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沒問題。”

獵頭又把東江這家公司的詳細情況以及職位描述和要求發給了方可。晚上,他詳細研究了這家公司的業務,他打算精心準備一下。

第二天上午,大家打車來到汽車站。各自道別後,方可坐上了開往東江的長途汽車。昨天晚上,他把要面試的消息告訴了開顏,她很開心。


“我早就想讓你回來了,你身體不好,在我身邊我還能時常幫你調理。”開顏說。

“我一直不敢說,怕影響你的工作。”她又說。

“八字還沒一撇呢!不過,即使不成功,我也會鍥而不捨的。相信我,我一定能很快守在你身邊。”

“嗯,我相信。”

這個週末方可沒有出門,他對於面試做了詳細的準備,從自我介紹、個性特長、管理能力、技術水平等各方面都寫了千百字的文存,以應對各種突發問題。

週一,開顏特地把自己的車留給了方可,她則選擇坐公交上班。中午,方可吃好飯,開啓手機導航,往這家公司趕去。

公司位於東江市的西面,離方可的房子20公里,不近也不算遠,畢竟這已經是個全民有車的時代。他沿高架開了45分鐘,來到了公司門口。這家生產鋰電池的公司,看起來廠房並不大,不過據說非常有錢。方可向獵頭提出的3萬月薪,她認爲問題不大。


人事經理是個女的,個子不高,一頭幹練的短髮,化着得體的淡妝。她先帶着方可參觀了一下車間,內部的佈局讓方可猛地感覺彷彿回到了8年前。那時,年少無知的他,在那家民企的相似車間裏,過着井底之蛙的日子。時過境遷,7年的社會磨礪,他的視野和閱歷大增,吳下阿蒙完成了蛻變。走在人事經理旁邊的他,成熟、睿智、自信、從容。

經理介紹了磷酸鐵鋰和18650等公司的產品以及生產線的設備,方可總能插上嘴侃侃而談。因爲課前作業做得好,他講得很到位,人事經理不斷點頭。

半小時參觀完後,經理說:“很抱歉,今天我們張總外出了,所以我們先談一談,我之後會把你的情況詳細彙報給他。”

方可心裏咯噔一下,之前獵頭告訴他,張總會參加面試,她還詳細向方可講了張總的行事風格,讓他做針對性準備。可他今天不在,那面試成功的概率就要大打折扣了。方可無奈地跟隨人事經理走出車間,來到小會議室。

落座後,方可老到地拿出筆記本,放在桌前。人事經理介紹了一下當前公司的設備部組織架構,他簡要地記錄了一下。

“請說說你的情況吧。”人事經理說。

“好的。”方可開始按照預先準備的娓娓道來。

“我7年前進入現在的這家公司,當時我的德國老闆是勒夫先生,他先做Service Manager,我做他的助理,Teamleader,後來他升任上海辦公室的General Manager,Service Manager就空閒下來,我實際上是在做Service Manager的工作,用Teamleader的頭銜。”

“爲什麼公司不考慮直接給你升職做Service Manager?是否你自身存在一些缺陷?”經理很直白地問。

“這個問題我仔細想過。公司總部的經營狀況因爲國際上雙反影響一直不好,還曾一度破產保護。可能他們當時考慮,提升職位的話,需要給我加工資或者認爲我資歷還有些淺。”

HR經理點了點頭:“你目前的主要工作是?”

這時方可開始了修飾,從“狡猾”的戚繼光身上,他學會了很多。

“我目前主要管理並安排下面15位工程師的Schedule。這15位工程師當中有13位設備工程師和2位工藝工程師。工程師中有4名高級工程師,分別按照地域來管理。年度考覈由他們將所管轄的工程師工作表現彙總給我,我再統一對他們15個人按照我一年來的所見所聞來打分,去影響年終獎和調薪範圍。”

“工程師是全國範圍跑,我主要抓4位高級工程師。根據他們的裝機水平、客戶的反饋,我有時也去現場看看進度,瞭解機器的安裝調試質量等等。平時也要經常與項目經理打交道,項目中牽涉到的經費、人力要他去解決。”方可接着說。

看HR經理沒有說話,方可趕忙又說:“說實話,您這邊的職位跟我第二家公司很相似。”這似乎正中經理下懷。

“說說看。”她裝作漫不經心的樣子,翻看着簡歷。然而,善於察言觀色的方可知道,自己剛剛說的這些,纔是經理所感興趣的。

“當時我也是工廠內部的設備經理,跟您現在這邊的職位完全一樣,向副總經理報告。當時我管20人左右,分設備和設施,各有一個主管。主管管運轉班班長,班長再管下面兩名技術員。另外還有常日班工程師1—2名。”

“我們這裏設備部有50人,比你之前管的人多了不少。你覺得你該怎麼管理他們?”經理問。

“管理主要是制定組織架構,按照公司的規章制度進行獎懲,任命得力的助手。助手有兩點我覺得比較重要,第一點聽話,第二點業務能力也不差。《亮劍》裏李雲龍曾經對他的參謀長張大彪說過一句話,他說你小子有兩點我很欣賞,第一你聽話,第二你打仗不含糊。這其實是一個意思。”方可說完,看見經理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經理又問:“我們設備部有一個元老,老闆開廠時他就在這裏,但他只喜歡做工程師,所以到現在職位也沒變。因爲性格問題,他跟前幾任經理都合不來。你會用什麼辦法跟他打交道?”

“中庸!”方可不假思索地說出了這兩個字。看着經理略顯詫異的表情,他繼續解釋:“我總結中國古代的最高爲人處世哲學,只有中庸和天人合一兩種。什麼是中庸?《三字經》講,中不偏,庸不易。”

看經理十分認真地聽着,方可繼續說:“既然中庸就不能走極端。這個人只要不走極端,不公開跟我唱反調,我就可以接受。我認爲,他能在公司待這麼久,技術能力應該還是過硬的。即便不聽話,只要不觸碰底線,我仍然可以與他和平相處。但如果他走極端,那麼對不起,公司內部只能二走一。”

經理沉默了一會兒,也許在思考前幾任設備負責人爲什麼離開。

“我們這裏設備分機械和電氣兩塊,你打算如何做好你的工作?”她問。

“請問您現在這邊的設備有定期的維護保養嗎?”方可問。

“目前沒有。”

“如果我過來,肯定要先把這兩塊各分一個主管,再結合具體崗位劃分工程師,讓工程師再去管技術員,把設備保養維護內容和計劃做出來,設備保養很重要。然後我根據主管和工程師的表現結合公司規章制度進行獎罰和職位調整。雖然沒有帶過50幾人的團隊,但我熟讀曾國藩的傳記,深知選才用人的道理,相信能夠勝任您這份工作。”

經理終於微笑地點點頭,表示認可。

“我們張總的性格很強勢,你的性格呢?”她問。

“我的性格是柔中有剛,我欣賞老子所說的‘天下至柔莫過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我平時在公司對下面的兄弟比較和氣,但該強硬時我絕不含糊。兩年前有位工程師亂填出差**和加班時間,幅度非常離譜,我警告過他兩次。到了第三次他還犯,我直接把他叫到上海讓他走人。爲此他跟我還結下樑子,揚言要給我好看,但我強硬到底,讓你滾蛋你就得滾。他還發郵件給我下面其他兄弟,說我是小人。我告訴他,誰是小人,時間會證明一切。現在兩年過去了,連他的高中同學都不願意跟他合作。有些不用拖拉的事情,我喜歡快刀斬亂麻。”方可說的是王小波。

“看你簡歷,似乎對電氣更懂,可我們這邊的設備是偏機械的。”經理又提出一個擔憂。

“我雖然更擅長電氣方面,但畢竟十多年搞設備的,基本框架我都拎得清。況且我覺得做經理的首先是知人善用,要培養和善於挖掘機械方面有所長的工程師。曾國藩說,成大事者,以尋求替手爲第一要務,就跟打仗時的統帥需要運籌帷幄而不是衝鋒陷陣一樣,他的任務是發掘並任用合適的衝鋒陷陣的人才。”方可滔滔不絕地說。長年的閱讀淫浸和古人大智慧的薰陶,讓他和當年那位在無錫某國際酒店面試的小夥子形成天壤之別。真是腹有詩書氣自華!

經理遞來了讚許的目光:“你很有水平。”聽起來,這是發自肺腑的話。

“我擔心的是,你從外企轉來民企,會有不適應,因爲節奏完全不一樣。不瞞你說,我上一份工作也是外企,到這裏來,我一度非常不適應,好在現在完全習慣了。”話題似乎已經慢慢放開。

“這個我可以慢慢調整,我有心理準備和自信。”方可說。

“嗯,你對自己的未來有什麼規劃?”

“我希望今後能自己創業,做自己喜歡的事,實現人生的理想。”

經理再次點點頭:“好了,今天到這裏結束吧,我會把你的表現彙報給張總,他會綜合考慮幾個候選人,有消息我再通知你。”

“謝謝。”方可站起身,和經理握了握手,告別離開了。對於今天的面試表現,他很滿意,他知道,這是長期讀書學習,尤其是古人傳記思想的成果。“無他,人心要古。”他不禁想起夢中老仙說過的話。

一週後,正在阜寧工廠裏如火如荼幹活的方可收到了東江公司HR經理的電話,他趕快奔出吵鬧的車間。

“喂,姚經理。”

“你好,方可,經過我和張總的溝通,現在正式通知你,你被錄用了。”

方可內心一陣激動,但很快又平靜下來,他從容不迫地說:“謝謝。”機會來得這麼快,他反而有些措手不及。

“你什麼時候能夠到崗?”經理問。

“按照我們公司規定,一般是一個月。”

“好的,那我們保持聯繫。”


“好,拜拜。”方可掛斷電話。在蘇北室外的寒風中,他更清醒了,儘管離開是他半年前做的選擇,儘管他一到現場就提不起興趣,可是對公司,對兄弟們,他有着深厚的感情,他不願看到這一天就這麼殘酷地來臨,他充滿矛盾。

在依依不捨與小心翼翼中,方可度過了在阜寧的第二週。對於自己的未來,他又有些猶豫起來。強烈的感恩情緒使他對公司一直存有好感,他所不喜歡的,歸根結底只是那位老闆。面試結果他只告訴了兩位兄弟,同時讓他們嚴格保密。這一個月,他要仔細權衡,再做一次人生抉擇。

12月底,方可返回了東江,他舉棋不定,與開顏抵足而談。開顏是支持他回東江的,方開也感覺大勢已定,可是,對公司七年的感情,他還是十分割捨不下。

12月30日,吳寧挨個給工程師打電話,詢問是否願意元旦加班。大多數人選擇爲了那三倍工資而努力,方可卻婉拒了。開顏本就難得休息,他更願意花時間陪着自己的愛人。


第二天,當大多數工程師踏上去客戶的征途,方可卻開心地陪着開顏逛街、吃飯、看電影,忙得不亦樂乎。兩人吃了個自助晚餐,回到家,方可的手機微信端忽然震個不停。他掏出手機一看,是所有工程師在一起的微信羣。他坐在沙發上,像翻看小說一樣,看着聊天記錄。今天白天他關掉了流量,以免受到騷擾,想不到,平凡的這一天發生了不平凡的事兒。

原來,昨天下午,公司財務在老闆的授意下,發出了一份措辭強硬的關於報銷的郵件。其中規定:所有支出必須取得合規**或行政收據,不能取得合規**的,20元以下不得報銷,20元以上的,需提請總經理簽字。很快,極會做人的吳寧就質疑式地進行了回覆:每月200元人民幣的電話費用報銷,沒票的怎麼辦?私車公用怎麼辦?由於很多客戶位置偏遠,只能乘坐黑車或所謂的“專車”,按公司之前的要求,大家提供當地的定額交通**。若萬一遇到黑車無法提供定額**,該如何處理?

對此,財務逐條回覆:200元電話費用,提供電話**(稅務監製、電話運營商敲章的定額**可以接受)。私車公用,每千米2.4元爲限,提供發生費用的票據(公司擡頭的汽油費、高速收費定額**、停車費定額**,注意票據日期的合理性)。客戶偏遠無定額**,不能提供合理票據,提請總經理籤核。

事實上,大多數人每月的電話費用都是網上充值,因此很難提供正規**。客戶偏遠的地方,確實沒有正規**,現在要求報總經理籤核,勢必又延長報銷時間。工程師每月報銷都要提前墊付幾萬元,報銷進度基本超過一個月,現在又苛刻地提出報總經理審覈,這樣報銷進度又要大大拖延。本來沒有加薪大家已經憋了一肚子火,這次的報銷制度,在沒有徵求任何工程師意見的情況下貿然推出,猶如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工程師們再也壓制不住內心的怒火。

微信羣裏炸開了鍋,大家你一言我一語,鬧哄哄地從中午吵到了晚上。根據當天的工作安排,有人做了統計,當天的四個小組是:阜寧小組、山東小組、南通小組以及方可等三人的家裏蹲小組。想象着手機屏幕前各位兄弟義憤填膺的樣子,方可只覺一股英氣衝上心頭。

“反了他孃的!”他在羣裏喊了一句。接着,十幾位工程師一致討論決定,元旦罷工!

人羣中總有高人,有參謀提出,要給德國總部發一封郵件,講述事件的來龍去脈,以求行動合法化。於是,經過一致推舉,起草中文的任務又一次交給了方可。他只能向開顏撇撇嘴,拿着紙筆,飛速地寫起來。

轉天就是元旦,一上午,大家集體行動,除去家裏蹲三人組外,其它三個小組的工程師全部在酒店待命。方可寫的中文訴求,被翻譯成英德文字,以匿名形式發給了德國總部的幾位CXO。

正文是這樣寫的:

尊敬的德國總部

我們是中國的15名服務工程師。在這個本該喜氣洋洋迎接新一年的日子裏,我們卻在爲各自的工作和前途煩心。站在新的起點,我們很迷茫,2016還是會跟2014、2015年一樣,前途迷茫麼?

對一個公司來說,員工忠誠度是其良性發展所必需的,而我們這些工程師在公司最長的有7年,最短的也有5年。長期以來同事們跟公司不離不棄,即使是行業最低谷的那幾年,我們也義無反顧地把我們的青春年華、全部精力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之中,我們以良好的態度和職業道德履行了我們對公司的忠誠。

但是我們大多數都已步入而立之年,家中有嗷嗷待哺的孩童,還有更大的養房壓力,中國的物價飛漲,個人實際感受到的年通脹率超過7%,讓我們倍感壓力。我們雖然感恩公司,但卻遭遇到現實的經濟壓力,目前絕大部分同事已經5年沒有調整過薪資,更有個別人自入職以來一次也沒有過調整。同時,橫向同行比較,我司的薪資仍然是最低的,幅度差距>20%。我們心中充滿了對於薪資調整的渴望!

在之前的幾年中,我們理解行業及公司所處的環境比較困難,因此即使有諸多個人壓力,我們也堅定地和公司站在一起,共渡難關,而沒有提出任何加薪要求。

進入2015年,我們感受到行業逐漸轉暖,我們的業務也逐步提升,因此我們在7月份誠懇地向公司提出加薪訴求。起初,讓我們很欣喜的是,上海管理層很快致電在江西上饒光電出差的工程師們,承諾會盡快給所有工程師加薪。在此之後,上海管理層以需要德國總部批准爲由讓我們等待。我們翹首以待,直到今天仍然杳無音信。期間上海管理層提高了辦公室同事的薪資,卻對我們置若罔聞,這不能不說是對於我們工程師積極性的強烈打擊,我們感覺極度無奈和失望。

管理能力技術水平得不到提升,薪資待遇滿足不了生活需求,我們就這樣渾渾噩噩地度過了一年又一年,這對公司和個人來說都是很煎熬的。一次又一次的希望破滅,讓我們一次又一次地積極性降到最低點,管理層對員工需求不聞不問,沒有絲毫的企業文化可言,讓我們如何感受到企業這個大家庭的溫暖?如何更長久地爲企業服務?良好地爲顧客解決技術問題?提供高質量的服務?

就是在這樣的工作環境中,2015年12月28日晚我們接到一封公司郵件,其中決定從2016年1月1日開始對工程師實行新的報銷制度。這裏面提到的正規**問題,受國內現實情況受限,部分客戶地址偏遠,沒有出租車的,乘坐黑車沒有合理票據的,報銷要經過總經理批准。由於有些項目比較急,我們需要長時間出差,經常會墊付大筆的差旅費用,而公司管理層對報銷進度延遲時間較長,直接影響員工的還款和信用。我們感到十分憤慨的是,對於這樣跟我們息息相關的政策規章制定,完全不徵求員工的意見,事先也沒有跟工程師進行任何的溝通,僅僅是毫無徵兆的冷冰冰的官方通知,這其中包含了多少的官僚主義?對中國現實以及我們每個個體的忽視?據我們所知,辦公室同事也有類似的情緒,辦公室搬家這種大事,事先也是完全不與員工做任何溝通,最後選擇了一個辦公環境很差但單價成本並不低的地方。

冷冰冰的現實猶如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每個工程師的情緒從沮喪、失望,直接過渡到了憤怒。我們覺得上海公司管理層在各個方面完全不尊重我們、忽視了我們,所以我們選擇立即停止工作,作爲對這種忽視和不尊重的迴應。

歸根到底,我們的要求其實很簡單:對我們和我們正當訴求的尊重!而在目前的管理層身上我們看不到任何希望,所以我們不得已轉而求助於你們,因爲你和我們一樣,親身經歷了中國公司的成長、變革,不希望眼睜睜看着中國公司在行業變暖時再次淪落!

全體工程師的訴求:

1. 加薪50%,2015年7月的承諾沒有兌現

2. 公司新出的報銷制度由管理層和基層工程師討論後重新定奪

3. 休息時間拒絕travel

4. 要求公司給服務工程師每人一萬的出差備用金(離職交還公司)

期待你們的答覆,謝謝!

字字哀求,字字無奈,道盡了工程師們的心酸。

中午,羣裏不斷有人說,公司還毫無反應,有膽小者開始說些心虛的話,一如他們半年前在上饒飯桌上的表現。方可和李國不斷做着思想工作,號召大家一定要保持團結,同生死、共進退。

下午兩點,有人反映說接到了吳寧的電話。原來,老闆去美國度假了,剛剛公司才聯繫上他。真是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吳寧請求大家保持冷靜和剋制,儘快去加班。想必客戶那頭給老闆和他們的壓力已使他們如坐鍼氈,但這位工程師拒絕了。接着,吳寧又分別給其他工程師打電話,得到的回覆都是一致的。總而言之,不加薪,不修改報銷制度,堅決不會開工!這些都讓吳寧無可奈何,畢竟他也做不了主。

下午三點,吳寧新建了一個微信羣,把老闆也拉了進去。他表示:“賈總想利用這個平臺和大家交流交流。”接着,老闆開始了發言,由於微信語音最長只有60秒,他的發言分成了六段。他說:“喂,大家好,我想我瞭解大家從今年7月份對公司的期望要求,咿呀,可惜的是那之後到現在爲止德國沒有一個明確的答覆。我想,在我的email裏面非常清楚地說明,因爲在這段時間裏面,公司本身的狀況,咿呀,市場的狀況,再加上公司也考量在整個區域裏面,考慮怎麼樣去調動我們的工程師來提供Service服務。基於上述因素來說,我們確實做了幾個建議,但是沒有馬上施行。我想啊,公司確實是瞭解到大家的要求,我也跟德國總部的負責人彙報了這樣一個狀況,他們希望我們儘快能夠找到一個解決方案。下個星期一,我們請員工或者員工的代表到辦公室做一些協商。目前市場有些好轉,也不要因爲這一個因素對我們的客戶帶來不好的印象和低劣的服務,對他們造成生產上的影響,我想,這樣對公司和對我們的員工都沒有一個正面意義。我相信,也希望啊,大家能夠有一個很正確的態度,遇到問題我們去一起創造解決方案。我非常地期望大家能夠按照原來和客戶溝通的計劃去恢復工作。那星期一,我們跟大家的代表,我請大家派一些員工,我們再做一個具體協商。我非常地希望大家能夠按照原來跟客戶溝通的,今天和明天能夠去給客戶提供服務。希望大家對我剛纔的意見呢,提供你們的一些想法。”

這些內容,一如他以前的發言,假、大、空,說了等於沒說,聽了等於沒聽。三小時後,有位工程師跟着回覆道:“看都沒人說話,我先表達我的意思:首先,需要一個彼此尊重的環境,建立起來互信關係,這纔是一個正常公司的健康環境。本質的講,我們工作就是爲了更好的待遇進行生活,加薪訴求一直未能滿足,再多的承諾或者口號只會影響互信,在壓力倍增的一年又一個新年裏,待遇和同行以致社會脫節越來越遠,期待要不加薪要不裁員,是爲了適應環境的需要,也是提升公司凝聚力和競爭力的需要。前面開始就提及尊重和互信,這首先體現在管理方式上,公司的既有規章制度在入職已經閱讀,新的規章制度直接條款式發給基層員工,絲毫沒考慮溝通;工齡超過十年,還在一個工程師的職務上,是必須要僵硬的接受這種規定嗎?擡頭我們之所以可以放在一邊,請儘量滿足加薪的需求,必要的管理上的考覈流程請別形同虛設,你能想象一個基層聽到管理層說“然並卵”後的無奈嗎?更可悲的此事實已經年復一年發生超過三次了!若爲生計奔波,長期出差在外也是常態,和家人團聚時間會更少,爲滿足公司各項目的進行,週末出差卻不知何時成爲慣例,週末和家人在一起的時間被剝奪了,已經不是那稅前150的錢可以彌補得了的家庭和工作脆弱的平衡,相信公司裏工齡越長的越能體會。請儘量不要安排週末travel,一個高效的工作效率來可以彌補,當然針對急需經濟補助的人以加班形式補貼,也隨個人意願。我之前許多週末無加班費無出差補貼的TS行程狀況,希望不要在基層出現了,有失公平。最後,我想重申一下報銷的事情,以個人爲例,上次去客戶我沒有VISA or Master卡(個人牴觸取消了) ,使用現金墊付近兩萬RMB的各種費用,我還有房貸需要還的情況下,總盼望單位報銷儘快到位,而單位經常以各種低效率處理此事,以致信用卡都擔憂未及時還產生信用黑名單問題。此事種種狀況,希望單位預支資金解決。”

吳寧忙跟着發言:“謝謝王意的建議,也希望其他同事能夠暢所欲言。”作爲和事佬,他也很不容易。

李國把訴求跟貼發了出來:

全體工程師的訴求

1. 公司新出的報銷規範我們不同意,必須由管理層和基層工程師討論後重新定奪

2. 加薪,上次的承諾沒有兌現

3. 休息時間拒絕travel

4. 要求公司給服務工程師每人一萬的暫置金,用於平時出差花銷(離職交還公司)

許久,中國老闆用英文回覆道:“I am aware of your situation and your requests. Therefore we have arranged a meeting. This is our internal issues. However, we shall not hurt the customers by stopping work for them. By right the customers generate our basic income for our operation. The price of damaging of the customer relationship and negative image are high and the consequence is long term. Finally, this action will hurt ourselves. Therefore, please return back work according to the plan tomorrow. Please let me know your feedback to my comments!!(我瞭解你們的情況與請求,因此我們安排了會議,這是我們內部問題。然而,我們不能以罷工的方式傷害客戶。畢竟,我們工作,客戶纔給我們收入。破壞與客戶的關係與形象的代價是極高的,相應的後果是極大的。最終,這些行動會傷害我們自己。因此,明天請你們按計劃返回工作。請讓我知道你們的反饋!!)。”見他如此囂張,方可忍不住回覆道:“老祖宗說,爲之於未有,治之於未亂。有情況出現聽之任之、拖延必定會惡化。現在的情況只是幾次量變變成質變。今年夏天管理層跟工程師說了加薪幅度,並保證上海辦公室不會調整,最後的結果卻是南轅北轍。人無信不立,何況是公司?相信只要管理者下決心,短期內達成加薪以及報銷決議並不困難。btw. Do i need to translate above into English?”

這一晚從此無話,第二天,大家按計劃沒有開工。下午4點,老闆再次在微信羣裏用繁體中文發話:“全體工程師新年好,這次停工事件你們完全是對目前市場及本公司之狀況作出完全錯誤的解讀和判斷,以至對公司,我們的客戶及全體員工造成極大不可䃼救的傷害。請你們按原訂計劃立即復工。你們可以推薦你們完全可信任的代表在週一到公司進行協商。在客戶工作的員工可以用電話會議的方式參與協會會議。吳寧,:請立即通知相關工程師到相應的客戶工作,不可遲疑。併將結果報告給我。這次停工的確是一起對公司及本分公司之生存的嚴重事件。請大家深思作出自己的判斷。”對此,全體工程師異口同聲地把訴求全體再發了一遍,估計此時老闆的肺都氣炸了。他回覆道:“你們之訴求會在週一協商,併報告給總部。但原訂計劃的工作要進行。吳寧,請將參會的人員名單討論擬定給我。我盡可能請總部領導參與。你們之訴求-2 可以經分析後做相應調整;訴求-3 不適當,與當下市場環境要求相差大;訴求-4可以按出公差安排,經員工提出申請審批。訴求-1要協商,併由總部做最終決定。但你們必須盡快復工。現巳經對公司及客戶造成不可彌補之影響。望你們要十分謓重做決定。” 爲了不讓老闆一個人戰鬥,吳寧趁時回覆說:“針對大家的訴求,公司安排1月4日下午在上海辦公室進行面對面的溝通。正如之前有同事所說,溝通是爲了在大家和公司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比如週末travel的事情,相信大家也知道,這兩年的市場行情和2010~2012時有天壤之別,客戶完全佔據主導地位。1月4日的溝通,大家可以詳細討論一些方案,比如是否可以參照2011~2012時公司的政策,對週末travel進行一定的經濟補償。只有更多、更詳細具體的溝通,才能儘快地找到解決方案。不然,事情停步不前,對公司,對大家個人都是很大的損失。”

“到時候公司也訴苦,員工也訴苦,哭成一團,可如何是好?”李國調侃道。這種黑色幽默,讓管理層十分尷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