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君未來的公婆,也在張文慧結婚一周年紀念日的這一天,來到張光明家裡商量戴衛和張文君的婚事。

這無疑又一次引起了全村人的好奇感。

消息又一次不脛而走,傳到了縣電視台那裡了。

電視台的記者,把這件事情還告訴了李縣長。

這可把這位老李給高興的臉立馬笑開了花。

老李跟王記者說:「誒呀!咱縣的土壤里富含鋅、硒等微量元素的優勢,還有咱們這裡風光迷人為優勢,就不為引進外資而發愁了。

我告訴張光明,一定要去動員他的那位外貿大亨的未來的親家老戴衛,來咱縣加大投資力度。

哈哈,這下我們縣不就有發展前途了嘛?」

王記者嘴上著說:好好好。

可他的心裡還是沒底呀。

他在心裡犯嘀咕:您想讓他來加大投資力度,那他會聽你的話嗎?

他眼裡疑惑地眼光,被老李捕捉到了。

他就說:「我看你還有點半信半疑哦?


你肯定不知道,我跟張光明的關係吧?」

王記者更加的疑惑了。

他在心裡又開始嘀咕:你跟一個大隊支書關係好,與咱縣發展經濟有啥關係呢? 老李繼續跟記者小王說:「在二十幾年前我們倆就是上下級關係,那時我就看得出來,張光明那位村黨支部書記,帶領群眾那股子幹勁兒,叫一個大呀!

那種生命力極強,極富有旺盛的鬥志的村民們,有生以來第一次見到啊!

我想啊,我們全縣的農民,如果都像他們那股強大的力量去拼搏的話,那用不了幾年,我們縣就會有都很大發展的!」

王記者看到,老李的目光里充滿了信心。

老李緊接著說:「所以你們電視台一定要做好宣傳,是首要的工任務。


要在全縣掀起一股學習先進人物的熱潮。

給全縣人民打氣鼓勁兒,這是你們的工作的重中之重!」

這位王記者此時就想:「上次只顧著採訪外國的親戚,把這些事兒倒是忽略了。

老領導到底是老領導啊。

目光就是高遠呀!

就是這次到牧野花村去採訪,可肩負著這兩樣任務。

我一定要把這兩個艱巨的任務,完成得的漂漂亮亮的呀!

這可關係全縣的發展走向問題的大事情啊!」

這天張光明夫婦,把家裡拾掇得一塵不染。

就為迎接未來的親家的不遠萬里來到華夏,與夫婦商量兒女的婚事。

出於熱情有禮貌的待客之道。

他攜眾人一同在大門口,等候客人的遠道而來。

他們在大門外正在迎接親家的到來,村裡的老老小小紛紛過來看熱鬧了。

大家有說有笑地充滿了好奇與期待的神情,向大路的遠處張望著。

「來啦來啦!」有人喊。

只見遠處有一輛紅色的轎車正向這邊駛過來。


近了大家都起足翹首,拭目以待。

「那兩位高鼻樑,黃頭髮,深眼窩,白皮膚,藍眼睛的老外夫妻倆,就要來了!」有人小聲說。

只見一輛銀灰色的加長的大麵包車,開到了張光明家門口。

司機李建設把車踩剎車,「嗤」地一聲響,加長麵包車就停止前進。

大家忙興奮地說:「快看哪!客人要下來了!」

車門忽地打開了。

「老張?」大家一愣,老人們都熟悉這不是縣上的老李,還有鄉里的老邱嗎?


「他們怎麼來了?」貴小寶不解地附耳問張光明。

洞察人心的張光明微微一笑,低聲告訴他:一會兒你就會明白的。

他說罷,就立即上前緊緊拉住老李的手,笑容滿面地說:怎麼就驚動了您的大駕光臨呀?

還有你老邱?

他倆嘿嘿一笑,正欲回答時,李建設從主駕駛的位置上跳下來,急忙來到跟前介紹說:老李和老邱聽說你即將的親家,萬里迢迢的前來你家做客,所以就專門來歡迎他們到來呀!

「是嗎?僅僅只是歡迎他們嗎?」張光明問。

老李和老邱一人拍了一下和那個光明的肩膀,異口同聲地說:「什麼也瞞不過你呀!」

貴小寶還是一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樣子。

張光明喜笑顏開地伸出雙手笑呵呵地說:「老李好!老邱好!小李你好!

快請進屋裡說話哦。」

這時又從車裡跳下來幾個人。

張光明夫婦一看這幾人,他夫婦倆都認識。

他們是電視台的導演、記者、節目主持人和攝像師。

上次他們來這裡採訪戴衛和文君時認識的。

「看來你們這次,又是來此採訪的呀。

好好好,歡迎各位的到來……」張支書夫婦目光對視了一下,倆口子都很清楚,他們此行的目的。

「他們的消息,可真夠靈通的呀。」夫婦倆心裡想。

張支書和老婆,馬上把他們都請進屋裡去。

李月娥熱情地給每位客人端茶,又拿水果。

這時忽聽得外面的村民們,可著急地東張西望著,這時遠處開來了一輛很長,又很高級的黑色的錚亮的轎車。


有人喊:「張光明!你即將的親家來了!」

張光明夫婦忙不迭地從屋裡疾步奔出,他身後緊跟著一群人,有縣鄉的兩級的幹部和司機,以及在電視台工作的人們。

大家馬上分作兩排,身體筆直恭敬地帶著燦爛的笑臉,恭候著貴客的到來。

老邱給小李使了個眼色,李建設說:「哦,哦,你看我差點把正事給耽誤了。」

他忙從被背包里掏出了一把鮮花,趕快一人一支花,迅速地發給大家。

這時大隊班子成員和郭教授,還有李中秋和秦春天,飛快地跑過來了。

他們手裡也拿著一大把鮮花,氣喘噓噓地跑過來,給村幹部的每人手裡,也發一朵花兒。

他們也分成兩隊,馬上站立在兩邊。

車開近了,近了,慢慢地開到了大家的跟前,緩慢地停了下了。

張光明和老婆,還有老李和老邱,爭先恐後地正要去打開車門時,誰知道那頂門和車門,竟然都自動地打開了。

而且就連下車的腳板,都是自動打開的。

別說張支書和夫人了,連老李和老邱也是第一次見到誒!

張光明急忙熱情洋溢地說:「我代表我的朋友們,」他指著大家說。

「我還代表鄉親們,向你們表示歡迎!歡迎你們的到來!」

這一幕被張光明的一個遠親表弟王銀豆看在眼裡。

他在心裡訝異道:嚯!老李和老邱,都和我的這位表哥是朋友呀?

他的人脈夠廣的呀!

那我豈不是……

王銀豆連忙和眾人一面鼓起掌來,還一面歡呼:Добропожаловать!Добропожаловать!Добропожаловать!:(歡迎!歡迎!熱烈歡迎!)這是他們跟郭教授現學的俄語歡迎語。

好多人在兩邊都笑容可掬地晃動著鮮花,老人們和小孩兒們都睜大眼睛觀望著,他們的眼睛里充滿了好奇。

大家看著老戴衛從車裡下來了。

從裡面下來了俄石油大亨,他高高的鼻子,烏黑油亮的的頭髮,大大的藍眼睛,一個個高大魁梧的外國人,穿著卻是華夏新樣式的古裝,從車上下來了。

李月娥一看,他這身衣服,是我自己設計的,並且是自家服裝廠里的服裝啊!

難道是文君送給他的古裝嗎?

可現在不能問這個事兒,等會兒我得要問個究竟。

大家忙說:「歡迎!歡迎!歡迎老戴衛先生到來!」

老戴衛笑容可掬地給大家點了一下頭,又轉過身,去拉著夫人的手走下車來笑著說:「謝謝!謝謝你們!」

大家端詳著這一位穿著華貴的繡花新式古服,脖子帶著綠寶石塔形狀的項鏈。

在冬日陽光照射下綠光閃閃,但那個大大的綠寶石墜子,讓人一看溫潤透亮,人們就知道,這一定是價值連城的呀。

鑲著金邊的藍寶石的耳墜,更是讓人咂舌。

還有耀眼閃亮的大手鐲子,更是綠得晶瑩剔透。

身穿藍色繡花蝴蝶戲牡丹的對襟古裝,那藍色妖姬的牡丹,栩栩如生,蝴蝶更是上下翻飛著的姿勢,猶如真的飛落到牡丹花上一樣,彷彿是在翩翩飛舞著。

李月娥心裡在說:「這做工一流的繡花衣裳,是我的傑作,也是絕版。

那精巧的做工,可是我精心設計並親手繡的花兒呀!

我付出多少心血呀。」

此時的李月娥心中忽然產生了一個念頭:既然俄人在這麼重要的場合下,都願意穿我製作的新式古裝,那麼我何不把我的一流工藝的服裝廠的服裝,推銷到俄人那裡,還有其它世界各國去呢?

這個忽如其來的念頭,霎時間在李月娥的心裡頓時像火焰似的,在她心裡熊熊燃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