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漫長的歲月中,這些古生物成長起來,其中不乏實力強大的存在,這隻龍狼有上位黃級的實力,但古生物的能力超強,在成千上萬的殭屍圍攻下,足足堅持了一個時辰才倒下。

龍狼被殭屍戰士打倒在地,殭屍撲上去吸取龍狼的血液,古生物的血液中,含有精純的力量,吸取血液的殭屍有上百直接突破了幾個小等級。

很快,龍狼的血液就被吸乾了,泣封跑過去大罵道:“你這些個混蛋,沒看到大人在這裏嗎?爲什麼不給大人留點血液?”

很快附近的東西就被搜刮一空,要不是還要等雷神界和靈魂神界的人,泣無淚早就離開了。

兩天後,四道人影出現在泣無淚的視線中,殭屍戰士嘶吼着,戒備的看着飛來的四人。

泣無淚看清楚了四人的衣着後道:“不用緊張,是雷神界的人。”

四人落在了泣無淚身前,奇怪的看着周圍密密麻麻的殭屍戰士,想到:“大人的手段太高明瞭,居然暗中帶了這麼多殭屍進來。”

四人恭敬的,道:“拜見大人!”

“怎麼只有你們四人,其他人呢?”泣無淚皺起眉頭問道。

“大人,本來我們使用雷神大人給的信物聯絡,聚集在了一起,可是後來我們遇到了強大的亡靈生物,只剩下我們四人了!”一個雷系劍士神情低落的道。

“看了這古戰場還真的恐怖啊!不過我的殭屍戰士,在這裏簡直就是龍入大海。” 又等了兩天,兩道人影飛了過來,泣無淚問道:“怎麼回事,怎麼只有你們兩個了?”

靈魂神界的兩個上位巔峯神此時身上多處傷口,衣着破爛,留着長鬚的中年人回道:“啓稟少主,我們遇到了龍族的卑鄙小人,因爲在外面的時候主神大人和他們發生衝突,所以他們聯合光明神界的人攻擊了我們,就我倆活着回來。”

泣無淚身爲靈魂主神的結拜兄弟,所以靈魂神界的人稱呼泣無淚爲“少主”。

泣無淚聽到長鬚男子的話,眼裏的殺機涌現,“不知道你們是否抵擋得住我的殭屍大軍。”

匯合後,泣封和小陰帶着整整兩千萬殭屍大軍跟在泣無淚的身後,雷神界的四名強者和靈魂神界的兩名強者走在泣無淚左右兩邊,而未亡緊跟着泣無淚的腳步。

浩浩蕩蕩的大軍出發沒多久,一隻殭屍斥候飛了回來,“魔君大人,在一萬米外的地方,我們發現了許多龍狼古獸,大概有一萬隻左右,有十幾個好像是殺手神界的人被龍狼攻擊了。”

“一萬龍狼嗎?呵呵,可以飽餐一頓了,立刻全速前進。”泣無淚大笑道,對於那殺手神界的人,泣無淚毫不放在眼裏。

兩千萬不死殭屍大軍,累都能累死一個普通的僞主神,可以說進入古戰場的人中,泣無淚的勢力是最大最強的。

現在又加上六名上位神巔峯的強者,除了那些未知的古戰場危險,基本上沒什麼能抵擋泣無淚的大軍。

全速前進,幾個呼吸間,泣無淚的大軍停在了一個低窪的山谷裏,泣無淚帶着幾大強者飛上山頂,遠遠的望着十個殺手和龍狼羣的戰鬥。

龍狼的實力雖然只是上位黃級,有的只是中位級別的,但是在足夠的數量下,已經威脅到了十個殺手的生命。

“魔君大人,我們是不是下去先殺了那些古獸啊?”泣封舔着嘴脣,嗜血的目光盯着龍狼羣。

泣無淚還沒開口,未亡轉身道:“泣封門主,我希望你懂得大人的策略,大人是要等他們兩敗俱傷,纔會出手的,這叫利益最大化,損失最小化。真是木頭腦袋。”

“什麼?未亡,你這個小豆丁,居然敢說本門主,你不就是一個護衛嗎?信不信我扁你?”泣封憤怒的指着未亡道。

“泣封門主,我的實力已經接近影僵中期了,你確定要扁我?”未亡得意的笑着。

“泣封,你好像是影僵初期吧!嘿嘿,我可確定你打不過人家未亡,如果你真的要動手,我支持你不畏強敵的精神。”小陰露出了笑容,只要能打擊泣封,小陰義不容辭。

“小陰,我們都是殭屍門的人,你應該幫我啊!應該和我一起單挑這個小矮子。”

“我靠!泣封!你還要不要臉啊!居然兩個單挑一個,這叫單挑嗎?”未亡鄙視的看着泣封。

“小陰,這可是大人的宗旨啊!以前大人教過我,如果對方選擇單挑的話,那麼我們就一羣單挑他一個,如果對付選擇羣戰的話,我們一羣羣戰他一個!”泣封拍拍胸脯,裂開嘴笑道。

“我靠,別扯上我,滾一邊去,沒出息的傢伙!”泣無淚滿頭黑線的罵道。

當着靈魂神界和雷神界的人,泣封說出這樣的話,泣封太不注意場合了。

泣封鬱悶的閉上嘴,心裏在想:“我怎麼這麼倒黴啊!每次都被大人罵!”

此時,被龍狼圍攻的殺手只剩下三個還在苦苦的支撐着,一個殺手看到山頂上的泣無淚幾人時,立刻大喊道:“山上的朋友,我們是殺手神界的人,還請出手相助,我們必定重謝,我們剛剛得到一件古神器,只要你們救下我們,我將這件古神器送給你們。”

“古神器啊!大人我們出手吧!”泣封又湊了上來,眼神炙熱的看着泣無淚。

“泣封小陰,立刻帶着殭屍大軍殺下去,全部殺了!”泣無淚邪邪的笑着,下達了命令。

“是!”泣封和小陰興奮的一聲吼叫,帶着兩千萬殭屍大軍飛身而起,衝向龍狼羣。

三個殺手驚呆了,看着密密麻麻的殭屍大軍,心裏暗道:“天哪!是魔宗的殭屍門,我們怎麼沒有發現他們是怎麼來的!”

殭屍大軍和龍狼戰鬥在一起的時候,雷神界的人才知道殭屍是多麼的恐怖,就算是被分屍了,不一會兒,身體又聚集在一起,死去的殭屍戰士再次復活。

有的殭屍戰士被轟得只剩下一灘血液,也能在血液中重生過來,殭屍戰士除了用自身的防禦抵擋龍狼的攻擊,從來不做任何的防禦手段。

“嘿嘿,我們爲少主擒下那三個殺手神界的人。”靈魂神界的兩人飛入戰場,直衝三個殺手而去。

看着來者不善,其中一個殺手問道:“你們是靈魂神界的人?你要幹什麼?”

“呵呵!我家少主有請!”靈魂神界的兩人出手將受了重傷的殺手擒下。

兩人抓着三個殺手飛回來,“少主,我們將人給抓來了。”

“魔君,你什麼意思?我殺手神界和你們往日無仇,近日無怨,你爲何派人抓我們?”其中一個殺手憤憤不平的質問道。

“我們雖然沒仇,但是本君拿了你們的古神器,等你們出去之後,本君就和你們就有仇了,本君決定讓你永遠閉嘴!”泣無淚說完,頭也不回的道:“未亡,你很快就可以突破影僵中期了。”

“不,我們不會說的。”三個殺手驚恐起來,未亡欣喜的保住其中一個殺手,鋒利的屍牙刺進了殺手的脖頸,只見未亡的喉嚨滾動,殺手的身體漸漸乾枯下去。

“不要!魔君,求您放了我們,我願意做您的奴隸!”

“奴隸麼?本君不需要!”泣無淚看着殭屍大軍屠戮着龍狼羣,隨口說了一句。

未亡丟下了乾屍,又抓起另外一個殺手,開始吸食鮮血,還活着的那個殺手突然不在求饒,語氣冰冷的道:“很好!泣無淚,你以爲今日之事就這麼完了嗎?”

殺手怨毒的看着泣無淚,突然噴出了一口鮮血,鮮血凝聚出了一個血紅的骷髏圖案。


血紅的骷髏頭消失,再次出現的時候卻沒入了泣無淚的衣襟,殺手也在這時候身體鼓了起來。

未亡大驚,立刻丟下半死的殺手,撲向了準備自爆的殺手,未亡鋒利的屍牙刺入殺手的肌膚,殺手鼓起的身體向泄了氣的皮球,慢慢的縮水。

半死的殺手陰森的笑道:“泣無淚,你被打上了血骷印記,就等着殺神大人的追殺吧!哈哈哈!”

“什麼,血骷印?這。”其他人聽到這血骷印記,根本不知道是什麼,而靈魂神界中那名年長的靈魂法師臉色大變。

看着靈魂法師難看的臉色,泣無淚問道:“你知道血骷印記是什麼?”

“少主,您可否讓我看看你的胸膛?”靈魂法師走上前來道。

泣無淚拉開了衣服,只見胸前印着一副血紅色的骷髏頭圖案,靈魂法師道:“果然是血骷印,這下麻煩了。”

“少主,這血骷印也是我偶然之間才知道的,是殺神封劍修留給子女的一種特殊的復仇印記,原本封劍修的後代有一男一女,而他的女兒被一條僞主神實力的巨龍抓走,意圖佔有她,最後封劍修的女兒在那條龍的身上打上了血骷印,而封劍修殺上了龍島,最後重傷龍神,擊殺了數百萬巨龍。”

“剛剛這人必定就是封劍修的兒子,這下麻煩了!”

半死的殺手哈哈大笑道:“現在才知道,已經晚了,血骷印打上後就無法消除,就算是無所不能的創世神,也不能消除血骷印,泣無淚你就等死吧!”

泣無淚無所謂的道:“本君得罪了光明主神和火神,還怕多一個封劍修嗎?”

“少主,你可不要掉以輕心啊!這光明神和封劍修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人,傳言,封劍修的實力已經是主神的巔峯了。”靈魂法師提醒道。

“看把你們嚇得,呵呵,現在他封劍修不是還沒有來嗎?現在我們要做的,是在這古戰場尋找機緣。”泣無淚笑了笑,化出殭屍形態飛入了龍狼羣中。

雖然泣無淚看似不緊張,但心裏卻在發苦,剛剛泣無淚試過了,那血骷印自己的靈魂一靠近,就遭到了反噬,自己是無法解除了,而且被一個恐怖的傢伙惦記着並不是什麼好事。

在封劍修的兒子生命終結的那一刻,在殺手神界的某個隱祕的地方,一箇中年人睜開眼睛兩道駭人的目光從眼睛裏射了出來,“是誰殺了我的孩兒?”

就在封劍修的兒子死的那一刻,泣無淚胸前的血骷印發出了紅色的光芒,封劍修也就知道自己兒子的死訊。

“回去之後看來得立刻將魔君藏好了,唉!怎麼這麼倒黴啊!稀裏糊塗的殺了那個瘋子的兒子!”雷神界和靈魂神界的人眉頭皺起,表情苦澀。

而泣無淚卻在龍狼羣中收割着龍狼的生命,一顆顆的血珠凝聚出來,“必須要在出去之前得到強大的力量,不然就麻煩了。” “靠,不是說這地方有寶貝嗎?大爺在這裏快一個月了,什麼也沒得到!不會是因爲我倒黴吧!”泣無淚鬱悶的帶着殭屍大軍遊蕩在毫無邊際的古戰場上。

“少主,這些區域都是被人搜索過的,所以沒什麼好的東西。”靈魂神界的年長的魔法師辭懊聽到泣無淚話,開口解釋道。

泣無淚拿出地圖,看了一下, 紅玫瑰的誘惑 ,道:“根據地圖上顯示,這個地方是土蛇古獸的地盤,而且古獸的數量衆多,實力強大,這裏沒人去過,我們現在就去這個地方吧。”

“大人,這片區域大概有一億左右的土蛇,而土蛇王是僞主神初期的實力,我們雖然有兩千萬軍隊,但兩千萬對一億,這勝算不大啊!”雷神界的雷系劍士皺起眉頭道。

泣無淚邪邪的笑道:“這點你放心,我這兩千萬殭屍大軍,足夠滅殺這些土蛇了,只是那僞主神初期的蛇王有些麻煩!”

“既然少主無懼,那我們又有什麼好怕的,我們就去看看土蛇區域到底有什麼。”辭懊隨後又道:“少主可記得雷神大人和靈魂主神大人給您的那兩顆珠子吧。”

泣無淚取出了兩顆珠子道:“我都不知道這時什麼東西,更別說使用方法了!”

的一次攻擊,而這兩顆主神之怒,是兩位大人耗盡了主神之力造出來,我猜想,這肯定能釋放出主神七成的威力。”

“這麼牛?我靠,既然我有主神之怒,那其他人也肯定有,這倆傢伙爲什麼不給我多弄點啊!”泣無淚看着手中的兩顆珠子,苦着臉說着。

雷神界的人和靈魂神界的人冷汗直流,滿頭黑線,辭懊道:“少主啊!這主神之怒只要超出十年不用,就會失去作用,而且越到後面,能力越差,而每個主神五年之內只能弄出一顆來啊!”

泣無淚想了一下道:“那麼也就是說,那些進來的人中,肯定有些人手裏有兩顆主神之怒了。”

“大人,的確是這樣的!”雷神界的人答話道。

泣無淚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未亡,殺神兒子的空間戒指呢?”

史上最强狂帝 ,道:“大人,就這一枚。”

泣無淚滴了一滴紫色的血液在戒指上,靈魂之力侵入了戒指,在戒指中,泣無淚找到了兩顆血紅色的主神之怒。

“我現在有四顆主神之怒,還有光明神給的那顆光之守護,相信沒問題了,我們走吧!”

殭屍大軍浩浩蕩蕩的踏起塵土,向着土蛇的地盤開去,一路上遇到的古獸,都成爲了泣無淚的口糧。

自從泣無淚被打上了血骷印記之後,殭屍大軍收集的古獸血液,全部給了泣無淚。

有了大量的血液,泣無淚的實力逐漸的在往上爬,泣無淚自己都在想,在殭屍大軍的幫助下,十年之後,自己會到什麼境界。


一天後,泣無淚帶着殭屍大軍到達了目的地,土蛇的地盤是一個巨大的坑裏,這個大坑是被一個巨大無比的拳頭砸出來的一樣。

泣無淚驚訝的看着巨坑,心裏暗想:“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實力啊!一拳造就了近是萬米寬的巨坑!”

雖然主神的實力強大,但泣無淚知道,就算是主神也做不到這麼強悍的一拳,難道是創世神乾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巨坑中,隱隱約約的可以看見一些身穿粗壯的巨蛇的懶洋洋的扭動着身軀。


泣無淚手一揮,殭屍戰士展開屍翼,飛入巨坑中,巨蛇發現異樣後,發出仇視的“嘶嘶”聲。

巨蛇的鳴叫聲響起,巨坑中許多洞穴裏爬出了土黃色的巨蛇,巨蛇豎起身子,張口吞下一個個的殭屍戰士。

殭屍戰士哪裏是那麼好吞的,那些進入了蛇腹的殭屍戰士,在巨蛇的體內直接抽取血液,一瞬間,坑底就留下了許多的巨蛇乾屍。

殭屍戰士從巨蛇的乾屍中破體而出,身體上散發出恐怖的屍毒,有的殭屍則燃起熊熊的屍火。

不管是屍毒還是屍火,都是索取巨蛇生命的武器,小陰更爲恐怖,扇動着身後碧綠的翅膀,大量的屍毒在深坑中散開。


對於別人來說,土蛇羣是噩夢,但現在,殭屍戰士成了土蛇的噩夢,不管土蛇使用什麼樣的手段,都無法取走殭屍戰士的生命。

這時,有幾個殭屍戰士飛出了巨坑,將自己收集的血珠給了泣無淚後,再次飛入巨坑,投入了戰鬥中。

泣無淚化出殭屍形態,將血珠吞下,血珠化爲了滾滾的力量,提升着境界。

雖然在修煉,但泣無淚一直沒有放鬆警惕,靈魂之力在巨坑中查找着土蛇王的蹤影。

泣無淚已經將光明神給的光之魂守護和靈魂主神給的主神之怒扣在手中,只要僞主神實力的土蛇王一出現,泣無淚就會立刻將其轟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