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騙你有意思嗎?我缺錢了,綁兩個人,弄些錢不行嗎?”郭亮越說越來勁,最後都感覺自己真的是綁六子和二狗的人了。

“你怎麼做到的?就自己?”白頭髮男子還是不太相信郭亮,就又問道。

“我當然有幫手,他們在別的地方聯繫他倆的家屬要錢,我在這看着他倆。”郭亮道。

旁邊的六子和二狗一看郭亮出來了,心中的石頭都是落了地,可聽了郭亮的話,兩人可是佩服死郭亮的腦袋了,不去寫小說都屈才了。

“你這麼說,倒是我們佔了你的地方了?”

“不敢,這裏本來也不是我的地方,大家都可以用!但是,咱們各自用各自的,誰也犯不着誰,你就也別在意他倆聽到你們的交易了。”郭亮繼續道。

“不行,你我可以不做掉,但是,他倆不行!你要是收了錢,會放了他倆吧?他倆回去之後,肯定會報警,到時候,把我們的事情說出去,就不好辦了!”白頭髮男子有顧慮。

“放心,他倆活不到明天早晨了,我們收了錢,馬上撕票!”郭亮道。

“什麼?收了錢也撕票?你們可真狠啊!”白頭髮男子聽了還是不信,就道,“反正他們也是死,那我現在幫你幹掉算了,也省的你動手了不是?”

“哎,不行!至少現在不行!他們的家屬要是想聽聽他們的聲音才交錢,我還得給他們錄音呢!你現在給弄死了,我到時候怎麼弄他們的聲音?那我不是白乾這次的活了?我外面的幾個兄弟不得埋怨死我!”郭亮都佩服死自己了,越編越順溜。

外面的風衣男子並沒有走,本想等白頭髮男子解決掉六子和二狗,一起離開的。可在外面等了半天,還是沒見白頭髮男子出來,他就帶人又進了工廠裏。當看到陌生人郭亮的時候,他不由皺眉問道:“他是誰?” 第157章 善變的老頭

風衣男子又進了工廠裏,看到了郭亮,就問白頭髮男子,這是誰。

郭亮可沒想到風衣男子又回來,這本來快成了的事情,可別因爲他失敗了。

白頭髮男子道:“他說他是綁架這兩個小子的人。”

風衣男子看着郭亮,也是不太相信的問道:“你綁架了他倆?”

郭亮硬着頭皮點頭:“對!”

風衣男子摸了摸下巴,扔下一句:“一起幹掉!”說完就轉身又往工廠外面走。

“聽見了吧?”白頭髮男子說着攤攤手,示意自己沒有辦法了,接着擡起手槍,對準了郭亮的腦袋。

郭亮衝即將出了工廠的風衣男子喊道:“爲什麼要幹掉我?”

風衣男子沒有回頭,停下腳步沉聲道:“因爲你倒黴,沒找個好地方藏人!”話說完,出了工廠。

“行了,早死早超生,下輩子這小小年紀別學人家綁架了!”白頭髮男子手裏的槍抵着郭亮的腦袋,就準備扣扳機。

“你等等!你們就這麼明目張膽的殺人?也太無法無天了吧?”郭亮趕緊道,並在說的時候,心裏在想着辦法。

“這裏又沒有人看到,我們做了事情,當然要收拾乾淨,不會有人發現的!”聽白頭髮男子的口氣,好像之前沒少幹這種事。

“你殺了我吧,但是把亮子放了,他沒看到你們的事!”旁邊的二狗沉聲插話道。


“沒看到?這事誰說的清!我覺得他是看到了!”白頭髮男子冷聲道。

“王八蛋!你不得好死!放了亮子!”二狗氣的又開始破口大罵。

“你他嗎敢罵我!”白頭髮男子揚起左手,就朝坐在地上的二狗腦袋打去。

啪~!

“啊~!”沒想到他還沒打到二狗,自己的左臉突然間不知道被誰抽了一嘴巴,頓時就眼冒金星了。

“誰?”白頭髮男子捂着臉左右看了看,身邊除了自己手下,沒看到別人,就又看着旁邊的郭亮質問道,“你他嗎打我?!”

郭亮聳聳肩,道:“你看我離你一米多遠,打你你自己是不是能看到?”

白頭髮男子一想也對,捂着臉左右又看了看,根本就沒有別人,這是怎麼回事?自己的幻覺?可是明明左臉捱了一下子啊!現在還疼的要命,腦袋還有些嗡嗡響呢!

難道這工廠裏鬧鬼?!

“你們剛纔看到誰打我了嗎?”白頭髮男子回頭問身後的手下,但是,那些手下都是不明所以的搖搖頭,示意沒看到。

不行,這裏犯邪,得快點解決事情,抓緊離開這鬼地方。想着,白頭髮男子提起槍,對着郭亮腦袋就扣了扳機。

這突然的一下,嚇了郭亮一跳,心想這要是開槍了,自己小命不交代了麼!可是,白頭髮男子的槍扳機竟然扣不下去。他使勁的用手指勾,就是勾不到底,不知道怎麼回事。

郭亮這才感覺事情不對,肯定是有人幫自己呢,但是是誰呢?咦?難道是玉市土地神?那老傢伙剛纔不是自己隱身躲了麼,難道又回來幫自己了?

郭亮道行不夠,土地神要是想隱身,郭亮也看不到他。所以,郭亮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玉市土地神幫忙。

“媽的,誰還有槍?”白頭髮男子氣的把手裏的槍一扔,轉身問身後的手下。

一個人趕緊把手裏的手槍遞了上去,白頭髮男子接過槍,對着郭亮接着扣扳機。但是,情況還是一樣,槍繼續不好使。

“這他嗎是誰買的槍?”白頭髮男子大罵着把手裏的槍繼續往地上狠狠一摔,槍摔到地上,就聽呯一聲,槍響了!

還好,槍沒有打到人。

白頭髮男子一看,這他嗎就是老天不讓他殺人啊!於是指着自己手下道:“你們把這三個小子給我幹掉!!”

看着四五個人朝自己過來,郭亮反倒是放心了,因爲他們沒有用手槍,而是都拿着摺疊刀。拿刀郭亮就不怕了,槍他之前沒有試過,不知道‘石膚’能不能擋的住。

但是,郭亮還沒等動手,那幾個小子就都突然間人仰馬翻了。就好像剛纔他們面前有一堵無形的牆,他們往前走,猛地就撞到了牆上,都倒在了地上。

郭亮雖然不知道是誰在幫自己,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用不着自己出手了。於是,他也不管那幾個小子了,轉身去幫地上的六子和二狗鬆綁。

把兩人身上的繩子解開,二狗還納悶呢,小聲問郭亮:“亮子,他們是咋回事?”

“不知道!”郭亮搖頭道,他確實是不知道。

六子沒有問那個,他看着郭亮,卻來了句:“亮子,我就知道你來了,事情就不是事情了!”

郭亮無語,六子不知道的是,要不是現在有人幫忙,郭亮還真不知道能不能躲過那白頭髮男子的槍。

就在這個時候,玉市土地神突然出現在了郭亮面前,當然了,別人就看不到他了。他對着郭亮氣憤的說道:“我鄙視你啊!你小子這是不管他們了,把他們都交給我這個老頭子了唄?”

郭亮沒說話,看着玉市土地神,眨眨眼,又撇撇嘴,意思就是你自己能解決,我還上什麼!

土地神這個生氣,鬍子一揚,氣道:“老子我不管了行不?剩下的你自己解決!”說完竟真的又不見了,郭亮頓時就是一呆,這老頭脾氣也太善變了,他走了,我們怎麼辦?!

那幾個小子半天才從地上站起來,郭亮就希望他們知難而退,趕緊走人。但是,他們還真就不信邪的又衝過來了。郭亮還沒上,被鬆綁了的二狗可忍不住了,活動了幾下手腳,就迎上去了。

“你爹了個尾巴!老子不是好惹的!!”二狗又暴走了。

這幾個小子,手裏沒了槍,根本不是二狗的對手,何況還是暴走了的二狗。他們也不是人手都有槍,只是少部分人手裏有,多了也弄不到。此刻工廠裏的人,只有兩把手槍,但是都被白頭髮男子當成不好使的扔地上去了,這就便宜二狗了。


郭亮知道那槍其實是好使的,所以他就特意瞧了瞧,看看那兩把槍都被扔哪去了。第一把槍白頭髮男子扔的遠,好像扔一堆廢棄橡膠堆裏了,是不好找了。但另一把,就是扔地上響了一下的那支,離白頭髮男子不遠。郭亮一看這樣,就有些擔心,那傢伙要是把槍撿起來,現在土地神可是不幫忙了,槍也就好使了,那樣的話就有危險了,得趁機先拿到那把槍!

想着,郭亮就慢慢的往地上槍的地方挪。但是,白頭髮男子也不是省油的燈,他一看郭亮放開了六子和二狗,那郭亮就不是孤身一人了,就是三個人了。並且他剛纔也想到了,既然槍摔在地上響了,就可能又好使了。在郭亮尋找地上槍的時候,他其實也在尋找。他離槍近,所以,郭亮沒有他快。

郭亮剛到一半距離,他就已經拿到地上的那把手槍了。他撿起槍,立刻指着郭亮,並大聲道:“都停手!”這話是給二狗聽的,但是二狗已經暴走,並且也沒有注意白頭髮男子撿起了手槍,就根本沒有聽他的,繼續揍着那幾個小子。

白頭髮男子一看二狗不聽自己的,就扣動了扳機。這次,槍響了,是朝郭亮打的。 第158章 中槍

白頭髮男子看二狗不聽自己的,繼續動手打人,他就開槍了。頓時一股鮮血噴出,接着,郭亮一臉痛苦的捂着自己的左肩。

“亮子!”旁邊的六子吃驚的叫道,他看的清楚,郭亮中槍了。

聽到了槍聲,二狗才停了手,又聽到六子的叫聲,他就也知道了,肯定是郭亮出事了。回頭一看,果然,郭亮一個胳膊上全是血,郭亮也是一臉的痛苦神色。

“亮子!”二狗趕緊跑到郭亮身邊,扶着他,看着那受傷的胳膊,不知道該怎麼辦。但是,不一會兒,二狗就知道該怎麼辦了,他狠狠的轉頭看着白頭髮男子,握緊拳頭就要衝上去。

郭亮看不好,趕緊忍着身體的疼痛抓住了二狗,他知道,現在二狗上去,只是徒增受傷,那小子既然開了第一槍,第二槍也不會手軟的,不能讓二狗也受傷了。

六子也走過來,扶着郭亮,並小聲對二狗道:“二狗,別衝動,那傢伙手裏的槍可不長眼。”

二狗忍着氣,聽了郭亮和六子的話,沒有衝上去。他要是真沒忍住,衝了上去,那現在他就已經倒地上挺屍了。



郭亮肩膀受傷了,但他並沒有疼的失去意識,他還得想辦法,否則,三人的小命真的有可能都交代在這裏。

“你小子剛纔不是不停手麼?怎麼樣?現在不也是停了?”白頭髮男子看着二狗,冷聲說道,說完皺眉想了想,又道,“你倆不是他綁架來的麼?怎麼看着好像不像?他受傷了你好像很着急啊?”

“這是我們的事!”二狗攥着拳,沉聲道。

“你們的事?不,不,不。你們要是認識,這就是我的事!這說明剛纔他騙我,還什麼他是綁架的你倆!既然這樣,那你們三個就真的一個也走不了了,今天都得留在這!”白頭髮男子道。

外面,風衣男子聽工廠裏面響了兩槍,但是還沒有人出來,就有些不耐煩的又進了工廠。

“我說你小子行不行了?現在手法這麼次了嗎?做幾個人也這麼費勁!”

“龍哥,馬上!”白頭髮男子回頭應道。

就在這時,二狗看這是好時機,你丫的槍對着別人,還敢轉頭!二狗立馬撲了上去,就先去槍白頭髮男子手裏的手槍。

當白頭髮男子感覺到不好的時候,也已經晚了,二狗都已經抓到他手裏的槍了。但是,他緊緊的握着槍,二狗第一下沒搶到手。接着,二狗狠狠打了白頭髮男子手一下,他手吃痛,往旁邊一甩,手也撒開了。就這樣,槍飛了出去,落在不遠處的地上。

看槍被打飛了,二狗惡狠狠一笑,接着,拳頭就招呼白頭髮男子了,狠狠的招呼。這一切,都被風衣男子看在眼裏,他對着手下人一揮手,接着那些人就都衝上去幫白頭髮男子了。

郭亮看又上來好幾個人,並且他們也有手裏有槍的,頓時又開始擔心二狗,就對身邊的六子道:“六子,你上去幫忙,找機會告訴二狗,咱們先退到二樓,先躲躲,他們手裏有槍!”

“嗯,你先上去!”六子答應着,就奔二狗去了。

郭亮看了看身邊通往二樓的樓梯,接着就捂着肩膀趕緊先上去了。上了二樓,郭亮發現這裏以前好像是工廠的一個加工車間,整個二樓就是一個大房間,一個角落還有一堆廢棄的木頭架子散落一地。郭亮走過去,忍着疼痛,把那些木頭架子都搬到了樓梯邊。

六子告訴了二狗郭亮的想法,二狗也知道他們手裏的槍不好惹,郭亮就是例子。於是就聽了話,找個機會趕緊跟着六子退到了二樓。郭亮看兩人上來了,趕緊說道:“快,把這些木頭架子扔到樓梯口,抵擋一陣!”

三人合力,把那堆木頭架子都順着二樓樓梯口扔了下去,那麼一堆,樓下的人還真不好上來了。

看着郭亮滿是血跡的左胳膊,六子擔心的問:“亮子,你還能堅持住不?”

郭亮也看了看自己的肩膀,搖搖頭道:“目前沒事,現在已經有些麻了,沒啥感覺了。”

“但是你還在流血!”六子擔心郭亮流血太多,在休克。

這時,忽聽‘嘶’一聲,二狗把自己的衣服撕下來一條,給郭亮肩膀簡單包紮着。郭亮看着二狗給自己綁着肩膀,不由笑問道:“二狗,你啥時候會這招了?”

“電視裏不都是這樣麼!”二狗回答道。

可二狗撕衣服挺利落,但是包紮肩膀就笨手笨腳了,還是六子幫忙,纔給郭亮肩膀包紮好。

這時,三人聽到樓下傳來罵聲。

“媽的,扔下來這麼多木頭方子,差點砸到老子!快,都過來幫忙,把這都搬開!”

二狗一聽,小聲道:“不好,他們還是要上來!”

“他們要滅口,肯定會上來!”郭亮沉聲道。

“那怎麼辦?”二狗擔心的問。

“六子,你去窗戶那看看,看能不能跳下去!”郭亮道。

“嗯。”六子答應着,去了一個窗戶邊,接着又去了另一個窗戶,最後,他把二樓所有的窗戶都看了一遍,纔回來。

“怎麼樣?”郭亮問。

六子搖搖頭,道:“不行,窗戶都是用釘子釘死的,推不開。”

“那不開窗戶框子,把玻璃打碎,鑽出去不行麼?”二狗問道。


“不行,窗戶都是小的,我和亮子的身材都不容易鑽,何況你了。”六子回答。

“這怎麼辦?”二狗看着郭亮,繼續問道,他還是覺得郭亮會有辦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