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才能讓你們相信我是男的?”無奈的月華,忍不住扶額。

他很清楚,這事兒要是今天不解決了,後面肯定更麻煩。


想了想,他撥通了邱落他們的通訊,給他們發了一條消息。

消息剛剛發出去,洛詩芸正好往這邊趕過來。

“太好了,芸姐,你來跟她們解釋一下!”看到洛詩芸的那一瞬間,月華有種熱淚盈眶的感覺。

他絲毫不關心,洛詩芸爲什麼這個時候纔到宿舍這邊,但是不管怎麼樣這是救星呀!

洛詩芸在看到他的時候,還稍稍愣了一下:“你怎麼在這兒?不是 應該在男宿舍那邊嗎?”

“我怎麼知道!”月華這次是真的感覺自己快哭了,這都什麼事兒?

好在洛詩芸注意到了他身上的衣服,明白了過來。

“噗嗤!”這一明白過來,她第一時間不是過來解圍,反而忍不住笑出了聲。

一臉黑線的月華,想要暴躁一下,卻又不敢得罪這位“救星”大人,感覺格外的憋屈。

還好,洛詩芸也知道現在不是逗他的時候,趕緊解釋道:“抱歉,我們這位同伴的確是男的,當時也是迫於無奈,只能讓他將就一下,一直也沒來得及換!”

三言兩語將事情的原委解釋清楚之後,女兵們這才明白過來,在想起之前的行爲也忍不住有些赧然。

不過好在也知道不是人家小孩子的錯,也就笑嘻嘻的打趣了兩聲就放過了。

然而,就在月華以爲這就是他今天晚上最艱難的遭遇的時候,他跟着被召喚前來接他的雲落天幾人來到了男兵宿舍。

“這裏不允許女性進入!還請這位女兵回到自己的宿舍!”還沒有踏進宿舍區,就被攔在了門外。

看着面前這位守門小哥,月華:……

“他是男的!”雲落天哭笑不得的解釋了一句。

換來守門小哥異樣的眼神!

裏面分明寫着:你們這些騙子,別想騙我!帶女兵過來,幾個意思?

“他真的是男的!”看到守門小哥不說話,就這麼看着大家,雲落天只能在強調一句。

可惜,守門小哥根本不信。

不僅沒有放下手,甚至還撥通了通訊叫人來了。

“……”雲落天一行人。

最終,還是月華忍無可忍的來到了這位小哥的面前,猝不及防的掀開了裙底。

“!”大家立刻注意到守門小哥瞪大的眼睛,錯愕的表情。

尤其是那僵在臉上的不可置信。

月華卻完全不理會這傢伙,把裙子一放,氣呼呼的將守門小哥的手拍了下去,進入了宿舍區。

雲落天三人, 說散就散 ,繞開人也跟着進去了。

然而進去之後,周圍人的眼神也讓他們覺得不同來了。

這天之後……

月華雖然順利的換了一身軍裝,男兵那邊的異樣眼神卻從來沒有離開他的身上。


這讓月華有種如坐鍼氈的感覺。

尤其是之後,他的夥伴們也陸續來了幾個。

更是忍不住調侃,只是最後卻被月華懟了回去。

他對這些人沒有一個人理會他的求救,已經有了疙瘩。

無論他們怎麼解釋,他都沒有任何的好臉色。

畢竟,不管如何,他們當時都沒有陷入昏迷,也沒有被人追殺,在這樣的情況下,竟然沒有一個人抽出時間回覆一下消息!

除了根本就沒有將他當成同伴之外,月華想不到任何其他的理由。

尤其是最近跟着雲落天他們,月華的感觸格外的深刻。

他們這樣纔像一個團隊。

至此,月華徹底跟他的隊伍決裂了。

“喲,這不是那個喜歡穿女裝的嗎?”只是,有些人不是你不搭理,就可以的。

這不,之前月華的一個同伴,在食堂和正在打飯的他碰上了。

當場冷嘲熱諷起來。

這人對於月華毫不猶豫的和他們決裂,相當的不滿意。

他的話,剛剛說出口,就引來了不少人的側目。

不少男兵其實也聽說了那晚的事情,卻並不知道其中的真相,聽到這話,都紛紛看向月華的方向。

甚至有的人忍不住露出了厭惡的表情,往後退了好幾步。

月華卻懶得搭理這種沒事兒找事兒的人,自顧自的排着隊。

偏偏他卻毫無自覺:“喲,怎麼?還傲起來了?靠着女裝傍上了幾個男人,就很厲害了?”

聽到這話的月華,眼神瞬間變得鋒利起來,就連原本可愛的外貌,都帶上了肅殺的感覺:“你說什麼?”

不同於以往清亮的聲音,帶着幾分殺戮果決在裏面,配上狠辣的眼神,整個人的氣質都發生了改變。

“喲,這還不讓人說?”怪里怪氣的嚷嚷起來,掩蓋自己的心虛,他是知道這個叫月華的少年,發起火來到底有多麼可怕。

畢竟他的實力還要比月華弱上兩分。

但是,嘴上他卻沒有半分服輸。

“既然……你的嘴不想要了,我就幫你撕了好了!”月華微微眯起眼睛,將手中的飯盒往一旁的桌子放了上去,對着這位曾經的隊友,勾起了嘴角。

只是剛剛想要動手,就被人握住了手腕。

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他身邊的雲落天等人,對着他搖搖頭:“別犯傻,這傢伙就是故意的,要知道我們要是無視軍紀,隨意在這裏發生衝突,處罰會相當的嚴厲,這傢伙就是在報復你!”

“你最近因爲之前的那件事情,心情受到影響,正好可以挑撥!”雲落天開口勸道。

深吸一口氣,月華將手放了下來,示意雲落天可以鬆手了,他不會繼續衝動下去。

那個人臉上卻露出了一絲失望,隨後眼珠一轉,狀似口不擇言:“嘖,姘頭來得挺快的嘛!”

雲落天一挑眉,看着他,嘴角一笑,竟然順着往下說了下去:“哦?是嗎?一會兒還有一個呢!”

冰冷的眼神落在那個人的身上,讓他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加上雲落天似乎在承認的話,卻帶上了無盡的冰冷。

“是……是嗎?”艱難的扯扯嘴角,他竟然不知道該怎麼繼續往下說,明明是壞掉他們名聲的最好時候,尤其是雲落天給了順杆的情況下。

可事實卻是,他現在連看雲落天的眼神都沒有勇氣。

他總覺得,這個人看自己就跟看死人一樣。

“噠噠噠……”軍靴與地面摩擦的聲音由遠及近,那個人忍不住朝着聲音傳來的放下看了過去。

這一眼,他看到了深深的絕望…… “總……總指揮……”本來還相當得意洋洋的挑釁月華的人,這個時候,卻結巴了起來。

已經在一天前接到了調令,徹底從臨時指揮官變成這支駐軍指揮官的克洛斯,看起來要比之前威嚴多了。

只是輕輕的朝着那個挑釁的人瞥了一眼,就將人嚇得一個哆嗦,差點跪到了地上。

因爲他很明白,這個叫做克洛斯的人,現在纔是這裏掌握生殺大權的人,一般的小嘍囉,他一句話就可以處理了,甚至連理由都不必有。

吞了吞由於過於緊張不斷分泌的唾液,他甚至連語言都不能順利組織。

“怎麼回事?”已經瞭解過月華之前穿女裝的無奈和窘迫,克洛斯也算是走出了陰影,只是還是下意識的避開月華的臉。

看着其他人,裝作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問話。

其實事情的原委已經在他的個人端裏已閱讀的消息中躺着了。

“沒什麼……沒什麼……就是遇到熟人打了個招呼!”並不瞭解情況的原月華同伴,只覺得克洛斯這句問話讓他有種背脊發涼的感覺,下意識的搶先想將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不過,他的想法是這樣,別人可不這麼想。

雲落天看了他一眼,發出古怪的氣音,隨後問道:“是嗎?”

“你剛剛的話,可不像是什麼打招呼的話,畢竟熟人之間打招呼,很少用到姘頭兩個字!”重點在“姘頭”上面加了重音,看着這個明顯欺軟怕硬的傢伙,雲落天眼中滿是不屑。

其實挺爲月華這個人叫屈的。

堂堂月家的人,雖然有些少爺脾氣,但是也是一個相當講義氣的人。

尤其是之前,將游龍交給邱落的時候,更是沒有絲毫的猶豫。

哪怕現在邱落因爲能夠操控游龍的關係,在駐軍中有了一般玩家很難擁有的地位,甚至能夠直接和駐地長官聯繫,月華也從來沒有表達過不滿。


甚至也沒有想過要將游龍要回來。


特別是當邱落在那天的軍事會議上面表明自己的情況,他也沒有居功的意思,甚至還表示要不是不能直接做主送掉這個機甲,邱落不還也可以。

不過這段時間邱落也不必急着還就是了,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駐軍能夠給他配備一臺普通機甲。

而這樣的月華,前面遇到的隊友卻一幫只知道佔便宜,還特別嫉妒他的豬隊友。

關鍵時候,沒有一個靠得住不說,一撕破臉皮,那就真的是什麼損招都來了。

克洛斯聽到雲落天的話,反而比從信息上面看到,更加的不舒服。

“在駐地,所有的士兵都是能夠交付後背的戰友,你卻這樣詆譭自己的戰友,我看你也沒有必要呆在駐地了!”克洛斯看着那人,眼中的冷光,幾乎能將人撕碎。


“我……總指揮大人,我錯了……我下次一定不敢了……我……”結結巴巴的跪在了地上,這一次他是真的怕了,要是被趕出駐地,他現在的任務就算失敗了。

而任務失敗的後果,所有玩家都心知肚明。

畢竟,玩家和普通的軍人,還是有區別的。

他也沒有想到,自己這一番挑釁,換來的會是這樣一個結果。

要是早知道這樣,他一定不會願意來做這個出頭鳥。

重生娛樂圈:天后歸來 ,他的眼中閃過一道利芒。

憑什麼只有他一個人受到懲罰?

“總指揮大人,我是被逼的呀!真的!都是他們逼我過來這麼說的……”轉眼間,他就將自己那些沒有直接和月華對上的小夥伴們出賣得乾乾淨淨。

克洛斯眼珠一動,垂頭看着這個跪在地上,報出同伴名字的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