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他也不禁再次遺憾,假如身處首都,假如常去那個“電子一條街”的話,這樣的信息絕對早就捕捉到了。轉念一想,他又不禁欣喜,正因爲衛都省的相對閉塞,機會就更難得了。

丁馳不敢怠慢,立即在腦中搜索起與之相關的信息。

在前世的時候,丁馳就經常看父親廠子的雜誌,對電子信息技術非常關注。雖然後來家逢變故,但對電子的興趣還在,也瞭解了好多行業信息。

在這次到大學前,丁馳也簡單做過相關功課,只是由於時間倉促,僅只大致瞭解了些皮毛。現在細細想來,便串起了一套完整的信息,眼下程控電話技術大有可爲呀。

再仔細聽聽。

就在丁馳再次豎起耳朵,準備“借”些有價值信息時,旁邊卡間“咣噹”一聲響動。

“特麼的,不吃了,氣也氣飽了。”伴着一聲怒罵,腳步聲響,旁邊卡間二人出了屋子。

隨着罵聲轉頭望去,窗外閃過兩張怒氣衝衝的臉龐,其中一人還在不停揮動手臂,顯然氣的夠嗆。

“謝謝二位,這可是撿來的商機呀。”向着二人離去方向拱拱手,丁馳幹掉杯中酒,快速出了卡間。 離開餐館後,丁馳直接回到宿舍。

週末大家都休息,那三人也沒了影蹤,這樣更清靜,便於仔細思考問題。

丁馳來在上鋪,仰躺下來,又仔細梳理着前世記憶,再次以時間脈絡理出程控電話交換機的前世今生。

沒錯,現在正是切入的最佳時機,但時間也的確緊迫。

創業方向確定了,接下來要考慮的就是資金和人員。 重生之沁心 ,自己根本出不起,也沒有這樣的實力,必須想法去找。交換機的研發人員倒也不缺,但技術創新強的人卻不好找,如果還僅是研究兩千門以內的根本就沒有市場。

現在要錢沒錢,要人沒人,自己僅有的就是這撿來的商機。怎麼辦?

經過仔細思考,丁馳確定了基本原則:先找人,再找錢。

接下來的時間裏,丁馳再次光顧各種人才市場,也到一些營銷現場去,希望能找到合適的人才。

前些天還覺得學習很輕鬆,時間寬裕的很,現在幾乎每天外出,時間一下子緊起來,在校期間也必須抓緊時間學習了。饒是如此,在班裏同學眼中,丁馳仍是不務正業、只知閒逛的無志青年,畢贏更是嗤之“小農意識,不思進取”。

一邊學習,一邊找人,丁馳兩頭忙活。可兩週多時間過去,雖也看到了幾個人才,但大都不是自己需要的,專業研究方向不一致。其中也有兩個研究電話程控機,但技術顯然很落伍,思維也較禁錮。當然了,不僅丁馳不中意對方,對方也根本看不上這個毛頭小子,甚至把他當成了騙子。

這天下午,丁馳跑了兩家人才機構,又是一事無成,只得來到公交站點,準備坐車回學校。

忽然,丁馳雙眼緊盯一個方向,隨即又快步跑去,邊跑邊喊:“嗨,那個……你站住。”

前方男子依舊低頭行走,根本就沒意識到有人叫自己。

情急之下,丁馳再喊:“站住,穿灰夾克的,說你呢,灰夾克。”

“嗨,有人喊你。”


在旁人提醒下,“灰夾克”才收住腳步,轉過頭去,茫然的問:“喊我?什麼事?你是誰?”

“等等我,我認識你。”丁馳快步到了近前,不停喘息。

“灰夾克”上下打量一番:“我沒見過你,你是不認錯人了?”

氣還沒喘順,丁馳便道:“想不想跟我幹,保你吃喝不愁,大把來錢。”

“灰夾克”一下子警惕起來:“我可告訴你,本人人窮志不短,絕不幹偷雞摸狗勾當。”

丁馳哭笑不得:“我就那麼像壞人?我認識你,你是學電子的,對不對?”

“灰夾克”一楞,再次觀察後,反問道:“那你說我姓字名誰?”

“你……你叫什麼來着?要不你提個醒,說出你的姓。”

“我呀,姓許。”

“許,許大……許曉……許文……不對,你不姓許。”

“那你說我到底姓什麼?”


“趙錢孫李,周吳鄭王,馮……”

“行了,別扯了,我還有事,我是不會幹那勾當的。”

“等等,等等,魯,方,俞任袁柳,酆鮑史唐,費廉岑薛,雷……”丁馳猛的一拍腦門,“對了,你姓薛,薛仁貴的薛。”

“那我叫什麼?”“灰夾克”追問道。

“你叫……一時還矇住了。”丁馳停了一下,馬上又道,“你是西北人,畢業於申市科技大學,讀的是電子信息技術專業。在校期間,你輔助導師獲得過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個人也拿過一個部級三等獎。”

“灰夾克”既驚訝又疑惑:“你怎麼知道這些?你是誰?”

“首先聲明,我絕對不是騙子。”丁馳說着,從挎包取出一張報紙來,遞了過去。

疑惑的接過紙張,“灰夾克”看了幾眼,又擡頭盯着對方:“這上面就是你?丁馳,市高考狀元?那你找我做什麼?你是幹什麼的?”

“當然是在校學生了,衛都大學,離着不遠。”丁馳說着,伸手示意,“薛兄,外面風大,咱們去屋裏聊。”

“灰夾克”略一思忖,點點頭:“好。”

來在附近餐館坐下,又驗看了丁馳學生證,“灰夾克”打開了話匣子:“我是薛子炎,大學情形就是你說的那樣。畢業以後,本來有機會進入科研院所,可是名額被人頂了,我就只好到企業打工,一年後就做到了技術主管。原以爲能夠大有作爲,誰知卻掉進了泥潭,公司老總被抓,罪名是剽竊技術,我也跟着受了牽連。雖然最後證明我是無辜的,可已是身無分文,臭名遠揚,找工作都沒人要。”

菜品正好上桌,丁馳給對方斟滿酒:“薛兄,邊吃邊聊。”

薛子炎也不客氣,大大吃了幾口,又一口乾掉杯中酒,接着說:“當不成工程師,就做普通工人,國內混不開,就到國外。這不才去打聽勞務輸出的事,剛剛我就是從勞動服務公司出來。唉。”

丁馳心中一動:“勞務輸出的事不順利?”

“這事倒是很順利,正好西亞那裏有項目,元旦前就能出去。可是家裏只有一個寡婦老媽,這一去至少一年多,我這實在放心不下。”再次嘆息一聲,薛子炎又喝掉了剛剛倒滿的白酒。

原來是這樣啊,丁馳心中一緩。

放下杯筷,薛子炎問道:“對了,你真的見過我?我怎麼沒印象?”

你當然沒印象了,那可是我前世的記憶,還是在媒體上見的呢,否則也不至於想不起名字來。丁馳暗自揶揄着,嘴上卻說:“前幾年跟我爸去申市,正趕上一個科技活動,在活動現場見過你的宣傳資料,上面有你的照片和事蹟介紹。”

“是嗎?在學校的時候,也跟着導師風光過幾天。”薛子炎臉上神采一閃即逝,隨即便又黯然,“可現在……唉。你找我有事嗎?”

“我想與你合作,搞程控電話交換機。”丁馳給出答案。

薛子炎立即提出疑問:“程控電話交換機?你有資金?研發設施呢?”

丁馳回覆很乾脆:“這些我都能解決,就看你有沒有興趣,有沒有這個水平。”

“對於這方面技術我非常自信,關鍵是你的計劃是怎樣的,行不行得通?”薛子炎立即表現出興趣。

“計劃當然有了,先和你說個初步的。”說到這裏,丁馳故意壓低了聲音,低的只有當事二人能夠聽到。 轉過天來, 暖婚撩妻 ,稀粥喝了三大碗,卻不點幹食,引得服務人員直翻白眼。

擡手看了看錶,薛子炎不禁疑惑:難道不來了?真的在騙我?騙我什麼呢?

終於,服務人員來了,直接下了逐客令:“早餐九點半打烊,現在已經快十點了,稀粥五角不限量。”

看得出對方懶得搭理自己,薛子炎也就沒多費話,直接掏出五個小毛票來。

服務員收下毛票,轉身離去,薛子炎也站起身來。

“不好意思,有點兒晚了。”丁馳氣喘吁吁進了屋子。由於走的急,額前頭髮溼了好多,還差點撞到出門的服務員。

“我以爲你……”薛子炎話到半截,坐了下去。

“銀行九點纔開門,我排了第一個,取上就往這趕。要是像申市那樣有櫃員機,白天黑夜都能取,就好了。 我的微信連天庭 丁馳說着,從包中取出一沓現金,放到桌上,“薛兄,這兩千你先拿着,不夠再說話。”

看看桌上現金,又看看丁馳,薛子炎滿臉狐疑:“我可一天還沒給你幹活,就拿給我這麼多錢?”

丁馳大咧咧一揮手:“這算什麼?只要咱們幹好了,掙大錢還在後頭呢。”

“那好吧,我給你打借條。”薛子炎拿起現金,點數起來。

丁馳道:“不打借條,這錢送給你,交個朋友。”

“送給我?”薛子炎眼中狐疑又起,“你真的只是讓我研發交換機?”

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呀。暗嗔之後,丁馳笑了:“既然你不踏實,那就算我借給你的,等你什麼時候寬裕了,再還我,好不好?借條就不必了吧。”


抿嘴沉吟了一下,薛子炎點點頭:“好,謝謝了!那我等你通知。你還是儘快與郵電局敲定研發日子吧。”


二人出了餐館,丁馳目送着薛子炎離去。直到對方身影隱沒,丁馳的眉頭也皺了起來:人暫時有了,可這合作單位在哪呀。

昨天在這家餐館交談時,薛子炎已經表態,確實非常需要這份工作,既能養家,也便於照顧母親,但也提到了研發需要的保障。經過對方一講,丁馳才意識到,之前想的太簡單了。這可不是小項目,更不是小錢能辦的,關鍵還必須有研發場所。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也絕不能放過這個機會。於是丁馳誇大的介紹了家中實力,無中生有的編造了受委託單位——省郵電局,還說研發資金很快配備到位。

現在兩千元小恩惠已經送出,薛子炎也已明確表示合作,丁馳反而底氣不足了:我哪認識郵電局頭頭呀。

開工沒有回頭箭。丁馳略微穩了穩情緒,坐上公交車,直奔省郵電局而去。

剛到郵電局門口,丁馳就被門衛攔住了,要他****,填寫會見單。

丁馳早有準備,出示證件,填了單子,還遞上了香菸。

門衛擋開菸捲,拿着會見單,接連追問:“信息處?個人?你找哪個?”

“反正就是信息處,誰都行。”丁馳含糊應付着,就要接過會見單。

門衛向後一撤胳膊:“我得請示一下,局裏規定不讓小商販隨便出入。”

小商販?虧你想的出來。丁馳暗自腹誹。

門衛很快撥通電話,經過簡單溝通後,便給出回覆:“我問信息處了,除非你能說清楚幹什麼,還能說清楚找誰,纔可進去。”

丁馳忙道:“我是來合作,就找信息處管事的,這可以了吧?”

“這不只是說說。合作什麼?相關證明在哪?得信息處來人領你才行。”門衛說到這裏,瞟向屋門,意思很明顯。

看了眼對方,丁馳走出屋去,但並沒有離開,而是繼續守在院門外。

雖然沒有強制丁馳離去,但門衛卻不時望向他,顯然把他當成了重點監控對象。

不用說,守了多半天,也沒有任何收穫,丁馳只好返回學校。

第二天,

第三天,

丁馳連着來了一週,每次就在門口守着,關注着出入的行人或車輛。

新的一週開始,丁馳下午又到了省郵電局。

雪花飄飄,北風蕭蕭,站在雪中的丁馳已然衣服、鞋子全白了。

“吱”的一聲,一輛出租停下,一箇中年謝頂男子走下車來,快速扣上了羽絨服帽子。

丁馳眼前一亮,疾步上前:“楊處,我找您。”

謝頂楊處轉過頭去:“好像這幾天你經常來,我們認識嗎?”

丁馳馬上道:“您不認識我,可我早已久仰您的大名,想與貴局進行信息技術合作,想和信息處先行接觸,然後……”

不待丁馳說完,楊處揮手打斷:“無論任何合作,先要準備相關資質,通過正規渠道遞交。審覈通過後,再帶着相關產品和技術來參與測試。這些程序都進行了嗎?有產品嗎?”

當然沒有了。丁馳硬着頭皮道:“楊處,聽我詳細給您說,我這個……”

“對不起,我還有會。”楊處說完,轉身進了院子,還特意進門衛室囑咐了幾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