喘息了好一會兒,他的心跳呼吸才恢復了正常。

沉吟良久,他抬起頭來,漆黑的眸子里,殺意凌然,伸手一抓,面前的虛空,就像是一張紙,被人逐漸抓緊一般,褶皺起來。

砰!

一身悶響,虛空破裂,露出條條蜿蜒的時空通道。

掌心一翻,一把燃燒著火焰,弧度妖艷,足足有一人高一人寬的巨刃,被他握在手中,身形一閃,就消失在了時空通道里。

「竟然敢擊殺我風雲樓十二殿弟子,秦逸,我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楊君長老眼中,燃燒著無窮無盡的恨意、殺意。

與其同時,其他一個個宗門,也全都知道了火雲宮、秦逸等人,正在大殺四方的消息。

蒼羽塢。

「什麼!這個秦逸瘋了!」流星辰蒼白的臉色,此刻幾近透明,肌肉扭曲,嘴唇都被咬出血來,「快讓人殺了他!滅殺、滅斬、滅泰再做什麼!滅泰不是炎宗境界嘛!他媽的,他們到底在做什麼!」

面對兒子的咆哮,流寒清面罩寒霜,拳頭緊握:「這個秦逸,竟然如此兇悍狂妄,一己之力,在那麼多人面前,擊殺了風雲樓十二殿弟子,那個南航,我也是知道的,就算是在我們蒼羽塢,也絕對是弟子中,首屈一指的人物,足以成為精英弟子中的佼佼者,去往御風大陸那種低等位面,開宗立派都沒有問題。」

「他殺了十二殿弟子,現在更是號稱要殺光我們蒼羽塢、神龍谷、天星教,褻神宗。哼哼,有意思。王天嘯,沒看出來呀,你這次倒是給你兒子,找了個不錯的幫手。」

「滅殺、滅斬、滅泰,給我殺了這個秦逸,讓所有人知道,我們蒼羽塢的手段!」

流寒清眼中,寒光如刀芒一般綻放。

神龍谷、天星教,此刻也是從宗主到弟子,盡數震動。

「什麼?一個區區御風大陸的廢物,竟然殺得幾乎所有宗門,毫無還手之力!」

「他連風雲樓十二殿弟子,都殺了,就他一個人!這怎麼可能!」

「火雲宮連滅十六個宗門了,才死了四個人!」

「那個秦逸手中有仙器,另外還有兩個炎士境界的女人,擁有道器!其中一件還是大日如龍劍?」

「蒼羽塢流星辰被殺了!」

「那個傢伙叫秦逸,雖然才炎士境界,並且連金丹都沒有凝練出來,但是在場無人能擋,任何一個人,被他一抓,腦袋就炸碎了!」

「帝恨戟一下子殺死了十多個炎士境界的人!」

「那些死掉的宗門弟子,金丹都被他拿走了!」

「沒有人擋得住他!」

「他是惡魔!一定是惡魔!」

「他是魔鬼!御風大陸來到我們四獸大陸的魔鬼!炎士境界連殺十多個炎師境界,一揮手又殺了幾十個炎士境界的對手!」

之前發生的事情,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以瘋狂的速度,在整個四獸大陸,蔓延開來。

無數的宗門,都知道此刻冰霜平原,那厚厚的晶壁下,正在發生著一場慘烈的屠殺!

一場一邊倒的屠殺!

蒼羽塢、褻神宗、神龍谷、天星教、風雲樓等等宗門,偷雞不成蝕把米,竟然踢上了這麼一大塊鐵板。

一點便宜沒佔到,還被殺了那麼多精英,宗門實力,大打折扣。

秦逸的兇悍、殘忍,此刻如同瘟疫一樣,影響著每一個聽到這個消息的人。

以炎士境界,擊殺十多個炎師境界,並且還是一邊倒的虐殺、屠殺,這種事情,就算是四獸大陸無數宗門的精英、天才、領袖,都幾乎沒有多少人做到過!

越級殺人,這隻有超越天才的天之驕子,才可以做到!

任何一個完成這種創舉的人,都是在歷史長河中,留下熠熠光輝的聖賢。

而現在,秦逸所做的一切,讓整個四獸大陸,都在震顫。

他越級殺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群人!

「來人!」

「來人!」

「來人啊!」

「一定要阻止他!奪走仙器帝恨戟!」

無數宗門的宗主、長老,此刻一起做出了決定。

他們的身份,自然不能出手,但是門派中大批炎師、炎宗境界的弟子,此刻如同洪流一般,不再顧及之前各門宗之間的約束和規則,齊齊朝著冰霜平原還在開放、即將開放的坐標點,涌了過去。 「法外分身!」

「本命金丹!」

「煉獄神魔!」

滅殺、滅斬、滅泰三人,怒吼連連,法外分身金光燃燒,如同滾滾熔岩,金人揮動武器,開天闢地,驚雷涌動。

滅殺、滅斬的實力,都達到了炎師境界第九層,滅泰更是突破到了炎宗境界第一層。

三人齊齊出手,腥風血雨,籠罩方圓數里。

秦逸四周空氣、空間,急劇濃縮,轟轟炸響,虛空噼里啪啦,炸出大片裂紋。

裂紋密布,不少修道者來不及躲避,被閃電一般的裂縫碰到,立刻全身如瓷器般碎裂,濃稠鮮血,噴涌而出,血肉骨骼,四分五裂。

「秦逸,看你這次往哪裡逃!」

滅泰怒目圓瞪,一聲大喝,伸手一抓,四周金光在金人掌心凝聚,瞬間形成一個漩渦。

秦逸四周空間,硬生生被剝離出來,乾坤扭轉,群星炸裂。

「蒼羽塢,給我死!帝恨戟!」秦逸兇悍無比,不退反進,帝恨戟當空一攪,無數道血痕、冤魂惡鬼,潮水一般,滾盪而出,如同血海突降,讓人呼吸,都要凝滯!

砰砰砰砰!


血浪翻攪,狠狠撞在三個巨大金人身上,頓時發出震耳欲聾的爆炸。

兩個巨人,被撞得連連後退,滅殺和滅斬,往後連退百丈,胸口氣血翻湧,眼中滿是不可思議和震驚,死死盯著秦逸。

「好可怕的真氣!難怪可以風雲樓十二殿弟子,在他手中不堪一擊!」

金光翻湧,如同浩蕩浪潮,一把巨大光劍,猛然劈開陰陽,朝著秦逸頭頂,轟然而下。

四周金光爆射,無數來不及躲閃的宗門弟子,身子被切成數十塊,啪一聲碎裂開來。

「滅靈斬!」滅泰一聲怒喝,操控金人,無比強大的威能,如泰山壓頂,隕石撞擊,要把人的血肉靈魂,都壓成紙片!

「秦逸!小心!」王禹翔一拳將面前敵人胸膛,打得血肉橫飛,遠遠望見這一幕,急忙大聲提醒。

洛珞和盛雪,也都急忙望向秦逸。

「鬼音嘶吼!」

凄厲慘叫,衝擊而出。


四周空間時間,猛然一滯。

金光一閃,正常的目光,根本捕捉不到這個變化,但秦逸卻把握住了這個機會。

「萬夫莫當!」

滔天火焰,從鋒刃上咆哮而出,火焰如萬馬奔騰,怒吼狂嘯,燒得空氣,如積雪融化,以秦逸為中心,一大片空間,都被熱浪裹住,扭曲摺疊。

轟!

火焰狠狠撞在金色巨刃上,巨刃下墜的趨勢,猛地一頓。

滾盪聲波,朝著四周,彷彿數不盡的鋼鞭鋼筋,金色狂舞。

噼里啪啦!

被捲入其中的修道者,頓時全身血痕炸裂,慘叫連連,從半空接連墜落。

大片慘淡血霧,連次蓬炸,遠遠望去,半空彷彿炸開朵朵血色紅蓮。

滅泰往後連退幾步,眼中閃過一絲精芒:「炎士境界第四層,竟然能抵抗我炎宗境界,你是我見到過的,第一個人!」

「大哥!」滅殺和滅斬,趕了回來,目光凌厲,遙遙望向秦逸。

「這個人今天一定要殺死,不然未來,必成大患!」滅泰伸手一指秦逸。

「想殺我?先顧好你自己的命吧!」秦逸的感知力,讓滅泰的話,一個字不落,全都傳入耳中。

「好強的感知力!」滅泰聽到秦逸長嘯,心頭一驚。

這麼遙遠的距離,就算他的感知力,再強大一倍,都沒法洞悉,可是秦逸,竟然能夠自己剛剛說的話,簡直不可思議。

「秦逸!死吧!」

「為少宮主報仇!」

滅殺、滅斬連聲怒喝,半空劃過長虹,朝著秦逸,轟然而至。

兩座金人,緊隨而至,每一步踏在半空,都將虛空如琉璃般,踩得粉碎,綻放大片裂紋。

四周任何一個修道者,見到這一幕,都唯恐避之不及,紛紛躲閃。

「好強!」

「這兩個人是蒼羽塢的,至少達到了炎師境界第九層!」

「第九層!並且是兩個人,秦逸這次死定了吧!」

「剛剛那個人,甚至是炎宗境界!在我們宗門,可是大長老級別的人物,秦逸竟然能夠不落下風!」

「這個秦逸,到底是什麼實力啊!」

看到眼前爆發的殺機,不少修道者,甚至都忘記了拼殺,一個個關注著局勢的發展。

「就憑你們兩個?」秦逸冷笑連連,不等滅泰出手,百鍊天羅鎧,瞬間覆蓋全身。


嗡——

悠揚轟鳴,如同龍吟,秦逸全身藍光一閃,頓時消失在原地。

「怎麼回事?」

「不見了!」

滅殺和滅斬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深深震驚。

以他們現在的實力,躲過他們的眼力洞察,至少要達到七倍音速。

可是剛剛,秦逸幾乎是在他們眼皮子下面,瞬間消失的,速度最少也是十倍音速!

「虛空湮滅!給我出來!」滅殺怒喝連連,伸手一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