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看着趙靜慢慢的將楚風帶上了車,車上的人個個別戴上了手銬,嘴裏堵上了東西,趙靜沒有見過這樣的場面,他還是第一次和這些人如此近距離相處,想他這樣的富家子弟那有機會體會這樣的日子啊,楚風笑笑,他覺這個場面這的是不屬於自己,這裏的一切都是那樣的陌生。

楚風的臉上依舊上蒼白的,它他看着趙靜,他真的是怕趙靜**這個苦,趙靜也跟着楚風慢慢的上了車,他周了下眉,不在說話,只是將身體靠到了楚風的身上,看着眼前的一切,他覺得自己特別的委屈,如果讓家裏人知道,他一定要痛苦的哭一場。

現在他必須堅強,他要保護自己的愛人,保護他的楚風哥哥,趙靜的淚狠狠的擠了回去。他看着周圍的人,他要將這些面目猙獰的人都記到腦子裏面,讓這一切都變的深刻,只要自己從這裏出去,不讓繞過他們一個的,他那憤怒的眼睛充滿了仇恨的火種。

剛剛的警察也在跟着楚風和趙靜上了車,趙靜的目光讓小王有些膽怯,趙靜對自己眼神還是很滿意的,她看着楚風的臉慢慢的變的紅暈起來。他的心才慢慢的放下了。

那人擠人的人肉的味道讓趙靜覺得有些窒息,他見頭靠在楚風的胳膊上,靠的更近了,好像是要將趙靜的身體都融入到楚風的身體中去。楚風用手輕輕的這趙靜的頭,算是個他的安慰吧。

看着眼前的人,趙靜有些噁心,看着那個警察,趙靜開口了“還有多久到啊!”警察剛想說點什麼,這裏都沒有人說話,怎麼個小姐就是這樣與衆不同呢,還和自己說話,小王將頭扭向一邊,假裝沒有聽到,趙靜不高興的看着他,“和你說話呢,你是聾子嗎?剛剛還不是啊!”

趙靜的刁蠻個性讓他**,他看着趙靜,想說點什麼,但是又說不出來,這個女孩太漂亮了,他都不知道怎麼形容,那怕就讓他在趙靜身邊戴上一分鐘,就讓他死去他也甘心啊。

趙靜並不知道這個冷血男人的想法,經過剛剛的事情,趙靜已經恨透了他,不要是這裏的味道讓他**,他纔不會這樣和他說話呢,看着他還是不理自己,趙靜有些憤怒了,“人民警察,也要聾子嗎?這樣的警察怎麼爲人民服務啊!”趙靜的聲音變的越來越大了。

“小王,你怎麼搞到,怎麼還有人叫喚啊,把嘴堵上!”趙靜聽到前面的指令,他的眼神之**都是憤怒,剛剛由於楚風有傷,就沒有上手銬,也沒有堵嘴,剛剛的趙靜的咆哮聲暴漏了他們的情況,前面的隊長已經不耐煩了。對他們的猖狂已經不想在忍耐了。

小王白了趙靜一眼,拿着一塊布向趙靜身邊走來,趙靜看着那骯髒的東西,居然就是他們要想自己嘴了放的東西,趙靜怒視這他,小王的手有些發抖了,但是畢竟是上級的指示,不做也說不過去,他看着趙靜不知道說什麼,趙靜向他點點頭,“我不說話了,你別賭我了!”趙靜用最低的聲音說道。趙靜一下子變得楚楚可憐的樣子,小王的手開始發**,他看着趙靜的臉,還是那樣的漂亮,那樣的讓他心動。

小王也就看着他那動人的臉,慢慢的做會了原地。看着小王離開了,那個髒髒的抹布也沒有了,趙靜的心才平靜了下來,沒想到自己會受到這麼大的侮辱。趙靜越來越覺得自己委屈了,他看着楚風,真想抱着楚風好好的哭一場,楚風的眼有閉上了,他真的是很累了。

趙靜用手摸摸楚風那受傷的肩頭,他不知道敢怎麼樣感謝眼前的這那人,他給了自己太多太多,自己的人性讓他受了太多的苦。

車子終於慢慢的聽了下來,趙靜感覺到了車子不在動換,小王趕緊將那塊布又拿了出來,趙靜有些恐怖的看着他,“你先堵上吧,不然我會挨說的!”小王臉上滿是驚慌的向趙靜走來。“不要,”趙靜驚慌的對小王說的,聽到趙靜又是那麼大聲說,小王嚇了一跳,小王不在說話,趕快將布向趙靜嘴裏放,趙靜噁心的想吐,他看到現在自己的魅力,已經失效了,看着他們不在說話,就是不張嘴,看到趙靜一定也不配合,小王更加着急了,用力的向趙靜的嘴裏塞。

趙靜猛地一口,就咬到了小王的手上,小王疼的站立不穩,一就坐下了,正好坐在了一個打手的腿上,那個打手就跟瘋了一樣,身體一下子就翹起啦了,楚風也睜開了眼前,看着趙靜那驚慌的神色,楚風一把將趙靜摟在了懷裏,“靜兒,你沒事吧!”趙靜看到楚風醒了,就像是看到了親人,淚水一下子就不爭氣的流了出來,楚風趕緊做了起來“靜兒,怎麼了?”

趙靜也不說話,還是低聲的哭泣,楚風有些着急,在一旁的小王,趕緊說:“好了,我錯了,比哭了,不然我會死的更慘的!我不堵了行了吧?”聽到小王的話,趙靜不在哭了,看了**的眼淚就是值錢,他擦乾了眼淚,對楚風笑笑。好像一切都變得風平浪靜了一般。

楚風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了,他看看趙靜,趙靜真的一下子就沒事了,還在向他微笑,讓他覺真的是女人的臉讓他不敢想,就向天空一樣說變就變。楚風也無奈的想他笑笑。算是給趙靜的迴應了,在一旁的小王,也怯生生的看着他們,然後低聲說:“你們別說話了,行嗎?”小王哀求似的說道。

楚風都覺得只不像是警察應有的樣子,楚風有些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心中想真是給警察隊伍丟人,軟到一定程度了,他的目光,讓小王的心深深的刺傷了,小王是覺得不忍心向**下手,纔會這樣的,他想解釋的,但是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小王再次底下了頭,不在言語,趙靜倒是對這個可憐的小王有了幾分同情心,但是就是覺得警察這個崗位不太適合他。如果有機會給他換一個,趙靜心中想着。

楚風慢慢的坐了起來,他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楚風的身體一向都是很好的,只不過是累了,加上受傷的了,現在都已經好了,現在他又變的如開始辦的強壯了。他要保護趙靜,保護他的一切安全。

車子聽了,前面的人已經過了,他們要將這些人都帶下去,現在已經到了地方了,趙靜覺得剛剛那一切就要結束了,見到藍天,就是見到了自由,現在才覺得其實那最普通的東西纔是最美好的東西,他笑笑拉着楚風想外面走去。門口的警察看看他們,有些不解,他們又看向小王,小王只是低着頭,不說話的跟了出來。

小王就是一個受氣包,又是一通罵,趙靜都聽到了,是由就是自己和楚風的嘴,趙靜看看小王那張可憐的臉,想着如果出去了就把這個人帶走,他在這裏太可憐了。楚風和趙靜慢慢的向裏面走去,楚風的身體雖然好了很多,但是還是有些虛弱,趙靜看着楚風,楚風笑笑,“放心吧,我真的沒事!”楚風擡擡胳膊給趙靜看,沒想到正碰到傷口上,疼的楚風只咧嘴。

趙靜看到楚風這個表情,趕緊拖住楚風的胳膊“楚風哥哥,不要這樣了,別動了,肯定是疼了!”楚風想向趙靜做個微笑的表情,證明自己沒有事,但是那僵硬的表情,比哭還難看,這個表情更讓趙靜擔心了,他說什麼也要扶着楚風。看到他那表情,楚風也就不在堅持的,讓趙靜扶着他。往裏走去。

警察看着他們兩個,都不知道說什麼好,現在還沒有定性,也不好打他們,就在**對他們喊道:“你們快點,行嗎?”趙靜回頭看看他們,趙靜想着等我出去,說什麼也讓你體會一下這個滋味,他狠狠的瞪了他們一眼。在人羣中像是個受氣包的小王,也想趙靜露出了一個無奈的表情,趙靜覺得這個人有的時候還是很可愛的,他也向小王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看到趙靜那燦爛的笑容,小王好像是看到了天使一樣,他的傻傻的看着趙靜,好像是個花癡一般的看着他,趙靜的頭已經匯過去了,不在看他,但是他還是很滿足的看着他。看着他的一舉一動,就像是怕他將在下一刻消失一樣。

楚風在趙靜的攙扶下,覺得整個世界都亮了,好像這裏的一切都變得那樣的溫馨,那樣的幸福,趙靜也是那樣,嘴角上帶着甜蜜的笑容。 第五十二章、女警

楚風和趙靜別分開審訊,這讓趙靜很不舒服,他看着那些將楚風無情帶着的人,他真的想狠狠的和他們幹一架,但是這裏畢竟是公安局,而且楚風已經受傷了,趙靜跟着一個和不溫和的女警官到了一個很陰暗的小屋裏面,這個環境讓趙靜和不喜歡。

小王也抱着一本子,跟了進來,趙靜看了一眼,沒有說話,“姓名?”“趙靜”“性別”趙靜已經忍了半天了,沒想到他們如此無聊,性別這種東西,他們都看不清楚嗎?

“男”趙靜平靜的回答着。女警擡起頭,“我問你性別?你說什麼?”女警的表情好像有些生氣,趙靜要的就是這個感覺,“我說男啊,你聽不懂啊?”女警憤怒了,“你所說的將被記錄的,如果有虛假成分,是要付法律責任的!我在問你,你的性別?”趙靜看着那變成了綠色的臉,不覺得有幾分好像,他看着女警,“我說男,你覺得不對是嗎?”趙靜好像有些不解的問。

女警憤怒了,“你在這樣,我就先關你兩天,看你怎麼辦?”趙靜接着說“我的性別就是男啊,沒有問題的!你憑什麼管我啊,我很配合的回答了你的問題啊”“你明明是女的,你這不是搗亂嗎?”女警的臉變的抽搐了,他開始不在冷靜了,他開始憤怒了,趙靜很滿意的點點頭。

“越來你不是白癡啊,你居確然能分清男女啊,那你問他幹什麼啊,你傻啊,你要是傻的話,給我派個機靈的,本小姐不想和弱智相處!”女警讓趙靜的話,徹底刺激的崩潰了,他看着趙靜,用牙齒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嘴脣,趙靜笑笑“對不起,我說出了!”

女警的臉色才緩和下來,以爲是趙靜要和自己服軟呢,他逼視這趙靜,看他下面的話,“我向你道歉,第一,我不該叫你弱智”聽這趙靜這一條一條的說,這個女警有些不解,這是道歉嗎,是不是想在罵自己一次啊,他的臉色有有些變化。

“我應該叫你智障,國家有政策,我是良好的公民,當然要遵守了,”趙靜剛說道這裏,女警的臉一下子就紅了,他氣的渾身發抖,趙靜笑嘻嘻的接着說道:“第二我不該侮辱你,智障兒童也是要受到法律保護的嘛!”女警已經從凳子上站起來,趙靜看着她向自己走來,有些膽小,在電視上報紙上,無數次看到有那種別自殺的行爲,他真怕這個女人對自己做什麼。

“你作爲人民警察,智商先拋開,你要對的起你這身警服,你要是要對我做什麼,你會遭報應的!”雖然趙靜不相信報應,但是,還是想用這個來嚇唬這個女人一下,當了多年的警察,他那裏怕過這個啊,自然是滿不在乎的繼續向趙靜走來。

趙靜知道這次慘了,這個女人可不像剛剛的小王那樣好對付,但是現在有能怎麼樣呢,他看着女警,他就像是個殭屍一般的想他走來,好像要做出正常人不會幹的過激行爲。

趙靜想了半天,還是先喊兩聲,看看能不能有什麼奇蹟吧,“救命啊,警察殺人了,救命啊!”在一旁的小王,不敢說話,這在哪裏傻傻的站着,不知道該幫那一頭。女警憤怒了,想身後的小王喊道:“小王,還真正幹什麼,先給我把他關起來,管他三天在說,我看他還敢不敢這樣!”

小王遲疑了一下,還是慢慢的向趙靜的方向挪步過來了。趙靜看着小王,小王的眼中竟是無奈,就是是受了委屈是孩子,趙靜不想在讓小王難做了,笑笑對女警說:“我們繼續吧,管我也沒用啊,如果你關了我,我找律師告你的,剛剛我向你道歉!”趙靜開始低頭了。

她知道人在矮檐下,怎敢不低頭啊,女警好像還是不太滿意,看着趙靜,好像對他所謂的道歉並不是很接受,他接着說:“你的性別!”趙靜還想在罵他一次。但是看着小王,那種無奈的表情,趙靜還是沒有在說,“女”說完了,趙靜怎麼都覺得彆扭,就有補充了一句“和你一樣!”女警憤怒的瞪了趙靜一眼,“我問你了嗎?”“你不問我,你就是男的了嗎?”

女警憤怒的用手在桌子上一打,“你這是找事!”趙靜不在說話,心中暗自安慰自己忍,一定要人,他們都不是人,不要和他們一般見識。安慰了許久,趙靜才擡起頭看着眼前的女人,好像很可憐的樣子,女警不在說話,聲音也變得溫柔了些,“你要配合,不要亂說話了!”

這好像是在和趙靜將和,趙靜點頭,示意他接着說,女警看看趙靜,“老實了吧,你住了,這了不是你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地方!你要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要以爲自己如何,法律的尊嚴是不容置疑的,”趙靜覺得自己倒了精神病院,趙靜差點喊出了“你是三樓樓長!”

女警看趙靜不在說話,好像是很滿意的樣子,接着說“你的身份就是犯罪嫌疑人,你就要好好交代,請求寬大,你這個態度行嗎?”趙靜還是不說話,但是他已經對這個女人厭煩了,趙靜看了他一樣,這是個話嘮,上輩子估計是個啞巴。趙靜自我開慰着。

“好了,這些我會慢慢和你說的,你們這些不懂法的社會閒散人員,都應該多多知識,沒有知識沒有素質,你知道知識就是力量,對了你會寫自己的名字嗎?”趙靜聽了他後面的話,真想站起來去抽她,趙靜喘了口粗氣,說道“不會!”女警好像很得意自己的見識,接着說:“所以嗎,要好好學,現在還個不會寫名字的啊,你太落後了!”

趙靜又看了他一樣,趙靜想我出去第一件是就是讓你好好的給我寫份檢討。說了半天,女警很有成就感的進入了正題。“你們是團伙作案,是吧,那個人叫什麼?”趙靜一個就不對,怎麼叫團伙作案啊,他們四十多個打我們兩個,我們叫團伙,這不是腦子讓驢踢了嗎?

看到趙靜不說話,女警接着說“你要老實交代,明白嗎?你們的犯罪事實,我們已經有了詳細的瞭解了,你們不只這一起案件,前天,南橋案件是不是就是你們做的!”趙靜沒想到這個女人會這樣的雷人。真的是讓他不敢想象,怎麼說都敢說啊,前天,趙靜還真不記得前天干過什麼了。

女警,又開始查看案宗,“你快說吧,那邊已經交代了,小王,你去吧那邊的資料給我取一份回來!”他向小王說的,小王剛剛出去,女警接着說:“你現在交代,還算寬大,不讓你後悔就完了!”女警一副苦口婆心的樣子,如果不知道的人還會很感動,趙靜現在覺得這就是打入我軍內部的一個人渣,怎麼什麼屎盆子都敢給自己扣啊,他看着女人,不說話。 第五十三章、憤怒的女警

女警看到趙靜不說話,有些得意之色,說到:“你不回答就是默認了是嗎?你默認了,就好!”趙靜聽了這個話,氣的鼻子都歪了,這要是都能成了,估計岳飛死的多不冤枉。老天爺都得後悔,給竇娥下雪,趙靜看着想不說話,但是想想,這樣的女人要是一句不說,肯定不是好事,也就不在沉默。“您要是遇見個啞巴,是不是能把沒破的案子都扣都他的頭上啊?”趙靜憤憤的說道。

沒想到這個女人也不含糊,“你是啞巴嗎?你想裝啞巴的話,那就當你默認,我說的是中國話,你不會說聽不懂吧?”趙靜看看這個女人,要知道,他幾時吃過這個虧啊,他恨不得現在就將他殺了,解解心頭的惡氣。但是,趙靜又怕他將自己給管起來,這樣就慘了,這裏可不是家裏,死在裏面都有可能啊。

想到那在監獄裏面的苦日子,趙靜就有些膽寒,他想他的楚風哥哥了,也不知道楚風怎麼樣了。他真的想去看看楚風,剛剛出去的小王現在還沒有回來,楚風哥哥的並要不要緊啊,趙靜滿腦子都是楚風的情況,滿腦子都是疑問。


他不想在和這邊糾纏了,他只想快點結束,但是看着個女警估計是到了更年期了,這麼是多,趙靜用眼角瞪了他一眼。像是表示自己不滿。

女警好像根本就沒有看到,古趙靜的表情,還在爲自己的高論傾倒,趙靜覺得正的是進了精神病院,這女人就是個精神病,趙靜不想和她在說一句話,他就向快點離開這裏。這裏就不是人呆的地方。

此時的楚風也受到了非人的待遇,說什麼楚風就是黑道的打手,趙靜就是黑道到老大,楚風還是昏昏沉沉的,看着眼前的警察,警察對楚風的態度非常惱火,楚風低着頭,看着自己的手,在說話,好像是用沉默對他們的行爲表示抗議。

“楚風,你到底都幹了什麼,還是老實交代吧,不然,你是要後悔的,”楚風說:“我沒什麼可說的了,你要覺得我還差什麼,就替我說了吧!”楚風的話,讓警察有點不知所措。“你的意思,你都招了,”楚風差點氣樂了,沒想到還有這樣的警察,這簡直就是一羣無賴。

楚風也不想在說話了,小王正好闖了**,說是要拿楚風的記錄,“對,他都招了,你去拿着和趙靜的對對就行了!”

小王從刑訊楚風的刑警手中取來了,楚風的資料,楚風還是沒有擡頭,他真想看看,所謂的都招了,到底寫了些什麼?自己就說了個姓名,性別,別的沒說,就叫全招了。這真是太有才了,楚風覺得頭有些痛,不在想了,沉沉的睡去了。看到楚風已經全招了也就沒有人理會他了。睡覺就讓他睡吧。

小王拿到了,女警要的所謂的楚風的記錄,這對於他來講可是寶貴的資料“趙靜,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不見黃河不死心啊,現在這就是楚風招供的資料,你現在在不說,就不用說了!”女警好像是抓住了趙靜的什麼把柄,那眼神一下子就變了。變得讓趙靜不敢認了。

趙靜聽說楚風都招了,也就幾分驚訝,他能招什麼呢,估計也就是嚇唬自己的吧,這次趙靜真的是長見識了,沒先到這裏是這樣的時間,讓趙靜一點都不認識了。這裏是完全沒有了陽光,難道是官官相護嗎?這種沒有光明的日子,來到這裏的人就要掉一層皮嗎?

女警還在坐在最後的努力,他一直在勸說趙靜要改惡向善,趙靜一直是那樣的頑固不化,一言不發,這讓小王都爲這個**惋惜。趙靜覺得現在這個世道變了。只要能結案,什麼東西都敢往上按啊,最後女警終於還是沉不住氣了,對這趙靜就像是諸葛亮對阿斗一樣的無奈,女警最後對小王說道:“小王啊,還是先把他給我關起來吧,等過幾天在說,先熬熬的他的銳氣!”

小王溫順的點點頭,趙靜看着自己就讓要這個兩人人給整了了,趙靜的心不是滋味,他想看看楚風怎麼樣了,楚風的傷勢怎麼樣了,但是他有不想向着兩個人低頭,趙靜的心開始亂了,他在向辦法,他不知道這些事該怎麼處理了,他那裏獨立處理過這些,突然他想到了,自己怎麼會忘了給家裏打電話呢,人窮而反本啊,趙靜這纔想到,自己真的是傻了!早該想到的,家裏肯定有辦法的。

趙靜想到,在不讓家裏來人,楚風哥哥的傷勢可能就嚴重了,趙靜看看眼前的女警和小王,趙靜已經想好了,這個更年期婦女,肯定不會讓自己給家打電話的,那就看看這個已經很可憐的小王,能不能幫助自己了,女警對小王喊道:“帶他走吧,我不想在看他了!”趙靜真向想他大叫一聲,“我也不想見到你!”

小王帶着趙靜向外走去,趙靜看到那個更年輕婦女沒有跟出來,趙靜開始看着小王,趙靜溫柔的說道:“小王啊,我想給家打個電話,你看行嗎?”小王看到趙靜對自己如此溫柔,真的是如醉如癡,趙靜看小王這個感覺,估計有些,小王很快就清醒過來,“不行!”

他的回答是那樣的斬釘截鐵,讓趙靜難以接受,真想不到,他爲什麼會這樣,難道也是更年期?趙靜那可憐的眼神看着小王,小王半天說不出話來了,“我不能在犯錯誤了,我是剛剛來的,”小王半天才說了出來,趙靜聽了,差點笑出來。沒想到就是爲了一份工作。

趙靜笑笑“小王啊,我就給家說兩句話,覺得不讓人知道,是你讓我打的好不?”小王那單純的眼神看着趙靜,好像是很矛盾的樣子,趙靜覺有些失望,人家吳三桂,衝冠一怒爲紅顏,自己長的還是不行啊,爲了個工作,就不讓自己打電話,趙靜看着小王,不在說話,就是看,他希望能用這種方式打動他。

小王好像做了很久的心裏鬥爭,纔多趙靜說道:“那你要快啊,不能太長時間啊,你去廁所打吧,別讓人看到”小王跟做賊的一樣,將趙靜帶到沒人的地方,趙靜也不了那麼多了,給母親打了電話,“媽媽,我在公安局,快來救我!”趙靜像是有人追殺一般,將話說我了。也不等對面迴音就放下了電話。

趙靜趕緊走了出來,就短短的幾分鐘,在外面等會的小王就向是婦產科門外的父親一樣焦急,來回不停的走動,趙靜看着他覺得有些好笑,“小王,”趙靜出來他沒有看清楚,聽到有人叫他,嚇得一哆嗦,趙靜越來越覺得他不是當警察的料,趙靜想着等家人來了,把他帶走。別他在這裏丟人。

小王剛剛看看的叫他的是趙靜,這次換過神來,好像是覺得剛剛有些失態,臉一紅,很快又恢復了正常“好了吧,我們走吧!”趙靜也不在理會剛剛那丟人的一幕,跟着小王向那個傳說中的監獄走去。

趙靜突然想到了什麼,就問小王,“小王,你來這了多久了啊?”趙靜覺得,他這樣的都能來這了,估計這了就沒法要了,趙靜多小王能來這裏很感興趣,聽到趙靜問自己,小王好像很神祕的樣子,看着周圍沒有人才說道:“我剛剛到這裏四天,”趙靜差點暈倒,剛剛四天就去執行任務,這不是坑人嗎?

趙靜心有不甘的看看小王,小王好像還想在告訴他點內幕,但是看着趙靜的樣子,也就不在說話了,“小王,我楚風哥哥,在哪裏啊,他現在還好嗎?”趙靜一想到楚風就變得緊張,楚風已經成爲了他一塊心病了,搖搖頭,趙靜也垂下頭,不在說話,沉默了半天,小王才說道:“那個小子,不太好,現在還在刑訊室裏面,還沒有出來呢,看他那沒精神的樣子,我真爲他感到悲哀!”

沒等小王說完,聽到說楚風有危險,趙靜的頭一下子就大了,他退開小王,就向剛剛小王指點的刑訊室的方向跑去,小王一看趙靜跑了,嚇得魂飛魄散,這不是**命嗎?我今天見到他怎麼就這樣倒黴啊,

小王愣了一下,還是飛快的追了過去,趙靜在跑這個方面還是很有天賦的,也許是逃跑的事,讓他幹多了吧,就這短短的幾步,把小王甩開,肯定是不成問題的,小王緊張的跟在**,“趙靜,你給我回來!”小王喊了一聲,又怕被人聽到,有不敢在喊,一個勁跟着。

趙靜那裏還顧得上小王,一聽說楚風有事,他的心就在也平靜不了了,他一推門,就進了刑訊室,看到裏面氣氛還算輕鬆,但是趙靜已經沒有心情想這些了,他一進門就開始尋找楚風的影子,看到趙靜**周圍的民警有些驚訝的看着趙靜,趙靜並不理會,他那尋找的目光中充滿了擔憂。

此刻的楚風還是熟睡,他不想理會周圍的這些人,他需要的是休息,無論說什麼都沒有用,他們就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解釋也能說成掩飾,那掩飾就是他們口中事實了,還不如好好休息休息!趙靜終於找到了那個還在酣睡的楚風,趙靜**的向出楚風的方向撲去,趙靜看着楚風的樣子,以爲是被他用了刑,趙靜憤怒的看着**的人羣,看到趙靜進了,屋裏的人已經開了鍋,看着趙靜的眼神,他們纔想到,這個丫頭的行爲是多麼的嚴重。

在**的小王也跟着跑了進了,剛剛進屋,看到警官們都在,小王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說什麼,“小王你幹什麼吃的,連個人都看不住,今天的是,你給我個交代吧!”你上了點歲數的人向小王叫道,“師傅,我,我不是故意的!”小王臉漲得通紅。

周圍的人已經將趙靜拉來了,楚風聽到這吵鬧的聲音,也睜開了眼睛,好像以前都過去,楚風眼睛中有恢復了往日的光彩,身體也恢復了正常,他睜開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別警察拉住還在**的向前衝的趙靜,“靜兒,”楚風看到第一反應就是向趙靜衝過來。

楚風的速度之快,讓這幾個警察有些傻眼。楚風輕鬆的將趙靜拉到了自己的身邊,“沒事吧,靜兒!”趙靜一頭扎進了楚風的懷裏,周圍到楚風的身手,覺得楚風真的是一個危險人物,**的警察已經取出了槍:“你們要幹什麼,我現在可以狙擊你,你們這種行爲很嚴重,知道不知道,”楚風笑笑,看着眼前的人,“嚴重?我們犯了什麼罪啊,你們都要對我們開槍?就算當然殺岳飛,也有個罪名吧,你給我個罪名吧!”

楚風已經是死過多少次的人了,根本不在乎這些,只是他知道,在這裏開槍,不給個交代是不行的,他們不過是嚇唬一下人而已。警察也覺得不知道說些什麼,但是現在這種情況,有不能就這樣結束。


想了半天,“小王,你先給我把他們關起來,先管起來!”他好像是怕見到楚風和趙靜一樣,小王有有些膽怯,沒想到這個工作這麼難,一向膽小的小王,用詢問的目光看着趙靜,好像是想問問趙靜的意見。趙靜一反常態的向小王笑笑,他越來越同情他了,他要帶小王離開這裏。

小王走到趙靜和楚風跟前,臉紅紅的看着趙靜,“楚風哥哥,我們走吧,”趙靜旁若無人的跟着小王離開了,他沒有在看這裏的人,趙靜等等着家人的到來,只要他們來了,這裏的一切都是那樣的輕鬆,倒時候,我會讓他們給我道歉的,趙靜想着。 鄭如煙聽到趙靜的電話,頭一下就大了,他開始四處通知,他給趙天宇打電話,剛剛掛下電話,還是覺得心驚肉跳的,“老徐,老徐!”鄭如煙向門外叫道“夫人,”司機老徐很客氣的來到鄭如煙的面前,“徐師傅,你現在就開車帶我去公安局,**去就靜兒!”老徐和趙靜的感覺本來就很好,聽說就靜兒,老徐也不敢多問,趕緊出去準備。

剛剛掛下電話,不到二十分鐘,鄭如煙的身影就出現在了公安局。“**見你們局長!”鄭如煙着急的對門外喊道,門外看到是一個半老徐娘的夫人,但是看樣貌還是那樣美貌依舊。

“你要見我局長有事嗎?”門外例行公事的尋問着,鄭如煙沒有心思去理會這些,“我是他表姨,你讓他快來見我!”一聽到這層關係,門外不敢在問,趕緊帶着鄭如煙向裏走去。

“表姨?什麼人啊,我哪來的表姨!”聽到門外的電話,局長不接的想着,自從自己當了局長,送禮的變多了,攀親戚的更多,居然是有是求自己,去看看也沒關係,就吩咐門外叫那個表姨**。

聽說讓**,鄭如煙拼命的幾向局長辦公室跑去。剛剛進門看到是鄭如煙,局長一下子架子就沒有了“鄭姨,你找我啊,你打個電話,不就行了嗎?”這個表姨可不是鄭如煙要說的,是這個居然自己叫的,其實沒有什麼關係,就是爲了吧唧趙天宇,要知道不是局長身份,想吧唧都吧唧不上呢,用這位局長的話說,就是叫聲叔叔,叫聲姨官運亨通保平啊。

看到鄭如煙這樣,知道是有事,趕緊給他倒水讓座,“別廢話了,大鵬啊,你快帶我去找靜兒,靜兒讓你手下人給抓來了!”鄭局長一聽,頭都疼了,這是哪個吃生米的乾的好事啊,敢抓趙家三小姐,這不是找死嗎?

“鄭姨,您彆着急,我這就去!”還沒等走出門,就看到門外有帶着一個人衝了**“局長,這個人非說要見您,怎麼攔都攔不住!”門外一臉無奈的看着局長。局長看了一眼,趕緊讓門外出去,“大鵬,到底怎麼回事,你的都是幹什麼的?”來人憤怒的叫囂着。

來到不是別人正是趙氏集團董事長,趙天宇,聽到鄭如煙的電話,趙天宇將手上的活一推就**的跑來了,趙靜可是他們的心頭肉啊,那是自己都沒有動過一個手指啊,居然讓人給抓了。這不是要他的命嗎?

看到趙天宇如此大的火氣,鄭局長有有點腿肚子轉筋,“趙叔叔,這是誤會,誤會啊,我不知道,這不阿姨剛剛到我才知道的,**知道是三小姐,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敢啊!”鄭大鵬知道,在這裏自己是局長,在趙天宇的眼睛了,自己狗屁不是,說讓自己當,那就當,要是一撇嘴,那就回家了。

趙天宇一看鄭大鵬的態度還行,也就沒有在說什麼,“行了,快帶我去找靜兒吧,他要是少了一根汗毛,我就你好看,”鄭大鵬就差給趙天宇跪地上了。“是,是!”那樣子就像是封建時代的太監的形象,鄭大鵬想,要是讓我知道,這是誰抓的,我肯定饒不了他。

趙天宇和鄭如煙跟着鄭大鵬,向裏面走去。刑訊室的人剛剛出來,覺得一切好像都有已經結束了,沒想到一切纔剛剛的開始,看到局長過來了,**還有兩個人,有些不解,不等他們說話“你們不是剛剛審訊一個叫趙靜的女孩?”局長向人羣問道。

警察們點點頭,“是啊,剛剛待下去!”鄭大鵬的頭一下子就大了,“帶那去了,還不我請回來!這是誰給你們的全力啊,居然幹把趙靜小姐給抓來,不想活了!”看着鄭大鵬的樣子,在**的趙天宇也不好發作,只得等着女兒出來,看看情況。

警察不解的看着局長,但是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那就是肯定是出事了,而是不是好事,有可能會倒黴,衆人避之唯恐不及,“小王啊,你去帶趙靜小姐她們來!”說完,作鳥獸散,都**的逃跑了,又把那個倒黴的小王留在了那裏,小王無奈的去叫趙靜。


趙靜和楚風在一個屋裏,也沒有受到什麼**,剛剛**沒有多會,就看到小王跑了**,“你們有救了。局長來了,快跟我走吧!”小王一臉興奮的對趙靜說道,趙靜的臉上沒有半點表情,平淡的對小王說:“讓他們來這裏接我,不讓我不走!”小王沒想到這個女孩的口氣好大,“那可是局長啊,他怎麼會來這裏接你呢,還是快點跟我走吧!”

小王有些着急,怕趙靜和楚風錯過這次機會,就不好說了,在說了這是局長的領地,要是把局長得罪了那是要倒黴的,趙靜到是一點不在乎,“小王,你放心吧,他一點會來的,他都走了這麼遠了,也不在乎這會時間了!”小王無奈的走了出去。

垂頭喪氣的向局長面前走來,“讓你去請他們,你這麼有回來了,你這麼一點事都幹不了啊,明天就給我滾!”局長咆哮着。小王低着頭,說道:“趙靜小姐讓你自己去請他,不讓他不走。”聽了這話,鄭局長知道這次是惹火了趙靜了,他早就聽說過趙靜,那是冷美人,誰敢惹啊。

鄭局長臉上一陣尷尬,“好吧,我去,這都是我的錯,我去!”他尷尬的說着,向前走去。小王也跟在**,趙天宇和鄭如煙聽到說女兒不出來,就這道這丫頭是覺得委屈了,便也跟在鄭大鵬向裏走去。


小王剛一走,趙靜就樂的合不攏嘴,他知道一點是媽媽來救他了,“楚風哥哥,肯定是我爸爸媽媽來了,你放心吧,我們馬上就能出去了,”趙靜興奮的對楚風說的,楚風點點頭,想到要出去了,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楚風覺得身上還有有些不**。

趙靜一臉興奮的等着父母的到了,這是他揚眉吐氣的時候到了,他要讓剛剛對自己不敬的人遭到應有的報應,這就是他的想法,他看看在一邊的楚風,現在的楚風已經精神多了,好像剛剛見到他的時候那樣,楚風也站了起來,他有些不知道怎麼樣和趙天宇交代,他的工作就是保護趙靜的安全,沒想到會讓趙靜來這樣的地方,這是他的失職,楚風的臉上有些憂鬱。

趙靜看出了楚風的心事,他笑笑“楚風哥哥,這個不是你的錯,都是我太愛惹事了,你不用想了,我會和我爸爸解釋的,你放心吧,”楚風沒想到趙靜能看出他的心事,有些不解,但是聽到趙靜這樣說,也就安心不少了。

鄭大鵬也不敢耽誤,知道接下來是一場硬仗了,這個大小姐,不定要給自己多少苦頭吃呢,他不會就這樣輕易的原諒自己的,他快步向趙靜和楚風呆着的小屋走去,剛剛到門口,就聽到趙靜在不聽的,那聲音有些像是孩子牙牙學語,一聽就是裝出來的,鄭大鵬沒有辦法,也知道假裝沒聽出來,感覺跑進去,“趙靜小姐啊,這對不起,你看我手下的這些混蛋,我一定給你出氣!”鄭大鵬賠笑的說道。

趙靜**嘴,一臉不高興的樣子,他看到**的趙天宇和鄭如煙,眼淚還潸然落下,不知道是真心的還是演戲,那逼真感,讓楚風都不的不相信,楚風的臉色有些難看,不知道該這麼和趙天宇和鄭如煙說話。

鄭如煙看到女兒那淚眼滂沱的樣子,趕緊跑了過來,一把抱住了趙靜,“靜兒,你受委屈了,你還好吧,那裏痛啊,讓媽媽看看!”看到了媽媽,趙靜的一下子就變成了孩子,哭的是那樣的傷心,在一旁的趙天宇,也心疼的看着女兒,走到趙靜的跟前,用手輕輕輕的這趙靜的頭髮,沒有女人的細膩,但是趙天宇的愛也是深沉的,看着女兒那委屈的樣子,趙天宇暗自發狠,一定要將這個事查清楚,給女兒一個公道。

在一旁站着的鄭大鵬有些尷尬,不知道該說什麼,他臉紅的像猴子的一樣難看,將臉轉向趙天宇,“趙叔叔,您看,我這也真的不知道,**是知道,嚇死也不敢啊,”鄭大鵬還在不疼的解釋着。

趙靜看看趙天宇,有撲向趙天宇,“爸爸,他們欺負我!”看着女兒摟着了自己的脖子,那心就像是碎了一樣,已經沒有半點剛強,他緊緊的抱着趙靜,“靜兒啊,到底怎麼回事,爸爸來了不要怕,有什麼委屈告訴我,”看着趙靜的樣子,鄭大鵬知道,自己的死期就要到了。


趙靜哭了半天,才緩過來,“楚風哥哥,受傷了!”剛剛還沒有注意的趙天宇聽到說楚風受傷了,趕緊將目光轉向楚風“小風,你沒事吧,誰把你傷得的,”趙天宇恨不得現在就拿着刀去和他們拼命,不要說楚風是他的準姑爺,半個兒子,他不有想也知道,這事肯定是趙靜挑起了的,不然楚風那裏會受傷啊,他有幾分心疼的看着楚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