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奇瑞的狠話,在楊戰耳裏就是屁話。

一腳下去,李奇瑞慘叫一聲,雙腿被踩斷。

看的旁邊的李二牛頭皮發麻。

這個楊戰完全不把人命當回事。

“你很喜歡別人的老婆是嗎?”

陸天龍冷笑着上前,讓楊戰退到一邊,繼續道:“你說要是你成了太監,以後還會對別人的老婆感興趣嗎?”

“不要……”

李奇瑞眼裏閃過一抹驚慌:“我是奇瑞公司的老闆,身價過億。”

“我還認識九洲城的大人物,現在放了我,我就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不然……”

咔嚓。

他想要用身份出來保命。

陸天龍卻是眼神驟冷。

一腳下去。

“啊……”

李奇瑞當場暈死過去。

他這輩子,成了太監。

李二牛看着這這一幕,被徹底驚呆,忽然聞到一股尿騷味。

纔看到自己被嚇得尿了褲子。

陸天龍恢復了一臉平靜:“他也廢了。” 咔嚓。

楊戰上前一腳,房間裏面又了一個太監。

旁邊李奇瑞的小祕書臉色蒼白,此時瑟瑟發抖。

見到陸天龍看過來。

嚇得啊的一聲。

直接躲在辦公桌下:“不……不要殺我。”

“你放過我,讓我幹什麼都行,我……我有李奇瑞偷稅漏稅的證據。”

“在哪?”

陸天龍也沒想到看一眼能把這女人嚇成這樣。

不過對這些證據還是感興趣的。

“在那邊的保險櫃裏面,有一個U盤。”

女祕書躲在桌子下不敢出來,只想讓陸天龍兩人快點拿了東西離開。

嘭。


陸天龍還沒動,楊戰已經把保險櫃扛了過來,砸在地上:“密碼多少?”

“我不知道,只有老闆知道。”


女祕書聲音小了幾分,好似生怕被李奇瑞聽到。

楊戰就像一個莽夫一樣,扛起一邊的水桶就往李奇瑞頭上淋。

可是口太小,惹得楊戰不爽:“還沒我撒尿來得多。”

說着話雙手用力。


嘩啦。

那水桶直接被捏爆。

全澆在李奇瑞頭上。

“這……”

女祕書瞪大眼睛,見到一個人竟然能把塑料水桶捏爆,嚇得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嘿嘿。”

楊戰頓時對着陸天龍咧嘴笑。

露出一排大白牙,像個鐵憨憨一般:“這娘們不經嚇。”

咳咳。

暈過去的李奇瑞被一桶水淋的醒過來,某處的疼痛再次傳遍全身,臉成了豬肝色。

眼裏滿是驚恐:“不……不要殺我。”

“保險櫃密碼多少?”

“4326.”

李奇瑞只想活命,也顧不得什麼錢財。

嘎吱。

有了密碼,楊戰打開保險櫃,隨手把裏面的兩捆百元大鈔丟了出來,好似那些錢是廢紙一般。

隨後拿出來一個U盤,走到一邊電腦出打開看了一下。

恭敬走到陸天龍身邊:“這小子竟然漏稅兩千多萬。”

“這東西放你拿着吧。”

陸天龍隨口笑了一句。

接着走到李奇瑞身邊:“今天之內,自己去把王家那些被打傷的人醫藥費結了。”

“還有,搶了多少王家的生意,雙倍還回去。”

“不然我就把這玩意交給警察。”

“好……我一定。”

李奇瑞心裏苦。

第一次遇到比他還狠的人。

廢了他就算了,還要拿走能要他命的證據。

這下子連報警他都不敢了。

回到醫院的時候王昭月還沒換衣服,忙着處理工人傷員的事情,心情也不怎麼好。

“你怎麼還穿這衣服。”

惹得陸天龍一陣心疼,關心一句。

“一會回家再換吧。”

王昭月說完擡頭道:“醫藥費要八萬多,你身上有錢沒,我這裏沒了。”

“只能回去公司報銷。”

“拿卡去刷吧。”

陸天龍也不客氣,當即把卡那張黑卡遞了過去。

“我不要。”

上次已經見識到那黑卡的厲害,王昭月沒伸手去接:“你跟我過去刷卡吧,這錢是公司報銷的。”

“忙完了我要還給你。”

“聽你的。”

王昭月是個執着的人,陸天龍也沒多說。

剛付了醫藥費,王長河帶着兩個王家的人火急火燎的趕了過來,見面就是一句冷哼:“王昭月,你怎麼搞的。”

“我讓你負責公司,你給我搞成這樣?”

“還動手打了奇瑞公司的人?”

“你多大的人了,怎麼幹出這種蠢事來。”

“你不知道奇瑞公司什麼後臺嗎?”

“還有,這件事被警察知道了,你負責嗎?”

“閉嘴。”

王長河這等態度,讓陸天龍眼中冒出一抹殺意來:“對我老婆說話客氣的,不然別怪我揍你。”

護妻狂魔上線,完全沒有尊老愛幼的想法。

那眼神嚇得王長河心裏一哆嗦,退後兩步。

不過很快緩過來:“陸天龍,這是我們王家的事,跟你有什麼關係?”

“她是我老婆,誰敢欺負她,我就打斷誰的腿。”

陸天龍吼了一句。

接着冷哼:“你一把年紀,活到狗身上去了嗎?”

“沒看到我老婆什麼樣子?”

“你身爲王家家主,這時候不關心自家公司的情況,卻擔心別人,責怪自己人?”

“真是恬不知恥。”

“你……”

王長河更氣:“你懂什麼,奇瑞公司有後臺,一直找藉口跟我們王家動手呢。”

“這次好了,他們有藉口了。”

說着怒視向王昭月:“我看你怎麼處理這件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