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麟沉默不語,只是靜靜的看著這幾幅衛最核心的機密地圖。好半響,李麟幽幽開口道:「素素,本皇子聽說大唐邊關的軍隊發生了很大變化?」

白素素點點頭,從內帳中取出一大摞的情報。


「殿下,這是大唐半年來發生的所有大事件,我和周軍師已經全部整理出來了。為的就是方便殿下對當前局勢的了解。」白素素柔聲說道。

李麟心中一暖,不管白素素和他是不是有感情,但是她這一番作為就足以讓李麟刮目。畢竟之前的白素素只是個土匪山寨出身的女子。性格比較衝動,氣量格局都不大,除了出眾的相貌之外,幾乎一無是處。但經過這半年的磨礪,白素素完全脫胎換骨。精緻的俏臉上少了一絲妖媚。多了一分英氣。眼神中的迷茫和衝動也消失了,整個人顯得睿智而自信。…。

「素素,半年不見,你的變化可真大!」李麟並沒有急於打開案頭上的情報,而是無比真誠的對白素素說道。

白素素俏臉一紅,但她卻未曾像普通女子一般躲避李麟的眼神。一雙妙目和李麟對視是。眼中一抹情誼讓李麟心動。

「殿下,只要你不怪素素越俎代庖就好。」之前的李麟對她無情,這點她心知肚明。但是她對李麟卻早已是一顆芳心暗許。

半年前,她還只是一個小土匪山寨的小姐。說好聽點是小姐,難聽點就是一個不通世事的土匪妞子。後來臨仙寨少寨主錦鵬垂涎她的姿色。帶領高手滅了她所在的山寨。她的父母兄弟全部被殺,從小生長的山寨也被錦鵬一把火燒掉了。就連她自己也被錦鵬俘虜,命運堪憂。那個時候白素素雖然對錦鵬大罵不止,但心中已經徹底絕望了。她那個時候已經下定決心就算是死也不能讓錦鵬那樣的人渣玷污了自己清白的身子。就在她最絕望,最無助的時候,李麟突然跳了出來。就像是在黑暗的絕域中陡然出現一抹陽光。後來李麟不但救了她,還親手殺了錦鵬,滅了臨仙寨,替白素素報了仇。也是在那個時候,個性剛強的白素素髮誓要一輩子跟著李麟,為他當牛做馬以報答他的恩情。至於以身相許,白素素還是有自知之明的,畢竟一個是皇家貴胄,一個是土匪丫頭,兩者身份天差地別,白素素根本不敢奢望。後來軍中傳言因為李麟看中了她才會英雄救美,白素素雖然知道不是,但卻近乎刻意的坐實這股謠言。她當時的目的只是想要引起李麟的注意。後來她打扮的妖艷異常,心中也是存了謠言一旦為真,自己認命的心思。但結果是她未曾在李麟眼中看到想其他男人那種恨不得將她吃了的目光,李麟眼神很清澈,雖然有經驗,但卻並不迷茫。這在讓她無比泄氣的同時,對李麟也愈加好奇。有人說一旦女人對一個男人產生好奇,那距離愛上他已經不遠。

。 真正讓白素素芳心暗許的還是之後和李麟的接觸,尤其是和他曖昧的擠在車廂中。開始白素素確實很羞澀,性格再豪放也只是個未出閣的大姑娘。但當她發現李麟比她還要緊張的時候,心中反而一點都不緊張了。土匪山寨本就是個藏污納垢的地方。白素素雖然潔身自好,但卻不代表她什麼也知道。李麟雖然盡量遮掩,但是他身上某些部位的變化還是落到白素素的眼中,這讓白素素被李麟打擊的自信心再次恢復。就算李麟自制力再強,也不能否認野性的白素素對她有種另類的新引力。雖有有周勝男這個超級大燈泡在,白素素依然覺得那段曖昧的日子是一段值得懷念的時光,一顆女兒心也漸漸的沉淪。男女之間的感情很奇怪。長相和才識只是初見時最重要,隨著接觸的加深,男女真正相互吸引便是感覺。(我一同學的同學是為大美女,大學四年卻一直單身。她的擇偶條件只有兩條:第一,是男人;第二,有感覺。個人覺得第一條簡單之極,第二條困難到家。)白素素對李麟產生了感覺,她徹底的陷了進去。可惜,李麟那個時候自制力太強,整整一路,李麟未曾做過任何不規矩的動作,讓白素素在欽佩的同時也感到一抹失望。

李麟出事,白素素一個人躲在軍帳里哭了一天。後來周勝男找到她,讓她出面保住軍心動蕩的衛**。為三殿下李麟保留下心血結晶。說實話。當時的白素素雖然有成為巾幗將軍的野心,但那也只是野心而已,她麾下的娘子軍當時也不過只有幾十人,連一什人馬都不到。讓她來指揮幾十萬人的衛**,這已經不是趕鴨子上架這麼簡單了。現在白素素還記得周勝男和她說的話,那是促使她以稚嫩的肩膀擔起這份重擔的動力之源。

…………………………

半年前,白素素營帳。

「三殿下還沒死,雖然我不清楚他現在去了哪裡,但他絕對還活著。我知道你喜歡三殿下。但不是我說話難聽,你和殿下之間身份差距太大。如果不採用一些特殊的手段。你是一點希望都沒有。現在殿下出了意外,如果你能夠為他保住衛**,以殿下的性格必然對你刮目相看,你心中所想也有可能成功。素素。雖然你的基礎差一些,但是天生過目不忘,又有決斷力,這已經具備了一個一流統帥所需要的基本條件。在加上還有我這個軍師在一旁協助,你又有殿下女人的流言輔助,現在是你出面的最好時機。」周勝男站在梨花帶雨的白素素身前說道。

「殿下真的未死?」白素素盯著哭腫了的眸子說道。

「絕對沒死!」周勝男異常肯定的說道。

「好,為了殿下,為了我心中的夢想,這件事我做了!」白素素站起來,擦乾眼淚大聲說道。

周勝男的話讓白素素堅定了決心。也就有了半年後名動大唐的巾幗將軍白娘子。

……………………………………

「咳咳——!」李麟咳嗽一聲,略微有些尷尬的避開白素素的目光。

白素素眼中閃過一抹失望,難道他還不肯接受自己嗎?一時間白素素有些泄氣。

「素素,我這裡有一枚空間戒指,是我之前使用的。現在我有了新的,這枚就送給你了。」李麟取出自己之前的那枚空間戒指。這是半年前神魔學院的百曉童子送他的。當年兩人還做了賭。以一年的時間為限,如果李麟不能夠達到六品武宗就要拜他為師,隨他去神魔學院學習,如果能夠達到百曉童子就推薦他進入神魔學院成為正式學員。對於這個約定李麟一直沒忘。不過現在大唐風雲變幻,他暫時也沒心思考慮其他。而論起空間戒指內部空間的大小。除了他手上帶著的這一枚,送給白素素的這一枚最大。就連那神狼教金長老的空間戒指在大小上也要這一枚小那麼一點。李麟自己都沒有發現,他對白素素的感情已經在發生變化。…。

「空間……戒指?」白素素大驚。在白素素長大的臨山地區,方圓百里最大的勢力就是主峰上的臨仙寨。而像臨仙寨這樣擁有幾千人,縱橫黑水行省西部的大山寨。也只有大寨主錦榮和少寨主錦鵬一人擁有一枚空間戒指。其他寨主也還是使用空間袋。而對白素素這樣小土匪山寨的出身,連空間袋都不曾擁有。現在李麟猛然送給她一枚價值不菲的空間戒指。白素素一時還有些反應不過來。

「收下,這段時間辛苦了!」李麟笑著說道。現在他空間袋中無主的空間戒指可是有不少,對別人來說空間戒指或許彌足珍貴,但對他來說已經不算什麼。

「殿下……」白素素一雙大眼睛水汪汪的看著他。原本還有些矜持的情意彷彿做了火箭般迅速升溫。李麟突然感到一陣局促,但是緊接著他又恢復正常,微笑的看著白素素。

「謝謝殿下。」白素素接過空間戒指,然後高興的轉入內帳。

李麟笑了笑,對於白素素的激動他可以理解。當時他第一次得到空間戒指的時候,表現的比白素素還要不堪。李麟拿起桌案上的情報,開始一份一分的翻看。越是翻看,他的神色愈加冷峻。

「老大老二還有老六都回帝都了,看來六代皇子出世給他們帶來了巨大的衝擊。」看到情報中三位皇子紛紛以各種理由在兩個月前返回帝都,李麟的臉上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從這些情報中李麟知道,大唐六代皇子活到現在的有七十二人,刨去當代的八位皇子,還有六十四人。其中以大唐長老身份出現的皇子有五十二人,這些皇子是放棄爭奪大唐太子的身份,安心作為皇室基石力量。另外的十二人則都是野心勃勃之輩。其中第一代皇子只有一人,封號武王,是皇室老祖宗,大唐二代唐皇的幺弟,實力深不可測。二代皇子有兩人,聽說是一對孿生兄弟,具體信息還不清楚;三代皇子三人,皆是未曾出世之人。四代皇子中人數最多,有五人,其中最被看好的就是帶著三千黑甲衛出世的殺生王李青鋒。五代皇子中,聲明要參加太子之爭的只有一人,那就是被當代堂皇李震遠搶了皇位的前太子李振國。再加上當朝的八位太子,大唐朝堂一瞬間變的熱鬧非凡。李麟不知道自己那位皇帝老爹如何面對這突然從幕後蹦到前台的這麼多長輩,反正日子肯定不會好過,否則也不會選擇退位交出政權。

「有意思,竟然連幾百年前的老怪物都跳出來了,這大唐現在還真是一片亂局啊。」李麟搖搖頭,對於皇位他並沒有太大的野心。但是讓他對別人俯首帖耳那是絕對辦不到的。尤其是剛剛見到傲氣十足的四代皇子殺生王李青鋒,更是讓李麟感受到了一股逼近的危機。

「九大家族最低調的胡家竟然在這個時候明確表態支持一代皇子武王李世勛?這其中恐怕有不少的貓膩。」李麟看到這份半個月前的急報,臉上露出思索的神色。原本認為是龐然大物的九大世家在他經歷了黑水王城后已經不太看重。畢竟黑水王城中的大大勢力動輒就有中階或者高階的王座存在,和只有初階王座鎮宅的帝都豪族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而且根據他的了解,現在僅剩的五大家族中傳承最久的是胡家,最低調的也是這個胡家。卻沒想到在這次胡家竟然第一個跳出來,明白無誤的表示支持那幾百年未曾出世的武王李世勛。…。

「武王?活了幾百年的老怪物果然手段不凡!」透過情報,李麟對武王產生了一抹濃重的好奇之色。不管他是幾百年前留下的後手,還是一出世就收服胡家,最重要的是胡家已經倒向武王,那當代的各方勢力就已經有很大部分倒像武王。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這些大家族最會的就是見風使舵和察言觀色。胡家的乾脆肯定會在一定程度上對其他家族的決策對象造成影響。而這種影響肯定會波及到帝都的其他勢力。這恐怕是外出監軍的三位當代皇子急匆匆返回帝都的原因。他們是擔心自己背後勢力被人瓦解。畢竟能夠在上百年之後還擁有爭奪皇位決心的人必然不是普通的角色。

「殿下!」就在李麟皺眉沉思的時候,白素素的聲音從內帳傳來。

李麟將情報卷宗收進空間戒指,起身向著內帳走去。

撩起內帳,李麟瞬間傻眼了。白素素一身戰甲已經褪去,內部的武士裝也換成了粉紅色的拖地長裙,白皙的雙肩暴漏,長發高高隆起,俏臉上薄施粉黛,一雙傲人的雙峰更是幾乎要從長裙的束縛中蹦出來。

李麟傻眼了,如此香艷的情景他不是沒見過,就在不久前他還將周欣茹看了個精光。但是白素素依然給了個他視覺上的衝擊。畢竟一個女將軍猛然變身千嬌百媚的大美人,是個男人就扛不住這種變化帶來的誘惑。

「素素,你……」(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 內帳中的白素素明艷不可芳物,李麟不得不承認,自己之前的判斷是錯誤的,精心打扮的白素素絕對不遜色於周欣茹,只是她平常的裝扮太過男兒化,遮掩了她的顏。

「下……」白素素俏臉嫣紅,面對幾十萬大軍而不變色的巾幗將軍現在羞若小女子。她伸出玉手,拉住了李麟的手臂,將其拉入內帳。

「素素,你這是要幹什麼?」李麟感到心底一股邪火升起,但他竭力控制心底的**,不想被**控制。和周欣茹不同,因為那是李麟第一次知道周欣茹是女兒,更是意外看到了周欣茹的子,李麟近乎輕薄的舉動更多的是想擺脫兩人之間的尷尬。而對於白素素,李麟的感有些複雜。他倒是不在乎白素素的出,只是總感覺兩個人之間感太過單薄,很多事缺乏一種水到渠成的過程。

「素素伺候下寬衣!」白素素低聲說道。她心中很是忐忑,這種矯揉造作的表現都是她從書上看來的。自從周勝男有了空間戒指,也不知道她從哪裡搞到了很多藏書,而這半年來,白素素更是看了不少,其中大都是兵書戰策和歷史書籍。但也有一些才子佳人的故事。白素素出粗魯的土匪山寨,這也是她個粗狂的原因。面對自己的感,白素素無人可以傾訴,只能從書本中尋找答案。看了這麼多的書,白素素只學會了一條。那就是自己的幸福要自己去爭取。只有主動出擊才是收穫幸福的最佳手段。

「不必了,本皇子自己來就可以了!」李麟的體起了變化,原本沉寂在督脈各大竅的魔氣似乎有蠢蠢動的架勢。命門氣旋中央的魔刀之魂化為人形,面容雖然和李麟一模一樣,但臉上卻滿是邪惡的神色。

白素素俏臉一白,李麟的拒絕讓她心中幽幽一嘆。

「下,素素真的有這麼差嗎?為何你不能好好的看我一眼?」白素素抬頭。一雙黑白分明的眸子幽怨的看著李麟。

李麟體一震,有些不知道怎麼回事。不說白素素巾幗將軍的威名,單是她的長相就足以讓任何男人覬覦。李麟也是正常男人。尤其是嘗過魚水之歡的血男兒。面對一個任君採摘的絕色大美女,天知道李麟能夠堅持多久。他想逃走,女色雖然人。但卻也是一個天大的麻煩。之前已經有了一個白衣女子,如果再加上一個白素素,李麟實在有種焦頭爛額的感覺。


「你是素素的救命恩人,又剿滅了臨仙寨為素素報仇,從那個時候開始,素素就喜歡你。我知道我的出不好,配不上下你,但我一直在努力,希望能夠成為配得上你的女人。下,這些都對你無動於衷嗎?」白素素凄苦的說道。美眸含淚讓李麟心中閃過一抹心疼。

「素素。你誤會了。本皇子從來沒有看不起你的意思。只是現在,現在……」李麟不知道怎麼說下去。他承認白素素很人,他的體遠比思想要誠實。只是李麟將這種衝動歸結為魔氣的影響。至於是不是真的這樣,恐怕連李麟自己都難以確定。

白素素近他一步,玉手放在自己腰間的系帶上。眼中閃過一抹絕決之色。

李麟一把摁住她的手。臉上的表很是複雜。最終,李麟嘆了口子,搖了搖頭。

「明天就要大戰了,你現在需要好好休息,不要胡思亂想了!」李麟拉開她的手,轉走出內帳。…。

噗通。白素素癱軟在地,整個人被一股深深的疲憊所籠罩,一張俏臉上滿是苦笑。

「到底還是失敗了!為什麼,這究竟是為什麼!」白素素喃喃自語道。整個人緩緩起,拉開腰間系帶,粉紅色長裙滑落,除了褻衣之外,大片肌膚暴漏在空氣中,那瑩瑩之色仿若象牙鑄造。傲人的材足以讓任何一個女人嫉妒。

「我不比任何人差,為什麼你就是看不上!」白素素輕撫自己的軀,臉上表在凄苦之後慢慢恢復了平靜,但是眼中的淚水卻無聲的滑落。白素素也有自己的驕傲,只是之前她孤注一擲的放下所有尊嚴,向李麟表白一切。可惜,最終的結果讓她絕望。


白素素從地上撿起那粉色長裙,輕輕拍去上面的灰塵,臉上的表變的異常輕柔。

「阿娘,這是你留給女兒的唯一東西。說讓女兒在出嫁時成為最漂亮的新娘。但是今天,女兒心已死,留下這東西已無用處,現在便毀了它。女兒已經決定,從今天起,世上再無白素素,只有大唐巾幗女將白娘子。」白素素幽幽說道。從行軍下面取出一把剪刀。以她的實力,撕碎一件衣服並不費力,但她卻鄭重其事的拿出剪刀,準備將其剪成碎片。

白素素閉上眼睛,軀有些微微的顫抖,正要用力。 並不想和勇者結婚

白素素猛然睜開眼睛,正好看到滿臉苦笑的李麟站在門前。

「素素,你這是何必呢?」

「下,請放手。一件衣服而已,素素還沒到因為感被拒而想不開的程度。」白素素落落大方,絲毫沒有因為自己上只著褻衣而羞澀尷尬。原本眼中的誼也化為淡淡的瓶頸,彷彿剛才那一切不是她做出來的。

啪的一聲,李麟將剪刀奪了過去,隨手丟在一邊。他手臂一用力,白素素光大泄的軀被他擁入懷中。

「下……!」白素素驚呼,話未說完,一雙櫻唇被李麟無比霸道的吻下。

嚶嚀一聲,白素素來不及驚喜,整個大腦瞬間空白。軀更是瞬間鬆弛下來,軟綿綿的癱軟在李麟懷中。

李麟很霸道,雙臂用力,幾乎想要將白素素整個揉進自己的體中。他整個上的氣息也變得狂暴起來。

「下……」好半響,白素素才從李麟狂暴吻下掙脫出來。整個人氣喘吁吁,一雙傲人的雙峰不斷蹭磨李麟強壯的膛,使得李麟邪火愈發熾烈。

「素素,本皇子承認,你的計謀成功了!」李麟板著臉說道。揮手將那一條掉在地上的粉紅色長裙收入自己的空間戒指。

「下,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白素素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有些心虛的避開李麟霸道的目光,手臂纏繞住李麟的膛,整個人如同鴕鳥般縮進李麟的懷中。

「哼!別將本皇子當做傻瓜。你敢說這一切不是你的手段?」李麟的聲音異常平靜,平靜的讓白素素心裡發慌。

「下,你……我……」白素素抬頭,看到李麟眸子,心中真的有些慌張了。

李麟面無表,大手突然襲上她的翹臀,渾圓翹的**被李麟大力揉捏,白素素只感到一股刺痛從臀部傳來,一顆芳心亂跳,剛剛恢復的精神似乎又再次沉迷。

「只此一次,下不為例!」李麟湊在白素素耳邊,異常霸道的說道。

白素素心底一松,顏瞬間如同著火一般嫣紅。剛剛剪衣的舉動確實是她的小手段。畢竟李麟只是出了內帳,還在外帳中不曾離去。白素素在內帳說了什麼很難瞞過李麟的耳朵。白素素在賭,賭李麟對她並不是全無感覺。如果李麟最終無所作為,任由她將長裙剪碎,那白素素真的有可能封鎖內心,從此安心做一名指揮打仗的女將軍。她這是在迫李麟表態,只是沒想到卻被李麟看了出來。…。

「你知道玩火**嗎?」李麟開口道,聲音已經不再平靜,氣息也發生了淡淡的變化。白素素提起頭,看向李麟有些邪魅的俊臉,心中莫名的一慌。

「下,您要做什麼?」白素素低聲說道。軀有些不安的扭動。

「做什麼?你問我要做什麼?你這點火之人是不是要負責將大火撲滅?」李麟惡狠狠的說道,同時他雙目有些發紅,下更是堅硬如鐵,狠狠的頂在白素素的小腹上。

原本李麟認為白素素會緊張,羞澀。但事實再次證明,能夠名動全國的白娘子真的不是普通女子可比。只見她展眉一笑,體突然發出一股大力,毫無防備的李麟一下子被她掀翻在上。**長跨,整個人騎坐在李麟上。一雙玉手透過衣縫撫上李麟的膛。

李麟傻眼了,草!咱一個大老爺們竟然被逆推了!這可關係咱男兒家的尊嚴。李麟一發力,白素素被李麟從上掀下來。李麟低吼一聲,整個人極度狂暴的將白素素壓在下。

撕拉一聲,白素素僅剩的蔽體衣物被李麟撕成碎片。白素素也不甘示弱,李麟青衫同樣在她的玉手下化為一段段的碎布條,大大節省了李麟脫衣服的時間。兩人下的行軍發出嘎吱嘎吱不堪負重的響聲,像是在向兩個不知道節制的男女控訴他們的粗暴。

沉重的喘息聲和人的呻吟聲響徹整個帥帳,並透過帥帳傳了出去。讓負責鎮守中軍大帳的娘子軍一個個面紅耳赤。(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 抱歉,昨晚為姐姐看孩子,只寫了一更。今天保底兩更……會盡量去寫第三更。

……

中軍大帳之外,已經恢復軍師形象的周勝男帶著自己護衛到來

「殿下和將軍呢?」周勝男對站在門口的娘子軍衛隊長蘇煙問道。蘇煙也是土匪山寨出身,長相亦有幾分姿色。因為武道實力不錯,加之和白素素之前就相識,才會被白素素提拔,擔任了貼身的護衛隊長。現在的娘子軍可不是只有幾十人了,而是足足五百人,其中還有不少女高手。再加上有白素素這個巾幗將軍和軍師周勝男的幫助,娘子軍已經成為衛國軍中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蘇煙之前是見過李麟的。她所在的山寨也是被衛國軍掃滅的。但她並不恨李麟,畢竟土匪山寨本就是殺人劫掠的勾當,殺人和被殺對她們來說都是上天註定的。更何況作為一個女人,她以能夠擔任白娘子的護衛隊長而自豪。只是心在蘇煙明顯有些心不在焉,中軍大帳戒備森嚴,能夠靠近的人不多,蘇煙作為親衛隊長,負責保護白素素的安全,自然可以接近。大帳中發生了什麼她雖然未曾發現,但是從隱隱約約的呻吟中她也可以判斷個七七八八。對於女人來說,這種事情還很不好意思說出口。

「殿下和將軍已經休息了。軍師有什麼事嗎?」蘇煙攔住周勝男的去路說道。

「嗯?休息了?我還找殿下和將軍有事呢!」周勝男並不清楚中軍大帳中發生了什麼,因此開口讓蘇煙將白素素叫起。

「軍師,能否明天再來?」蘇煙為難的說道。看玩笑,裡面正在發生盤腸大戰,這個時候進去那不是沒事找事嘛!她雖然是親衛隊長,和白素素關係不錯,但這是軍中,白素素是僵局,她也只是個侍衛隊長,彼此身份差距大,一旦惹白素素不高興了。自家在軍中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因此,打死蘇煙她也不會這個時候闖進去。

「嗯?到底出了什麼事?」周勝男也發現了問題不對,但她依然未曾想別處想。見蘇煙不肯進去通報,就準備自己闖進去。

「軍師,軍師,我的軍師大人啊!現在真的不能進去。您過刺」蘇煙一把拉住周勝男,將其拉到帥帳外面的角落裡。

「到底怎麼了?」周勝魯臉上顯出不虞的神色。

「軍師你自己聽!」蘇煙臉上閃過神秘的笑。這種事情說出來多不好意思。

周勝男臉上閃過一抹疑惑之色。靜下心來果然聽到一陣喘息聲傳來。期間還夾雜了一種惑人心神的呻吟聲。

「這是?」周勝男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蘇煙暗笑,心中不由的想到:難道軍師還是個初哥?

「軍師大人怎麼糊塗了,殿下和將軍小別勝新婚,還能做什麼!」蘇煙掩嘴偷笑。

周肢男神色一變,清秀的臉上騰的一下紅色。

「混賬,這裡是中軍大帳,豈能做這苟且之事。」

「我的軍師大人,你還是小點聲!難道你想讓整個軍營都聽到這件事?」蘇煙臉色一變,一把捂住周勝男的嘴。

周勝男一把掙扎開,臉上羞惱慢慢退去,神色變得很是複雜。

「蘇煙,讓護衛隊後撤三十米警戒,在這段時間禁止任何人接近。」周勝男沉著臉,心中的感覺異常複雜。

「是!」蘇煙應了一聲,將整娘子軍衛隊的警戒範圍擴大到三十米。…。

「一對狗男女!」周勝男對著中軍大帳啐了一口,無奈的從空間袋中取出一道禁止陣盤,布置在大帳外面,隔絕了那令人臉紅耳跳的聲音。

大帳中的狂風暴雨直到深夜,而且投身其中的男女根本未曾想過節制,喘息聲和呻吟聲愈加高昂,不時還有沉迷巔峰的尖叫聲,如果不是周勝男的禁制,恐怕整個軍營這一晚上就休想有人睡著了。而白素素苦心經營的形象也都要毀於一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