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咆哮了無用,那爲何還要咆哮,在沉默中,記住這股恥辱,等到來日再報。

從來沒有過,他這麼怨恨一個人,有這麼強的殺機。

看穿了妖媚的想法,凌軒投鼠忌器,也不敢放開手攻擊了,只能盡力拖延時間,等待藥力徹底發作,等妖媚陷入沉淪。

而既然這一招,起效了,妖媚豈會放過錢壕這個肉盾,挾制着他,在遠處飛出。

這是一塊小山坡,坡度不大,也不高,上面長滿了雜草,很是茂密,不時地,有幾根灌木,冒出來,夾在草叢中。

若仔細聽,隱約間,還可聽見一道水流聲,這旁邊,似乎有小溪之類的。

飛了一會後,靈力快要耗盡了,無奈之下,妖媚帶着錢壕,到了這裏。

“妖媚,拖了這麼久,足有二十分鐘,你已經很不錯了,現在,藥力應該徹底爆發了,你已無能爲力,束手就擒吧。”凌軒緊跟在後面,冷冷說道。

“你做夢。”妖媚冷喝,美眸冰冷,透着殺機。

不過,凌軒說的沒錯,此時,那蛇淫合歡散,已經流淌到了妖媚全身各處,一股股磅礴的力量,在不斷的衝擊着她,讓她嬌軀無力,神志不清。

她幾乎已經無法動用靈力了。

“哎,看來,還得我出手啊。” 紅豆生南國 ,又或者已經等不及了,凌軒大步一跨,衝了上來。

當然的,爲了不激怒神石,滅殺自己,凌軒沒有動用靈力,而是隻用凡人的力量。

在他看來,一箇中了**的弱女子,和一個廢人,是攔不住自己的。

不過,爲了安全起見,他還是時刻準備着靈力。

“我知道,之前我做的不對,但現在,我們倆是同一條繩上的螞蚱,我的靈力已經沒有了,根本攔不住他,若他不動用靈力殺了你,神石可是不會爲你復仇的。”就在這時,妖媚壓低聲音,對着錢壕說着。

這話,雖然很誠懇,很輕柔,但卻充斥着威脅,在逼着錢壕,在拼搏。

“你認爲,到現在,我還會,信你的話嗎?”錢壕嘴角翹起,冷笑着。

看到錢壕不上當,妖媚心裏一驚,但臉上沒有顯現出來,她冷冷的說着:“現在,可不僅僅是爲了救我,也是爲了救你自己,你難道想死嗎?”

錢壕沒有說話。

而就在這時,凌軒已經衝了上來,一雙拳頭,砸了過來。


“既然你找死,那就別怨我了。”妖媚美眸一冷,那玉手一推,錢壕的身體,就被逼着上前,硬抗了凌軒一拳。

雖然,這只是凡人的力量,沒有靈力,但也不輕,錢壕被打後,臉色一白,額頭上頓時有汗液冒出。

“嘭嘭嘭!”

一擊得逞後,看着錢壕的狼狽樣,凌軒感覺出了一口氣,可感覺還不過癮,一連串的拳頭,擊打在了錢壕的身體上,密密麻麻的,就像是鞭炮在響一樣。

“臭螻蟻,我讓你狂,現在沒人給你撐腰,我看你怎麼辦?”凌軒高興壞了,一股腦,打出了十數拳。

而這些拳,全都被錢壕硬抗了,他沒有反抗,沒有動作,只是死死的咬着牙,攥着拳,忍着痛,憋着屈辱,在忍耐着這一切。

他在等待一個反擊的時刻。

凌軒越打越高興,看到妖媚不作爲,沒有施展靈力,他更加放心了,變得鬆懈起來。

而就在這時,妖媚猛地一動,那玉手狠狠的一推,錢壕就朝前方,倒了下去。

因爲變故太快,迅若閃電,凌軒反應不及,就被錢壕壓在了身下。

“不好。”瞬間,他反應過來了,心神一動,就要調動靈力。

可妖媚,準備了這麼久,豈會讓他得逞,妖媚嬌軀一動,來到兩人前方,那左手一把提起錢壕,將其甩到一旁;右手成掌,在凌軒驚愕和恐懼的目光中,狠狠的拍在了他的額頭上。

‘砰’的一聲,凌軒昏死過去。

而做完這一切,妖媚毫不停留,調動最後一部分靈力,從右手所帶的手鐲中,取出一把普通長劍,隨即,以凡人的力量,朝躺在一旁的錢壕刺了過去。

這一招,狠而辣,毒而絕,沒有一絲的留情。


可就在劍剛刺出時,躺在地上的錢壕,把握住機會,迅速爬起,躲過了一劫。

那綁住他雙手的繩子,也不知在何時,被他解開了。

然後,他急速而動,從地下撿起一塊稍大點的石頭,舉起來,砸了過來。

現在,是他反擊的時候了。


Ps:推薦《心有菱汐》 mm.17k.com/book/873143.html,作者雨墨馨香,也是女頻,至於好不好,請依據上一章。 “錢少爺,沒事了,不過一週前,做得太狠,腎虛了,以後在這一方面,節制一下,就行了。”病房裏,一個資深的老醫生,仔細而謹慎,檢查了一會之後,這樣說着。

這話一出,錢氏夫婦笑了,而錢壕頓感尷尬,那眼角微微一刮雨靈和月姬。

雨靈螓首一轉,擺向一旁,那俏臉依舊,只是鼻息微粗,帶着一股醋意;而月姬銀牙輕咬紅脣,眸子稍變。

雖然還不是錢壕的女人,但聽到他卻和別的女人,發生了關係,兩人都是有些吃味。

氣氛有點沉悶。

錢氏夫婦,都是人精,看到這一幕,笑意愈甚,李紫月都是一副婆婆看兒媳的目光,看着雨靈。

“那謝謝醫生了。”錢不夠說着,將老醫生送出門。

“小夥子,雖年輕氣盛,火氣旺盛,但也要注意身體啊。”臨走前,老人真誠的提醒着。

而這話,卻讓錢壕一臉通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他真的沒臉,去面對雨靈和月姬兩人了。

“好了,壕兒剛醒,讓他先休息一會,我們先出去吧。”李紫月很精明,聰明異常,主動解圍,拉着兩人,出去了。

她不僅僅是爲了不讓兒子尷尬,也想乘機,看一下自己兒子的眼光怎麼樣。兒媳婦,怎麼說,也要經過自己這一關啊?

心急的她,已經開始替兒子考察第三個媳婦了。

錢壕感激的看了李紫月一眼,正有點糾結的時候,腦海中,那破系統聲音,響起來了。

“奪妖媚處子之身,屬極品任務,獎勵小jj+10。”

這句話,讓錢壕嘴巴一抽,這…這也有獎勵。

就是他說話間,一股澎湃的力量,溫柔而舒服,衝進了他的下身,他感覺身體一陣爽,下身有成人中指粗了。

隨即,他好奇的問着:“這極品任務,又是什麼?不會還有其他任務吧?”

至今爲止,他聽說了主線任務、支線任務,現在又出現了極品任務。

“任務,只有這三類。”系統肯定道:“至於這極品任務,只分一種,那就是奪處子之身,每奪一個,小jj+10,不會免疫。”

“我擦!”你聽這話,錢壕直接從牀上站了起來,他太驚愕了,系統這樣說,不是逼自己去泡妞嗎?

這真的是極品任務,是男人夢寐以求的任務。

“不過,這些處女,必須是絕世美女,十分中能打八分的那種。而且,若不小心吃了非處女,小jj-20。”這時,系統提醒着。

至於這句話,錢壕直接忽略了。

“但是,因爲妖媚,給你下了媚術,你不能XX,一旦強行XX,小jj直接爆裂。”

щщщ⊙tt kan⊙¢o

可是,系統接下來的一句話,卻讓還沒有沸騰起來的錢壕,一下子掉到了冰窖裏。

“nani?!”錢壕頓住了,像一個塑像,定住了。

自己還沒想着左擁右抱,三妻四妾了,夢都被打碎了,還是被蠻橫的碾成了粉末。

“而且,因爲這媚術,你的壽元減少,現在,只有半年壽命了。(其實已經不夠,但勉強算這樣)”系統還在說着。

“坑妹啊!”錢壕咆哮着。

對那妖媚本來微弱的好感,一下子,消失的一乾二淨了。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雖然奪了你的貞潔,可你也差點害死我啊。一條命,總比那重要吧。”錢壕一臉呆滯,狠狠的拍了拍腦門,鬱悶道:“就算貞潔大於命,我還欠你,但你也,不能這麼害我吧。”

“這是要我打一輩子光棍的節奏啊,這比小jj是牙籤更慘啊。”

錢壕徹底無話可說了。

對這妖媚,徹底…

“土豪系統,有辦法破解嗎?”最終,錢壕深呼吸一口氣,壓制住憤怒,道。

“有是有,不過…”系統這樣回答着。

“別婆婆媽媽的,有什麼條件,直接說。”錢壕這才發現,隨着時間的流逝,似乎這破系統,愈發人性化了,都知道吊人胃口了。


“等我什麼時候心情好,就告訴你。”系統甩出這樣一句話,關閉了與錢壕的聯繫。

“靠!”錢壕也就只能說這麼一句話了。

…………

“事情就是這樣,我站在京獅橋上看風景,然後,妖媚挾持我,當人肉盾牌,來抵擋凌軒,然後……凌軒被打暈,妖媚**發作,就……”病房中,錢壕開口,將事情的經過大概說了一下。

當然,像他半個小時之內,就從市中心,走到了京獅橋這種‘恐怖’的事情,他是不會說的。

聽完這話,月姬和雨靈鬆了一口氣,雖仍耿耿於懷,但卻沒有之前那麼強的醋意了。

錢壕算是救人一命,而且,也付出了代價(被打那麼慘,至今身上還有瘀傷)。

兩人若真的再在這件事上,胡攪蠻纏,那就過了。

而錢不夠在聽完了這番描述之後,雖知道錢壕有些沒說,但沒有點出來,這樣說着:“這件事,你沒錯,也沒必要爲此承擔責任,那妖媚,我會去會一下的。”

當說到‘妖媚’這兩字時,他的眸子中,涌出了一道寒光。

其他人,就連李紫月也沒在意,以爲錢不夠去會一會妖媚,是去解決錢壕與其發生了關係這件事的。

而錢壕,看着錢不夠眸子中的兇光,不由心臟一跳。

“自己這父親,不會看出了,妖媚在自己身上做的手腳了吧?”錢壕嘴巴大張,這樣想着。

錢不夠是地級異能者,遠強於妖媚,還真有可能。

而如果是真的,那錢不夠去找妖媚,不會是要殺了她吧。

看着兇光一閃的錢不夠,錢壕皺了皺眉頭,隨即開口,聲音很堅決:“爸,這件事,由我而起,就由我來處理吧。”

這是他,第一次,喊錢不夠爸。

不是發自內心的,只是爲了,不讓妖媚死在自己父親手上,就算要殺她,也是自己動手。

似乎,這一聲‘爸’,太過稀奇了,就是錢不夠,也是微微一怔。

自己好像好久沒有聽到這個稱呼了,好像有好幾年了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