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他更相信的是她的為人,她嘴上和韓瑾熙在一起了,可剛剛他坐在客廳細想之後,寧可相信她說的是氣話,也不相信她真的會背著他和別的男人在一起。

索菲利用照片來陷害他,令她誤會他,她也很有可能會用照片來陷害曉曉,讓他去誤會她。

他龍司昊就算是一時半會相信那些照片,一時半會因為那些照片而痛徹心扉,但也絕不會一直相信。

這些照片或許是有人故意陷害的,他必須查清楚,不能像一開始看到照片時那樣盲目的相信。

不管她再說出多傷他心的話,不管她有多厭惡她,他都絕不會離開她。

他寧可被她傷的痛徹心扉,也要不離不棄的愛著她,護著她。

想通了這些,他心中的痛苦有所減免,也有了更多的信心。

他白皙的大手輕捧著她清麗的小臉,低下頭在她粉嫩的唇上印了一吻,「曉曉,還有一些事,我必須向你解釋清楚,你被偷拍的那些照片,絕不是我讓人偷拍的,對不起!我剛剛不該對你有一絲的懷疑,我不會放棄你,不會和你分開,更不允許你離開我。」

話落,他將她擁進了懷裡,薄唇親吻著她的額頭,「曉曉,相信我,很快就會真相大白,我會用一生的時間來求得你的原諒,除非我死,否則,我絕不放手。」

被他緊摟在懷裡的黎曉曼並沒有掙扎,他的話字字如璣,深深的烙在了她的心上,似乎怎麼抹也抹不去。

她緊咬著下唇,沒有回話,只是沉默著,任由他抱著。

此刻她的心情極為的複雜,但她如此傷他的心,他卻依舊不離不棄,心底生出的動容令她的心沒有那麼難受了。


不離不棄的真愛可以感化一個人,哪怕那個人再鐵石心腸,也總會有被融化的一天。

更何況她不是鐵石心腸,又怎會一點都不被他動容?

靜靜的被龍司昊抱了許久,黎曉曼才推開了他,丟下一句「我想一個人靜一靜」,便轉身徑直進入了卧室,並將卧室的房門緊緊的閉上。

龍司昊睨著她緊閉的卧室房門,心中雖悲痛不已,可他卻依舊沒有離開,他不離不棄的在客廳里守護著,等著……

他知道他的離開會讓他們心的距離越來越遠,所以他必須留在她的身邊,才能靠近她的心。

她的心遠離他一分,他就緊追一分,就算他們的心不能緊緊的依靠在一起,他們的心也不至於相隔的太遠。

他相信,總有一天,他們的心會緊緊相依,總有一天,他能佔據她的全部心扉。 黎曉曼一個人坐在了卧室的沙發上,纖細的雙手抱著雙膝,低下了頭,澄澈的眸中情緒極其的複雜。

外面雖然很安靜,但她卻覺得龍司昊沒有離開,還在外面。

心裡多了一絲欣慰,卻又讓她緊緊蹙起了眉,過不起心裡的那道坎,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


一整天她都沒有廚房門,她在房裡,他在房外。

到了半夜,她在沙發上睡著了,龍司昊才進來卧室,將睡著的她抱到了床上,然後一直陪在她的身邊,一雙狹長的眸子緊緊的凝視著她,一整夜都沒合過眼。

他白皙修長的手指一遍一遍的描摹著她的眉眼,削薄優美的唇角浮出一絲淺笑,他相信只要她還在他身邊,所有的誤會都能夠解除。

翌日

黎曉曼醒來時,陪在她身邊的人不是龍司昊,而是林陌陌。

而林陌陌會出現,自然是龍司昊叫來陪她的。

見到林陌陌,她既驚訝,也很欣喜。

「陌陌?」她撐大了瞳孔,眸底盛滿了驚訝,疑惑的喚了句,伸手揉了揉雙眸,眨了眨眼眸,見林陌陌還在,她淺笑著問:「陌陌,你怎麼會在這?我是不是在做夢?」

她挑眉凝視了下四周,這裡是她所在的公寓啊!林陌陌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她記得,從她搬來這裡以後,林陌陌從來沒有來過這裡。

她沒問過她搬到哪裡了,她也沒告訴過她,她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

林陌陌見她眸中盛滿了驚訝與疑惑還是一絲不可置信,她白了她一眼,「曼曼,你用得著這麼驚訝嗎?你摸摸,就是我啦!是你家男人天還沒亮就打電話給我,還親自來接我,讓我來這裡陪你的。」

「我男人?」黎曉曼微怔了下,心因為想到龍司昊狠狠的痛了下,但清麗的小臉上卻還是紅了幾分,「陌陌,你別亂說,他才不是我男人。」

林陌陌睨著她狠狠的白了好幾個白眼,「黎曉曼,你別身在福中不知福了,有個男神未婚夫,還給我玩失蹤,你不怕男神擔心,就不怕我擔心嗎?」

黎曉曼坐起身,伸手揉了揉眉心,眯起眼眸睨著林陌陌,「我什麼時候玩失蹤了?你都知道什麼?」

林陌陌瞥了她一眼,站起了身,「總之,該知道的不該知道的都知道了,你失蹤那幾天,男神可是一直在找你,我知道你們之間有些誤會,但我相信男神,他絕不會像霍渣男一樣背叛你和辜負你的,倒是你……你是怎麼回事?怎麼還和別的男人鬧出緋聞了?」


聞言,黎曉曼蹙了下眉,睨著林陌陌問:「什麼緋聞?」


林陌陌眯起眼眸睨了她一眼,拿出手機,劃開屏幕,然後打開網頁,搜出了她和韓瑾熙上H市頭條的那條新聞,然後將手機遞給了她,「你自己看吧!」

黎曉曼睨了眼林陌陌,伸手將她的手機接了過來,看到了一條圖文並茂的新聞。

新聞標題是「AT房地產集團亞洲區CEO韓瑾熙攜神秘未婚妻露面,在瑞迪國際大酒店共度良宵」,後面還配備了幾張圖片,而這幾張圖片正是黎曉曼昨天看到的那些照片中的其中幾張。

見黎曉曼看見新聞處於驚訝與疑惑中,林陌陌拿過手機,然後又打開了一個視頻,拿給黎曉曼看。

而這視頻內容正是昨天黎曉曼和韓瑾熙在瑞迪國際大酒店門口時,被記者圍堵的一幕。

令黎曉曼更震驚的是這段視頻的標題是「AT房地產集團亞洲區CEO韓瑾熙神秘未婚妻未婚先孕」。

林陌陌見黎曉曼看完視頻,睨了睨她平坦的小腹,眯起眼眸問:「曼曼,你實話告訴我,你是不是懷孕了?孩子是男神的吧!」

聞言,黎曉曼從驚訝中回過神來,抬眸睨著她深蹙起了眉,「陌陌,我……」

見她蹙起眉,林陌陌挑眉睨著她,「曼曼,除非你沒懷孕,你如果真的懷孕了孩子一定是男神的,雖然我不知道你和那個AT的CEO是怎麼回事?但我相信你。」

黎曉曼抬眸睨著林陌陌,淺淺一笑,「陌陌,謝謝你這麼相信我。」

「那孩子是男神的吧!」林陌陌雖然用的是詢問的語氣,但心中已經肯定。

黎曉曼低垂下了眼帘,眸底的情緒有些複雜,「陌陌,既然你相信我,說明那視頻上的都是假的,你怎麼就確定我懷孕了?」

林陌陌微微蹙眉,凝視著她平坦的小腹,「那你的意思是你根本沒懷孕?是那些記者胡說八道的?」

黎曉曼沒有回林陌陌的話,下了床,睨著她淺淺一笑,「等我一會,我梳洗下。」

隨即她便進入了浴室,在刷牙時,她突然胃裡一陣翻滾,趴在盥洗台上乾嘔起來。

「嘔……嘔……」

隨後進來的林陌陌雙手環抱,眯起眼眸睨著正乾嘔的她,「曼曼,你還想騙我,你說實話吧!你是不是真的懷孕了?還有,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和那個AT的CEO是怎麼認識的?你們究竟是什麼關係?你們怎麼會去一個酒店的,而且還是在H市?」

聽到林陌陌一連串的問題,吐了一會什麼都沒吐出的黎曉曼邊洗臉,邊問道:「是龍司昊讓你來問我這些的?」

林陌陌挑了挑眉,瞪著她說道:「曼曼,你可別冤枉我,也別冤枉了男神,他是特意接我來陪你的,人家把你當寶,你把人家當草,曼曼,你要是能拿出曾經對霍渣男的那種方式來對男神,他一定會覺得很幸福,你曾經可是整顆心都拴在霍渣男身上的,他那麼傷你的心,你都堅持了一年,現在你和男神之間只不過是誤會而已,你就別太較真了。」

黎曉曼抬眸睨著林陌陌,眯了眯眼眸,「龍司昊究竟給你說了些什麼。」

林陌陌微微挑眉,「他什麼都沒說。」

她說的這話是事實,龍司昊的確是什麼都沒對她說過,她所知道的都是洛瑞告訴她的。

因為洛瑞知道她和黎曉曼是好閨蜜,知道黎曉曼會聽她的話,所以才把所有的事告訴她,想讓她來勸勸黎曉曼。

見黎曉曼不信,林陌陌挑眉睨著她,「好了,我說實話吧!是洛特助告訴我的。」

聞言,已經梳洗完畢的黎曉曼深蹙了下眉,沒有說什麼,沉默了下,才睨著她說道:「你吃了早餐沒?我去做。」

「不用了,男神都已經做好了。」林陌陌睨著她說完,上前拉著她的手,直接出了浴室,然後直奔廚房。

她幫著黎曉曼將早餐端到餐廳后,一臉羨慕的睨著她說道:「自己看看,男神對你多用心,就早餐樣式都這麼多,中西都有,你還想怎麼樣啊?別身在福中不知福了,有些事別計較的太多了,人無完人,你還想要男神怎麼表現你才滿意啊?我覺得他已經算得上是這個世上最好最優秀的男人了。」

林陌陌邊說著邊拉著黎曉曼坐下,拿起一塊心形蛋糕塞進黎曉曼嘴裡,笑睨著她,「要是有個又帥又有錢又優秀的男人這樣對我,我都快幸福死了。」

林陌陌的話,黎曉曼並不是一句都沒聽進去,睨著餐桌上花樣百出的可口早餐,她緊緊蹙起了眉,心中卻已被動容了。

過了許久,她抬眸睨著林陌陌,疑惑的問:「他去哪了?」

林陌陌笑睨著他,「知道關心人家啦!男神說有很重要的事做,所以才叫我來陪你,你倒是給我說說,你究竟有沒有懷孕?你和那個AT的CEO,叫韓什麼的是怎麼回事?你們是怎麼認識的?不過那個韓什麼的也好帥,和男神有的一拼。」

沉默了一會,黎曉曼才睨著林陌陌點了下頭,向她承認懷孕了。

「真的懷了?去醫院確定過了?」林陌陌雙眸驚訝的睨著她,目光在她平坦的小腹上流轉。

隨即她眯起眼眸問:「男神是不是還不知道?」

黎曉曼秀眉緊蹙,低垂眼帘,「我還沒告訴他,他應該不知道。」

林陌陌起身坐到了她的身旁,挑眉睨著她說道:「曼曼,本來我想替你告訴男神,但我又覺得,你懷孕的事還是你自己告訴他比較好,其他的事你就別多想了,專心待產。」

黎曉曼睨著林陌陌輕點了下頭,專心吃著早餐,心裡想著林陌陌說的話,或許她真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吧!

……

醫院


此時的龍司昊正在醫院索菲所在的貴賓VIP病房裡。

受了槍傷的她是昨天才醒過來的,沈詩薇一直陪在她身邊,幾乎是寸步不離的照顧她。

龍司昊來時,沈詩薇原本是不讓他進來的,但索菲想見他,沈詩薇心疼女兒,不忍違背女兒的意願,便沒有再阻攔龍司昊。

因為龍司昊要和索菲獨聊,沈詩薇在索菲的懇求下,才出了病房,因此此刻病房裡,只有躺在病床上的索菲和龍司昊。

「司昊……我……我以為你再也……不會來見我了。」病床上的索菲掛著點滴,臉色蒼白,毫無血色,說話時,聲音斷續無力,卻夾雜著一絲驚訝與欣喜。 睨著病床上蒼白憔悴,病態盡顯的索菲,龍司昊俊美的臉緊繃,目光冷漠的沒有任何的焦距,薄唇勾出冷戾的弧度,聲音冰冷沒有溫度,「這是最後一次。」

聞言,索菲微閉著眼眸,眸底涌落出了淚水,蒼白無血色的雙唇顫抖著,悲傷的說道:「我……知道你恨我,但我……依舊不後悔……」

龍司昊斂眸,眸光森冷銳寒的睨著她,「不後悔什麼?」

原本坐在距離索菲兩米遠的椅子上的龍司昊站起了身,走到床頭,目光陰鷙的凝視著她。

察覺到他的靠近,索菲慢慢睜開了淚霧朦朧的雙眸,目光悲傷的睨著龍司昊俊美惑人的臉,心卻悲痛不已。

她蒼白無血色的唇角像是在很用力的扯出了一抹淡笑,「不後悔……拆散了你們……黎……曉曼失蹤了是吧?呵呵……她離開你了……」

龍司昊目光一寒,神色陰戾駭人的睨著她,聲音冰冷沒有一絲溫度,「你躺在病床上,竟然還能知道這些,你還真是不簡單,是你讓人去偷拍曉曉的?」

索菲微微蹙眉,淺褐色的雙眸中一抹慌色一閃而過,但很快便被她掩飾下去,她唇角依舊帶著淡淡的笑,「司昊……你有……證據能證明……是我嗎?如果沒有,就……別……冤枉我。」

龍司昊冷冷勾唇,目光凜冽森寒的睨著她,「我不需要證據,你能陷害我,就能陷害曉曉,你以為讓我看見她和別的男人的照片,我就會誤會曉曉,離開曉曉了?你太小看我對曉曉的感情了,也太小看我對曉曉的信任了,我是絕對不會離開曉曉。」

聽到他的話,索菲的臉上雖然依然平靜,但她的心裡卻是萬分的憎恨黎曉曼,偷拍黎曉曼和韓瑾熙的事的確與她有關,但她並不是真正的主謀。

至於這個真正的主謀,她永遠都不會告訴他,他也永遠都不會知道是誰。

因為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是誰。

那個神秘人從來沒有在她的面前露出過面,但那個人卻一直在,而且對龍司昊了如指掌。

她雖然不知道那個神秘是誰,但她可以肯定,那個神秘人比她更不想龍司昊和黎曉曼在一起。

所以,想要拆散他們的人,不止她索菲一個。

她抬眸睨著龍司昊,淺褐色的瞳眸中閃爍著淚光,「司……司昊,你就那麼……愛她嗎?就算你相信她……又怎樣?她會相信……你嗎?曾經被人……背叛過的她……現在一定恨……你吧?我不相信……她還會原諒你的背叛……」

龍司昊狹長的幽眸眯緊,俊美的臉上覆蓋著一層冰冷,似正散發著陣陣寒氣,「我有沒有背叛曉曉,你應該比我清楚,如果不是看在你爹地媽咪的份上,我恨不得將你碎屍萬段。」

「呵呵……」索菲笑的有些凄涼,因為耳廓被擊穿,雖沒影響到她的聽力,但那無法言喻的疼痛卻令她緊皺起眉,蒼白無血色的雙唇一陣陣顫抖,語氣蒼白無力,「你就這麼……恨我嗎?為什麼……為什麼你可以愛她,卻……不能愛我?為……為什麼?你……你告訴我,為什麼?」

龍司昊沒有回她,睨著她的森冷目光漸漸變得深邃,俊美臉上覆蓋著的冰霜也被一抹令人琢磨不透的深邃覆蓋,薄唇輕抿,語調不似之前那麼冰冷,「你真的就這麼愛我?為什麼會愛上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