樑翔下方喊殺震天,高聳入雲的巨大山峯已經被生生轟碎了。受到牽連,附近的幾座大山也早已崩塌,無數的天使墜落而下,染血羽毛在空中到處紛飛。

天使太多了, 紫雨靈行 ,全部趕到了這裏,令樑翔處在了無盡的天使軍團包圍中,天使殺之不盡!


樑翔手持長劍早已殺紅了眼,渾身上下鮮血迸濺,此刻屠戮之劍成了名副其實的絕世兇器,它不僅僅劈出一道道璀璨的無上力量,讓天使不斷陣亡,而且已經成爲一把近身肉搏的兇器。

這些天使雖然都不算強大,但是隻是,天使大軍悍不畏死,神火滔滔,強大的力量肆虐,但卻不能阻止天使們瘋狂的衝殺,焦臭的屍體不斷墜落而下,染血的羽毛到處飄灑,但天使們卻如同海浪一般,一重接着一重,殺之不絕!

天界在人間被稱謂理想中的夢幻天堂,但真實的天界卻比人間還要殘酷,這是強者爲尊的世界,表面看起來神聖祥和,但那要有絕對的實力才能夠享受!

“殺!”

如血人一般的樑翔縱橫於天地間,右手是巨大的雷神錘,左手是帶着無盡殺氣的屠戮之劍,他拼命的向着空間通道衝擊。


血花在迸濺,折shè出一股悽然的美,豔麗的血sè染紅了高空,無盡的血霧飄散在山間,東方要道前一個活生生的修羅場!


崩坍的山峯,染血的天空,無盡的天使屍體,充斥在這方天地內。

殺聲還未止,雷電之音還未終,天使大軍還在圍攻樑翔,雙方是不死不休的局面,除非有一方永遠的倒下去,不然戰鬥絕不會終止!

天仙大佬莫要慌

高階天使充當前鋒,四翼天使狂撲而至,大量的天使抓住這難得的機遇,向樑翔瘋狂衝殺。

也就在這時候,天空震動,大地顫抖,那恐怖的灰老人到來。

無上的強大威壓施虐,讓樑翔感覺到了真正的死亡的威脅。

彷彿間看到了死神附身在了那老人的身上。

那老人身上迸發出無盡的黑暗氣息,天空開始變色,而後在剎那間,變成了無盡的黑暗。

天地一片漆黑,也在這一瞬間,原本陽光明媚的時間,卻被那老人硬生生變成了黑暗。

滔天魔氣從其身上爆發而出,而後形成了無盡黑雲,遮蔽住了整片天空。

剎那間,無盡魔氣彙集成了一隻方圓百丈的巨大手掌,在空中狠狠的拍了下來。

轟隆……

天地震動,空間扭曲,四周的一切全部湮滅變成廢墟。變成了一片漆黑的不毛之地。

但是讓那老人驚異的是,樑翔並沒有變成肉泥,而是直挺挺的站在那被拍成了平地的大地上。

“這孽障,竟然沒有死?”那老人驚異不已,作爲攻擊的施展者。他可是清晰的知道自己的這一掌的多麼的強大,就是那傳說中過的戰神巔峯,接了自己這樣一掌都會變成肉泥,想不到這個小傢伙,竟然成功擋過了自己的攻擊。

“哼!”他臉色變得通紅,身體卻變得鐵青,背後魔焰滔天,無數恐怖的力量化爲最強大的力量,形成了一個無上身影。

隨着他的擡腳,而後那虛影也蓋着擡腳,強大的力量蓄勢待發。

而後,隨着他的一聲;“去死吧!”那老者帶着無上威壓和恐怖氣息,往樑翔狠狠的踩踏下去。

轟轟轟……

天上地下,狠狠的震動了一下,無盡的能量風暴迸發而出,空間的一切的一切都瞬間湮滅成了一片混沌。

“死了嗎?”那老者心中無由來的有一種不祥的感覺。

但是讓他驚異不定的時候,卻發現那樑翔竟然依然一副毫髮無損的樣子,直挺挺的站着。

“啊……你是什麼怪物,爲什麼沒有死?”那灰袍老者瞪大了眼,愕然的說道

忽然,他的目光內爆出湛湛神光;“讓我看透你的本源,看清你的今生前世,看你一下你到底是什麼怪物!”

在他雙目內爆發出的神光照射到樑翔纔不過幾秒後,他立即瘋狂的大叫了起來;“怎麼會……怎麼……你竟然……你竟然是……”

他話音嘎然而止,他竟然雙手掐着自己的脖子,彷彿有一隻無形的手攥着他的脖子一樣。

轟隆……

無盡魔氣震動,他竟然就這樣詭異的死了過去,讓樑翔迷惑又震驚。

“我到底是誰?”樑翔喃喃私語,覺得自己的記憶彷彿還有很多的隔斷,自己好像還有很多的記憶沒有記起。 樑翔深呼吸了一口氣,強行催動身上僅剩的靈力,夾帶着幾女鑽入了空間通道。

樑翔從空中墜落到了大地上。

在調入大地上,他立刻就感覺到一股芳香,傾入心扉。

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彷彿間輕鬆了起來。

在這空間之內,他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彷彿這個地方自己前來過似的。

樑翔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感覺自己到了這個空間,纔算是真正的感覺到放鬆,甚至比人界,甚至前世的地球,樑翔在這裏的熟悉感還要勝好幾分。

幾女也眨眼好奇的大量着四周,觀看傳說中的東方天界。

也就在這個時候,一羣人一副怒氣衝衝的樣子走了過來;“你們是誰?”

樑翔微笑道;“我們只不過是路過這裏而已!”

那帶頭的那人皺了皺眉頭,剛想說放走樑翔,但是卻看見他身邊的三個絕色美人,臉上忍不住露出了一副凝重之色。

他看了一眼樑翔,說道;“這裏是天界通道,我懷疑你有通敵的嫌疑,先把你帶回去調查一下!”

樑翔忍不住笑了,又說道;“我看……你是不是回去吧我處死了,然後吧我的老婆霸佔了?”

那帶頭的呆了一呆,想不到樑翔說話竟然這麼直白,但是還是皮肉不笑的說道;“不要胡亂污衊,現在你又多加了一個罪責”

樑翔冷笑,懶得更他們多話,隨手一巴掌就是拍去。

而後一股狂暴的力量綻放開來,化成了強大的力量波動,猶如驚濤駭浪一般,泛起千重大浪,帶着澎湃的無上力量,往幾人轟去。

碰!

帶頭的那人變成了血霧,而後其他的士兵卻是被一股強大的力量轟的倒飛而出。

樑翔沒有過多說話,只是帶着三女在東方天界上游歷。

東方天界與西方天界極爲不同。

西方天界是鮮花等還有各種雪白的裝飾豪華的裝飾物。

而東方天界,卻不但是鮮花,還有一條條從九天上垂落下來的神祕河水,敲在大地上,泛起漂亮的水花。

廣闊的東土天界如詩如畫,氤氳仙氣瀰漫,山川景色秀美無比,果真是一副仙境的樣子。

東土天界也有許多凡人居住的城市,不過相對浩瀚無邊的疆域來說,這些大城市猶如萬綠叢中一點紅一般。

更多的地方是山川大河、洞天福地,修士開發出來的地域,不會超整片天界的百分之五,其他地方皆屬於未知領域。

西方的天使喜歡廣建神殿,所有人類城市都有他們的神殿,恨不得所有人都是他們的信徒。而東方修者和西方的神靈明顯不同,絕大多數修者不願入世,他們喜歡將自己的修煉場所,建在風景秀麗的山巔、或靈氣濃郁的洞府。

一路前行,樑翔他們發現,許多如同仙境般的絕巔之上,都有大片的瓊樓玉宇,加之飄蕩的祥雲,當真讓人心中嚮往。

“我們老的時候,一定要找一個這樣的地方,平安的生活下去”樑翔忍不住說道

幾女也點了點頭,但是不敢多說,就是怕樑翔再次爲他們搶劫了。

說話間,四人飛過一片茂密的森林平原,飛入了一片連綿不絕的山脈中。

就在這時,一陣劇烈的罡風吹了過來,一隻足有三十丈長的巨獸向着他們撲擊而來,巨大的雙翼遮住了半邊天空,將樑翔他們籠罩在陰影之中,鋒利的巨大鐵爪兇狠的向着四人抓去。

“這是什麼怪物?”

“好大的鳥啊?”

“就是醜了點了”

三女忍不住說道

樑翔忍不住大笑,說道;“這個……應該是東方天界的生物,我們的馬車壞了,現在送上門來的交通工具啊~”

樑翔直接走上前,狠狠的一掌打去。

一片耀眼的光芒閃過,那大鳥突然一震,而後自空中落下,羽翼紛飛,身上冒出縷縷黑煙。

“天人饒命啊,小鳥有眼不識泰山,饒了小鳥吧!”

樑翔笑了,說道;“你爲什麼要攻擊我們?”

“天人,小鳥以爲您是那些出山來捕捉靈獸的初入世界的弟子,我想搶奪您的道基!”那‘小鳥’不敢有絲毫的隱瞞,顫聲說道

“我戳!你還自稱小鳥,你有那麼小麼?願意不願意給我們當一次坐騎,不然我將你烤了吃了”樑翔惡狠狠的說道


巨鳥哆哆嗦嗦,而後“咚”的一聲,倒在地上徹底暈了過去。

樑翔無語,而後踢了踢一動不動的死鳥,翻了翻白眼說道;“別給我裝死,我知道你還活着”

那巨鳥膽顫心驚的翻身爬了起來,說道;“天人饒命,但是我死也不會給您當坐騎的!”

這次輪到樑翔驚訝的,想不打這個小小的巨鳥竟然如此硬氣。

“你信不信我把你吃了,你看起來好像很美味的樣子哦?”樑翔微笑道

巨鳥嚇的毛髮倒立,渾身顫抖,但是還是不肯有絲毫的鬆口,緊閉着巨嘴。

“哎喲!你還真的不怕啊?”樑翔驚訝的說道

那巨鳥還是顫抖,但是還是不肯有絲毫的軟弱之色。

樑翔吐了一口唾沫,怪笑;“好,我現在就要你變成我的食物!”

樑翔身上透發出了一股無上的強大威壓,往那巨鳥碾壓而去。

巨鳥被強大的氣息碾壓,它這次是真的徹底暈了過去,雙腿伸直。

“哈哈……”看見這一幕,樑翔忍不住狂笑了起來。

“好了,我們走吧!”樑翔笑道

“你不吃他了嗎?”紫雲兒愕然的說道

“這麼可愛的小鳥,懶得吃了,而且我也沒有胃口”樑翔笑着說道

“想不到你也挺善良的嘛”小魔女嘻嘻笑道

“你居然會放過它?”萱萱驚訝的出聲

樑翔瞪大了眼,摸了摸鼻子,苦笑;“我有你們想象的那麼壞嗎?”

幾女一致點頭,說道;“是!”

……

樑翔再次帶着兩女無意識的遊蕩着,見識了許多從未見到過的景物。

許多珍禽猛獸。

而當樑翔走了沒多久的時候,那隻怪鳥竟然尾隨在他們的後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