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時間對他而且,已然失去了意義,竟然如此,他也不再爲此事而傷感,同時也變得擁懶起來。

當然,促便他如此做的原因,那便是因爲此時的他心情很是複雜,已然不似一名修仙者應有的心態。

也難怪,進入到了七傷空間後,曾浩彷彿做了一場夢,當夢醒來後,怕是世界又變了模樣。

而他就好像一隻恐龍,被冰封了無數年後,突然間來到了現在,發現,自己的同夥都已然死亡,而自己又來到了一個不屬於自己的世界般,既無助,又迷茫,不知下一步自己該作何種打算。

此時的曾浩已然將自己當成了一隻跨世紀的老怪物。

而廣場之中,曾浩一人躺地了地面之上,望着天空發呆,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或許,此時的曾浩什麼也都沒有想。 幻陣,乃是用無數個支點,以東南西北四個不同的方位爲支點,向着中心點佈置而來。

其效果就是當陣法被激發的同時,以靈氣瞬間讓人產生幻覺。

直接影響進入陣法之人的思想,從而使人失去了方向感覺,或是在原地踏步,而自己且不知道。

然想要離開此困陣,那麼就必須先找到陣法的中心位於,或者是知道此困陣的控制方法。

然不管是同一個陣法,控制方法也都是完全不同的,都是靠陣法佈置之人設置。

曾浩在草地之上,也不知道躺了多少,看着滿天的白雲,心中一片空白。

許久之後,他長長的嘆了一聲,從新站了起來,稍微打量了四周一眼,便朝着某個方向走了過去。

他的速度很慢,好似的散步般,然他且並未在廣場之中散步,而是一步步的朝着廣場別一邊走了過去。

突然,曾浩猛得擡起手,瞬間黑色大斧便出現在他手中,向着某一棵樹斬了下去。

轟,整個森林在曾浩一斧斬下的同時,瞬間爆炸了起來。

下一刻,曾浩眼前一幻,從新出現在了廣場之中。

曾浩微微一笑,看也不再看廣場一眼,便直接離開了廣場。

穿過廣場,曾浩從新來到了一處院落之中,此地是一處長方形的花園,而花園的另一邊則是一排排房間連成一片。

曾浩稍微打量了下四周,便直接選擇離他最近的一間房間,走了進去。

雖然此時的曾浩心中依然存在着一絲迷茫之色,對前途同樣很是迷惘,不過對於搜索此地,他還是不會放棄的。

必竟自己就是因爲要搜索此地,纔會被困在幻陣之中,長達數百億年之久。

只是曾浩不明白,爲何他在七傷空間中,且不會因此而坐化,那麼他的壽命還剩多少?是否依然有壽命的限制?


這一個個的迷,想來此時是不可能找到答案了。

這裏的房間是一間帶有客廳,又由屏風分成一間睡房,一廳一房的格式。

房間之中,一張四人坐的套桌椅,上面還放着水具,而屏風的另一邊則只是一張牀,牀頭放着一張桌子。

看起來很是簡潔的房間之中,並無任何不凡之處。

曾浩進入到房間之中,稍微打量了下四周,便走到牀頭的桌子邊上。

在桌子之上,擺放着一張風水畫,以及一些畫具。

然引起曾浩的目光的,便是這張很是平凡的山水畫了。

這畫上的景像便是金海佛山,那金燦燦的海水波瀾着,那安靜而又威嚴的佛山如同一座坐落在金海中的明燈,點亮了正個金海。

曾浩注細的打量了畫冊,心中暗歎,想不到佛門當年的威風,如今且因一個叛陡,落得如此下場。

曾浩隨手收起了畫冊,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個房間,向着另一間房間而去。

這片房舍,足有數百間之多,雖然且中也有不少較爲大間的,但大多都一樣。

數天後,曾浩終於將這數百間房間都搜索了個遍。

然收穫到不少,只是價值並不高,都是一些法寶,或者是修練祕籍,就連法器都有。

數量也並不多,只有數十件左右罷了,然這些依久沒能補償曾浩這數百億年的消耗。

離開了此院落後,曾浩又來到了別一個院落之中,不過此地不再是一間間房間連在一起,而是一座座閣樓,離有一些距離,但依然排得正齊。

這些都是一座座三樓高的閣樓,然沒座閣陣前都擁有着一個陣法守護着。

曾浩來到院落大門離得最近的一座閣樓前,打量起了此地的陣法。

以如此曾浩的陣法造詣,自然不費吹灰之力,便將此陣法破除,進入到了閣樓之中。

這些閣樓的打扮也都很是普通,大廳之中存有樓梯,而大廳兩則各有一條通道,通道兩邊都擁有着一間間房間。

很快曾浩便將第一座閣樓都搜索了一遍,然且並沒有任何收穫。

這此院落之中,像這種閣樓便足有數十座之多。

經過了一個月的搜索,曾浩終於將所有的閣樓都搜索了一遍。

然收穫倒也是不少,其中,曾浩最爲注意的便是一塊奇怪的銅牌。

此銅牌爲圓形,薄如紙張,直徑十釐米左右,一面空白,一面刻有一隻靈獸。

這看似法寶,其實並未法寶的東西,曾浩也不知道他的用處,不過曾浩且感覺到他的不凡之處。

至於其他的收穫,其中擁有一些丹藥,或者是法寶祕籍,倒也沒多引起曾浩的目光。

曾浩將他們都收到了起來,這才從新的離開,再次來到了一處花園之中。

此同擁有着一尊露天佛像,比起原先大殿中的佛像還要大上不少,只是且顯得很是平凡。

而此佛像之前有一個湖泊,湖泊中心位置上有一座小形的小島。


這湖泊只是一個千平方米左右的湖泊,而那小島更只是一個十幾平方米的土堆吧了。

然這小島之中種有一棵其怪的樹,變實這樹也並不奇怪,只是正棵樹上並不存在任何葉子把了。

這看似乾枯的樹,只有一米來高,伴隨着他的也只是數枝樹分枝吧了。

而此樹旁邊同樣種有一棵比其小上不少的小樹,如同母子樹般。

這看似普通的枯樹,且讓曾浩深深的陷入到了沉迷當中,久久不能自拔。

這樹曾浩在書籍之上見過,名爲菩提樹,又名爲佛提樹,也是曾浩此次來此的目標所在。

然物依然如久,人且歷經蒼桑,又什麼能不讓曾浩感覺到了濃濃的傷感。

“菩提本無根,然世人都知道,菩提樹的樹枝就是他的根,也是他的枝,爲尋得菩提根,曾某且付出了自己的根,可笑,可嘆,世事無常,人有情,菩提是否也有情的存了。”曾浩口中喃喃的說道。


爲了尋找到佛提樹根,曾浩一路風塵樸樸的來到了此地,並找到了惜日的佛山所在,可他萬萬的沒有想到,一到此山,自己便被一困長達數百億年之久。

如今再見佛提樹,不由心中傷感頓生。 許久後,曾浩輕輕一躍,向着湖中心而去。


一把飛劍被其祭了起來,開始挖掘了起來,他要將佛提樹挖走。

雖然此時的曾浩很清楚,寶丹門怕是早就滅亡了,就算不會,丹靈子也已然不在人世。


而這佛提樹對自己來說,已然失去了意義,變得不再重要。

然曾浩還是想帶走佛提樹,必竟是他,讓自己一來佛山,更待了數百億的光陰,讓自己失去了一切。

收起佛提樹後,曾浩從新來到了佛像前,開始打提起了佛像。

這裏是佛門的後山,而曾浩並未見到一個修仙門派應該擁有的靈藥園,或者是某個重要地點。

如此一來,只能說明一件事情,那就是此地隱藏着一個不爲人知的祕密集點。

或者是次元仙府,或者是介子空間,只是這出入口十分隱蔽罷了。

有了這個想法,曾浩更加用心去查看起了四周,想從中找到這隱蔽的出入口。

然不管他何如搜索查看,就是沒能找到那仙府,或者是介子空間的出入口,無奈之下,他只能將目光放在了佛像之上。

此佛像和別的佛像差不多,都是光着頭,架沙披身,雖然身上色彩鮮明,線條明瞭,不過且也顯得很是平凡。

在曾浩搜索了數遍後,依然沒能發現有何出奇之事。

無奈下,曾浩只能召出了噬靈金螳螂,然當曾浩再次見到噬靈金螳螂時,不由倒吸了口冷氣,沉思了起來。

自己不是被關了數百億了嘛?可這些噬靈金螳螂竟然在數百億年中,完全沒有一絲的變化?反如初。

原本自己試着召喚出噬靈金螳螂,他並不覺得自己那十幾只噬靈金螳螂還能存活着,只是他們壽命接近了無限,曾浩這才試着召喚看看吧了。

可他沒想到,自己不但召喚成功了,而且這些噬靈金螳螂還都是一隻只幼年體的靈蟲,這什麼能不讓曾浩倒吸口冷氣。

如果自己真被關了數百億年,那麼按理說,這些噬靈金螳螂就算不作化,也必然以經成爲了一隻只成熟體的靈蟲纔是。

“不對,金海佛門雖然失蹤也有無數個年頭了,不過且只是十幾億年吧了,而聽七傷上人說,他被關已然超過了千億人,那時候,人界還未進入到上界,難道又是一處時間差?”曾浩表情變得極爲古怪,反覆思索着這個問題。

曾浩越想,越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越是興奮了起來,下一刻,他完全的失消在了原地,只留下了一棵小草。

他再次進入到了靈園空間中的隱天界中,曾浩清楚的記得,自己將柳靜丫頭放在了隱天界中,所以他想來看看柳靜丫頭是否還在。

可當他踏入到隱天府時,赫然發現,柳靜丫頭早已然不在隱天界中。

曾浩心一沉,如果說,七傷空間只是自己的錯覺,那麼柳靜丫頭應該還在隱天府中睡眠着纔是。

可現在看來,柳靜丫頭怕是已然清醒,並離開了隱天界,去到了靈園界中。

這個想法,帶給曾浩的且是,七傷空間中,雖然存在着時間差,可應該也不會太過離譜,而自己被關了數百億年,想來人界應該也得過去了數億年了吧。

別說是數億年了,那怕是數千年,世界都已然變了模樣了。

然噬靈金螳螂且很可能在數億年內,依然保持着幼年體的狀態,必竟自己將他們關在一處沒有靈物存在的地方,靠他們自己去吸收靈氣,何年才能進階。

想到這裏,曾浩並沒有去感覺靈園空間,而是靜靜的選擇了離開靈園空間,回到了佛像前面。

他依然沒有勇氣去到靈園界中,去證實自己竟然被關了多久,抱着能拖就拖,或許還有夢可做。

“去。”曾浩從新控制着噬靈金螳螂,爲自己去尋找有靈物存在的地方。

他相信,只要真的存在這種地方,那麼自己的噬靈金螳螂便能隨利的找到纔是。

果然,在不到一頓鈑後,所以有噬靈金螳螂都吱吱叫着,集體在了佛像的雙眼處。

曾浩眉頭一皺,雖然說,這裏便是次無仙府,或者是介子空間的出入口嘛?

曾浩緩緩的飄浮了起來,來到了佛像的頭部,望着佛像的雙眼,打量了起來。

佛像的雙眼的確很是平凡,就是兩枚數十釐米大的黑色眼珠子,看起來十分的平凡。

然當曾浩靈識緩緩的注入到了其中一枚眼珠子時,表情立即變得古怪了起來。

這是陣法,裏面存在着陣法,那就是說,這裏面一定存在着空間,或者是某樣東西。

曾浩心中一喜,不再猶豫,黑色大斧一起,斬向了佛頭,將其頭部一擊而碎。

然,很快曾浩的靈識中便出現了一物,這是一枚白色的珠子,也是眼睛中白色的亮點,只有拳頭般大小。

曾浩擡手虛空一抓,直接將那核白色的珠子抓到了手中,一臉微笑的看着手中的白色珠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