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踞在若天體內的影子的靈魂之力,在伊辰輕微試探之後,沒有特別的強大,可竟然是無比的強韌。毀滅之息的強大,讓影子的靈魂之力沒有任何逃走的可能。當伊辰靈魂之力將影子的靈魂力量包圍住,並且是進行消滅時,對方出乎意料展現出了強大的抵抗力。

以若天的思海爲戰場,靈魂交戰並就是件十分危險的事情,如果不能儘快地將影子的靈魂力量消滅,對若天,甚至是對伊辰都是一種不小的傷害。影子靈魂力量的難纏大大的出乎了伊辰的想像,不由地讓伊辰對布莫爾兄弟的那番解除靈魂鎖定的話,產生了幾分無奈。

原以爲找到病源,只要稍下功夫就可以將之解除,那裏會想到居然是如此的煩瑣。時間拖的愈久,不僅是若天感受到痛苦,伊辰自己都有一種難以忍受的折磨。幸得這是在伊辰的世界中,天地間的能量可以源源不斷地爲伊辰所用,世界裏的魔獸所散發出來的靈魂力量,伊辰也可以借爲所用,這纔將影子的靈魂力量所消滅。

一陣爽朗而興奮的笑聲在天地間快速地響起,若天的身體上散發出無窮去盡的威勢,下方森林中的魔獸,海中的巨龍,均是感覺到了一陣又一陣恐怖的威壓,個個趴在原地不敢起身。

伊辰苦笑地道:“老祖宗,您在這樣下去的話,只怕我空間中的魔獸都要被您老人家給震碎了?”

“哈哈,伊辰,這麼多年來,從未有過如此酣暢淋漓的感覺了,謝謝你啊!”若天從高空中降落而下,落在伊辰身邊,誠心地道了一聲。不僅僅有着實力失而復得的喜悅,更重要的是不在受制於人,這纔是最重要的。

“老祖宗,您好了?爲您介紹一下。”拉着思綺,若鑫兒來到衆人身邊道:“這是思綺,娘和爹在人界收的女兒。”

“老祖宗安好!各位長輩安好!”盈盈地施了一禮,思綺幸福地依偎在伊辰身邊,這一天可是思綺等了數百年來得來的幸福。

“好好,哈哈!”若天無比興奮地道着。

若鑫兒奇怪地問道:“老祖宗,您的實力如此強大,怎麼會被影子所暗算到呢?”這個問題,伊辰也瞥了許久,此時見若鑫兒問起來,耳朵立馬直起來。

若天嘆了一聲,頗是無奈:“數千年前,聖殿偷派人下界。這事被我們幾個老傢伙知道後,我們若家是人類的守護者,自然是由我們去辦。當展飛帶着電容上了原界後,就被我堵住了。這時聖殿之主出現,我們便大戰了一場。”

“老祖宗您輸了?”若鑫兒掩嘴輕笑道。

“你這個丫頭?”若天故作憤怒地瞪了若鑫兒一眼,沉聲道:“大戰之前,我與他立了一個約定,輸之人,要在三千年內不得以任何理由在原界中現身,同時門下傲聖境界強者也不得出現在原界中。那一場大戰,我贏了,聖殿之主也痛快的遵守了約定。但是他走的時候,卻沒有半點的頹廢之色,讓我頓感好奇。不過當時贏了他,心中十分痛快,也沒有去多想。”

原來當初解救電容的就是若天,不過伊辰好奇的是,那個時候,若天還沒有受制於影子,就已經知道若家內部有些暗流,可是爲何還會大意被制呢?以若天的實力,伊辰可不相信是正面的情況下,被對方所制?

知道伊辰等人在想些什麼,若天面有幾分難看:“若雷等人心中早已存有不滿,這些我早就知道,不過念在同胞的份上,難得和他計較,而且也不認爲他們會翻起什麼波浪。與聖殿之主一戰,雖然是勝了,自身也帶着些比較重的傷勢。回到家中後,便是徑直到了密室療傷,那這時,若雷神色着急地闖進了密室。畢竟是親生兄弟,自然不會對他有多大的設防,若雷騙我說有敵人殺上了若家,雖然心中懷疑這個消息的準確性,不過還是走出了密室,也就在這個時候,若雷對我出手。”

若霆冷聲道:“二叔早已和聖殿的人有勾結,而那次聖殿之主親自去救展飛,也是故意而爲,讓父親受傷,進而好讓若雷偷襲得手,影子便是趁機將父親控制住。”

“聖殿之主好深的算計,居然以自己三千年的不出聖殿而換若天的終生被鉗制,這份買賣當真的算的很好。難怪我與聖殿對戰這麼多年,始終沒有遇上一個傲聖境界的強者?”伊辰冷笑地道着。

思綺輕聲道:“是他們認爲還不值得爲伊大哥你而破壞這個約定,要是他們知道你現在的成就,恐怕你一出現在他們視線中時,聖殿之主就會殺過來了?”

“綺兒的話沒錯!”若天沉聲道:“自聖殿崛起之後,不論是個人實力,還是他們的勢力,都是增長的十分之快,漸漸地已不下於我們三大家族。期間與他們也打過幾次交道,表面上對我們很是尊敬,不過那些背地的事情,實難想像。這一次,我栽了個大跟頭啊!”

“不得不承認聖殿之主好算計,手下弟子也是這般優秀。那個影子修煉不足萬年,成就竟然是在我們這些之上,讓人汗顏啊。”神情中,頗有幾分苦悶,對着伊辰三人,若霆不覺地苦笑了一番。

伊辰深以爲然,影子那強大的靈魂之力,若是沒有現在的實力,倒是會讓人覺得不可思議。若鑫兒俏聲道:“現在老祖宗與太爺爺你們的實力已經恢復,這個帳也應該可以和他們算一算了。”

若天擺手道:“現在還不是時機,這麼多年的被壓制,想要恢復到巔峯狀態,起碼還要過了上一段時間。就讓聖殿再平靜一些日子。”轉而問伊辰:“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回事?”

伊辰搖搖雙手,道:“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怎麼會發展到現在這個樣子。原來,這不過是我修煉出來的一個域。”確實,能發展到今天的地步,伊辰也是不知多少。唯一能夠知道的,便是得到無名功法後,虛空纔開始發生了變化。

若天等人驚愕地點點頭,這種烏龍的事情也會發生在伊辰的身上。瞧着衆人的表情,伊辰的臉色更加的無辜。

“好了,我們先回到原界吧,呆久了,只怕家族中會大亂。”若天笑呵呵地道,現在眼前的煩憂都解決了,也是應該高興:“你們三人的事情也可以辦了吧?”活了無數年,怎麼會看不出伊辰三人的關係呢!

“哼,爲老不尊。”若鑫兒嬌羞着。

思綺大方地笑道:“老祖宗,這事先不急,等伊大哥的事情都辦完之後也不遲。”

握着玉人的手,伊辰深情地笑着,“老祖宗,思綺還沒有達到凌王境界,還不能在原界出現。所以,現在的目標還是聖殿。”

“這樣也好,我們就先出去了,不打擾你們的三人世界了!”若天調笑着道,正想走的時候,卻是尷尬地立在了原地。

天空中驟然出現一道平穩的能量,瞬間將若天等人送回到原界。

“辰哥哥,陪我們好好地逛這個世界吧。”

伊辰溫和地笑道:“有一個地方更好玩,我帶你們去。”

“好啊好啊!”三道人影瞬間消失不見。

酒樓中,伊辰與若鑫兒開心地吃着桌子上的美食,周邊的一切喧鬧絲毫打攪不到二人之間的甜蜜。冰雪在外面的天空呼嘯而過,讓得若鑫兒開心不已。

“要是姐姐能出來就好了?”若鑫兒嘟嚕着說着。

對此,伊辰也是非常的無奈,這是規則所限,即使伊辰的實力到了這般高度,依舊是要遵守原界中的守則。


“要不了多久了,在我的世界中,大量的能量供着思綺修煉,加上火龍果,相信很快就會就到凌王境界了。”

若鑫兒放下筷子,撐着小腦袋道:“辰哥哥,你說有好玩的地方,到底是在那裏?這段時間你帶我走遍了半個寒冰大陸,也沒見你想做些什麼?”

伊辰一怔,便是苦笑道:“我也沒有想到會是這麼難找啊?”對付聖殿,伊辰的實力或許已經夠了,但還要若家的幫忙。若天的實力還沒有完全的恢復,也只好等上一等。那麼就先找找申屠家與寒冰大陸的麻煩好了,想不到,這倆家居然是這般的隱祕,尋遍了半個寒冰大陸,都找不到倆家的宗門所在。

“你們聽說了嗎,若家對聖殿宣戰了?”忽然的一句聲音, 傾城女帝

“是不是真的,這倆家都是原界裏的超級大勢力,怎麼會輕易地發生戰爭呢?”

“騙你們做什麼,沸沙大陸早就傳開了。” 伊辰與若鑫兒對視一笑,來到寒冰大陸已經好一段時間了,若天的實力終於完全地恢復了。

若鑫兒問道:“辰哥哥,我們要不要回去幫忙?”

想了一會,伊辰道:“暫時不用,老祖宗他們既然都恢復了本來的實力,對上聖殿應該沒有多大的問題,並且,沒有通知我們就對聖殿宣戰,也必定是有着幾分把握,我們先看着吧。況且我們並不是什麼事情都沒有。”

瞧着伊辰臉上泛透出來的幾分殺意,若鑫兒頓時也是知道了這股殺意所面對的對象,冷聲道:“那麼辰哥哥,我們走吧。”

伊辰點點頭,扔下幾個金幣,與若鑫兒消失在了酒樓中。二人的憑空消失,倒沒有讓酒樓中的人驚訝,他們的心思都放到了若家與聖殿的對戰的話題上面。

冰雪連天,視線中,一望無際的平原上,盡皆一片白色。穿梭與風雪中,若鑫兒奇怪地問道:“辰哥哥,你真相信那個人的話?”

“不相信也得相信。”伊辰的靈魂之力已經可以完全可以覆蓋住整個寒冰大陸,但就是無法發現冰心閣的人。修煉了冰心閣頂級奧技,伊辰完全可以從氣息中認出冰心閣的人,如此還不能發現冰心閣的宗門所在,不由地讓伊辰頓感十分的奇怪。


無奈之下,伊辰再次找到童鐵煞。這一次,伊辰的實力已經不容童鐵煞反抗,告訴了伊辰現在所在的地方。

若鑫兒嬌笑道:“想到剛纔那人的表情,就覺得好笑,看到辰哥哥,就像看到鬼一樣。”

翻了翻白眼,若鑫兒的形容讓地伊辰鬱悶不已。冰雪的肆虐絲毫攔截不住伊辰的靈魂搜索,十數分鐘後,伊辰與若鑫兒同時面生喜色,身影閃電般地掠向前方。


一處低窪的四方,上方,全被無盡的寒冰的包圍住,遠遠看去,這裏彷彿是一片巨大的冰窖。伊辰與若鑫兒站在半空高處,對視一眼,一道強悍的能量兇猛地衝向下方的低窪。

‘轟’冰天雪地中,突兀地傳出一聲驚雷的響聲。四面的寒冰迅速地碎裂,從中露出了一片生機盎然的綠色。

孤山之顛,小草房前,七道蒼老的人影恭敬地站立着。久久之後,草房的小門輕巧地打開,一道樸素的人影沉穩地出現在七人的身前。

一人恭敬地道:“老師,我的任務失敗了,若天已經恢復了原有的實力,而且現在已經對我們聖殿正式宣戰。”

“哦?”人影微微地動容:“爲什麼會失敗的?你的靈魂鎖定怎麼會被他給破掉?”

這人惶恐地道:“具體原因我也不知曉,或許是若天的實力太過於高深,是以被他破了我的靈魂鎖定。不過這之前,伊辰已經被我殺死。”

“伊辰只不過是一隻螞蟻,死不死,對我們聖殿這個龐然大物來講,都沒有任何的威脅。不過,失去了三千年自由的若天,現在重新獲得實力。我們與若家,怕是不死不休了。”人影淡淡地說着這句話,神色間卻沒有絲毫的懼意。

“傳令下去, 神話基因 ,本座到想看看,三千年沒見,若天是否還可以能勝本座一籌?”

“是!”七道人影恭敬地應道。

綠色草地,突兀地分開倆邊,數十條人影飛快地涌到高空,其中一個人冷喝道:“何人竟敢毀我冰心閣的山門?”

若鑫兒淡淡一笑:“當然是要你們命的人?”玉手輕翻,上空中,一片巨大的紫色雲彩出現,從中散發出一陣陣恐怖的能量漣漪。

“鑫兒,留一個活口。”

“知道!”話音穿過冰雪,快速地飄到這數十人的耳中。雲彩中,大量的紫色雷電迅捷無比的涌下。恐怖的氣勁,讓得這數十人沒有絲毫的反抗。轟隆隆的雷聲過後,周圍空間出現了一圈圈海浪般的漣漪。

“你,你是伊辰?”僅活着的那人恐懼的喝道。

伊辰冷聲笑道:“告訴我冰心閣的宗門在那裏?”

“休想!”雖是害怕,可是面對自己的宗門,這人依然是強硬無比。

“人界中的玄雲宗人也是這般強硬,不過,還是被我滅了玄雲宗。如此冥頑不靈,哼!”靈魂之力迅速地涌進對方的體內。

“藏的如此之深,怪不得我們找了這麼久?”伊辰森然地道着,靈魂收回來時,這人的瞳孔不斷的放大,最後只剩下一抹怨毒之色。

“辰哥哥,探查到了嗎?”

伊辰點頭,陰笑着:“這次,也該讓他們嚐嚐宗門被襲的感受了?”牽着若鑫兒,飛速地掠向天際。

茫茫密林,蔥鬱的樹木,遮掩了將近半邊天空,從上方看下去,能夠從樹葉縫隙間,瞧的出下方山脈中的人影閃動。這裏,竟然是沒有半點的冰雪。

“是這裏嗎?”若鑫兒低聲問道。伊辰笑了笑,頓時,密林之上,突兀地閃現出一縷火光,片刻間,火光便是將整片密林點燃。一道道駭人的濃煙平地而起,直衝雲霄。

火光之中,十數道人影迅速閃現,穿越過熊熊烈火,徑直來到伊辰二人身前,一名女子寒聲喝道:“伊辰,竟敢來冰心閣宗門鬧事?”

伊辰淡笑道:“冰謠,今天來,可不僅僅是鬧事,陳年舊帳,今天都要和你們好好地算上一算?”

“就憑你二人?”另一名女子不屑地道:“倆次敗在小師妹手上,雖然你的實力暴漲,這短短的二十餘年,我就不相信,你能將天給掀了。”

“掀天倒不至於,不過對付你們,應該是綽綽有餘。”伊辰淡淡地道,隨意的態度,讓得冰謠等人大爲惱怒。下方的叢林完全地化爲一片灰燼,冰心閣的宗門清晰地顯露在伊辰與若鑫兒的視線中。

若鑫兒笑道:“辰哥哥,這些個道姑交給你了,我去毀了冰心閣的宗門。”身影晃動,人影便是消失在了衆人視線中。

“你敢?”冰謠冷冷一喝,身子急速射出,直奔若鑫兒而去。

“你的對手是我,何必這麼着急呢?”淡淡的身影在空中掠過,冰謠的身軀竟然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所阻。

“伊辰你?”冰謠不敢相信的看了眼伊辰,二十餘年的時間,就這一下,冰謠便是知道,自己已經遠遠不如伊辰。

遠處,一聲聲的淒厲慘叫傳來,讓得這十數名道姑的眼神中涌現出萬分的怒火。臉色鐵青,緊握着拳頭,一名道姑閃電般地出現在伊辰上方,輕喝一聲:“雪舞冰封!”

頓時間,在伊辰四面八方的空間,全都成爲了散發着冰冷寒氣的寒冰。

“冰謠,冰嵐,你們去攔殺那個小丫頭!”這名道姑森然喝道。

“是,二師姐!”冰謠二人齊喝一聲,身影快速閃過,可是赫然發現,她們的身軀竟然無法離開這片空間。

伊辰淡淡地道:“早就和你們說過了,今天你們的對手是我,我人都在這裏,你們想要去那裏?”


“二師姐,這?” 醫女酥手遮天 。伊辰的實力讓二人徹底的失去了信心,要知道,站在這裏的,至少都是界皇巔峯實力,自己幾個姐妹已經是傲聖境界的強者,即便是伊辰實力再高,可也無法讓這麼多人困在這片空間中,但偏偏伊辰做到了。

這名道姑冷聲喝道:“齊力殺了伊辰,我就不相信我們這麼多人殺不了他?”磅礴的奧氣瘋狂地涌出,伊辰周圍的寒冰頓時寒氣愈來愈盛。冰謠等人也沒有歇着,各自身軀內,陰寒的奧氣快速地衝出,如毒蛇一樣滑過寒冰,無聲無息地衝向伊辰而來。

深黃色光芒在寒冰中閃現而出,流動着的火焰,將襲來的寒氣盡數地化爲冰水流向下方的大地。雙手輕微結着法印,在冰謠等人的奧氣即將臨身時,一道龐大的能量霍然從伊辰身體內散出。

‘蓬’地巨響,不僅是將冰謠等人的勁氣消散,四面八方的寒冰也在同一時間消失的連碎塊都不剩。

看了眼身前方這十數人的驚訝的表情,伊辰自己也是十分的滿意。面對這麼多位強者的聯手,還能如此的隨心所欲,不由地讓伊辰對日後的那場大戰充滿了信心。

冰謠十數人連連的後退,勁氣在空間中蔓延,龐大的恐怖壓力,讓她們感到一陣陣地心悸。從伊辰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即便是她們從她們的老師身上都沒有感受到的。

伊辰淡笑道:“你們的師傅呢?”這些人雖強,不過身爲存在了無數年的大派,冰心閣之主的實力應該比這些人要高上一些。

“哼,如果老師在這裏,豈容你如此放肆?”一名道姑冷聲道。她們的耳中,慘叫聲愈來愈低,想也不用想,便是知道宗門內現在的情景。

突然地,蔚藍天空中,雷鳴般的巨響霎那時衝上。衆人連忙轉身看去,往日裏平靜肅然的山脈,現在已是一片慘不忍睹的跡象,依山而建的小閣樓業已消失,半山腰象徵着冰心閣的巍然宮殿,在雷聲中,瞬間變成廢墟。

“伊辰,冰心閣永生永世與你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就看你們有沒有這個實力?”寒冷的聲音隨着若鑫兒嬌俏身影快速地出現在衆人的視線與耳中。

十數人無比怨毒地看着若鑫兒,冰心閣宗門,宛如一付天空壓下來的感覺。“你是誰,小小女子,爲何如此狠毒?”

“若家,若鑫兒!你在派人在人界若家搗亂的時候,可曾想到會今天的報應?”若鑫兒冷聲視着衆人。可是在心中,若鑫兒或多或少倒是有些感謝冰心閣的那次舉動,雖然是讓若鑫兒受了不少的苦,但是後來的實力如此進步之快,也是因爲着那次事件留下的倆道怪異勁氣。

而且,最重要的事,因爲這個,若鑫兒認識了伊辰。

“若家小姑娘,毀了我冰心閣這麼多來的心血,即使殺了你,相信若天都無法找到理由來怪本閣?”遙遠的天空,一聲清脆的厲喝聲閃電般地襲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