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咆哮引發的風壓把辛澤劍的髮型都吹成了大背頭,辛澤劍無奈的用手理着頭髮。

“你不是想把認識的人都找來嗎?”

“還是隻叫關係不錯的吧。”王文志一下子老實了許多。

“計劃呢?我叫人的時候怎麼跟他們說啊?”

“就先說是郊遊加野餐吧。”王文志嘿嘿一笑,“外出兩三天,要過夜的那種。”

“爲什麼有些詞從你嘴裏邊說出來就特別邪惡呢?”

“可能是你思想比較骯髒吧。”

“放屁!”

“又搶我的詞!”

兩人還真把所有關係不錯的人都問了一遍。當然,辛澤劍與王文志對“關係不錯”這個詞的理解不同,除固定名額的範曉玲外,辛澤劍還叫了霍佳、崔志林和宋亭安,並讓他們自備女伴,想了想又補上了雲寒露和嫽霜顏。

“我就不去了。”崔志林在電話裏說,“你應該也能想到,五一假期我們會很忙。”

“理解。”辛澤劍打算掛電話,“那有機會再說吧。”

“等下,有件事忘了跟你說。”

“嗯?”

“前段時間你給我的黑魔法教科書,我上交後,總部對此非常重視。”崔志林的語氣有些興奮,“因爲超能的種類太雜,覺醒也毫無規律,所以人員選擇、人手分配和成員配合都很成問題,這種系統性的人員培養方法正是應龍急需的,從此我們不必四處去拐超能者加入應龍了,可以自由培養自己的人才,特別是連超能者怕精神干擾這個弱點都解決了。所以他們讓我問你,能不能把黑魔法的基本原理也整理出來。”

“這個簡單, 秀色江山之冷君暖妃 。”

“你盡力吧。鑑於你對應龍的貢獻,總部給了你名譽成員的身份。”

“這東西對我沒用吧?”

“我的話還沒說完。應龍的名譽成員可以在不付出義務的前提下,享受一些龍之子的特權,我覺得你應該需要這個身份。”

“龍之子的特權?聽上去還不錯。”

辛澤劍心說:勞資的身份真是越來越複雜了。

“總部已經把證件發下來了,明天我讓卓思給你送過去。”

“謝啦,就這樣吧,有時間再聊。”

“說實話,我還真不想跟你打交道,每次都沒好事。”

“靠!你不覺得這話該由我來說嗎?”

兩天時間一晃而過,轉眼已經是五一了,似乎老天也想讓他們玩的盡興,天氣好的不得了。

但真到了集合的時候,辛澤劍有點蒙了,一二三四五六七…一共來了多少人啊?

“喂,人是不是有點多了?”

“大概吧。”

“一點也不大概!”

辛澤劍叫來的人是霍佳、宋亭安、雲寒露和嫽霜顏,霍佳的女伴是白奕言,而宋亭安沒有女伴。

範曉玲找來了張瑾,紀淑靈和冥月自然是一個人都沒叫來。

除此之外,在場的還有姜哲、一個不知道名字的MM、嵐珊、林殤、林雨萌。

再加上辛澤劍、王文志、範曉玲、紀淑靈和冥月這五個固定名額,一共有十六個人!

紀淑靈看看身後那輛中巴大小的房車,狠狠踩了王文志一腳,之前他可沒說有這麼多人,這輛提前準備的房車明顯是排不上用場了。

“哈哈,沒事,人多才熱鬧嘛。”王文志安撫紀淑靈之後跟大夥說,“不要着急,我們馬上就換車。”


“這輛車送你了,扔在這裏污染環境。”

辛澤劍也不客氣,直接扔進天羅奕局。

那個不知道名字的MM是和姜哲一起來的,大約十五六歲的樣子,很是靦腆。

“有女朋友還整天粘着我!”王文志錘着姜哲的胸口,“還以爲你跟胡珖一樣是光棍呢!”

姜哲一下子低沉了:“你誤會了,她是春樂的堂妹,春樂走後,我一直在照顧她。”

“呃。”意識到說錯話的王文志立刻卡殼了。

“胡珖是誰?”嵐珊問。

辛澤劍敬仰的說:“一個傳說。”

紀淑靈發動超能的時候,一羣人依次做着自我介紹,不過人太多了,一時間還記不住所有人的名字。

“這陣容很強大,夠掃平一個小國了。”辛澤劍環視着衆人,雖說有很多人都不認識,但他能感覺出在場的沒有普通人,最弱的恐怕就是能以一敵百、號稱江山武王的宋亭安了,只可惜他意識不到這點,這傢伙正頗有風度的和白奕言搭着話,因爲對方的書卷氣和嫺靜很合他的口味。

王文志偷偷指了指正在一邊說着話的雲寒露和嫽霜顏:“有這兩位在,掃平大國也不成問題。”

“那個女生爲什麼穿着古裝?”姜哲摸着下巴,猥瑣的望着嫽霜顏,“不過很有味道,真的很適合她。”

“那位你就別想了。”王文志立刻潑了他一頭冷水,“別說是姜哲了,就是姜哲的三次方也不可能追到她。”

“靠,有你這麼損人的嗎?”

“加入我們林家吧,林家的財富在全世界都能排的上號。”林雨萌搖晃着辛澤劍的胳膊,那故意賣萌的樣子足以令不同人種的蘿莉控獸性大發,可惜辛澤劍平生最討厭的就是蘿莉和正太,所以對此不理不睬。

林殤不動聲色的湊到王文志身邊,小聲說:“嵐珊是你叫來的?”

“是啊。”

“你就不怕後宮起火?”

“啥意思?”

“嵐珊好像看上你了,她看你的眼神都不對勁。”

“那又怎麼了?”王文志似乎真不在意。

“你不知道現在紀家和嵐家的關係不好嗎?你女朋友是紀家的人,真吃起醋來有你受的。”

“我靠,我哪想過這麼複雜的問題?我這就讓她回去。”

“你瘋啦!有這時候轟人回去的嗎?”林殤閃到一邊,“自己好自爲之吧。”

“我靠!那還不如別告訴我呢!”

張瑾的情況算是穩定了,這丫頭越發的健康水靈起來,現在連眼鏡都不用戴了,視力比飛行員都好,身體素質更是超越美國隊長了。雖說她的心跳、血壓、血型、骨密度之類的和人類有着明顯的差別,只不過沒心沒肺的張瑾自己意識不到這些。

張瑾的花癡又犯了, 總裁爹地悠著點 ,連插嘴的餘地都沒有。

範曉玲有點不適應這樣的場面,只是安靜的待在雲寒露身邊,雲寒露默默嘆了口氣,她知道範曉玲的身體沒有問題,變成這個樣子是因爲有心結。

姜哲的女伴叫呂潤潤,王文志見她一臉惶恐,有些過意不去,於是派出了冥月,想讓她和呂潤潤走近一點,以此來消除她的緊張感。冥月一臉“你瞧好吧”的表情,跑過去粘着呂潤潤了。

“車什麼時候好啊?”姜哲看了看錶,都過去五分鐘了。

王文志看到紀淑靈的眼皮顫了一下:“馬上就好了。”

紀淑靈睜開眼睛,空地前的空氣以波紋形態扭曲,一輛造型頗具科幻色彩的大巴車緩緩定型。

它有着流線型的車頭,駕駛席在車頭正中央,通體黑色,八對輪胎,車側面沒有窗戶,高度是一般雙層巴士的1.5倍。


紀淑靈將一個類似車鑰匙的東東扔給王文志,然後找冥月去了。王文志瞪着眼,意思是我哪會開車啊?

姜哲搶過鑰匙,立馬傻眼了,這他媽哪是車鑰匙啊?上面就三個按鈕,分別寫着開機、待機和關機…

ωωω▪тt kдn▪C 〇

按下開機鍵,右前方的車門緩緩打開,同時從裏面噴出白色的冷氣,配上科幻的音效,竟給人一種開啓的不是車門,而是外星人飛船的感覺。

姜哲摸着車門邊緣,原先真看不出來這是車門所在的地方,因爲緊密度太高了,恐怕超越了航天飛機的級別。

進去後,發現內部有兩層,分爲商務和居旅兩個大區。一層是商務區,沙發座椅餐桌星羅棋佈,給人一種大氣的視覺衝擊感。二層的居旅區包括臥室、洗漱間和廚房,內部裝飾以白色和米黃色爲主,寬敞又明亮。

有趣的是,從外面看會認爲大巴車沒有窗戶,但進來後才發現兩邊的車壁全是透明的,外面的情況一覽無餘。

一羣人進來後立刻大呼小叫,尤其是張瑾,屬她的嗓門最大。其他人依次上車的時候,雲寒露敲了敲車體。

“精神實體化?好罕見的超能。”雲寒露戴着大大的墨鏡,頗有女星的架勢。

“精神結構也很穩定,”嫽霜顏說,“但經受不住一定程度的干擾。”

“我不希望在我睡覺的時候解體。”雲寒露將一張靈符拍在車上,符紙很快融入車體不見了,“補丁打好了,上車吧。”

“嗯。” 白奕言將一個貓頭鷹貼紙貼在車頭,上面飄散出淡淡的精神波動。

“這是在做什麼?”宋亭安不理解對方的行爲。

“這是夜梟的證明,有了它,各地的應龍和夜梟就會知道這輛車是自己人的,不會來找麻煩了。”白奕言解釋的很細心。

“應龍?夜梟?”宋亭安眨眨眼,“你是說吃的夜宵嗎?”

“沒什麼,上車吧。”白奕言感到一陣無力。


她一開始就發現在場的都是些天將、天師和隱世九家族的子弟,所以這個對她搭話的人也一定大有來頭。白奕言看不出宋亭安的深淺,因此認定他是個高手,現在才發覺原來是看走眼了,這傢伙根本就是個普通人嘛…

關上車門後,姜哲大叫着誰來開車,紀淑靈說不用人駕駛,設定好終點就可以了。

“去哪?”姜哲問王文志,王文志看着辛澤劍,辛澤劍看向範曉玲,範曉玲扭過頭去。

辛澤劍攤攤手:“我怎麼知道?不是你策劃的嗎?”

王文志拍着腦袋:“好吧,那就讓科學來決定吧。”

他調出世界地圖,閉着眼隨便戳了一下:“OK,就這了。”

辛澤劍和姜哲都無語了。

“男生是不是有點少?”看着一羣女生在後面嘰嘰喳喳,王文志索性坐在駕駛席上,別說,還挺爽,有種駕駛宇宙飛船的感覺。

“靠,你腦袋沒問題吧?”姜哲說,“女生多還不好?”

“現在才發現他腦袋有問題嗎?”辛澤劍扔下這句話就去找範曉玲了。

“點個什麼歌吧。”王文志翻着歌曲列表,居然是和外界聯網的,一些前幾天才發行的歌曲都能找到。

“別選這個。” 總裁純情愛 ,“重金屬才過癮。”

“你就不怕大腦也變成金屬的。”王文志把姜哲的臉推開。

兩人推推搡搡半天也沒選出一首歌來,看見冥月正好過來,王文志讓她來決定。

見冥月選了伊蒂婭的新歌,王文志臉都綠了,不過他很快發現越聽越有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