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總算到了,我已經在玄門面前等候多時了。”西王母擺手道。

“嘿嘿,我這不是剛學會飛嘛,還不太熟練,所以就飛得慢了……”章建豪撓撓頭,不好意思地解釋道。


“呵呵,小小年紀,老是給自己找藉口可不行。”西王母善意的批評道,“依我看,你是不是又想你的寶兒太平公主啦?”

“呵呵,我剛纔是有點兒想來着,對了,剛纔寶兒還在隧道里喊我回去呢……”章建豪傻笑道。

“回去,你倒真想回去陪她啊?”西王母挖苦道。

“這個嘛,誰讓我處處留情,癡情男呢?”章建豪自討沒趣地說道。

“行了,你就別貧嘴了,穿過了這扇玄門,我們就算是真正的穿越回去了。”西王母指着面前的藍色大門說道。



“哦——”章建豪點點頭,剛想踏進玄門,卻又好奇地向四周瞧看,除了這扇泛着藍光的大門外,全是一片漆黑虛無。

又扭頭看向身後,那一道道熟悉的光圈,相互之間,依舊纏繞、延伸,一直到無盡的盡頭,詭異而又莫測。

看到此情此景,章建豪不禁有些害怕。

“章建豪,愣在那裏幹嘛呢,趕緊進去啊!”西王母看着呆滯一旁的章建豪,催促道:

“哦對了,忘了告訴你,這扇玄門不用背誦口訣,直接進!”

“直接進?!”章建豪立即回過神來,裝模作樣地指着玄門,問道。

“嗯!”

說完,兩人先後穿過了藍色的玄門,另一個世界……

章建豪在穿門而過的時候,下意識地閉上的雙眼,等他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周圍是一片漆黑,比剛纔的黑暗更加的讓人恐懼。

章建豪趕緊扭頭看向身後,只見原先的那扇藍色的玄門也憑空消失了,他不禁打了一個冷戰,忙問道:

“西王母,我們這是在哪裏,不是說穿越回來了嗎,怎麼還是一片漆黑?”

“難道你怕了?”西王母有點嘲笑地說道,“你別忘了,你現在已經是土羽仙鶴了,仙體怎麼會害怕黑暗?”

“咦,對哦,我現在是神仙了,怎麼會害怕黑暗呢?”章建豪非常沒有底氣地說道。

“尼瑪,我怎麼成了那種膽小的神仙了,真他麼丟人。”

“呵呵,你現在心裏仍然在恐懼,我之所以能夠知道你的恐懼,那是因爲你的眼睛在說話,它告訴我,你正在惶恐不安。”西王母認真地看着章建豪,說道。

“好吧……”章建豪只得認輸,他現在果真有點兒害怕。

“呵呵,我們現在已經穿越了過來,不過,還沒有離開太極幻境,這裏就是入口,你不覺得有些熟悉嗎?”

太極幻境,能夠穿越時空的地方,就像是萬物之始,混沌初開的那種朦朧的世界,玄之又玄,如夢如幻。

“這個……好像就是太極幻境的入口來着……”章建豪有點兒猶豫地說道。

“呵呵,我們現在已經穿越回來了,而且你也順利地取得了聖水,所以我們現在可以繼續我們的重生計劃了。”

西王母開心地笑道,她的那種微笑,配上和太平公主、林志玲姐姐一樣的面容,在章建豪看來,仍然讓他些接受不了。

一個已經活了億萬年的女神,她的容顏始終不老,不僅不變老,而且還沒有任何的變化,不僅沒有變化,而且長得還像他的寶兒和女神……

真夠糾結的。

但是,當章建豪聽到重生計劃的時候,就也不在意這一點了,只見他一臉興奮地說道:

“西王母,我們趕緊談談重生計劃吧?”

“等等……”西王母搖搖頭,說道,“這裏不適合交談,我們需要換一個地方……”

只見,西王母的眼神突然有些神祕起來,而且聲音也刻意地壓得很低:

“不過,在離開這裏之前,我們還要見一個人。”

“誰?”章建豪沒有多想,忙問道。

“當然是太極公公了!”

話音剛落,眼前赫然出現了一扇紫色的大門,大門沒有門,只是門裏面有一團虛無縹緲的七色雲霧,雲霧正在做着毫無規則,難以形容的運動。

章建豪知道這扇門,這是他和西王母穿越太極幻境之時,必須要進入的第一扇玄門。

與此同時,一個泛着七色光芒的天使從紫色的玄門裏面緩緩地走了出來,他看到章建豪和西王母,頓時大笑道:

“哈哈……西王母,讓你久等了。”

“呵呵,怎麼會的,太極公公,我們也是剛剛穿越過來。”西王母趕緊笑道。

“咦,這位公子,你居然已經得道成仙了,不錯不錯。”太極公公捋了捋他的銀鬚,說道。

“那都是託了您的福啊,如今我們已經把事情做完,現在也該告辭了!”西王母拱手道。

“呵呵,哪裏的話,你能來我太極幻境,我高興還來不及呢,想我一個孤寡老頭,待在這太虛幻境,多想找個人聊聊天啊。”太極公公說着說着,便皺起了眉頭。

“呵呵,太極公公都這麼說了,那我以後會經常來看望您老人家,如果覺得不夠熱鬧,我就多帶些人來。”西王母立即迴應道。

“好好,其實我只是隨口說說,你有這份心思就行了,我沒事兒的時候,就會陪着夢魘獸,四處轉轉,說說話,也是好的。”太極公公擺手道。

夢魘獸,人頭馬,人面馬身的怪物,還幻化成沈雨的樣子,把章建豪整的夠嗆。

“噼裏啪啦的,這太極公公沒事兒就跟那隻夢魘獸玩啊,真夠給勁的。”章建豪聽到夢魘獸的時候,不禁在心裏暗暗地罵道。

“呵呵,有時候閒着沒事做,陪着那些寵物玩玩,也很有趣。”西王母笑道。

“是啊,這些天,那隻夢魘獸跟我說了很多話,它說它看到了一些不該看到的真相,這真相關係到一個巨大的天機,我再問它究竟是什麼天機,它卻說什麼……天機不可泄露,呵呵,我就當它是在跟我開玩笑了。”太極公公微微一笑,只是這笑容中帶着幾分怪異。

此時,西王母的臉色也突然一變,稍顯乾澀地說道:

“哦,竟然有這種事?”

“呵呵,其實也沒什麼事,我也就是那麼隨口一說罷了。”太極公公又笑道,眼神開始變得飄忽不定。

“呵呵,那好,如果太極公公沒有別的事情交代,我們二人就告辭了,真是有勞太極公公了。”西王母趕緊再次拱手說道,瞧她的那副神情,好像在擔心什麼事情發生似的。

“好,那就恕我不能遠送了,這位公子,你好生保重!”太極公公突然對着一直保持沉默的章建豪,安慰了一句話,他頓時覺得有些受寵若驚。

“呵呵……多……多謝……太極公公……”只聽章建豪激動地一句話都說不清楚。

“章建豪,我們走!”西王母看着愣頭愣腦的章建豪,提醒道。

說完,兩道光束立即消失在了無邊無際的黑暗之中……

“哎——想我一個處身世外的糟老頭子,也插手不了他們的事情了,希望那位公子能夠平安無事,希望這個世界能夠恢復安寧……”

太極公公說完,又嘆了一口氣,轉身便走進了身後的玄門之中。

眨眼的功夫,紫色的玄門也隨着太極公公的背影一起消失,只留下這四周,深邃無比的黑暗…… 黑暗的盡頭,兩道光束,一藍,一白並行而去,如同兩個拖着長長彗尾的彗星。

“西王母,我們走這麼急幹什麼啊,你還沒有告訴我要去什麼地方呢?”只聽章建豪有些抱怨道。

“小小年紀,就你話多,你只要緊緊地跟着我,到了你自然便知!”西王母竟然莫名其妙的生氣道。

“哦,好吧。”章建豪不明白西王母哪裏來的火氣,只得乖乖地答應道。

不過,回想起剛剛西王母和太極公公的那番對話,可以看出來他們好像都有心事,而且話裏似乎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

夢魘獸,看到了不該看到的真相?

難道和西王母要說的天機有什麼必然的聯繫?

可是,天機不可泄露……

章建豪想着想着,就更加覺得蹊蹺,可是究竟蹊蹺在什麼地方,他卻想不出來了。

“尼瑪,我好像從一開始就有一種被人牽着走的感覺……”

章建豪不由在心中暗暗地咒罵道。

不知不覺,章建豪忽然發現眼前的世界變了,一望無際的黑暗變成了陰沉異常的紅色,這種殷紅讓人感到非常的壓抑,就像是夜晚來臨之前的最後一道晚霞,那種即將被黑暗吞噬的最後一抹光明。

在黑暗來臨之前,光明消失之後,這種生存在夾縫中的最後一絲希望,卻不是希望,而是徹底的絕望。

悲劇正在悄悄來臨……

這時,在不遠處突然出現了幾個飄忽不定的魅影,似人形,又似鬼怪,拖着一道黑色的霧氣,在章建豪和西王母的眼前一閃而過,又聽到一陣沉悶的鬼哭狼嚎,彷彿就從耳邊傳來,餘音迴盪……

“西王母,這裏……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我們是不是來錯地方了?”章建豪一臉驚恐地說道,雙腳竟顫顫巍巍地不敢再往前走了。

“呵呵,我們沒有來錯地方,這裏就是地獄鬼府。”只聽西王母淡淡地回答道,瞧她的樣子,竟如此地鎮定自若。

“地……獄……”章建豪立即驚詫道,他的心跳開始加速。

“對啊,既然你已經取到了聖水,那麼我也應該履行我的承諾了。”西王母微微地笑道,“呵呵,你不必緊張,也不必害怕,我們之所以來地獄,就是要給你重塑肉身,然後喚醒你以前的記憶啊,難道你忘了嗎?”

“我我……我當然沒有忘,只是不知道我們居然要下地獄啊,這裏確實很嚇人,比剛纔的太極幻境還要恐怖……”章建豪實話實說道。

相對於無邊的黑暗,直面死亡,可能更加地讓人感到恐懼。

“什麼下地獄,只有死了的魂魄才下地獄,我們這是來地獄玩玩,呵呵。”只聽西王母一臉從容地笑道。

“霹靂你個啪啦的,下地獄玩玩,說得倒挺輕鬆。”章建豪無言以對,只能在心裏默默地祈禱着,千萬別被那些惡鬼們給頂上,否則,否則後果很嚴重撒。

“章建豪,難道你生來就是一個膽小鬼嗎,哈哈……”西王母見章建豪沒有說話,便故意嘲諷道:

“膽小鬼倒也算了,可你現在已經是神仙,怎麼還是一臉驚恐的模樣?”

“咦,對啊,我他麼現在可是神仙哦,怎麼會怕這些鬼魅呢?”章建豪突然想起來,自己已經是土羽仙鶴了。

“呵呵,又讓西王母大人見笑了,我只是第一次來地獄,這裏對我來說,一切都是那麼的陌生,所以難免會有些緊張。”章建豪立即回過神來,仍然有些心虛地笑道。

“好吧,也怪我來之前沒有事先告訴,其實地獄和人間沒有什麼區別,只是世界不一樣罷了,只要你在這裏待久了,自然就會慢慢地習以爲常。”

“我我……我可不想在這裏待太久。”章建豪急忙說道。

“呵呵,我們自然不會待得太久,也就是七天左右吧。”西王母淡定地說道。

“七天?噼裏啪啦的,作死的節奏!”章建豪不禁咒罵道。

“什麼節奏?!”西王母詫異道。

“嘿嘿,沒什麼,我剛纔在胡說八道呢。”章建豪咧嘴一笑,說道。

“我不管你剛纔說了什麼,這七天是一天都不能少,只有這樣,才能夠給你重塑肉身,恢復前生的記憶。”西王母耐心地解釋道,“再說,這是我對你許下的一個承諾。”

“好吧!”章建豪點點頭,轉念一想,慌忙指着前面好奇地問道:

“西王母,剛纔有幾個鬼影在那裏飄來飄去的,然後忽然間又消失了,它們應該就是地獄裏的孤魂野鬼吧?”

“呵呵,你懂的倒挺多,不過,那些可不是什麼孤魂野鬼,它們是聻,就是死了的鬼。”

“聻,死了的鬼?”章建豪驚訝地說道。

“對呀,鬼如果在地府裏面不聽話,也是要被處死的,它們死後就稱之爲聻,聻在地府裏整日四處遊蕩,不得安寧,如果閻王發善心,讓它們投胎轉世,它們也只能做畜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