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在煉獄島上那生不如死的幾天,東方瑜的眼中也流露出仇恨的火焰。

一點也不過分。

煉獄島,是一座監獄不假……但以煉獄爲名,便知道那裏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地方了。

司空明月不來,江乾坤要死,江鴻歌夫婦也會死在煉獄島上。

江日月一脈退出江家家主之爭,這件事就能這樣算了?

不能。

江沉很記仇。

“陛下……這……”

辛林林小心翼翼的看着司馬御的神色,有些遲疑的說道。

“江沉這一手……”

司馬御那兩條十分好看的眉毛微微的皺起,然後她嘆道:“金陵第一惡霸果然名不虛傳。”

在司馬御還沒有登基成皇的時候,她就聽過江沉的名號。

江沉基本上不殺人,但他折磨人的手段,卻能讓人生不如死。

……

最終,江過龍趴在地上,身體不住的顫抖着。

“我還沒滿意,你就不磕頭了?”

江沉皺眉,有些沒好氣的說道:“既然我沒有滿意,咱們就不比了啊。”

“江沉。”

江日月開口道。

“叫本爸爸何事?”

江沉看向江日月,道:“難道你要替他磕頭?”

“你不要太過分了。”

江日月的面目陰沉的幾乎滴出水來。

按照麒麟世家的規矩,退出家主之爭,江日月就沒有資格再對本族人出手了。一旦違背,則視爲叛徒,會被元老出面格殺。

江過龍給江沉磕頭,那是兩人達成的協議,也在江家的規矩之內。

“不磕頭就別廢話,今天的事情到此爲止。”

江沉哼哼唧唧的說道:“反正小爺我沒滿意,所謂的比武就不沒有必要繼續下去了。”

“還有,這小子是神界諸神大學的高材生?”

“諸神大學……就教出了這樣的貨色?”

…… 247

懟完麒麟世家,又開始懟諸神大學了?

江沉語氣中的不屑,可不是針對江過龍,分明是在嘲諷諸神大學!

神州大地上的武者不知道諸神大學是什麼玩意,但是來自神界的神二代們,以及聚集在這裏的天外武者和麒麟世家的武者又豈會不知道。

那是萬界的聖地,神界的智慧凝結之地。

攻擊諸神大學……

若這是在神界的話,江沉已經死了。

但江沉並沒有當成一回事,他掃了一眼江日月,然後走到近前,踢了踢江過龍的腦袋。

江日月後悔了。

並不是後悔今天來這裏試探江沉,而是……他早就應該在江沉第一次出言不遜的時候,將他擊斃於此。

現在說什麼都晚了,他敢動江沉,他就得死。

“據說諸神大學是神界的聖地……神州的聖地已經被小爺我掀翻,摘了聖地的牌子,不知道那神界的聖地……又是不是一路貨色呢?”

江沉哈哈一笑,一腳將江過龍踹了出去。

江過龍依舊在抽泣,他的雙目無神,整個人幾乎癡呆狀。

徹底廢了。

“江沉,本來我不欲出手,但是你敢攻擊諸神大學,就罪無可赦。”

就在這時,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來。

繼而,一個身材高挑的少女,面罩輕紗,一步一步的從虛空之上走了下來。

這個少女,同樣也是諸神大學的學生,神海境修爲。

不過她身上的真氣波動不如隋景山,更遠不如隋歌。

“麒麟世家,事關諸神大學名譽,希望你們不要插手。”

少女轉過頭來,朝着另外一個方向說道。

“……請便。”

方纔那開口的元老再度說話,他的語氣中滿是無奈。

這江沉,大約真的不知道諸神大學是什麼樣的存在……拿大御武功府和諸神大學相提並論?

武功府,也不簡單呢,若那不是武功府自導自演的大戲,江沉早就死了,沒有可比性。

“你能代表諸神大學?”

江沉的臉上流出一抹笑意。

“諸神大學的學生在外,皆可代表諸神大學。”

少女一身素色羅裙,面罩輕紗,看不清楚模樣,但是她的聲音清脆悅耳,聞聲看人,想來也是一個小美人。

“那豈不是說,我踢了你的屁股,就等於踢了諸神大學的屁股?”


江沉詫異的說道。

“找打!”

少女怒斥一聲,身形驟然間上前,揚起手來就朝着江沉的臉上打來。

嘭!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出現在江沉的面前,直接將少女震退。

隋景山。

此時隋景山也滿是無奈,江沉攻擊諸神大學,隋景山心裏也有火,可是現在他的身份是江沉的狗腿子。

上一次江沉讓隋景山他們出手把江日月他們打出去,隋景山等人沒敢動手,已經引起江沉不滿。

若是這一次再不主動討好,恐怕真的會被鎖心丹伺候。

“你是誰!”

少女一驚,她止住身形,駭然的看向眼前的面具男。

那面具太過精妙,不僅僅遮住了隋景山的相貌,更是遮掩了他的氣息。

就算是吃下鎖心丹的諸葛簫,到現在爲止都不知道他的主子究竟是誰。

“我是你爸爸!”

隋景山冷哼一聲,他覺得方纔江沉說這句話的時候很有氣勢,於是就模仿着江沉的口氣說道。

“這小子挺上道。”

見到自己的寵物飼養員這樣說,江沉有些怡然自得。

自己帶出的狗腿子,果然像自己。

江日月覺得膝蓋有點痛,他狠狠的瞪了江沉一眼,已經開始算計着如何弄死江沉了。

雖然江日月這一脈退出家族鬥爭,無法明着出手,但若是暗殺又不留下把柄的話,誰也不會在意什麼。

“你找死!”

少女大怒,她身形一動,轉而殺向隋景山。

隋景山一笑,便迎了上去。

這個時候來到神州大地的神二代,都是那些平日之中不起眼,毫不出色的。

相比之下,隋歌,江過龍算是最爲出色的了。

畢竟各家都要臉,不可能派去什麼絕世天才或者嫡傳弟子,鬧的沸沸揚揚,人盡皆知。

若非是諸葛簫那傢伙大腦抽風,爲了裝X跑去搶江沉的風頭,和他搶老婆,怕是除了麒麟世家之外,大約也沒人知道神界來人了。

當然,這也側面反應出,現在來到神州的這些神二代,真的只是一羣酒囊飯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包括隋景山在內。

他們只是先來試水,在諸神領域之中開闢領地,真正的重頭戲,在諸神大學的分校。

隋景山只是平庸之輩,眼前這個少女也好不到哪去。



真正有頭腦的人,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出頭。

僅僅是因爲江沉攻擊了諸神大學,他們就要出頭?拜託,現在最爲重要的事情是諸神領域,這是他們的任務。

“寵物飼養員,摘下她的面紗,然後踢她的屁股!”

江沉在後面手舞足蹈,大笑道:“踢她的屁股就是踢諸神大學的屁股,她自己說的!”

“你無恥!”

少女怒不可遏,愈發瘋狂。

“乖兒子,你現在是不是在思考着該如何弄死本爸爸?”

江沉看着江日月,笑着說道:“沒事,只要你跪下來給本爸爸磕頭,本爸爸就和你公平決鬥如何?”

“不用磕到本爸爸滿意,九個響頭就行!”

“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