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紫嫣和沈老爺子,站在一旁沒說話,但那一對老人卻無奈的搖頭!

他們什麼都不知道,就這麼稀裏糊塗的被帶到了這裏,被帶到了一場商業戰的中心!

他們只想過平平凡凡的生活,前面這個是不是自己的女兒他們已經不敢確定!但是,就算跟他們在一起這麼多年的這個女孩兒是當年搞錯了,但是這女孩就跟他們的親生女兒一樣,寧願過那種平平淡淡的生活!

而且這個孩子也十分的孝順,比起那些紈絝子弟,有這樣一個女兒,他們老兩口這輩子就知足了!

陳樂看着溫玉說道:“就在昨天晚上,王格林拿出了那份證據,說明了身份,但是老爺子心懷寬廣,說要找到自己的親生女兒,但在這之前是我們沈家的事,紫嫣也是我們家族中的人,老爺子很看好這個孫女,就算證實的身份,也是我們沈家的人,所以命令我着手調查這事兒!”

他從上面走下來,緊盯着溫玉的眼珠子說道:“可就在今天早上,我去找王格林詢問情況的時候,王格林突然上吊自殺了,警方介入之後說,那不是自殺,而是謀殺,有人把他滅口了!”

這信息量太大了,整個會場都是一片譁然。

陳樂指了指那幾個醫生:“正好我們也想搞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既然這裏有幾位醫生,那就剛好驗驗血,做做DNA比對,也讓大家心裏有個數!”

他走過去拉住一個醫生的手:“檢查吧,我們沈家做事向來光明磊落,不怕有小人在背後搞鬼!如果我們真的是一家人,他們三口也不用再受罪了!可以和我們一起生活,這也是我爺爺的心意!”

溫玉怎麼都沒想到,陳樂會給他來這麼一處,在他的盤算中,整個沈家都會因爲這件事而受到波及。

但偏偏因爲他這三寸不爛之舌,把小人的身份全都推到了他的身上,不止如此,還表明了沈老爺子心胸寬廣,知大義!

溫玉的眼角狠狠的抽搐,他還真小看了陳樂的本事!

記者也是無話可說,但他們都在等着驗證!

醫生本來就是來給他們做DNA比對的,這下子,既然他們同意了,也不擔心會遭到什麼報復!

陳樂看了看沈紫嫣讓她下來抽血。

沈老爺子也感覺得到,陳樂不光在這時有手段,還有更高明的手段,還沒用,自然也就不怕了!

露出胳膊,讓醫生抽血!

沈紫嫣也如此,陳樂說的沒錯,是非對錯總需要驗證,如果那真的是她的父母,也絕對不會,放任他們不管!

所以他們也就沒那麼懼怕了,紛紛讓抽血驗證!

看着這一家人衆志成城,就連那三個山區裏的人,也紛紛亮出了手腕,給他們露出了信任的動作!

這一下可是狠狠的抽了溫玉一個大嘴巴子!

在媒體面前,他現在不是英雄,而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小人,甚至把他們家的面子都給丟光了!

抽完血,醫生正要做DNA比對,這時早先出門的楊鐸也回來了。

陳樂留下的那個證據,其實就在公司裏面。

是一段手機錄像,這段錄像被他刻錄下來,放在公司的一個保險櫃裏,就是爲了預防萬一!

在溫玉走了之後,陳樂就一直在提防着他,知道他遲早有一天會回來,沒想到會來得這麼快!

不過剛好,藉着新聞發佈會,讓衆人看看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這條哈巴狗,該付出代價了!

同樣,對付溫玉也是陳樂開始對溫家宣戰的表現!

楊鐸一進來,陳樂就冷笑着:“他不是想讓大家看看我的嘴臉嗎?不是想說他那個傷口就是我的?不是就想說我是個暴徒嗎?沒關係,咱們就看看誰纔是真正的土匪!”

說完他對楊鐸點了點頭:“楊先生,麻煩你將這段視頻放出來!”

公共場合之中楊鐸的身份,還是要比陳樂高貴的多,所以這一刻他叫他楊先生!

楊鐸把U盤插進了電腦裏,將銀幕放下來,按了開關,一幅幅畫面全都播放在了,這些記者的眼中,有些記者反應快,對着視頻畫面連按快門!


裏面是有聲音的,這是陳樂去溫家,找沈紫嫣的視頻。

開始的畫面,溫玉扶着喝醉酒了的沈紫嫣硬往自家走去。

陳樂踹開門進去,正好碰到了溫玉想要佔沈紫嫣便宜的一段畫面!

這還不算,等着沈紫嫣說出離不開陳樂的那一段的時候,溫玉突然叫來了自己的手下,要對陳樂進行謀殺!

正好這時陳樂突然反手奪過了匕首,一把刺進了他的胸膛裏,整個視頻畫面非常的清晰,看的溫玉臉色蒼白!

他準備的這一切,就是爲了整倒沈家,爲了整趴下陳樂,但是沒想到,他所做的一切,卻都毀於一旦了!全毀了,不光如此,就連他的身份都毀了!


完了!全完了!

這會兒溫玉就跟發了瘋似的,一把拔出槍,在衆目睽睽之下,要對陳樂開槍!

他要殺了他,殺了這個該死的混蛋,是他毀了他,那些記者尖叫一聲,但有些膽子大的還在對着他拍照!

這絕對是頭號新聞,獨一無二!

然而陳樂的眼眸中卻閃過一絲寒芒,扭頭看了看楊鐸楊鐸衝他點了點頭,表示一切安排妥當!

也就在他剛剛端起槍準備對着陳樂開槍的剎那,外面響起了一聲暴喝:“別動,警察!”

歐陽柏娜走進來,帶着一大隊人馬走進,舉槍瞄準了溫玉,呵斥道:“溫先生,把槍放下,我們是警察,我們懷疑你和最近的一起兇殺案有聯繫,放下武器跟我們走!”

“哈哈!”

溫玉狀若癲狂,大笑着:“行,陳樂,算你狠,不過我還會出來的,我告訴你,你奈何不了我!等我出來之後,一定讓你吃不了兜着走,你等着吧!”

陳樂嘴角一挑:“你出不來了!” 溫家,溫中狠狠的拍打着桌面:“你們都是幹什麼吃的?一羣酒囊飯袋!”

溫玉在沈家集團鬧事的事情已經傳開了,沈家現在非但沒有因爲沈紫嫣不是親生女兒的事,鬧得雞犬不寧,反倒是藉着這一點上,名聲大噪!

沈老爺子也成了出了名兒的大善人,以至於沈氏集團的股票在一夜之間就攀升了好幾個點!

可是溫玉現在就坐在監獄裏,憑藉着他之前做的那些事,所以判了好幾年的刑期了,人這一輩子就毀了!

溫家的安保,全都垂着頭!

溫中攥緊了拳頭,陳樂這個把他們家害慘了的男人,要是他溫中不做點什麼對不起自己的兒子!

這時,屋外一個男人輕輕的在門上敲了敲,擡頭看去,竟然是吳軍師!

秦家大公子的軍師!

溫中聽說過,在溫玉回來之後,這吳軍師三番五次的上門!

“溫老闆,這是怎麼了?手底下的人做錯了什麼事嗎?竟然發這麼大的脾氣?”

“吳軍師,怎麼,來我這裏,可有什麼事?”

“我聽說少爺現在被抓了,所以特來詢問,看看我能不能幫上什麼忙,也算是表示一下我們秦家對溫家的一片誠心!”

……

溫玉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陳樂把老爺子的事兒也搞定了,現在倒是可以專心致志的去找秦雪凝!

她失蹤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楊鐸跟在他的身後成了回頭看着他:“溫家有什麼動靜嗎?”

“暫時沒有,不過我聽說溫老爺子因爲自己兒子被關進大牢的事兒,急火攻心,得了一場大病,這段時間秦家還在幫襯着!”

“大病一場?”陳樂冷笑,不過是掩人耳目罷了,溫中可是個老狐狸怕,他兒子被抓會發火也是正常,但要說,他這樣的老狐狸能病倒,那可就是胡扯!

“繼續給我盯着!如果溫家有一點動靜,就立刻給我查清楚了,一點消息都不要泄露出去!”

楊鐸點了點頭,想了想又問:“陳先生,那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留意崇州市的動靜,如果崇州市有什麼陌生人進來一定要第一時間報告給我!”

秦雪凝和婷雪兩人蜷縮在一個角落裏。

這兩個大小姐近來可是受了不少的委屈,擡頭看着前面黑乎乎的牀,已經放在桌前的食物,倆人都沒有胃口吃下去。

一個少女端着食物走了進來:“兩位小姐,我勸你們還是吃點東西吧,再不吃你們身體可吃不消!”

“這裏什麼地方?”

秦雪凝一把拉住少女的手,渾身都在顫抖!

“啊!小姐,你鬆開我,你快鬆開我呀!”

“這裏是哪裏?你快點告訴我,你只要告訴我,我就放開,我跟你說,只要你護送我們出去,等我回到秦家,一定跟爺爺說你的好!”

少女一把甩開了秦雪凝,連連往後退了兩步,使勁的搖頭:“對不起,對不起小姐,你還是多少吃一點東西吧,我……我就不打擾了!”

少女急忙拉開屋門,匆匆跑了出去,接着將門鎖咔嚓一聲鎖上!

轟!

秦雪凝一把將飯菜推翻,很是無力的癱坐在地上。

“王八蛋!到底是誰?”

“我看咱倆是八成出不去了,還是省省力氣吧!”

婷雪苦笑,她倒是沒有秦雪凝那麼激動。

被困在這間牢籠裏,想出去比登天都難!

更何況這裏是什麼地方他們都不知道,出去了又該怎麼走?這裏有多少人在看着他們?

這些她們全都不知道!

坐在地上,秦雪凝看着婷雪問道:“你說他們會不會把咱們都殺了?”

“不知道,有可能吧,反正這會兒人家說了算,你說陳樂會不會來救我們!”

“這個,我不知道,那個混蛋最好別來,他要來了我就把他的皮剝了!”

想起陳樂,秦雪凝沒來由的就一陣生氣,要不是這癟犢子,她也不至於離開楊鐸的別墅,也就不至於發生今天這檔子事兒,說到底都是這貨害的,而且還冤枉她!


咯吱!

這時,屋門再次打開,一道陽光刺進來,陽光之下,站着一個黑乎乎的人影,因爲太陽光太強,她們在這黑暗裏待的時日有些久了,所以根本看不清,外面那道人影是誰!

“你是什麼人?”

“兩位不要慌,不要慌!我是蔣家的人!是蔣家的守衛!兩位美女,我剛剛聽到你們說想要跑人,其實我可以幫你!”

“真的?”

秦雪凝有些激動的看着那人:“你想要什麼?只要你送我們離開這裏,我一定滿足你!”

守衛搓了搓手,一臉貪婪的看着她們兩個,噌的一聲把門關上,揉着鼻子笑眯眯的說:“兩位,你們進來的時候我就看到了,你知道嗎?那個時候我就對兩位特別的……特別的喜歡,只要你能答應我,陪我一個晚上,你們兩個一起,我就想辦法把你的放出去!”

“什麼?”

秦雪凝瞪大了眼睛,這男人居然想要……

“滾開!滾開!”

“滾開就是想讓我過來,那我就來了!”

說完他一下子朝着兩人撲了過來,將婷雪按在了地上瘋狂的撕扯着她的衣服,大片雪白的肌膚露在外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