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雄是二階武者,胡天是二階木系異能者,楊成是二階強化者。

當前世界,遺迹到處都是,有些是武者留下來的,有些是異能者留下來的,有些是古代的科技產物……

一個個遺迹或秘境,被新時代的人類找了出來。

隨著一個個遺迹的秘密,被天資卓絕的人類挖掘出來,武者誕生了,異能者誕生了,強化者誕生了……

七人分散開來,各自尋找可用之物。

「隊長,你們看!」劉雄拿著一串腕錶。

「空間腕錶?」王猛若有所思的問道。

「嗯,都是空間腕錶,內部空間足有一千立方米!」劉雄說道。

「一人一個,剩下的拿去賣掉。」王猛說道。

空間腕錶是科技產物,內部空間有大有小。

「不知道空間腕錶,是我長睡之前就有的,還是在我睡覺的那兩千七百多萬年漫長歲月里,由人類製造出來的?「陳宇心中暗道。

遺迹是科技類遺迹,最值錢的是那些資料。

把整個遺迹收刮一遍后,眾人意猶未盡的走了出去。

突然間,窸窸窣窣的聲音,由遠及近的傳了過來。


「嗜血蟻,大家快回遺迹!」王猛說道。

只見密密麻麻、牛犢大小,通體黝黑髮亮的螞蟻,行動如風的快速接近,蟻群所過之處,各種動物被吃得只剩骨頭。

七人快速跑回遺迹,正欲把合金大門關上,蟻群就沖了過來。

「蟻王是三階,其餘的都是二階。」王猛洗了一口涼氣。

「殺吧,能殺多少殺多少!」李強咬牙說道。

「趁門口空間有限,我、胡天、張風守門,其餘人養精蓄銳,能否逃過一劫,就看我們的運氣了。」王猛說道。

三人手持合金戰刀,與蟻群在大門處廝殺。

王猛一邊劈砍嗜血蟻,一邊用雷電異能攻擊。

胡天使出木系異能,用蔓藤捆住一隻只嗜血蟻,隨後揮舞合金戰刀,將那些被他控制住的嗜血蟻斬殺當場。

張風時而用戰刀砍殺嗜血蟻,時而用風系異能風刃術攻擊,不消片刻,周圍的地上,多了幾十隻缺胳膊少腿的嗜血蟻。

體力消耗大半,異能僅剩四成的王猛,大聲說道:「換人!」


李強、劉雄、楊成迎了上去,與那些嗜血蟻廝殺。

「陳兄弟,你出去看一下情況。」王猛說道。

「嗯!」陳宇點頭應下,施展遁術消失無蹤。

「好厲害的異能!」王猛羨慕不已的說道。

「我們要是能遁地就好了。」張風羨慕的說道。

「抓緊時間恢復。」王猛說道。

李強使出火系異能,將一隻只嗜血蟻燒死當場。

出去溜達了一圈,陳宇念頭一轉,遁到蟻王下方,手持合金戰刀向上一捅,蟻王的腦袋,就被他用刀刺穿了。

見蟻王身死,一隻只嗜血蟻陷入慌亂之中。

失去蟻王的統帥,一隻只嗜血蟻四處狂奔。

「陳兄弟,怎麼樣了?」見他遁出地面,王猛當即問道。

「蟻王被我殺了。」陳宇笑著說道。

「蟻王被你殺了?」王猛難以置信的問道。

且以深情度流年 我遁到它下方,一刀就把它的腦袋捅穿了。」陳宇說道。

「隊長,蟻群退了!」 隱婚總裁,吻上癮

「太好了!」王猛喜不自禁的說道。

「一顆二階晶核,價值一萬兌換點,不要浪費了,大家都找找。」李強說道。

收刮完晶核之後,王猛說道:「這次要不是陳兄弟,我們進不了遺迹,也得不到這麼多晶核,此次的收穫,他分一半,如何?」

「我同意。」李強說道。

「理應如此!」張風說道。

「我沒有意見。」其餘人相繼附和。

「還是平分吧。」陳宇說道。

「陳兄弟,我們猛虎狩獵隊,利益分配的時候,是按出力的多少,此事不用說了,你必須分一半。」王猛說道。

「就是,誰的功勞大,誰就分得多!」李強說道。

「如果陳兄弟覺得太多了,可以私下送我一些。」胡天打趣道。

一行人回到聚集地,把多餘的戰刀、作戰服,還有嗜血蟻的晶核,全部賣給王氏集團旗下的商鋪。

「總共賣了二億六千萬信用點。」王猛說完之後,開始瓜分信用點。

沒有身份腕錶的陳宇,瞬間給自己偽造了一個。 黯月森林,黑袍人站在白骨巨龍的頭頂紋絲不動,黑色長袍在狂風中獵獵作響,但卻對他造不成一絲影響,在暗夜精靈們的眼中,這個可以憑空漂浮於空、又能召喚出骨龍的神秘人猶如死神一般,能夠輕易剝奪他們的生命。

「吼!」滅地血熊爆吼一聲,全身皮毛瞬間披上了一層血色的魔力,大步沖向了巨大的骨龍;「砰」一聲沉重的撞擊,骨龍被滅地血熊一下撞擊連退數步,兩隻個頭相差甚遠的怪物相撞在一起,竟然是滅地血熊略勝一籌。

「桑卡嗎?老夫記得上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你還是一隻小熊崽,沒想到現在已經成了一個師階二段的強者,怯怯!」骨龍被一擊撞退,黑袍人再度憑空漂浮在了半空中,看著近在咫尺的滅地血熊竟然沒有絲毫懼意。

血色的目光在聽到黑袍人的話時略微詫異了一下,在下一刻就充滿了怒火,血色的魔力剎那迸發而出!怒吼聲中,巨掌朝著面前的黑袍人拍擊而去。

「嘭」一層黑色的屏障突然出現擋在了熊掌下,滅地血熊的攻擊就這麼輕易被阻擋了,黑袍下皙白的臉龐冷冷一笑,一道光波在黑色的屏障上擴散而開,滅地血熊龐大的體型收到光波的衝擊連連後退。


骨龍趁機前進,白骨森森的龍爪夾帶著黑色魔力抓向血熊,黑袍人開始匯聚魔力,黑色的魔霧在半空中開始凝聚,之中無數怨靈哭嚎,陰森恐怖。

見到龍爪襲來,滅地血熊連忙穩住身形,纏滿血色魔力的雙掌架在身前,成功抵擋住了骨爪的攻擊;但幾乎是同一時間,大片黑色魔力傾斜而下,將血熊完全吞噬,「亡者之息!」

陰森的聲音從黑袍下傳出,滅地血熊已在黑色魔力的包裹下失去了掙扎的力量,骨龍原本被血熊擋住的巨爪猛一加力,直接將那三十多米高的巨大身軀扇飛。

「轟」巨影重重地摔落在地上,震驚了結界內觀戰的所有暗夜精靈;桑卡變成滅地血熊后可是師階二段的強者!可是單憑一己之力就能毀滅大批亡靈的存在,在這個黑袍人面前竟然變得這麼無力。

暗夜精靈們的心已經跌落到了低谷,他們開始對保護著印月湖的月芒結界產生了質疑,在黑袍人的攻擊下,結界真的能起到預料中的效果嗎?

……

「守護者大人,我能為你做的就只有這些了,希望您能夠保護這種族群的希望!」湖靈的聲音飄蕩在夜曦耳邊,優雅的影子不時在他身周遊回。

夜曦剛想搭話,就感覺湖底湧上來一股暗流,還沒來得及反應,人就已經伴隨著暗流滾動了起來;「啊……好暈啊……」連續的翻滾令腦子一陣接著一陣發脹、眩暈,夜曦發現眼前的世界一直在不停地旋轉,根本停不下來。

「小曦!危險啊!快離開那裡!」熟悉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夜曦拍了拍腦袋緩緩轉身,這才發現自己竟然坐在半空中,剛剛攜帶自己噴涌而出的水柱並未消失,依舊將自己支持在這裡。

印月湖已經被三色光幕包圍,結界顯然已經祭成,但當他把目光轉向夏爾所指的方向時,差點嚇得從水柱上掉下來。

骨龍,巨大的骨龍正低著頭顱探視著他,夜曦站在水柱上已經相當高了,但是和骨龍一比根本什麼都不是,他很想不通,自己是不是走錯了地方,但是身後這麼大一個印月湖就在那裡,看樣子是錯不了!

此時此刻他真的很想去問問夏爾在自己離開的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面前的骨龍顯然是不會同意的,天殺的湖靈還不分青紅皂白就把自己送到了正面的戰場,這不是急著叫他去死嗎?!

重新看向面前的骨龍,夜曦已經壓制了心中的恐懼,事到如今也唯有一戰了!「錚」寒夜出鞘,他這才發現寒夜劍的變化,雖然劍柄處依舊銅黃,但劍身上的銹跡已經完全消失了,變成了鋒利的銀色。

這也是湖靈的祝福嗎?在印月湖底的這段時間,湖靈對夜曦的幫助可不只一星半點,雖然沒能讓他成功進階靈階,不過卻讓他的《寒夜決》成功晉陞到了離階地級,現在連寒夜劍都有了變化,他自然驚喜萬分。

「有可能打不過你!但是我可不是一個對手強就會夾著尾巴逃的人!」冷冷一笑,長劍一揮指向頭頂的骨龍,骨龍似乎對夜曦的話很不理解,原本對著他的腦袋不自覺斜了斜。

「小鬼,這不是你可以參與的戰鬥,快走吧!」不遠處滅地血熊艱難地從地上撐起來,身上傷口凌亂證明剛剛的攻擊對他造成了不小的傷害。

隆隆的聲音嚇了夜曦一大跳,他這才發現自己身後還躺著這麼只龐然大物,急忙轉身將劍指向對方,「你是誰?獸人嗎?是敵人還是盟友?」警惕地看著緩緩走來的滅地血熊,夜曦也沒有害怕,與骨龍相比滅地血熊實在可愛太多了。

「小鬼快走吧!這次謝謝你的幫助了,如果我族能挺過這一劫難一定會好好報答你的!」話音落下,滅地血熊爆吼一聲沖向了骨龍!「嘭」黑色的屏障再度抵擋了他的攻擊,骨龍的巨爪在下一刻就跟隨而來,一抓拍地血熊只能後退。

「屏障?」夜曦的目光開始在骨龍身上掃動,這才發現骨龍的頭頂正站著一個黑袍人,「亡靈法師?」

緊了緊手中長劍,夜曦的目光已經死死鎖定了那個黑袍人,對方似乎也感受到了他充滿敵意的目光,低頭朝他看來,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哼!既然是亡靈生物,只要做掉操縱他的亡靈法師不就行了!何必那麼麻煩!」縱身一躍,夜曦的身體化作一道藍色流光,在滅地血熊的頭頂墊了一下就落在了骨龍的爪上,冷冷地掃了眼骨龍頭頂的黑袍人,順著骨骸奔襲而上。

「小鬼!危險!快回來!」看到夜曦朝著黑袍人直衝而去,滅地血熊大吼一聲,但阻攔已經是來不及了。

耳朵被「隆隆」的聲音震得「嗡嗡」直響,但那個黑袍人已在眼前,回頭是絕對不可能了!藍色的劍影在身周舞動,兩人的距離瞬間縮短到二十幾米,銀色的魔力在這一秒爆發出來,夜曦原本前進的身影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劍刃攜帶銀色的魔力已經欺身到了黑袍人的身後,但對方依舊沒有半點動作,「鏘」劍身一陣顫動,寒夜劍的攻擊被突然出現的黑色屏障擋住,強大的反衝力竟然使夜曦直接倒飛了出去。

「可惡啊!」身體從高空急速下落,看著越來越遠的黑袍人,夜曦憤怒地碎了一口,在剛剛的剎那碰撞中,身體竟然在瞬間麻痹,現在只能任由自己向下墜落。

「小鬼!不是叫你回來的嗎!」 狂妻來襲:九爺,早安! ,身體也再度恢復了知覺。

「他好厲害,剛剛動都沒動,把我轟飛似乎就用了一絲意念。」從熊掌上爬起來,看了眼骨龍上的黑袍人,夜曦皺了皺眉頭,臉色變得極其陰沉。

「把你轟飛?他沒把你炸碎已經是你的運氣了!」血色雙目瞥了夜曦一眼,「他現在的實力最起碼是師階巔峰,可能還要更高,是你一個將階的小鬼能傷到的嗎?」

「……師……師階巔峰?!」夜曦的聲音幾乎是尖叫出來的,他的確有想過將來說不定會和很厲害的人戰鬥,但卻從來沒想過這一天會來的這麼早,現在自己可才將階巔峰啊,兩個階別的差距可不是這麼好彌補的,就像血熊所說的那樣,對方隨便一動意念就能讓自己變得粉碎。

「怕了?你可以走,我會儘力為你拖延,這本來就是暗夜與亡靈之間的種族戰爭,和你這個人類本就沒有關係。」

艱難地咽了咽喉嚨,「不行!我可是答應他們的,沒有完成任務前我絕對不能走,何況不就是死嗎?誰怕啊!」壯膽吼了一嗓子,心中默默地跟了一句:老子又不是沒死過!

「喔?小鬼你真的不怕死?」

「別廢話!反正我不會走的,要死一起死!」重新握緊寒夜劍,銀色的魔力在劍刃上不斷跳動,目光再度鎖定了黑袍人。

「小鬼,等會兒你繼續去上面找那個亡靈法師,他似乎對你挺感興趣的,你就讓他去玩玩;而我就趁這段時間幹掉骨龍,骨龍最多就師階一段的實力,憑我的能力想滅掉還是可以的,等滅掉骨龍之後我們就一起對付亡靈法師,雖然不能擊殺他,但是拖住他應該是辦得到的。」

「等等、等等!」見到血熊不詢問自己就想把他扔出去,夜曦急忙喊停,「讓他去玩玩?你確定你不是在玩我?他想弄死我可是笑一下的事情啊!」

但是血熊似乎並不打算聽夜曦的反駁,已經將他攥進了掌心,「去吧小鬼,希望你能活著回來!」

「忽!」感覺到身周一陣陣颶風呼嘯而過,夜曦瞬間就被拋到了那個黑袍人的頭頂,此刻黑袍人也正抬頭看向他,雖然看不到容貌,但黑袍下戲謔的笑容讓夜曦非常的不爽!

「豁出去了!暗涌!」

(停更了一個月,今天先發一章試試心,後續更加精彩!) 分完錢,眾人又去吃了一頓,約好下次見面的時間和地點,便各自回家了。

無家可歸的陳宇,用一億兩千萬兌換點買了一套別墅。


「還剩一千萬兌換點,好像沒什麼用啊!」

擁有無限充值系統,使用系統裡面的貨幣兌換功能,他可以隨意兌換各個世界的貨幣,區區一千萬兌換點,對他而言微不足道。

有那個財力,沒必要委屈自己,住在別墅也要舒服自由一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