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醒來的火神之女還有些迷糊,他明明記的自己被別人滅殺,而且神格也被別人取走,自己的神魂也被那人打散,眼看就要消失在天地間。就在火神之女要絕望的時候,突然間,天上降下一道紅色的霞光,紅色的霞光照射到將要消散的神魂之上,已經變成細微的碎片的神魂卻又開始慢慢的凝聚。

雖然神魂快要消散,但是火神之女還是有一些思維,他非常清楚,自己的神魂能夠凝聚完全是天上突然間莫名其妙的降下的紅色霞光有關,雖然不知道這道紅色的霞光究竟是什麼東西,但絕對不是害自己的,而應該是幫自己的,幫助自己凝聚神魂。

薛易雖然沒有見到當時的情形,但是也有一些猜想,因爲最近一段時間,薛易感覺自己的白玉鐲上面放出數道極其細微的霞光,那幾道霞光上蘊含着一絲天地法則,應該就是新的天地法則有了選中的目標,那些霞光應該就是飛到那些選中的人之中,助那些人在修煉道路上取得更大的成就。

火神之女終於張開了眼睛,迷茫的眼睛也開始變得清澈起來,最後好像才徹底想起了一切,看到眼前的黑衣人,火神之女濡染又緊張了起來,因爲他記得前來滅殺他們的那人就是穿了一身黑衣,只是和眼前這人還是有些差別。

但是火神之女仍舊感到非常緊張,自己可是好不容易纔復活的,這在長長的歷史長河中可是從來沒有聽說過,但是現在自己竟然在將要消散的時候竟然有奇蹟般的凝聚成一個完整的神魂,終於復活。

不過很快火神之女的臉色就開始變化,因爲她終於想起了,自己曾經見過面前這個人,但是在哪兒呢?一時之間確實想不起來,因爲剛剛甦醒而且又是神魂重新凝聚,腦袋裏面一片混亂,但是他明明記的自己以前曾經見過面前之人,可是就是想不起來。

火神之女知道面前之人不是敵人,也不會對自己有什麼危險,所以就放鬆下來,開始歪着腦袋想自己在什麼地方什麼時候見過眼前之人,腦子裏混亂的記憶終於被整理起來,眼前這個面孔也開始清晰起來。一切都想起來了。

這個人應該就是那個曾經和一個猥瑣的老頭偷窺過自己的那個人,當時自己還和這人打了一場,那時這人的實力也就自己的七成左右,可現在在自己面前的人,卻好像是一片迷霧,自己根本就看不清面前這人的實力。

可是眼前的這個人和自己記憶中的那人好像有不小的差距,記憶中的那個人應該說是比較容易接近,臉上帶着一副笑容,可是眼前這人卻顯得非常孤傲,冷峻,就好像是一把冰冷的利劍,讓人看了就會心了升起一股寒意。

最後,火神之女還是小心的開口問道:“我們以前見過嗎?我怎麼感覺閣下非常面熟?”薛易笑道:“我們以前確實見過,呵呵呵,沒想到我們在這裏又見面了,我們還真是有緣呢?”“可是我怎麼感覺你和我記憶中的差別那麼大呢?”火神之女坐在地上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亂的衣衫疑惑的道。

薛易笑道:“呵呵,當讓有很大的變化,我們上次見面到現在也已經有了數百年,當然會有變化的,而且,我現在只是本尊的一個分身而已。不知姑娘爲什麼會在這裏?而且還被人奪取神格,大的神魂飛散,如果不是有奇遇的話,恐怕就真的從這個天地間徹底消失了。”

火神之女便爲薛易說出了其中的緣由。

原來,火神位面一直非常穩定,而且因爲火神的實力在衆多神靈中也算是比較強的一個,所以並沒有什麼人敢打火神位面的主意,火神之女也一直過的非常幸福。可是不久前,天地鉅變,整個天地都發生了劇烈的震動,除了天界,人間界和幽冥界沒有崩塌外,那些依附在三界的衆多神靈合力開闢的位面卻全都在天地鉅變中毀滅。

位面崩塌,除了裏面實力強橫的人物,其他人全都葬身在空間亂流裏,整個火神位面生存下來的強者也不多,因爲強烈的空間震盪,使空間亂流比平時的毀滅力還要強,所以,只有上位神才勉強堅持道天地平息,中位神擁有頂級的防禦神器的也存活了下來,至於其他人則全都被滅。


因此,整個火神位面也就只剩下了數百人,當然,火神之女也在其中。本來這些人合力也能夠開闢一個和原來一樣的火神位面,可是不知怎麼回事,每一次位面一開闢就會自動崩塌,試驗了數十次,每次都是這樣的後果,於是衆人也就放棄了。於是衆人便打算找一個地方居住,最後衆人就選中了這個火山附近,因爲這裏的環境非常適合修煉火系魔法。

本來這樣也就算了,衆人也能安安穩穩的居住下去,可是後來不知怎麼回事,出來很多人來這裏滅殺了幾位上位神和幾位中位神,一開始衆人並沒有注意,可是後來還是有人陸續的來這裏滅殺火系神靈,而且每位被滅殺的火系神靈都是神魂被滅,神格被掠奪。到了連續出現了數十次這樣的情況就引起了衆人的注意,後來纔想起腦海中突然出現的那個消息,於是衆人這才重視起來。

衆神靈在這裏附近聯合佈置了一個火系魔法陣,本來以爲沒有什麼人能夠闖入到大陣之中,可是就在衆人放鬆的時候,意外放生了,一個身穿黑的的強者無視防禦大陣直接闖進來,見到人就殺,每殺一人就會把那人的神魂震散,然後收走神格,無人是他一合之敵,就是強大如火神之女,已經是神王巔峯的強者,仍舊是被對方一招震散神魂,然後取走神格,臨走之時還隨手把防禦魔法陣給破的一乾二淨。

現在火神之女想起那人的手段仍舊是一陣發寒,可見那人的厲害之處。

很長時間,兩人都保持沉默,場中靜悄悄的。薛易心中想着拿出手的黑衣人,實力至少也得是神皇級頂峯的強者,不然不會輕鬆地滅殺這些人,而且這些人裏面還有數名神王級強者,而且還有一位神王級頂峯強者。

突然又聽見火神之女道:“可是就在我神魂飛散之時,天上降下一道紅色的霞光融入到了我的神魂碎片之中,我將要消散的神魂又重新凝聚起來,而且我腦海裏又形成了一個火系神格,雖然只是初步凝結,但是我能夠感覺到它的強大,而且其潛力非常大,這些我都能夠感覺得到,不知這都是什麼原因。”對於這一切,火神之女非常迷惑,他根本就想不通這一切,這一切實在是太玄幻了。

薛易笑了笑道:“沒什麼,只是你非常幸運,是天地選中的一個人,於是天地法則降下霞光爲你凝聚神魂,而且又重新凝聚出了一個火系神格。你的潛力非常大,將來能不能夠成爲將來世間的一位絕世強者,就看你的造化了。天地間的幸運兒並不止你一個,同爲火系法則選中的幸運兒也同樣不止你一個,你只有從這些人之中存活下來才能成爲火系主神,或者說是火系主宰。”

“火系主神?火系主宰?這些都是什麼?你從哪裏知道的這些?”聽到薛易說的一切,火神之女非常吃驚,他從來沒有聽說過這種實力體系,現在聽到感覺非常驚訝。

薛易沒有管火神之女的驚訝之色,站起身,來回走了幾步道:“你現在的實力也就是下位神境界,自保也是不夠,不過你現在也可以說擁有不死身,只有那幾名同樣得到火系法則的人才能徹底滅殺你,得到你神格中的那些火系法則,只有你把那些人全部殺死纔有可能佔到這個世界的強者頂峯,仁慈,只能自取滅亡。”擺了擺手,薛易又接着道:“這一切的原因,以後你會知道的,但是前提是你能夠滅殺其他和你同樣得到火系法則的人,並得到他們得到的那些上天降臨的火系法則。”

薛易從自己的小天地裏招出那條以前收服的地底火龍,然後一招手從火神之女的心尖取來一滴精血,又用手一指,精血飛入到火龍的眉心,接着薛易又打出了一套手印,然後才道:“這條火龍就送給你了,也算是我的一番心意,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我希望你能成爲火系法則的代言人。不要呆在一個地方,只有不停的戰鬥才能讓你變得更強,你走吧,我還要在這裏看看。”


說完,薛易又從容的朝火山頂部走去,再也沒有回頭看一眼火神之女。

火神之女也不知在心裏想了些什麼,最後用力的跺了跺腳,轉身就騎上地底火龍飛離的此地。 (大家多投鮮花多點擊啊,晚上還有一章,順便推薦俺的新書《天妖傳》,希望多多收藏。)

薛易不行來到火山口,望着眼前金色的火焰,溫度極高的地底毒火根本就對薛易造不成任何傷害,一道清濛濛的光罩把薛易籠罩在裏面,火焰每次碰到光罩都會自動的避開,就好像非常害怕碰到光罩一般。

“大劫來臨,天地重造,大地運行的軌跡都被硬生生的改變,看來這個世界自從上古時期就存在的因果實在是過於嚴重了,天地都受到了大創,幸虧有盤古斧鎮壓,否則,上古時期衆神之戰時天地應該就崩塌了。”薛易內心默默地想着。

“現在我雖然用白玉鐲把整個天地勉強維持着正常的運行,但也不是長久之計,這次大劫如果不能徹底解決那些上古時期就遺留下來的因果,恐怕就是盤古斧在這裏鎮壓冶逃脫不了崩塌的後果,嘿嘿,我是不是給他們澆點油,點把火。”黑衣薛易臉上露出了一絲古怪的笑容,顯得非常邪惡。

“現在,龍神那一方得到了盤古斧的好處,應該說他們那一方實力穩勝一籌,雖然我和他們交情很好,但是我現在應該也算是這個世界的初級掌控,應該保持雙方實力的平衡,我是不是也給對方的人一些好處,這也才能保持平衡,不然,這個天地仍舊逃不掉崩塌的命運。”薛易心裏不停的想着,究竟該如何保持這個世界的穩定運行。

到現在薛易纔有心情考慮這樣的大問題,這時才知道掌控大道絕對不容易,因爲平衡一個天地的天道都這麼難,何況是無形無跡的大道。

“龍神一方陣營的人修煉的都是陽剛屬性的力量,另外一方的陣營修煉的應該就是陰暗屬性的力量了。看來這個衆神戰場還有幽冥地獄應該有解決之道,嘿嘿,這次的遊歷還真有些期待,也不知道哪些地方究竟有何奧祕,自己竟然無法看透那些地方的奧祕,還得親身到那裏探查。”薛易站在火山口,靜靜地想着心中的事情。

現在的薛易,其實力之強可以說是無人能敵,也許只有已經恢復了鼎盛實力的東皇太一才能和薛易抗衡,但是,薛易現在的實力還在快速的增加,將來殊勝殊強已經很明確了。

又開了一眼火山,一雙眼變得無比深邃,兩大烏光射出雙眼直朝地底深處探去,好像要把地底的所有情況看清楚,地底熔岩形成了一片岩漿海洋,翻騰不息,再向下不知多深纔看到岩漿海洋的底部,這是一層未知的岩層,上面不滿禁止,毀滅一切的地底岩漿對這層岩石沒有任何危害,薛易的目光在看到這層岩石後就再也看不穿,岩石後面究竟是什麼,沒人知道,也許這個世界的人連有這樣一層特殊的岩石存在都不知道。

既然無法看穿那層岩石,薛易也沒有再在這裏耽誤下去,因爲他明白,即使在在這裏帶着也是無用,等到自己的實力再進一層時,那時也許就能輕鬆搞明白其中的祕密,看來現在自己的實力還是不夠足夠強大,這個世上仍舊有很多祕密是自己所不知道的。

離開火山口,薛易繼續朝着西方行進。薛易記的那時在龍族領地查看那本典籍時,上面記載的是衆神戰場就在極西之地,是一塊非常巨大的島嶼,說是一塊島嶼是因爲他獨自一塊漂浮在極西之地的無盡的大洋之上,其實他的面積比外圍十二塊大陸任何一塊都不小。

但是現在天地鉅變,所有的面積較大的陸地都突兀的出現在中央大陸的周圍,最後形成了一塊超級大陸,其面積之廣,恐怕只有那些神靈才能知道吧。

在路上沒有什麼其他事情時,薛易趕路極快,有時一步就跨越數千裏甚至上萬裏,這樣的速度就是一個神靈急速飛行恐怕都沒有這麼快。

這一路之上薛易有感覺到有數人得到天地法則的認可,成爲備選之人,看來將來的戰鬥會非常慘烈,主神,不是那麼好做的,要想成爲一名至高無上的主神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薛易隨意的又邁出一步,出現時卻發現自己已經身處數人的包圍之中,在這個包圍圈之外還有很多神靈在廝殺,包圍圈中還有另外一個神靈,沒想到自己竟然這樣倒黴,竟然自己主動向陷阱裏跳,薛易的嘴角使勁的抽搐了一下了。

薛易的出現可是給這些人帶來了巨大的震動,他們可是非常清楚,從戰鬥開始以來根本就沒有這個穿着黑衣的人,可是這人竟然突兀的出現在包圍圈之中,而且沒有任何人知道這個黑衣人是如何進來的,就好像是憑空冒出來的一般。

包圍之中的人急忙朝着旁邊閃去,他可不相信這個突然出現的人是來幫自己的,即使不是對方的人,也肯定沒有什麼好心,現在可是全部神靈都在搶奪神格,即使自己沒法利用其中的法則,但也能吸收其中的能量增強自己的實力,反正大家現在都在搶,即使你不搶,也會有人在計算着你,逃也逃不掉,所以現在除了自己的密切好友,任何人也不值得相信,即使是好友也得防備着。

形成包圍的人看見包圍圈之內突然多出一個人來也是大吃一驚,難道是對方來了幫手,可是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對方是怎麼進去的,難道對方的這個人實力竟然這麼強?那爲什麼他一開始就不現身呢?如果一開始他就出手,自己這一方的人恐怕早就死光光了。

薛易可是非常清楚自己現在的實力,也就是一個比較厲害的神王級強者,自己畢竟是本尊身上的一根頭髮所化,不可能和本尊一般厲害,只是自己的境界倒是和本尊一般,所以才能這樣自由出入。

看了周圍這些打鬥的人因爲自己的出現都停止了打鬥,於是笑着道:“你們繼續,你們繼續,我只是一個過路人,沒想到打攪你們了,請見諒。”說着薛易轉身就想走。

“站住”其中的一個黑鬚的壯漢喊道:“你以爲你是誰?你是神帝嗎?想來就來行走就走?你把我們當作什麼了?怎麼着也得留下一些東西不是?”


薛易看着這個黑鬚壯漢,這個壯漢有上位神的實力,而且受衆拿着一把巨斧,應該是一件不錯的神器,也不知這個傢伙發了哪門子神經,其他神王級的強者都沒有說話,他竟然喊起來了。“你說我應該留下什麼呢?”薛易仍舊是一副人畜無害的笑容。

黑鬚大漢發出了和他體型很不般配的陰笑聲,“嘿嘿嘿,別人也許不知道,但是俺卻知道,你也就是神王的實力,你的速度雖然快,但是俺天生就有一雙看穿神皇實力一下所有人的神眼,嘿嘿嘿,也許你的境界非常高,但是你也就是一個神王級的強者,如果能夠得到你的神格,煉化吸收,那我們其中可定能夠達到神王頂峯的實力,你說我們爲什麼不然你走呢?”黑鬚大漢對着不遠處的幾個神王強者道:“大哥,我們順便也把這個傢伙幹掉吧,就剩下我不是神王了,你們四個都是神王級,我可丟不起這個人。”

沒想到這個上位神竟然是那四個神王的兄弟,而且這幾個人都是搶奪神格才成爲神王的,被包圍的人之中也有兩個神王初級的強者,想來應該是幫他們的兄弟捕殺的,現在自己這個有比神王境界還要高,實力卻只有神王級別送來了,人間當然不會客氣。

“大哥,先放了那幾個人吧,那兩個也才就神王初級的境界,而這個至少是神王中階,如果殺了他,讓我吸收他的神格,我應該也能成爲神王中階的強者,那時我才能和你們站一塊兒啊。”黑鬚大漢又開始催促。

四人相互看了一眼,好像是在商量,他們非常相信他們這個五弟的眼睛,不然他們也不能以神王初級實力合夥慢慢的滅了幾個神王中階的強者,從而四人現在都成了掌握兩種法則的神王中階強者。現在能夠讓這個累贅變強,而且又不會背叛自己,他們有何樂而不爲呢?其中一人朝着下面的衆人一揮手,一部分上位神和中位神回到了他們的身後。

那人對着被圍起來的其他人道:“算你們走運,今天就饒了你們,在我還沒有改變主意之前趕快從我眼中消失。”那些人聽到後,就好像是受驚的小鳥,一鬨而散。

薛易也想走,卻被他們四個神王給攔住了。

“你就先別走了,先把神格留下再說。”仍舊是那人開口。

薛易現在反而不急着趕路了,他很想陪着這些人玩玩,總是這樣趕路也非常鬱悶,中間找點樂子也很好,於是問道:“你們是什麼人?我又沒有得罪你們,爲什麼要搶我的神格?那可是要死人的?”

黑鬚大漢陰笑道:“嘿嘿嘿,我們可是鼎鼎大名的弒神強盜,專門掠奪神靈的神格,嘿嘿嘿,死在我們手裏不算怨。”聽了黑鬚大漢的話,其他人也都漸漸的從旁邊把薛易圍了起來。 (請大家多投鮮花,多訂閱,再順便宣傳俺的新書《天妖傳》,希望大家先收藏)

原來最近很多神靈都在相互奪取對方的神格,爲了生存,很多實力差不多的神靈都開始互相合作,形成了一個個小團體,這些小團體統一的都以弒神爲名,這倒也說出了他們真實的意圖,就是殺神奪取神格。

那些實力差不多的神靈團體在尋找幾個神王級別的強者作爲投靠對象,這樣就相互廝殺起來。至於神王級強者以上的神皇和神帝他們根本不屑與掠奪這些實力弱小神靈的神格,他們掠奪的對象適合他們同一級別的神格,那樣即使是吸取也容易提高自己的實力,如果吸收一個神王或者是上位神的神格,實力有可能還會下降。

至於神王級強者會參與到神靈級別的爭鬥完全是爲了滿足一下自己的權利心而已,沒有人不喜歡指揮千軍萬馬的感覺,就是像東皇太一那樣的強者也不能免俗。現在還在天界建立自己的勢力,爭取重建天庭。

薛易今天碰到的這個弒神強盜團卻是一個較小的盜團,只有四個神王,百十人上位神,至於中型的或者是大型的,那人數可就多了,神王級別的就可能有數十位,至於上位神和中位神,那就更多了。

薛易看着包圍上來的人並不擔心,自己可以說是不死的,因爲只要本尊不死,自己就可以無限的重生,就是把自己打成最微小的粒子,自己也可以在瞬間重生,而且是實力無損,但是本尊就得消耗點法力了,這不可能是沒有代價的,只是這個代價對於現在的薛易來說可以說是忽略不計而已。

“看樣子,和平解決是不可能的了?”薛易仍舊是一副懶洋洋的模樣,好像眼前這些人根本就對自己造不成任何損害一般。薛易的表現確實讓對方心裏吊了起來,眼前這人根本就不把生死當一回事,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來,薛易是死定了,除非有什麼奇蹟發生。

想到這些,四個神王的心更是高高的吊了起來,難道這個人還有同夥?不然這個人怎麼面對這麼多神王和上位神還這樣從容自信?幾人悄悄地朝四周看看,又把自己的精神力覆蓋了方圓數千裏,查看周圍是否還有其他人,可是這方圓數千裏除了幾個別的神靈和超階魔獸,根本就沒有什麼特別強大的人物。

慢慢的對方也就放下了高懸的心,恨恨的道:“不管你有什麼憑仗,今天都必須死,我們可不想留下一個麻煩,以後屁股後面一羣神王追着殺。”他們把薛易認爲是那個隱修的家族的弟子,所以纔不怕自己。就因爲這樣想,他們纔不敢放過薛易,如果讓薛易通知了家族力量,那他們這一生也就只有過逃亡的生活了。

“殺”黑鬚漢子大聲一吼,數十人就拿着自己的神器朝着薛易亂砍亂刺,頓時薛易便被大卸八塊,身上碎塊還帶着數十個窟窿。

看到對方就這樣被自己的人收拾了,都是驚訝的大眼瞪小眼,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勁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錯,對方被殺死了,死得不能再死。

黑鬚大漢神經有點大條,不滿的道:“你們還真是,冷着幹什麼,還不快點把他的神格掏出來,這也值得大驚小怪嗎?”其他所有人聽了黑鬚大漢的話都是一陣無語,這如果也不值得奇怪,那才叫真正的奇怪呢?

黑鬚大漢的大哥催促道:“五弟,快點,拿了神格我們就快點離開,我感覺事情有點不對勁,別我們這次都栽在這裏。”其他人也都警惕起來。

看到其他人的樣子,黑鬚大漢的神經在大條也感覺到了不對,一個神王死得也太容易了,反常即爲妖,這裏面肯定有鬼。

黑鬚大漢急忙打破薛易的腦袋,可是裏面什麼都沒有,只有一腦子的紅白**,別說是神格,就是一點其他的東西都沒有。“大哥,他腦袋裏什麼都沒有,我們怎麼辦?”

聽到這裏衆人又是一驚,沒有神格?這怎麼可能?任何一個神靈都不可能沒有神格,即使是神皇也有神皇級神格,想到這些不尋常之處,那位大哥急忙喊道:“不要管這些了,我們趕快走,快點。五弟。”

衆人扭頭就想走,而薛易碎裂的肢體卻詭異的蠕動起來,最後竟然又慢慢的合在一起,變成了一個完整的薛易,身上一絲血跡都沒有,那像是死過一次。

衆多強盜還沒有飛出一里,薛易就打着哈欠道:“我說,你們這麼着急離開幹什麼?我還沒有玩夠呢?”

聽到薛易的話,扭頭看到又變成了一個完整無缺的大活人時,那些強大大喊了一聲,媽呀,就像見了鬼一般,頭也不回的就飛跑了,轉眼間就不見了蹤影。

看到人都跑光了,薛易無趣的打量了周圍一眼,自語道:“高手寂寞,這句話說的一點都沒錯,我現在都感覺非常寂寞啦,以後漫長的日子該怎麼過啊?”黑衣薛易昂天長嘆。

後來的路上薛易沒有在耽誤時間,直接撕裂空間來到衆神戰場的邊緣,他沒有冒失的直接進入到衆神戰場,因爲現在的薛易仍舊不知其中隱藏了什麼祕密,所以還是小心點好,小心駛得萬年船。

薛易落在一個數千米高的巨山之上,看着眼前的奇觀,前面十里外,出現一道巨大的血紅色的光罩,把一塊巨大的區域籠罩在其中,那血紅色的光罩就好像是一層鮮血,讓人看了直想嘔吐。微風吹來,從前面帶來一股令人作嘔的腥臭氣味。

“這就是衆神戰場?嘿嘿嘿,不愧是戰場,外面的保護罩竟然都如此血腥,真不知衆神在其中大戰之時是何中場景。”薛易看着血色光罩,心裏暗暗地猜想。

放開神識,薛易用神識把整個衆神戰場都籠罩在其中,沒想到這個戰場還真的是這樣大,真的有以前精靈大陸或者是矮人大陸那麼巨大,不愧是衆神的戰場,這纔有魄力。

薛易的神識發現,除了他自自己外,這個衆神戰場外面還有很多人在那裏徘徊不甘離去,好像他們也在研究這個戰場。薛易想了想也就明白了,這樣的一個戰場,隱藏着連這個世界最強者都不知道的祕密,他們怎麼能夠不動心呢?也許等自己弄明白這裏面所隱藏的祕密時,自己也就能夠成爲一名絕世強者呢。

世界上從來就不缺少投機取巧的人,他們都在夢想着自己一夜暴富,或者一夜間自己成了無所不能得神,這些神靈也在希望能夠通過研究衆神戰場的祕密是自己的實力變得更加強大,甚至成爲一個神皇或者是神帝,甚至更強。能夠來到這裏的人,他們的實力最低也都是神王初級。就是神皇級強者也有。

至於神級強者,他們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來這裏,也許還不知道什麼原因時就消失了,這裏太危險啦,不知什麼時候就會有人打鬥着進入衆神戰場,到裏面進行死戰。

薛易飛身落到血色光罩的邊緣,仔細的打量着那層透明的血紅色光罩,那股腥臭的味道自動的被薛易的鼻子給過濾了,瞪着雙眼仔細的觀察着光罩,可惜沒有什麼收穫。就在薛易想收回目光用神識觀察時,突然感覺自己腦海裏充滿了一種嗜殺的情緒,他想毀滅眼前的一切,殺死所有能夠看到的生物。

薛易突然打了一個激靈,頓時清醒了過來。薛易暗道還真他媽的邪門,如果不是自己元神穩固,道心堅如磐石,恐怕還真的着了道。

“難怪進入到衆神戰場的神靈很少能夠從中活着出來,看來這層光罩有莫大的作用,就是不知道里面是不是還有其他的古怪?”薛易收攝心神,暗想道。

薛易的神識忽然發現那些距離較近的神靈竟然廝殺了起來,薛易明白這可能就是這光罩惹的禍了,只是不知這層血色光罩是如何形成的。

薛易收回神識,朝着打鬥的地方飛去,這種打鬥他還是非常感興趣的,因爲薛易的頭髮煉製時可都是充滿魔道氣息的,魔道本來就嗜殺,看到戰鬥怎麼能夠不去,就是不久前路上被殺也是那種心思,至於沒有追殺,不是薛易不想,而是他的實力沒有那麼強,去了也是白去當靶子。

當薛易來到距離那兩個戰鬥的神皇級強者不遠處時,就停了下來,在遠處觀看。


戰鬥的兩人,其中一個背後長着一對紫金色的蝙蝠翅膀,速度更是飛快,而另外一邊則是一個則是背後長着十二對潔白的天鵝翅膀的強者,這兩個人身上散發的能量波動都非常恐怖,薛易只感覺,如果是自己這個分身被那股能量的餘波給波及到,只能被粉碎。

兩人的速度都非常快,兩人的身形根本就看不清,只能看到一道紫金,一道潔白的光影,在那裏來回穿插,戰鬥非常激烈。

在遠處還有一些觀戰的神靈,那些神靈看到戰鬥的那兩人吃驚的低聲道:“難道是兩位上古神靈?怎麼可能?”雖然聲音很小,但仍舊被薛易聽到。薛易感到非常吃驚,“難道真的是上古神靈?難怪,難怪?同樣是神皇級別,比現在神皇級別的神靈強悍了何止千百倍?哈哈哈,上古神靈都開始迴歸了,大戰真的要開始了,呵呵呵。”

好像是要證實圍觀的人的猜想,場中打鬥中的兩人一邊交戰,一邊開始交談起來,就好像是多面沒見面的老朋友一般。 (如果好看,請不要忘記收藏。投點鮮花,謝謝,俺的新書《天妖傳》,希望多多收藏。)

長着一對紫金色蝠翼的中年人哈哈笑道:“我說老鳥,這麼多年來,你的實力可沒怎麼增長啊,如果我在增加一點力量,你可就交代在這裏了。”說着,動作卻不慢,在那裏留下一道道紫金色的殘影。

和他對敵的那個長着十二對潔白翅膀的中年人也不敢示弱的道:“嘿嘿嘿,你這個吸血鬼嘴皮子功夫可是沒有撂下啊,可惜,你的實力也倒退了不止一星半點啊,不然我還真不是你的對手,看來我們仍舊是勢均力敵,誰也奈何不得對方。”

“這怎麼可能,我可是還想把你的神格挖出來吸收呢,我真的很想試試高貴的血族和自認高貴的鳥人神格相容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嘿嘿嘿,也許到那時我還能突破瓶頸,達到更高的境界,你說是不是。”吸血鬼的一對翅膀在周圍劃出一道道空間裂縫,血紅的爪子朝着對方抓去。

“其實我也很想試試,不如這樣,我們合作,我幫你弄一個十一階天使的神格,但是你呢也得給我弄一顆金翼吸血鬼的神格,到時我們交換,怎麼樣?我想這對我們來說都不是很困難吧?”二十四翼天使提出了一個條件。

紫翼吸血鬼和二十四翼天使同時朝後退去,然後兩人什麼都沒有說,同時展翅朝着一個方向飛去,瞬間就消失在遠處的天空。

薛易看的可是非常過癮,這兩個雖然只是皇級強者,但是實力可看比後來的神帝,這樣的劇烈的戰鬥,卻能把能量控制在一里之內,而不讓能量擴散,可以說一場戰鬥下來浪費的能量非常之少,這樣才能夠發揮出自己最大的戰力。

在兩人離去片刻,從衆神戰場又傳出一陣恐怖的能量波動,好像有一個驚天惡魔正在誕生,這股能量波動比剛纔那兩個皇級強者還要恐怖,看來又是一個太古巨擘。現在可不是和他們見面的時候,薛易閃身就離開了這個危險的地方,來到衆神戰場的另一個地方,其他人好像也知道這裏的危險,都紛紛離開。

還沒有等薛易準備進入衆神戰場,血紅色光罩正上空傳來一陣劇烈的空間波動,天空出現一個巨大的血紅色窟窿,血紅色的雷電交織成一張電網,一座巨大的血紅色城堡從血紅色窟窿裏掉了出來,然後據懸浮在紅色光罩上面。血紅色的漩渦慢慢消失,血紅色的雷電也慢慢的消失,只剩下剛剛出現的血紅色城堡孤零零的漂浮在空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