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新巧白了自家老公一眼,王建毅這才反應過來,也拍拍她的手,結果被常新巧一巴掌拍飛,孩子們都在呢!

衆人氣氛輕鬆地回到石庫門,王雅芳已經等得在屋裏轉了不知道多少個圈,自己都要轉暈了,終於聽見了汽車的聲音。

封華卻緊張地盯着蔡建軍。 蔡建軍的眼皮頻繁顫抖,精神力也越來越活躍,似乎很快要醒的樣子。

“加油加油!”封話給他打氣,她已經可以確定蔡建軍能聽見。

蔡建軍的嘴角微微網上翹了一下,人一下子睜開了眼睛。

“哇!厲害厲害!”封華誇張地讚道。

睜開了眼睛,似乎像按了開關通了電一樣,蔡建軍整個人都活過來似的,一下子靈活了許多。

“多謝誇獎。”蔡建軍自然地微笑一下,看着封話,聲音沙啞道。

“當得當得。”封話驚喜地看着他。雖然知道他99%的可能性能醒,但是真的醒了,還是讓她驚喜的。

“快,活動一下手腳,看看如何。”封話說道。人醒了,就要擔心其他問題了。

四肢有沒有知覺,會不會癱瘓,就是個很重要的問題。

蔡建軍的心也頓了一下,他幾乎一直都是有意識的,所以醒來之後思維就很清晰,聽懂了封話的顧慮。

他也有些怕。

好在沒什麼問題,四肢都能動,而且不僵硬。

兩個人都送了一口氣,笑起來。

方遠下車就聽見了動靜,把王家人扔在下面,自己跑了上來。

王家人還以爲他惦記媳婦,倒沒想到蔡建軍兩天就能醒。

蔡建軍看到推門進來,一身軍裝,英俊帥氣的方遠愣了一下。

“醒了?”方遠也驚喜道。蔡建軍沒事,他是真心開心。這樣小丫頭也能放開心事,好好跟他成親了….

蔡建軍疑惑地看着他,他並不認識方遠。

“這是方遠。”封華介紹道。

蔡建軍一下子反應過來,他對方遠可是“掛心”很久了,一直想見見他,看看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到底可不可靠。

現在其他不說,光是模樣,倒是配得上封華。

“你好你好。”蔡建軍利索得站起來,跟方遠握手。

他突然被自己的靈活嚇了一跳。剛纔試驗的時候只是輕微活動了一下,有知覺他心就安了。沒想到自己竟然一下子能站起來,還站得這麼利索,跟好人似的。

空間井水治療“硬傷”還是很辦事的,軟傷就不行了。

蔡建軍疑惑地活動了一下手腳,握了握拳頭,很有利。

方遠上前一步跟他熱情得握手,打斷了他的思路。

空間的存在,僅限於他們3個人知道就可以了,不需要第四個人,蔡建軍也不行。

封華微笑地看着兩人聊天,聲音終於驚動了樓下的王家人,都紛紛跑上來查看。

看到眼神明亮,精神飽滿的蔡建軍,他們都驚呆了。

蔡建軍之前就跟個死人似的…..封華這兩天又是鍼灸又是喂藥的,他們保守估計,十天半個月能醒就不錯了。

現在似乎轉眼之間,一個重病垂死之人就變得生龍活虎了,神醫啊!


知道治療情況的幾個王家人第二眼都看向封華,眼裏都帶着驚訝和敬佩。這麼小小年紀的神醫,真是天才了。

“謝謝你救了我!”王建設上來就給蔡建軍深深鞠了一躬。

王承志跟上,也要鞠躬。

蔡建軍上前一步扶起兩人:“大家都是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救你是應該的。”雖然他有些疑惑這個年紀大的老頭是什麼身份。

封華只對他說了他救對了人,至於這人現在什麼家庭情況她沒有說。

“這個說來話長,我先去燒水做飯,你洗漱一下,有什麼話一會兒再說。”封華說道。

蔡建軍這幾個月的味,可比王承志兇多了……

“我去我去!”王雅芳爭着跑得樓下燒水去了,封華就去廚房熬了一鍋大米粥。

小米是涼性的,大米是平性的,蔡建軍這個時候吃大米比較好。

還有剛剛被拉回來的王家的孩子,一個個跟小乞丐似的,也得收拾一下,吃頓飽飯。

等大家都收拾好,吃完飯,纔好好坐在客廳裏聊天。

羅玉梅知道蔡建軍的身份,也感激地站起來要給蔡建軍鞠躬。

她沒想到老公留在上海的日子會是這麼驚險,不但公公進去了,她自己也差點成爲寡婦!

“沒事了沒事了,大家不要客氣,都是一家人。”蔡建軍高興道。

他當時只認出了王建設,沒有認出在另一個方向的王建毅,現在一下子把二叔家的兩個孩子都找到了,真是開心。

不,不是兩個,找到他們自然也就算是找到了那兩個堂妹,他們蔡家,人這是齊了。

“我小時候見過你,還抱過你呢!”蔡建軍對王建毅道。

“是嗎?我怎麼不記得?”王建毅驚訝道。

“那時候你還小,才2歲,我爸和你爸商量好一起回家探親….”蔡建軍頓了一秒繼續開心道:“我們還合影了呢,奶奶抱着你,我站在旁邊。”

“是嗎!那照片還在嗎?真想看看,我還沒有小時候的照片呢!”王建毅驚喜道。

“在,在奶奶手裏,我見過。”蔡建軍道:“有好多呢,你滿月的,百天的,週歲的,還有建設和兩個妹妹的,都有。”

“哇~”王建設都發出了孩子般的驚喜,他也沒見過自己小時候的照片,以爲一直沒有呢,原來有這麼多?

蔡家不差錢,孩子出生自然有照片,不過他們都給遠在老家沒見過孩子的母親郵了回去,自己當然也保留了。

但是因爲後來戰亂輾轉,都丟掉了,反倒是留在蔡老太太手裏的,都保存了下來,一張不少。

衆人其樂融融地聊着天,哪怕窗外大風呼嘯,也不覺得寒冷。

方遠微笑地看着封華,有她在的地方,就像有一層保護罩,不管外面風風雨雨,她在的地方永遠都是溫暖的。

而這溫暖不是別人帶給她的,是她帶給別人的。這一點讓方遠又自豪又心疼。

他要努力,做她的保護罩。

封華感覺道他的目光,甜甜地笑了一下。能給家人帶來溫暖,她很開心。

終於能跟方遠踏踏實實地把婚結完,入洞房…她更開心!

“如果沒什麼事,大家明天就起程去北方吧?”封華插言道。趕緊回家趕緊結婚啊!

異地辦理結婚證還是比較麻煩的。

王家人對視一眼,王承志道:“你們去吧,我就不去了….”


“留在這裏不安全,兩天就得讓人抓走。”封華說道。 “啊?爲什麼啊?不是都放出來了嗎?”王雅芳着急道。

“因爲我們得罪了人啊,再說這個部門同意放出來了,別的部門也可以抓走。”封華道。

前天晚上,他們可是武力搶回房子的,對方還是一羣紅衛兵及其家屬,也許就有幾個心眼小的在暗處盯着他們呢。

方遠和她根正苗紅地不怕,王家人可不是。

萬一讓這羣人打聽清楚王家人的身份,轉身就得帶着一大羣人名正言順地把房子搶走。

王建設也想到了這點,低聲給衆人解釋了一下當時的情況。

幾個小孩子刷地一下就看向方遠,一拳一個?這麼厲害!真是個大英雄!

其實到底是一拳還是一腳,王建設也沒看清,不過一個人肯定是隻用了一下沒用兩下,這個他是知道的,因爲他聽見了聲音。

王承志聽說了原委,也覺得自己呆在這裏不安全,但是他畢竟姓王,去看妻子前夫的母親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適…..

沒準人家不想看見他呢。


現在的老思想還是根深蒂固的,對再婚的女人都有歧視,原夫家的人見了女人再婚的對象就跟仇人相見似的。

不打起來都是脾氣好的。

“我奶奶一定很歡迎您的,謝謝您替她照顧了這麼多年的孫子孫女,她一定會非常感激的。”蔡建軍道。

雖然相處的時間少,但是他自認很瞭解蔡老太太,那是個少見的豁達明理的人,知道王承志這麼多年善待二叔家的幾個孩子,肯定會感激他,不會介意他的身份。

他就是如此,非常感激王承志,非常佩服他的爲人。能善待繼子繼女並視爲己出的,真的太少了。

封華也點點頭:“確實如此,你放心地跟我走吧。”

有了兩個人的保證,王承志放心了,微笑着點點頭:“那就麻煩你們了。”

兩個兒媳婦的表情卻還是有些忐忑。

王建毅王建設他們去了就去了,她們和孩子們也去嗎?


不擔心別的,就擔心這一路的花銷和食物,一般人供不起。

“大家都去,今天晚上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早上出發。”封華給她們吃了一顆定心丸。

王家的媳婦心裏立刻鬆了口氣,又要感謝,封華趕緊招呼衆人都散了。謝來謝去,天都亮了。

蔡建軍醒了,蔡忠的孩子也找到了,一個沒少,封華的心裏就像搬開一塊大石頭一樣輕鬆起來。

終於有心情調戲…咳咳,調情?呃,反正就是又有心情跟方遠說笑了。

“這個牀單漂不漂亮?我自己繡得呢。”封華穿着薄薄的睡衣,拿着一牀鴛鴦戲水的絲綢牀單問道方遠。

聽到她的話,方遠的目光才從她身上移開,落到牀單上。

“好看。”方遠說道。

“你看,同款的,發現了嗎?”封華挺了挺胸,給他看睡衣胸前的圖案。

這睡衣是個復古款,抹胸吊帶加罩衣的。整個抹胸上的圖案,就是牀單上的縮小版。

方遠閉了閉眼,聲音低啞道:“別鬧…”再鬧下去他可就要失控了。

“哈哈哈~”封華大笑着扯過牀頭的外套穿上,跑了出去。


地裏的莊稼實在拖不得了,又該收了,再不收就要落地被刷新了。

蔡奶奶看見不知道要心疼成什麼樣,而且也該擔心她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危險了。

方遠在屋裏平靜了好幾分鐘,才從屋裏走出來,去牧場那邊收拾家禽家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