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龔玲燕看來,林凡的存在隨時都有可能暴露她師妹身上的祕密,並威脅到師妹的宮主之位,甚至還有生命危險,因此她纔會對林凡動了殺心,但又不想白素心懷疑到她頭上,因爲一旦師妹知道她兒子是自己除掉的,兩人的關係便會直接破裂,這不是她願意看到的。

所以她想到了一個天衣無縫的計劃,就是讓自己最疼愛的弟子秋水音下山試圖接近林凡,便讓林凡愛上她,然後在伺機給林凡下一種叫做百花散的毒。

這可不是一般的毒,這種毒無色無味,即便是古武者也發現不了,能夠讓人在不知不覺中死去,中毒之人一旦情緒激動,就會觸發身體裏的毒素導致神智錯亂,在意外當中死去,神不知鬼不覺,讓人無法懷疑。

本以爲是天衣無縫,但是當頭來卻是被不知道從哪裏跳出來的一個臭小子給壞了事,她想殺了段飛,但是她知道如果自己還敢再對段飛出手,楚飛一定會殺了她,不會再對她留手。

“宮主,你說的可是真的?”杜秋月看着白素心不可思議的問道。

“是!”白素心淡淡的吐出一個字,語氣十分平靜。

杜秋月簡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了,都姓林,不是林天南的兒子又是什麼?難怪龔玲燕要千方百計阻止白素心說下去,因爲這樣一來,就表明了她們宮主犯了大忌,雲霄宮可是有規定,宮主的繼承人必須要是守身如玉的處子。

現在怎麼辦?要是讓太上長老知道了此事,那麼白素心的宮主之位定然是保不住的,而且還會受到三重酷刑,連性命都可能不保。

一時之間,杜秋月不知道如何是好?將白素心抓起來交予太上長老發落?但畢竟人家現在還是宮主,她這麼做豈不是以下犯上?沒有辦法,杜秋月只能讓弟子回去將此事彙報給太上長老,讓太上長老自己來處理!

將心中的祕密說出來之後,白素心感覺前所未有的輕鬆,只不過一想到自己兒子已經離開了人世,她就忍不住一陣難過。

名利和性命她都可以不在乎,但是兒子的死她卻是要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現在,我想知道凡兒究竟是怎麼死的?”白素心看向段飛問道。

此時的林凡還在震驚與糾結當中,他有點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身份來面對白素心,聽到白素心問自己,卻是正中下懷,趕緊先將異樣的情緒壓下,有了白素心親自過問,秋水音再想保守祕密,已經是不行了。

於是林凡將目光看向秋水音道:“那就要問問這位秋小姐了。”

聽段飛這麼一說,白素心有些不太明白的看向秋水音。

秋水音臉色一白,將目光看向自己的師傅龔玲燕,此時龔玲燕也沒有了辦法,臉色顯得蒼白無比。

看到秋水音將目光看向龔玲燕,白素心咯噔一下,心裏有了一個不好的預感,於是她立刻看向龔玲燕道:“師姐,難道凡兒的死與你有關?”

“不是!”龔玲燕忙擺手,臉色煞白。

龔玲燕雖然說着不是,但是白素心從她神情的變化就知道,自己的兒子的死絕對與她有關。

一時之間,白素心只覺得心裏一陣冰涼。 “爲什麼要這麼做?”白素心對着龔玲燕咆哮,一臉的不可置信!

“師妹!我……”龔玲燕知道自己瞞不過師妹,不知道如何解釋,更加不知道如何面對白素心。

“我要爲凡兒報仇!”白素心怒氣迸發,將師姐們之間的情誼全部都拋出了腦外,直接就朝着龔玲燕一掌拍去。

但龔玲燕卻是不願反抗,準備閉目等死。

“不要!”看到這種情況,秋水音大叫一聲,心裏一急,竟然自己衝開了穴道,不過還沒走幾步,她臉上就是一陣充血,全身血脈倒流,一口血霧就是噴了下來,然後身體就是軟倒了下去。

林凡雖然恨極了這個女人,但是此刻看到她這番模樣,心裏也不禁一陣疼惜,攔腰將她抱住。

“滾開!”原本閉目等死的龔玲燕,看到自己的愛徒竟然逆行經脈衝開穴道,心裏大驚,避開白素心這一掌,立刻跑到林凡身前將他一把推開,然後接過自己的愛徒。

“師傅!”

秋水音臉色慘白,輕輕叫了一聲龔玲燕,然後便將目光看向白素心虛弱道:“宮主,你不要怪師傅,一切都是我做的,師傅只是怕林凡的出現威脅到你,所以纔會做出這種糊塗的決定,你要殺就殺我吧!不要殺我師傅。”

“你們……”白素心看着這一對師徒,胸口不斷起伏,她當然能夠想到師姐這麼做的出發點是爲了她好,但是她不會知道,凡兒就是她的一切,任何名利權勢地位都比不上她兒子的一根頭髮,所以無論龔玲燕是出於什麼目的,她都不能原諒她。

“說什麼傻話,你明明只是奉了爲師的命令纔會這麼做的,該死的人應該是我纔對!”龔玲燕立刻打斷秋水音。

然後,她將秋水音輕輕放在地上,站起身來看着白素心道:“師妹,做了這樣的事,我知道這一輩子你都不會再原諒我,甚至現在恨不得我立刻死掉,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但是我不會後悔,如果還讓我選一次,我依舊會如此這麼做!所以,不需要你動手,我現在就可以把命還給你兒子!我只求你不要爲難水音,她是無辜的!”

說着,龔玲燕陡然一掌拍在自己腦門。

砰的一聲,龔玲燕的身體就那麼直挺挺的向後倒了下去。

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所有人都沒有料到這個結果。

“師傅!”秋水音嘶聲力竭,朝着自己師傅的方向爬過去。

林凡想去扶她起來,手剛伸出來,卻是嘆了一口氣收了回來。

白素心此刻也是五味摻雜,心中不知道是個什麼滋味,一點都沒有大仇得報的快感,反而像是丟了魂似得不知所措。

想起年輕時候她與師姐朝夕相處的日子,想起師姐對她無微不至的關懷和照顧,白素心眼中不知不覺流出了眼淚。


杜秋月現在是留也不是走也不是,怎麼好端端,事情發展成了這個樣子呢?

就在這時,一陣腳步聲朝這邊走來,杜秋月看去,便見三個蒼老的女人在一個弟子的帶領下朝這邊走了過來,轉移之間便已跨入到了衆人眼前。

這三人便是雲霄宮的太上長老,雲星、暮星、辰星。

“見過三位太上長老!”杜秋月領着雲霄宮一干弟子朝三人立刻請安。

三人擺了擺手,看到龔玲燕死了,都是臉色齊齊一變,對杜秋月問道:“這是怎麼一回事,是誰殺了玲燕?”

杜秋月只能是長話短說將事情的大概給三個太上長老說了一遍。


聽了杜秋月的講述之後,三人都是將目光看向了白素心,居然還有這麼一個天大祕聞。

見太上長老出現,白素心就知道,今日怕是在劫難逃了,不過她早已經有了心裏準備,因此並不懼死。在得知她兒子已死的消息的時候,她便已經沒有了活下去的心思,否則她也不會當做所有的面吐出心中的祕密。

“剛纔的事情我們已經聽說了,你枉顧宮規,犯下如此滔天大罪,素心,你可知罪?”太上長老雲星看着白素心說道。

白素心立刻跪在地上道:“素心知罪!願憑三位太上長老處置!”

“如此甚好!那麼我宣佈從今以後你不再是雲霄宮的宮主,來人,將白素心押回雲霄宮領罪!”雲星說完,就有幾個弟子上來想要帶走白素心。

林凡見此,立刻喝道:“住手,我看誰敢動她?”

白素心聞言詫異的看了一眼段飛,不知道段飛爲什麼突然要護一個剛纔要殺他的人。

“小子,你是什麼人,也敢管我們雲霄宮的事?”雲星看着林凡,眼神銳利。

“我是什麼人,這個你沒必要知道,總之你們不能夠帶走她!”林凡霸氣的說道。


“好大的口氣,你和白素心是什麼關係,憑什麼阻止我們帶走她?”另一個太上長老辰星說道,而一旁的暮雪似乎不愛說話,到現在爲止只是冷冷的注視着林凡。

“我……我和她沒有關係,不過你們還是不能帶走她!”不管怎麼樣,林凡都是不可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前世的生母被雲霄宮的人帶回去領罪的。

“小子,你是故意找事是不?”脾氣不太好的辰星道。

“是又怎麼樣?”有楚飛在這裏,林凡的膽氣相當的壯,所以面對辰星的威脅他毫無怯意。

“找死!”辰星氣急,說着,便欺身上前,一掌劈向林凡。

林凡只感覺一股巨大的壓力向自己逼來,全身的汗毛立刻就豎了起來,這是遇到巨大危險的徵兆。

就在這一掌要落在林凡身上的時候,楚飛及時出手,接下了辰星這一掌。砰地一聲,辰星被震飛出去落在地上,一口血水就是噴了出來,暈死過去。

“當着我的面就想動他,你們似乎一點也沒有把我放在眼裏?”

楚飛可以賣白素心的面子,但是不代表所有人的面子都要給,特別是辰星這一掌對段飛還是下了死手,這一下子就激怒了楚飛,因此剛纔一掌可謂是毫不留情。

看到這種情況,暮星就要出手,但卻被雲星給攔了下來,因爲她知道就算是他們三人聯手也不可能是楚飛的對手。 “楚飛,這小子是你什麼人你要這麼出手護他?”雲星說道,蒼老的臉上帶着難看至極的神色。

“他不是我什麼人,但是,我曾經答應過一個人要護他周全,所以你們對他出手,就是和我過不去。”楚飛霸氣的說道,終於是吐出了他一直保護林凡的原因。

林凡沒想到楚飛是因爲這個原因纔來保護自己的,心裏對這個讓楚飛保護他的人也不禁好奇了起來。

“好,我們可以不動這小子,但你也不能插手我們帶走白素心。”雲星深思了一下說道。

楚飛卻是搖了搖頭。

雲星的臉立刻冷了下來,“這麼說,你是非要插手呢?”

楚飛嗤笑道:“你不覺得你這話說的很搞笑嗎?白素心好歹也是我女人的師傅,你覺得我會看着不管嗎?”

雲星默然。

“宮主之位她可以不做,但是這刑罰我看就免了吧!”楚飛語氣雖然平淡,卻有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雲星臉色一黑,雖然氣憤,但是也知道,她們也沒有辦法,和楚飛硬碰絕對不是明智的選擇。

就在她們要妥協的時候,卻聽白素心道:“我的生死不需要你們來插手,太上長老,我願意和你們回去受罰。”

白素心顯然是哀莫大於心死,沒有活下去的心思了,因此根本就不領楚飛和段飛的情。

“你這女人……要不是看在顏兒的面上,我才懶得管你!”楚飛氣道。

“我不需要你管!”白素心冷聲道,同樣是一副臭臉。

“你這女人越是這麼說,我就偏偏不准她們把你打走!”楚飛的倔脾氣一下子就上來了。

“你……”白素心氣的全身發抖,難道連死都不讓她去死嗎?

“還呆着幹什麼,還不快滾?”楚飛對着雲霄宮的一干人吼道。

“走!”雲星臉色鐵青,命人帶着受傷的晨星和秋水音離開,同時也讓人把龔玲燕的屍體擡走。

這時,林凡卻是突然站到秋水音面前問道:“陸小雨,我想問你一句話,你究竟有沒有愛過林凡?”

雖然不知道段飛爲什麼這麼問,但是秋水音還是十分坦蕩的道:“沒有,從來沒有,我接近他只不過是想要完成師傅交代給我的任務,在他面前也只不過是在演戲而已。”

聽到這話,非常奇怪的是,林凡居然沒有難過,反而是一種心結被打開的如釋重負。

秋水音走了,代表前世感情的印記也隨着她的離開而煙消雲散。

“老大,老大,你現在怎麼樣?”這時,林凡的耳麥終於是傳來了夜梟的聲音。

林凡心中一喜,知道夜梟一定是被胖子成功接走了,心裏頓時鬆了一口氣,剛纔由於形勢危急,他也沒有心思去管夜梟。

“老大,你在什麼地方,我和胖子現在就過去接你!”夜梟的聲音再次傳來。

林凡趕緊是將自己的座標位置報給了夜梟,然後便等着胖子他們過來接自己。

“是你朋友?”聽到林凡連麥的聲音,楚飛好奇問道。

“嗯!”林凡點點頭,然後緊張的拉着楚飛道:“前輩,這次你可不能這麼快就走了,我還有一些事想要問你呢?”

經過了這次事情之後,他有好多的問題想問楚飛。

楚飛苦笑一聲,拍怕林凡的手道:“這個……我要看着她啊,我怕我走了,這女人又鬧自殺,以後在顏兒面前不好交代啊!”

白素心冷哼一聲,不過想起夕顏,她的心裏倒是有了一些寄託,想要死的心思也不像之前那般強烈了。

林凡一聽就明白了,於是看向白素心道:“白阿姨,你也跟我們一起走吧!”

林凡說這番話的時候還是有點忐忑的,上輩子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的母親,沒想到卻是在這輩子遇到了,而且還是在種情況下,如今的他有點不知道該以什麼身份面對自己的生母。

白素心看了林凡一眼,然後淡淡的道:“說個讓我必須跟你走的理由!”

也許是剛剛經過了一場變故,她倒是不再像以前那般不近人情。

林凡深吸了一口氣,對着白素心說道:“因爲我是您兒子林凡最好的兄弟,如今他不在了,他的母親就是我的母親,我一定會像照顧我的親生母親一眼照顧您的。”

林凡說這番話可謂是句句肺腑,雖然是以段飛的身份說的,但是發自情感的卻是林凡本身,眼看自己的親生母親就在自己眼前,卻無法相認,這種痛苦不是一般人能夠理解的。

白素心靜靜的看着他,不知道爲什麼心裏有種特別奇怪的感覺,就彷彿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自己的兒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