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戰爭的原因,在這個世界,基本上男人都是三妻四妾,而經過這一次的征戰,情況自然會更加嚴重,而且目前來說,羅烈就一個趙妖妖。

“離開這裏?羅烈哥哥你要去哪裏?”趙妖妖一臉疑惑的看着羅烈。

“回到我該去的地方,我不屬於這裏。”羅烈無奈的搖了搖頭。

“嫁雞隨雞,你去哪裏,我就去哪裏,反正我現在無依無靠,你別想甩開我。”江若離一臉正色。

“可是,可是,羅烈哥哥。”趙妖妖卻是一臉可憐兮兮的看着羅烈。

“嗯,沒有關係,反正妖妖你還是清白之身。”羅烈摸了摸趙妖妖的腦袋。

雖然趙妖妖淘氣,但相處這麼久,羅烈也有點不捨,如果出現兩難,羅烈還是選擇放棄。

“不,不,羅烈哥哥你不能丟下妖妖,但是妖妖得告訴我父皇和姐姐們一聲。”趙妖妖點了點頭,好像是下了某種決心。

“到時候再說。”羅烈說着就走出了送君堂。

“大將軍。”當羅烈走出送君堂,一箇中年將軍看着羅烈微微一愣,接着說到。

“嗯。”羅烈點了點頭。

“大將軍這是要去哪裏?要不要小的陪同。”中年將軍接着道。

“不用,你把人都撤走吧,我有點私事。”羅烈看了看,四周的士兵說了一句,就往煙雨閣方向走了過去。

“羅烈哥哥,我們要去哪裏啊?”走向煙雨閣的路上,趙妖妖有些不解。

“去煙雨閣。”

“羅烈哥哥,你以後不能在給別人提升修爲了。嗯,男的無所謂,但是女的不行,免得讓別人給賴上。”趙妖妖聞言,一把抓住羅烈,而江若離也跟着另一邊,兩人一臉警惕。

“行。“羅烈點了點頭。

煙雨閣。

三人來到煙雨閣,就看到了歐陽明月等人,一個個無精打采,悠哉遊哉的坐在院中。

“羅老大。”歐陽明月最先反應過來,一臉激動的喊道。

“嗯。”羅烈點了點頭。

“羅老大,現在感覺怎麼樣?”

“還行,楊天化可在煙雨閣?”羅烈接着問道。



“在,在,在幫主有何事吩咐。”這時楊天化也走了出來。

“天化,你可知道洛河城中,有一位姓諸葛的教書先生?”

”嗯,知道,那位諸葛先生就是住在這附近。“楊天化點頭了點頭。

很快羅烈一行人就趕了過去。

洛河城東,接近南城附近一個小庭院裏,一個白衣老者正在編織着一些東西。

“楓兒,燒水泡茶,準備接待貴客。”老者停下手中的活,看了看正在一邊玩耍的小女孩。

“好的,爺爺。”說着小女孩就進了廚房,很快屋頂就出現了一屢青煙。

“諸葛先生,好久不見!”來到庭院,羅烈就看着老者問道,而此時小孩女孩正好端出了泡好的熱茶。

雖然林嫣兒死了,但現在卻不是悲傷的時候,羅烈必須弄清楚,趙長青等人的情況,還有就是如何回到自己的世界,或許羅烈開始不相信怎麼算命先生,但這一刻羅烈也不想在繼續停留,就算是死馬當活馬醫,羅烈只希望能快點回去,或者知道一個確切的答案也行。

“大哥哥,嘻嘻……”小女孩看着羅烈笑了笑。

“楓兒……你和妖妖姑娘他們先去玩。”老者看向一邊的小女孩。

“哦。”小女孩點了點頭,而衆人也都自行退了出去。

“聽聞,先生有通天徹地之能,可不可以給羅烈算算?”羅烈一臉恭敬的看着老者。

“當然可以,不過,我要你答應我一件事情!”老者一臉認真的看着羅烈。

“這個當然沒有問題。”羅烈想都沒有想就答應了下來,因爲別說一件,就算十件百件羅烈也會答應,因爲羅烈只想知道答案。

“羅少俠就不先問問是怎麼事情嗎?”老者看向羅烈。

“只要羅烈能夠做到,定當竭盡全力。”

“有羅少俠這就話,那老夫就可以放心了。”老者笑了笑,接着道:“那我就先問問你!”

“請問 ?”羅烈有些不解。

“你不是這裏的人,你或者說來自另一個地方,或另一個世界!”

“先生所言不錯。”羅烈點了點頭。

“你此行前來是想尋找回去的路?和你的朋友的情況?”

“確實如此!”

“你把手伸出來。”老者面色有些凝重。


羅烈伸出手,接着老者就拔出刀割破了羅烈的手掌,血液流出,老者用碗接住血液,二話不說就血喝了下去!然後以一種奇怪的方式迅速推演。

“少俠可知道這九州大陸的由來?”老者接着問羅烈。

“相傳九州大陸,由九個位面並接而成,但因人心不古,戰火四起,之後被一位大能,把九個位面封印了起來,每一個修爲達到超脫位面實力的修煉者,就要前往轉送陣去往下一個位面。“羅烈解釋。

”羅少俠所言不錯,所以你要回去,就得有足夠的實力,打破這個禁制。或者找到相應的轉送陣,但轉送陣卻不在這裏,你的朋友也不再這裏,但卻存在九州大陸的一角,具體位置我也不得而知,還要嫣兒姑娘的事情,你也不必介懷。曲終未必人散,有情自會重逢。“老者笑了笑,接着就吐了一大口鮮血,臉色變得無比蒼白。

“爺爺,爺爺你怎麼了?”這時小女孩跑了過來抱着老者。

“諸葛先生?”羅烈看着老者的身體,但老者的丹田已經掏空,元氣對老者雲毫無作用。

“我自知性命將近,所以使用了祕法,但楓兒以後就……就……”接着,老者就沒有了氣息,但臉上卻是一片安詳。

羅烈知道老者接下來想說的話,那就是把小女孩託付給羅烈,這就是老者開始所準備提出的條件。 洛河城

洛河城東,一個小院子裏不少人都在忙碌着。

羅烈靜靜的坐在院子裏,諸葛青雲最後的那句話,好像在提醒羅烈,林嫣兒應該沒事,但此刻林嫣兒在哪就不得而知了。但是那麼大的爆炸,林嫣兒存活下來的概率只能是零。

“白小生,你說嫣兒會不會沒事?”羅烈突然問到。

“玉碎天星,不但對肉體有傷害,就算是靈魂也不能倖免,果如真能躲過這一擊,必然有着強大的實力,那現在的林嫣兒與你將遙不可及。”

“何處此言?”

“修煉之法數以萬千,有很多人因爲遇到瓶頂無法突破,就會以某一種形式,將靈魂投射出來歷練,體驗人間冷暖,世間百態,但這樣也非常危險,如果在此期間被擊殺,那就真的是輪迴一世,從零開始了,而且這些人只有三魂歷練,魂是載體,魄才記憶,所以這些人與常人也並無差異,但是這些人死後,靈魂就會承載着這些記憶回去,有用的記憶會留下,沒用的將會被抹去。所以就算你能再次遇到林嫣兒,但她未必會記得你,準確的來說那人根本就不是林嫣兒,林嫣兒只能算是她的一部分,一個分身而已。”

“那如此說來,嫣兒是有可能還活着了?”

“可能吧。”白小生點了點頭。

“羅兄,你已經好了。”這時門外又來了一隊將士,帶頭的是水自流。

“大將軍。”將士們見到羅烈都微微鞠躬。

“嗯。”羅烈點了點頭接着看向水自流:“自流此時前來可是有要事?”

“羅兄,獸族入侵,月神國發來緊急書信請求支援,陛下希望羅兄能前去商議對策。”

“獸族入侵?”聽到水自流的話,衆人都有些驚訝,趙妖妖也跑了過來。

“是的,現在月神國已經通知了各大世家門派前去支援,但兵力不足,只怕難以抵擋獸族大軍所以向紅星與星雲求助。”

“羅烈哥哥。”趙妖妖一臉可憐兮兮的看着羅烈。

“此事,也不急於一時,等把諸葛先生的事辦完再說。”

今夜無眠,因爲宴請了街坊四鄰,各種山珍海味應有盡有,開始看到天狼幫與士兵們大家還比較拘束,但看到端上來的美味佳餚,很快就非常熱鬧,畢竟這些東西,尋常百姓能吃到一次就已經不錯了,小朋友也是很多,而且羅烈等人,大家也不認識,所以氣氛很融洽。

“楓兒,來吃糖。”一個小男孩把手裏糖的遞給諸葛楓兒。

“不,虎子你自己吃吧。”諸葛楓兒搖了搖頭。


“吃吧,還有很多呢。”小男孩笑了笑。

“你吃吧,我不想吃。”

“楓兒你別難過,還有虎子呢,只要有虎子在誰也不能欺負楓兒。”

“不,虎子,楓兒有羅烈哥哥就夠了。”

“羅烈哥哥是誰?”

“諾,就是那個。”諸葛楓兒指了指羅烈。

“大哥哥,你會保護好楓兒嗎?”小男孩向羅烈走了過來。

“嗯,當然。”羅烈點了點頭。

“那大哥哥你可不能欺負楓兒哦,不然等我長大了會揍你哦。”小男孩看了看羅烈。

“不會的。”羅烈摸了摸小男孩的小腦袋。

“等楓兒長大,就嫁給羅烈哥哥當媳婦,所以羅烈哥哥不會欺負楓兒的。”諸葛楓兒也走了過來,伸開了雙手。羅烈也順勢把諸葛楓兒抱了起來。


聽到諸葛楓兒的話,大家都有些驚訝,還有些人傳來了鄙夷的目光。

“是這樣的嗎?”小男孩怔怔的看着羅烈。

“當然啦,不然大家哪裏有這麼多的糖吃。”小女孩一臉正色的解釋。

“虎子,快回家睡覺,都大半夜了。”這時,傳來了一個婦女的聲音。

“哦,知道了。”說着男孩向諸葛楓兒揮了揮手就轉身跑了出去。

“楓兒,你還小,以後可不能隨便說那樣的話哦。”羅烈看向諸葛楓兒。

“不,楓兒剛纔說的都是真的,自從第一次看到大哥哥楓兒就決定了。”說着諸葛楓兒還在羅烈的臉上親了一口。

“呵呵。”羅烈沒有說話,因爲現在諸葛楓兒還小,長達後羅烈相信,諸葛楓兒的想法就會慢慢改變。

而諸葛楓兒沒多久,就在羅烈的懷裏睡了過去,畢竟也是忙活了一天,雖然小小年紀卻怎麼都會做。

第二天一大早,衆人就把老者的屍體擡上了山,這事也宣告結束。

水府。

現在的黃天虎面色鐵青,走路都已經有些艱難,因爲黴蟲已經遍佈全身,就連之前服用的藥物,都已經不能減緩病痛,所以這段時間黃天虎也是生不如死。

“陛下。”羅烈看向黃天虎。

“大將軍,獸族入侵,此事關係重大,朕希望大將軍代表紅星,帶領各大世家門派前去阻止這場禍劫,不知到大將軍可願意前往?”

“羅烈願意。”羅烈點了點頭,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