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有,那個高人給了我一個陣法,你把靈級仙靈石放在陣法裏面就可以。”沈仙人激動的說着,說話間就在地上寫寫畫畫,佈置了一個陣法。

昊天把靈級仙靈石放在沈仙人寫寫畫畫的陣法裏面,靈級仙靈石站在陣法裏面轉動雙眼,這裏看看,那裏看看,不一會好像被隨眠了一樣,就躺在陣法裏面,沈仙人畫的線紋發去一道道靈光。

沈仙人走入陣法裏面席地而坐,閉目運功,一道道靈光很快的進入沈仙人身體裏面,不一會沈仙人身上霧氣騰騰,人進入了完我境界。

昊天看沈仙人進入了忘我境界,就退到門外。

門外,一些仙人還在指指點點,交頭接耳,昊天也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也沒有去留意他們在說什麼。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按照凡界的時間,過了大半天,沈仙人換了一套乾淨的衣服走了出來。

昊天感覺,沈仙人散發的氣勢非常強悍已經超過了真魄鏡。

“想不到,那個仙渣真的拿到了靈級仙靈石,和做夢一樣的,仙渣是不是天上來的?故意演一場戲給我們看。”一些愛幻想的仙人們,因爲昊天是來演戲的。

“想不到,沈白癡還有這個狗屎運!”

“哇!沈仙人到了通魂鏡了,這方天地留不住他了!恭喜你!沈修者!正是皇天不負有心人啊!”

“謝謝!各位修者!我沈某能遇到昊天,是我的福氣,我幾千年的等待,值得!”沈仙人語氣堅定的說着,臉上露去了從未有的笑容。


“是啊!是啊!這個仙渣,不,昊天修者真的非比尋常!”

“這個等待真的值!原來等待真的有回報!…………”

圍觀的仙人繼續議論紛紛! 一零八章:仙渣故事

“沈仙人這麼快就修煉了好?”昊天未理睬議論紛紛的仙人,他上前問道:

“幸好有高人留下的陣法,不然小仙根本無法煉化靈級仙靈石,現在還有部分能量在老朽體內,無法煉化,這次真的要多多感謝昊天小友!昊天小友直呼我沈盛即可!不必見外的再稱仙人!”沈仙人拉着昊天的手,想到昊天剛來時候的事,感覺和做夢一樣。

“那,我稱仙人爲沈前輩好了,前輩在我心中如同親人,前輩直接稱我昊天,這樣更加親熱!”


“好!好!哈哈!”沈仙人真情流露開心大笑起來。

“前輩!我剛進修真大陸時,一位好心的仙人送我一套衣服,前輩可認識他?”

“此位修者我還真的不熟!在場的修者可有認識送昊天衣服的修者?”沈仙人回答昊天后向屋外的圍觀的仙人問道:

“我認識!”外邊圍觀的100多位仙人中一位中年白衣仙人開口說道:

昊天看了看外面,心想:‘想不到仙人也喜歡這樣圍觀!’嘴裏卻說道:“這位仙人可否爲我帶路,我想報答哪位仙人賜衣之恩!”

“昊天大仙,不必客氣!隨我來!”那個白衣仙人說着駕雲而起,昊天和沈仙人也駕雲而去隨他而去。

“仙渣也會駕雲?不是說他靠奇兵纔可以飛行嗎?”一些仙人看着那些說昊天靠奇兵飛行的仙人問道:

“這…………這…………!”那些審判官式的仙人,此時無話可說了!

“你還叫他仙渣,你看着那位修者叫他大仙啊!你不要老眼光看新事,要跟得上變化!”無話可說的仙人,突然換了個話題說了起來。

在場的仙人見狀,很多仙人無語的搖搖頭,隨後逐漸的散開。

“這位仙人,謝謝你爲我帶路!請問尊仙大號?”昊天在空中駕雲飛行,奇兵寶劍緊隨着昊天。

“小仙名號道通姓劉!那個贈衣給昊天大仙的修者叫張清風。”

“劉仙人,爲何稱我爲大仙,我只是一個仙渣而已,豈敢稱大仙!”昊天覺得劉道通稱他爲大仙,他感覺有蹊蹺。

“昊天大仙不知,你進入修真大陸時我也在場觀看,我這等小仙也只是混混日子而已,屬於無見識之輩,當初我看到大仙淪爲仙渣,也覺得可惜和好笑,認爲大仙一生定會悽慘。誰知不久前,我得遇到我的恩師,談起昊天大仙淪爲仙渣之事,當我恩師得知我對大仙仙渣身份的看法時,他將我大罵一頓,隨後給我講起歷史以來僅有的六個仙渣的故事。

雖然他們幾個進入修真大陸是全部被這裏的天地法則壓成重傷,但後來他們都遇奇緣,成爲仙界的巔峯強者。關於仙渣被壓爆屍骨無存的事,純屬傳言。我恩師特別講到,昊天大仙是七個仙渣中唯一沒有被壓傷之人,以後的成就不可限量。我恩師還交代以後有幸見到大仙不可怠慢,所以我纔會稱你爲昊天大仙!”劉仙人把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哦!仙渣還有此等故事,爲何沒有流傳下來?”昊天覺得不解。

“這個問題,我也問過恩師,恩師回答說,仙渣的故事沒有流傳,裏面的蹊蹺以後只有等昊天大仙自己去揭曉了!”劉仙人說話間,對和他滿懷敬意,恍然間,和他好像有回到了修仙大陸。

“劉仙人的恩師肯定是非凡之人,請問劉仙人恩師的尊號?”

“昊天大仙,恩師早交代過,不準泄露他的名號!望大仙體諒!”劉仙人微笑,無奈的搖了搖頭。

“茫茫仙界真的藏龍臥虎,高深莫測啊!看劉仙人雖然沒有流露修爲氣息,我看這方天地也留不住劉仙人!”昊天見劉仙人深不可測,就試探的問道:

“不瞞,昊天大仙,我卻非此大陸之人,路過此大陸正好幸遇大仙,所以才停留了一些時日,大仙,你看下面那棟房屋就是張修者的房屋,我就不下去了,在此一別,望它日能有緣相見。”劉仙人指着一棟宮殿給昊天看後就駕雲而去。

“主人,這個劉仙人不簡單啊!修爲起碼在真魂鏡以上啊!”奇兵寶劍在一旁插言。

“是啊!他爲什麼要告訴我仙渣的歷史呢?看來仙界比修煉界複雜多了!”昊天看着劉仙人遠去的身影,感覺仙界真是深不可測。

“是啊!昊天,仙界高深莫測,強者動一下指頭就可以毀天滅地!你在仙界要多加小心!”沈仙人也發去感嘆。  ”什麼?動一下指頭就可以毀天滅地!那我是該有多麼渺小,以前我還以爲自己離強者不遠,說從九重天返回!這樣看來我真的無知啊!“昊天聽了沈仙人一句話,內心不由的感慨。

“主人,無需擔心!要是主人能發揮去自身的能量,強者在你面前也不算什麼!”奇兵寶劍可以感應昊天的意念,就安慰昊天。

“話雖如此!要發揮自身的潛能,談何容易啊!不說這些了,下去吧!”昊天說着從空中降下來到劉仙人指的宮殿面前。

這個宮殿比沈仙人的高檔多了,一看就知道張清風仙人在仙界混的不錯。“張仙人在嗎?”昊天上前問道:

“誰啊!”裏面的仙人回答一聲這就走了出來,昊天一看正是張仙人。

於是上前拱手說道:“張仙人是否還記得我這個仙渣,我來此感謝張仙人贈衣之恩!”

“哦!昊天小友,哈哈!嗯!昊天小友有了法力了,並且還到了凝魂鏡中級了,奇蹟奇蹟,恭喜!昊天小友!嗯!昊天小友體內好像能量充足,比真魄鏡修爲還強,不可思異,昊天小友不愧生死門來的奇人!哈哈!”張仙人和昊天一見面就說着笑着。


昊天一看張仙人就是善於交際之人,於是上前說道:“感謝張仙人錯愛,此恩我昊天必當報答!不過我直言一問,張仙人修爲已在真魄鏡巔峯多年,爲何不能突破至凝魂鏡啊?”

“昊天小友,裏面請,我們非同外人,我停留在真魄鏡已多年,沒有魂級仙靈石牽引,只能停留於此啊!”張仙人邊把昊天請入屋內邊說道:

“張仙人,靠近異域的山脈那裏不是有魂級仙靈石嗎?張仙人何不去取幾個?”昊天不解的看着張仙人。

“聽昊天小友的口氣,肯定是在那裏取到了魂級仙靈石了!我想昊天小友肯定非比常人,像我們這樣的仙人到了那裏的,停留1-2日就會被魔力影響,很容易會走火入魔,不要說從兇獸哪裏奪取魂級仙靈石,就是自保都是問題!”  “哦!這樣!我看見幾個仙門的弟子在哪裏尋找仙靈石,不知他們爲何可以在哪裏停留多日?”

“那些仙門的弟子,在上面的大陸都有神通者在,他們配有仙丹,可以使他們在那裏多停留幾日,即使這樣,他們想殺死真魄鏡兇獸,拿到魂級仙靈石,可能性也不大,要拿到也要付出沉重的代價!就是一些大神通者進到那裏修爲也會得到限制,再說那裏的魂級仙靈石也非常稀少,想拿到魂級仙靈石,也是艱難,不像昊天小友所說,隨便取幾個而已!”張仙人能言善辯,說話非常穩妥。

“那這裏的修者不都會停留在真魄鏡的修爲上面嗎?”昊天覺得好奇。

“一些仙門的修者,有仙門的資源,他們不成問題,我們這些散仙,只能靠機緣巧合,或者天賦異稟纔會突破真魄鏡。我張某天賦一般,所得的機緣巧合甚小,只能停留在此,讓昊天小友見笑了。”張仙人回到依舊完美。

“張仙人,是不是一個低級的魂級仙靈石就可以幫助你突破真魄鏡?”昊天說這話是留着心事的,現在的昊天,可以說是久經風雨,不再是那個離開修武大陸的少年。


“張某在真魄鏡停留多年,只要一個低級的魂級仙靈石就即可突破!”張仙人毫不隱瞞,他猜想昊天身上看到有幾個魂級仙靈石,不然昊天不會多次一問,不過他也不是貪得無厭之輩。

“這樣好辦!那這個給你!”昊天說着就拿去一個低級魂級仙靈石給張仙人。

“昊天小友,這麼貴重的禮物在下不敢當!”張仙人連忙擺手不要。 一零九章:神仙門邀請

“你就收下吧,張修者,昊天送給你,自有他的誠意!再說昊天非比常人,還送了我一個靈級仙靈石,哈哈!不枉我在生死門等了三千多年!”沈仙人看張仙人不願受昊天的禮物,知道他是表面上的拒絕,於是就在旁邊插言。  “難怪沈仙人到了凝魂境!那我就不客氣收下了,不過,我也要送昊天小友一件禮物!”張仙人說完拿着魂級仙靈石就朝內屋走去。

不一會張仙人拿了本古書給昊天,“昊天小友,這個是我偶然得到的一本天書,不屬於仙界之物,我看也看不懂也用不着,我看小友有奇兵相伴,說不定以後可以用得着。”

昊天接過書一看,上面寫着;《神兵鍛造之術》。於是說道:“張仙人,這是一本好書,不過我也沒用啊!這個寶劍是奇兵,又不是神兵,再說我對鍛造之術也不感興趣!你還是保留好了!”昊天說完將書遞還給張仙人。

“昊天小友,不要客氣,你現在雖然沒有神兵,但小友得天獨厚,說不定以後會遇到神兵,小友你就收下吧!你不收下,我也就不要你的魂級仙靈石了!我張某雖然不才,寶物送英雄我還是懂的,這本書留在我這裏,永遠不能發揮它的價值,留在小友身邊就不同了!”張仙人說完堅決的要昊天收下。

“主人,你就收下吧!說不定我有朝一日恢復記憶,主人可以把我鍛造成神兵也有可能啊!”奇兵寶劍一看,就知道是寶物,勸昊天收下。

“昊天,你就不要客氣了,張修者如此盛情,你就收下吧!你不收下,張修者會不安的!”沈仙人此時也插話叫昊天收下。

昊天看了看張仙人,見他一臉誠意,也就沒有再說什麼,就把書放入了乾坤袋。以前在修煉界放在乾坤袋裏面的一切東西,只留下了那本與自己一起來到修煉界的古書,其他全部化爲烏有。

昊天把書放好後說道;“前輩!你就在張仙人這裏修煉,隨後和張仙人一起到返真大陸去,我先回到你家中,我想神仙門的人不久就會找到我,我不願意把你牽連進去!”

“昊天,你說起神仙門,我就記起前一段時間神仙門是到我那裏打探過你的消息,你和神仙門是怎麼回事?”沈仙人擔心的看着昊天。

“我在修仙大陸就和神仙門有了恩怨,不過!前輩不要擔心,我自有辦法應對!”昊天笑了笑,點了點頭安慰沈仙人。

“我還是和你一起去吧!昊天!”沈仙人說道:

“前輩!不需要,你雖然已經到了通魂鏡,但戰鬥力還遠遠的不行,在我身邊反而是我的累贅,我這個奇兵雖然也是凝魂鏡,他保我個人沒有問題,加上前輩反而不方便。”昊天怕沈仙人擔心就特意告訴他,奇兵的修爲。

“是啊!沈修者,你剛剛抵達通魂鏡,修爲不穩!昊天小友雖然境界不高,我看他身上的攻擊力至少可以和真魂鏡強者叫板,不然的話他怎麼可以拿到靈級仙靈石,所以沈修者不必擔心!再說,我要衝擊凝魂鏡,還需要沈修者幫忙指點啊!”張仙人是個見多識廣之人,說話一針見血。

“張仙人果然閱歷菲比常人!我古月昊天在此一別,到返真大陸我們再相聚,要不了多久,我就會追上兩位的步伐!兩位加油啊!哈哈!”昊天說着大笑一聲就駕雲而去!

“生死門來的人果然不同凡響啊!”看着昊天遠去的背影,沈仙人自言自語。

“他不但從生死門來的,還是第一個沒有壓傷的仙渣!我想不久他必定會塑造屬於他的,一段輝煌的神話傳奇!你想想短短半年,他就能從仙渣進入凝魄鏡中級,並且得到奇兵,拿到靈級仙靈石,這已經是一段神話的開始!在我們修真大陸從來沒有人做到過!沈修者你覺得你還有必要爲他擔心嗎?”張仙人見沈修者擔心的樣子,就安慰他。

“張修者果真是思想緊密之人,分析的極爲有理,是小仙茅塞頓開!”沈仙人露去放鬆的神色。

沈仙人宮殿面前此時又站着一羣人,其中兩位衣服上面標着“神仙”字樣的中年人問道:“各位修者!可知道仙渣和沈修者到了那裏去了?”

“神仙門找仙渣幹什麼?”一些修者私下議論。

“兩位大仙!我們只看到一個陌生的修者帶他們去找那個贈衣服給仙渣的人!”一些仙人答道:

“你們知道那位仙友住在那裏嗎?”兩位神仙門的人問道:

“這個就不清楚了!”人羣中的仙人們回答道;

“我知道他們在哪裏,不過你們現在也不需要找他們了·,你們找到我就可以了!哈哈!”空中一道說笑聲傳來。

“兩位大仙!那個就是仙渣!”一些討好神仙門的仙人指着昊天,告訴神仙門的中年人。

“對啊!兩位大仙找我幹什麼?我就是仙渣啊!哈哈!”昊天嬉皮笑臉的從空中下來,現在的昊天不要看他年齡不大,但也是見多識廣之人。

“哦!果真是昊天小友,我們奉門主之令,邀請小友到神仙門做客!”兩位神仙門人中的一位身材高挑的對昊天拱了拱手。

“你們!有沒有搞錯啊!神仙門請我仙渣做客!”昊天故作驚訝。

“昊天小友不要大驚小怪!我們門主聽說昊天小友從生死門而來,佩服之至,要不是昊天小友前一段時間離開,早是我神仙門的坐上賓了!”

“這樣啊!在下感到榮幸之至!不過我還有一些私事要處理,按凡界的時間,三天後,我定會去拜訪神仙門,到時麻煩兩位大仙多多引見!”

“那三天之後,我們就在神仙門恭候昊天小友的大駕了!”兩位神仙門的中年人說完就離開了。

外面圍觀的仙人,見神仙門邀請仙渣,都覺得稀奇,議論紛紛。

“主人!我們後天去神仙門凶多吉少啊!”

“誰要去神仙門?”來到沈仙人的宮殿內,昊天應答寶劍一句。

“主人不是親口答應他們了嗎?”

“你知道什麼是騙人嗎?嘿嘿!”昊天嘿嘿的笑了兩聲。

“主人!你這麼天賦異稟,自命不凡怎麼會騙人?不符合你的英雄氣概啊!”

“哈哈!我是雙重性格的人!可高可底,不然的話我們怎麼會承認仙渣的身份!你以爲你很瞭解我啊!我很多時候說話不算數的!”

“主人,這樣不可靠啊!”

“你認爲我不可靠,可以自己走,沒有人留你!”

“不是我認爲主人不可靠,是主人這樣做形象不好,以後別人不會相信你!”

“別人,別人關我什麼事?我可靠不可靠又關別人什麼事啊!莫名其妙!”昊天搖了搖頭。

“這個……說起來是這個道理!可是……!”寶劍搖了搖頭含含糊糊的,不管怎樣,它就是覺得昊天這樣不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