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劍擊打在上方濺起無數火星。

“原來有點本事啊。” 海加沙等人點點頭對這一招防禦表示讚賞。

“無用啊。”艾默騰大手再揮,虛空中氣劍再起。

斬下,土層破去,煙塵四起,霎那間瀰漫進入整條街。

“這沙塵有古怪。” 艾默騰閉着眼睛防止沙塵迷眼,心裏想着,耳朵豎起傾聽着周圍的動靜。

迷霧之下,視力最好的一人發現地面,一層細細微不可見紫色網狀物蔓延開來。

漸漸散去,海加沙起人愣了,龍宇站在艾默騰左近,由於高度太高,不得不浮在半空才能把劍艾默騰的脖子上。

腳下一道細細的電流和地面電網連接着。

“小子,速度很快,有古怪。” 艾默騰不驚反笑。

“這算不算贏?”龍宇笑問。

“只不過出了一招,你認爲你就穩贏嗎?小子,你太天真了。” 艾默騰哈哈笑着。

猛的一個後退,蹲身,大手切豆腐般的伸到地下。

呼啦一聲再次站起的時候,手從地下抽出一柄石劍。

叮……

與妖相碰,石劍斷。

龍宇頓覺如被重擊,全身氣血翻騰,靈識感到一柄更加巨大的氣劍正從側面偷襲。

急退,艾默騰己然跟上,速度很快。

至少龍宇有些抱怨這大漢那來的這麼快的速度,力量強,能力詭異,就連速度也不慢。

這次艾默騰撕下一片袖子,迎風一抖。

碎布筆直的直刺龍宇,哧啦,龍宇舉劍砍斷布劍,胸口一陣氣悶,一口鮮血噴出。

“他的另一種能力是反震,你使用的力量越強反震也就越強。”龍神又在龍宇的腦海中開始碎碎念。

“你可沒說他有反震。”

“我這不說了嗎?剛纔只是一時沒想起來而己。”龍神委曲的回答。

“你不如等我死了再說。”龍宇暗罵一句。

罵歸罵,現在龍宇己經沒有閒工夫廢話和分神了,劍手艾默騰如果當怪物,龍宇絕對不會投反對票,這傢伙的招勢異常變態。

隨手在虛空一摸,那柄看不到的氣劍就有可能攔腰將你斬成兩截,不然在地上一伸手,那柄石劍也夠你受的,伴隨着偶爾偷襲一下的氣劍雨和該死的反震。

龍宇躲的狼狽不堪,有生以來第一次連還手的力氣都沒有。

“用我的力量,在我的龍鱗面前,何必躲的這麼狼狽呢?”龍神在心中嘆息着。

“連帕克都沒見到,就被副出原力,你有什麼可驕傲的。”

“可是你要是死了,就連驕傲的本錢都沒了。”

“好好的看着。不用我也一樣能贏。”


一時分神,氣劍撕裂着龍宇的肌膚,在龍宇左胸留下一個碗口大的窟窿。

“該死的,這是什麼能力?” 艾默騰在貫穿龍宇的胸口同時也發現了問題,不過一向狂傲的他也不管那麼多了,緊接着大聲吼道:“我管你是什麼能力,老子都打的你沒本事開口。”

那個窟窿僅僅一瞬間的工夫就重新凝結成光滑的肌膚。

艾默騰只覺的眼前一黑,自己的胸膛被一柄利劍貫穿。

“這,這怎麼可能?” 艾默騰驚訝的看着胸前的利劍,拳頭一揮,上方凝聚的氣勁將龍宇擊飛。

自己剛纔一瞬間居然離開了站立的位置,居然移動到了龍宇的面前,這是魔術嗎?

不光他不明白,其它的幾人也沒有搞明白。

剛纔一瞬間,艾默騰就像是自己迎前撞上了劍上。

龍宇準備再次撲上,一聲山搖地動的巨吼從遠處的那棟皇城中傳了出來。

“啊,該死的,我居然吃到了一隻蒼蠅,混蛋,誰讓你跑進來的。”

轟……

城堡的牆壁被一個人影撞穿,碎石還沒等落地,龍宇眼前花,人影閃至身前,胸腹上被一隻拳頭擊中,來人嘿嘿笑道:“新來的,是來挑戰我的嗎?那好吧,我們來玩玩。”

對方好快,快的龍宇甚至沒有看到來人的面目,己然中拳。


“帕克。”龍神在龍宇的心中狂呼,己然顧不得身體到底是誰的,黑色的龍鱗瞬間凝聚,結果只凝聚了不到一半。

拳勁狂吐,排山倒海似的能量打在龍宇身上。

“這就是帕克的力量。”龍宇連來人的面容都沒有看清,身體己然被擊飛,化成一枚炮彈向天空射去。

“咦,”帕克手搭涼棚裝,看着變成一個小黑點的人,喃喃道:“這人是來挑戰的嗎?怎麼這麼弱,一拳就打飛了。”

“帕克,他是我的對手。” 艾默騰不滿意的將石劍又插回了地下。

“老子管你,心情不爽,你咬我。”帕克嘴一撇,“居然,居然,我他媽的居然剛纔吃到了一隻蒼蠅。”

“糟糕,帕克的情緒又不穩了,閃了,閃了,讓他自個兒鬧騰去吧。”海加沙一見這架勢,擡起屁股就想跑。

“都他媽的站住,老子今天心情不爽,誰跑我幹掉誰,隨我過兩招。”帕克拳手一伸,艾默騰第一個中招,在拳勁狂吐後,噴着鮮血打進廢墟之中。 “他,他真是個瘋子,一隻蒼蠅他都可以這麼大的反應。”

龍宇全身無力,體力洶涌澎湃的力量不斷的衝擊着每一寸的神經,想動一下手指都覺的異常艱難。

身體彷彿斷線的風箏在空中劃出一道彩虹的弧線向着沙城遙遠的地方落下。

龍神很鬱悶,連回答龍宇說話的精神都沒有了,全力的在對抗體內的力氣。

轟……

在弧線終於完成最後的落地任務之後,龍宇的身體於地面做了最完美的一次接確。

轟的一聲將地面砸出一個一米多深的大坑。

龍神利用機會在撞擊地面之時將力量全部轉移到了地下。


距離十幾米的地方一道沖天的沙龍仰首而起,在空中化成一道沙塵雨飄然落下。

“奶奶的,帕克的情緒更不穩定了,一隻蒼蠅都能讓他變得這麼瘋狂。”

龍神終於倒出嘴來抱怨起來。

“老大,拜託,你能不能把你知道的事情都告訴我,我受不了了。”龍宇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哀求這位龍神大人。

“噢,等我想起什麼告訴你什麼?”

“你爲什麼不直接讓我送死,而要這麼折磨我。”

“這不能怪我,龍老了,腦袋裏的東西太多,有的時候容易混淆不清啊。” 極品按摩師

龍宇苦笑着,慢慢的爬起來,活動了兩下身體道:“該死的啊,有沒有搞錯,力量有些錯亂,你居然在吸的我力量。”

“沒事,沒事,暫時如此,帕克那一拳太快了,你我都沒有料到,所以就不要想那麼多了,有命活下來你就偷着吧。我爲你擋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力量,現在消耗過巨,正在利用你的力量恢復。”

龍宇沒好氣的回了龍神一句,“那行,雷克斯再來我們兩個一起見上帝吧。”

“上帝,那是什麼東西?”新鮮的名詞龍神還是很難理解。

“就是讓你見鬼去吧。”

“鬼,這又是啥?”

“去死就得了。”

“還沒那麼嚴重,只是暫時的,當幾天普通人吧。”龍神安慰着。

無法察覺的地方,兩個個隱沒在黑暗中的人影輕聲嘀咕着。

“斯德克爾,覺得他現在挺可憐的,沒想到帕克這瘋子手這麼重,差一點就把這小子廢了。”

“唉,沒辦法。”別一個身影搖頭嘆息着,赫然是原本世界的第一高手——斯德克爾。

“但是,這種磨練對他有用嗎?龍宇是一個天才,雷克斯也同樣是,這兩個人是連神懼怕的天才,如果這兩人交手,會不會損失太大了。”

“劍帝閣下,這是遲早的事情,人的兩面遲早有碰面的時候,既然雷克斯己經動手了,那我們不如就讓事情順利一些。”

“嘿,我們人類做爲神的賭注,真的要解決?”

“不知道,既然神創造了雷克斯和龍宇這兩個天才,又讓雷克斯動手打破了這個僵局,那就證明賭局己經開始了,做爲賭注如果我們不做一些什麼,是不是有些對不起這些神呢?”

“那到也是,行了,既然如此,你就看着他吧,嘿嘿,在原本的世界隱藏實力是不是件很辛苦的事情,明明和帕克的力量相當,卻要硬生生的壓抑着。”

“力量太強沒有好處,所以閒着無事建立了咒樂園,就是爲了把過盛的力量浪費一下而己。”

說完,兩個人影消失在黑暗之中。

×××××××××

距離沙城最近的一座城市,只有五十幾公里,從某種含意上來說,這裏是距離沙城最近的城市。這種含義的定義是因爲這裏的人是最多的,有一些靠近沙城零星的小鎮上只不過散亂的居住着十幾三十幾戶的人。

只有這裏,有着自己的守備軍,也有着三四十萬的居住人口。

這裏建設的並不算太豪華,城市也並不算但破落,守備軍只有象徵性的一百多人,但沒人敢打這個城市的主意,原因就是這裏是靠近沙城最近的城市,如果誰來這裏惹事,有可能第一時間招惹的不是守備軍,而是帕克這個戰爭瘋子。

不過最近這個城市變得不安寧起來。


一個戴着帽子的青年,全城的搜索一個叫二流子的傢伙。

所過之處如狂風招落風,更是片瓦無存,衆流氓哭爹喊娘也無用,來人依舊我行我素,似乎對流氓進行大規模的清剿和盤問。

這個人正是龍宇,本來按照龍宇的恢復速度,那些被龍神吸去的能量不過只需要十幾分鍾就可以恢復,但是問題就是龍宇正走在小道上的時候,被人敲了悶棍。

這還算輕的,至少龍宇不覺的有什麼讓人懊惱的,問題是在於這個敲了悶棍的傢伙居然趁着自己昏迷的時候,自己賣到了奴隸販子手中。

更嚴重的是妖和手錶都被搶走了,如果只搶走妖龍宇倒不覺的有什麼,只要手錶還在鑲嵌在其中的追蹤裝置就算隔着一百公里也可以將妖傳送回龍宇手中。

手錶被搶就麻煩了,除非先找到手錶,所以這回龍宇急了,一向不喜歡主動欺負弱者的龍宇這次下了狠手。

因爲城市中的流氓遭殃了,龍宇醒來的時候就在這座城市之中,估計對方也在城市裏,醒過來的龍宇自然沒放過奴隸販子,恢復過來力量,這個世界敢和龍宇動手的還真沒有幾個,沒有多長時間就被龍宇問出了是誰。

正是被一個叫二流子的傢伙打了悶棍,然後搶去了妖的傢伙,沒有了手錶的遙控裝置,更讓龍宇氣氛的是,自己居然被這羣流氓以一頓飯的價格賣進了奴隸場中,心中的怒火更是無法宣泄。

因此,流氓們的悲慘人生也開始了。

“大,大爺,我們真的不知道二流子在那啊,您,您放過我們吧。”被龍宇己經打了三遍的傢伙,哀嚎着求饒。

龍宇拎着流氓的衣領子,怒道:“行,查不出來是吧,那好,給我去查,不然下次見着還是同樣待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