在邊境防禦的神殺團人身上的功績堂歷練珠全都一起亮起藍光!

「這是什麼東西?你幹了什麼?」白問神茫然不明所以。

「只是開啟本來就該存在的功能。」恆毅回答的平淡。

這是他一直都想做的事情,在上任的路上也做足準備,必須第一時間開啟的事情。

曾經幾年在動態星系基地的時候,他就在想,如果種子法陣,歷練珠都能夠發揮本來的功效,那麼很多違背五系通法的事情就能從根本上杜絕。

五系潛規則立足的根本就在於種子法陣本來跟神腦無阻礙貫通所有信息的能力被人為屏蔽和改變,所以,除了人類文明五領導星外,別的地方發生的事情神腦根本無法知道真實,五系會議廳怎麼回報,神腦就怎麼知道。

那時候恆毅就琢磨過東太星系的種子法陣,他雖然不精通這些,但卻一直保留基地法陣的信息。

防禦基地的種子法陣跟五領導星的一樣,跟神腦連通的信息要比別處多,恆毅覺得如果交給懂得陣法的人進行對比,會很容易找出進一步破解的辦法。

這件事情本來是元冰四在做,依泓泓讓效率提升,而且還破解的更徹底,完全的解放了種子法陣的能力。

每一顆歷練珠里其實都如同是小型的種子法陣,本來也如同所有種子法陣建立之初的構想一樣,跟神腦實現無阻礙的完全信息連接。

但實際上歷練珠的能力一樣被限制,神腦只能知道戰鬥功績方面的事情,非戰鬥狀態歷練珠接受不到信息。

而現在,恆毅的目的就是解放所有統戰部歷練珠本來的能力。

欲戰五系潛規則,必須釜底抽薪攻其根本,第一步必先讓神腦恢復視聽!

……

紫系會議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