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直接回答:“宿主你所謂的引力其實是磁場多變化造成的,雖然您已經到達第二文明的高處,但是有些東西還是需要自己來測試,而暗物質也可以叫形成物質,在星系、星團及宇宙中,其質量遠大於宇宙中全部可見天體的質量總和,而我們身邊都存在這暗物質,只是它們沒有形成,所以爲看不到,比如靈氣,仙氣,或者更高層次的存在。”

姜衍若有所思的思考起來,在第二文明記載所謂的引力只是磁場的強弱,就比如地球,那裏產生的磁場高於仙玄大陸,等回去時,真的要仔細看一下,到底地球有什麼祕密,在加上那奇怪的名字,讓他更加的想知道結果。

“宿主,如果您對這些物質感興趣,系統商場內有賣一本物質學的書籍。”系統說道。

“嗯,等我完成設計圖,我會看的,雖然我不知道文明到底有多高的層次,但是我想揭開這宇宙的祕密。”姜衍豪氣的說道。

如果姜衍看到系統現在的表情,肯定吃驚,滿腦子的黑線金屬球就好像,聽到一個小孩說,他要擊敗怪獸一樣。

“唰唰”的筆在圖紙上一頓設計,一條條線慢慢連接起來,這是姜衍打破常規研製出來的圖紙,他想突破第二文明的巔峯,就要有大膽的構思。


看着圖紙上的頭盔姜衍滿意的點了點頭,又開始設計胸甲的設計圖。

時間慢慢的過去,姜衍保持畫圖的動作已經一個月過去,而沙漏裏的流沙也只剩下兩個月的時間。

“唔!終於完成了。”姜衍伸着腰板重重呼氣說道。

滿意的看着設計圖紙,走進試煉空間,拿着一堆的材料直接投放進萬能熔爐當中,拿起鑄造錘準備開始大幹一場。

萬能熔爐很快的將材料融合與融化,姜衍單手一點,熔爐中的材料迅速飛到鑄造臺上,然後他又將一堆材料扔進爐中。

“叮叮噹噹”的試煉空間,不斷的響起精鐵敲打聲,姜衍的汗水慢慢留在鑄造臺上,拿着手中的一個手臂鎧甲,他微笑的直接開始融合,一個藍白色的手臂鎧甲很快的完成。

一個金色發光的極品靈石被安裝在臂鎧之上,套上臂鎧,姜衍用力的握着拳頭,嘗試一下臂鎧的伸展度。

用臂鎧握住鑄造錘,他發現確實如此,這下煉製任何武器都不在是問題。

無數的融合材料被姜衍放置在鍛造臺上,手中的鑄造錘就好像發瘋一樣,快速而又有節奏的敲擊着。

“叮叮噹噹”的敲擊聲,讓姜衍更加得意起來,現在的他根本不需使用太多的力氣來敲打這些材料。

半晌過後,一對腿部鎧甲就被姜衍融合出來,剛穿上的時候,他還有些不習慣,在試煉空間中,嘗試着不停的慢跑和輕微的跳躍後,他終於脫下腿部鎧甲。

姜衍剛想繼續煉製頭部鎧甲和身體鎧甲時,系統說道:“建議宿主不要使用外力來煉器,這樣會產生依賴,只要宿主自身的強大,纔會走的更遠。”

“嗯,我知道,我也明白爲什麼科技進入不了更高的文明,就是因爲依賴太多,反而影響到自身的發展。”姜衍說道。

“是的,既然宿主明白這些,那小全告退。”系統說道。

姜衍脫下臂鎧,再次拿起鑄造錘時,發現好像有點重了,難道是習慣鎧甲帶來的好處?

時間沙漏中的沙子慢慢的流失,很快一個多月過去。 一身藍白銀光色的鎧甲就被煉製成功,看着那獨特風格的頭盔,在看那身體鎧甲後面的披風,姜衍得意的笑了出來。

紅色的披風上面寫着“逼神”二字,而頭盔那後面尖圓的造型,它完全是科技的象徵。

“以後這鎧甲就叫,逼神戰鎧!”姜衍滿意的說道。

拿出10塊極品靈石直接安裝在鎧甲之中,此時的鎧甲就好像被激活一樣,散發出幽藍的深光。


叮~恭喜宿主煉製成功,獲得第二文明巔峯戰鎧,獲得煉器經驗值5萬點。

聽到系統獎勵的經驗還真不少,滿意的將戰鎧收系統揹包當中。

走出修煉空間,姜衍呼吸着清爽的靈氣,凝神看着靈氣中的東西,他的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

看向天香城的方向,已經兩天沒回去,是時候前往中州了,腳步一踏,姜衍瞬間消失。

蒼穹之上,天道意志一直等待着姜衍的出現,這時發現驚訝他竟然從另一個空間出現“嗯?這小子竟然可以撕裂虛空?沒想到這方天地規則竟然阻止不了他,難怪不懼天劫的約束,師尊難道您的天道就要被改變嗎?”

姜衍可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天道意志注視着,一息的時間,他回到萬府,看到小泥鰍已經變回小胖子,正和萬勇吃着火鍋。

一名丫鬟看到姜衍回來連忙喊道:“姑爺回來了,小姐姑爺回來了。”

姜衍沒有明白到底怎麼回事,而小泥鰍和萬勇立即轉頭看向他。

“衍哥,來一起吃火鍋。”小泥鰍開心的說道。

“妹夫,兩天不見,發現你又英俊很多,都快比我帥了。”萬勇誇張姜衍還不忘,往自己臉上貼金。


“切,我本來就比你帥好不好,誰像你啊,長得太大衆了。”姜衍回懟過去。

當萬娘和姬如雪聽到姜衍回來,連忙走向廚廳。二女看到姜衍平安無事,直接撲進夫君懷抱。

這一幕弄的萬勇和小泥鰍一頓的尷尬,這狗糧無形之間就被塞的滿滿的。

“沒事了,放心吧,以後我去哪都帶着你們一起走。”姜衍微笑說道。

“那夫君說話算話,不能失言。”姬如雪說道。

“嗯,放心,說道做到!”姜衍點頭應道。

萬勇輕輕用筷子敲了敲小泥鰍,然後一個眼神,兩人同時點頭,慢慢的離開廚廳。

萬勇和小泥鰍剛小心翼翼的踏出廚廳一步,姜衍右手一招,兩人瞬間定格,而萬娘和姬如雪也停止不動。

姜衍將萬勇和小泥鰍拉過座位上,然後手指一打,兩人就好像看到不可思議的事情,同時看向姜衍。

橫推從拔刀開始 衍哥,你竟然能控制時間?”小泥鰍瞪着眼睛問道。

萬勇,萬娘和姬如雪也是驚訝不已,因爲他們都看到姜衍自己一個人在動,而他們卻無法移動。

“是時間法則,我剛領悟會的,是不是很神奇!”姜衍微笑的說道。

“怪物,傳承中說提到過,我們祖龍就是就是時間的秩序者,只是因爲亂用時間規則將不該發生的事情發生了,所以我們種族才逃離到這裏,衍哥你可別亂用,小心出事情。”小泥鰍委屈的說道。

姜衍等人也是第一次聽到小泥鰍這樣解釋,而姜衍突然明白了什麼。

“泥鰍,你老實告訴我,你傳承當中,記載的到底是什麼事情?爲什麼天道會追殺你們?”姜衍迫不及待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只是說不要亂用時間規則,否則族羣將消失,傳承的提示中說,到了天外天就會知道歷史的軌跡,而我還沒達到那種可以利用時間規則的祖龍。雖然我知道我是一條慫龍,但是傳承的記載不會出錯。”小泥鰍解釋道。

“那你將你知道的一切都說出來,我想要知道真相。”姜衍堅定的說道。

萬勇和二女都有點暈,聽不明白兩個人說的是什麼意思,姜衍也沒有向別人解釋,如果他們知道天道意志的所在,估計道心都會崩潰。就想系統保護他一樣,不想讓他知道太多,等到自己有能力的時候,自己就會去探索。

小泥鰍理了理傳承的記憶說道:“好像在上層位面,祖龍是掌管熒惑域,然後不知道發什麼了什麼事情,我們整個族羣都遭到天道的追殺,無數的滅道之力襲向族羣,我的母親,當時懷着我逃到下界位面,其他的族羣現在什麼情況我也不知道,而母親的傳承中說道,因爲一條祖龍爲了一己私慾,亂用時間規則,將不該發生的事情,給發生了,造成熒惑域大亂。事情就是這個樣子。”

姜衍思緒又在那些記憶碎片中開始連接起來,他發現了很多的東西,如果按照小泥鰍的講解,那這個族羣完全是被牽連的。萬勇就跟一個好奇寶寶一樣,瞪着那不可思議的眼睛看向小泥鰍。而萬娘和姬如雪也是第一次聽到過上層位面的存在,她們只聽過仙界,難道小泥鰍存在的地方高於仙界?


“看來一切都說的清楚了,等我們能力,一定要去那裏看看。”姜衍說道。

“衍哥,你不用安慰我,雖然我記恨那天道,不過也要感謝他,讓我認識了大家,而且我變成一個快樂的小吃貨。”小泥鰍開心的說道。

“就是,就是,那麼高的位面,我們也不懂,還不如及時行樂,來我們繼續吃火鍋!”萬勇得意的說道。

姜衍無語的看着萬勇,如果說世界末日,估計小泥鰍和萬勇一定能享受最快樂的一夜。

五個人也其樂融融的吃了起來,突然姜衍看向萬勇。

“舅哥,你最近和那個孔星兒走的很近啊。”姜衍打趣道。

萬娘停住筷子,看向萬勇,想從他表情上得到什麼一樣。

萬勇早就防備着這招,連忙說道:“拉到吧,那兇巴巴的女人,我算怕她,只是不想跟她計較而已。”

“喲,那我叫她來一起吃火鍋如何?”姜衍說道。

“別,妹夫,你贏了,我認慫,確實有那麼一點關係,只是當時我喝多了,不小心親了她一下。結果還被揍了一頓,後來的事情,我不用解釋,你也知道了,非要讓我對她負責。你說我多無辜啊,被打的那麼慘,還要娶一個母老虎。”萬勇無奈的解釋道。

“噗”的一下,姬如雪直接將雪碧噴了出來,就愣愣的看向萬勇。

“哈哈”衆人連忙笑了起來,誰都沒想到這萬勇,竟然還有這樣的一面,也算一個趣事了。

“能不能不笑了,趕緊吃火鍋。”萬勇說道。

“嗯,好,來繼續吃,吃完後,我們也該離開了。”姜衍說道。

衆人不明白姜衍說的意思,都看向他,萬娘卻很清楚他的計劃。

“放心好了,我們是要去中州,把該要回來的東西,都拿回來。”姜衍繼續說道。

“哦,那妹夫,我就不陪你去了,我還打算享享清福,吃遍美食呢。”萬勇說道。

姜衍點了點頭,沒有在說話,大家愉快的吃着火鍋,聊着閒天。

一夜的時間也讓姜衍和萬家衆人一一道別,萬河山有點捨不得這個孫女婿,但知道姜衍的決心後,也是同意萬娘和姜衍的離開,而萬勇卻不知道姜衍的離開,也就是他的噩夢開始。因爲有一件事,正朝着他襲來。

“父親,母親女兒不在身邊,請好好照顧自己。”萬娘溫柔的說道。

“嗯,放心吧,你跟衍兒走,我們放心,你們最好快點給完婚,這樣我和你父親也能看到外孫。”劉芸微笑的說道。

這句話一出,姜衍跟萬雲的聊天,直接卡住,而萬娘聽後也是臉色緋紅,不好意思的看向姜衍那裏。

“賢婿,你們這一走,也不知道多久能回來,不過你一定要保護好萬娘,她現在還是一個凡人。”萬雲說道。

“放心吧岳父,只要有人敢碰萬娘一下,我就滅了他全族!”姜衍保證的說道。

萬雲得意的點了點頭,他可知道自己的女婿現在有多麼強大,整個大陸都可以橫着走。

時間慢慢過去,清晨的陽光映射着望月大陸每一寸土地。

姜衍拿出鎏金宮殿,小泥鰍,萬娘和姬如雪走進宮殿後,右手一揮,鎏金宮殿直接消失。

姜衍對着萬家衆人深深行了一禮:“爺爺,大伯,岳父,你們放心吧,這次我一定會打開飛昇通道!”

話畢,姜衍瞬間消失在萬府上空。

中州無數的家族和散修們都朝着聖殿方向而去,因爲今天是徐崇登基之日。

整個聖殿顯得金碧輝煌,徐家的衆人最爲得意,他們家族即將成爲中州的天。

“哈哈,恭喜徐家。”陸豐拱手微笑的說道。

“嗯,謝謝各位的觀禮,請坐,請坐。”徐超然得意的說道。

跟徐家走的進的家族,就好像吃了蜜一樣,樂的開心不已。

“項家,項天觀禮!”一名內侍喊道。

徐超然和徐超行互相對視,好像哪不對?來的人基本都是家主或者城主之流,而項家怎麼就項天自己來觀禮?

“哈哈,徐家主,恭喜恭喜。”項天大笑拱手說道。


“哈哈,謝謝賢侄,不知道你父親他爲何沒到?”徐超然問道。

“我父親,今日被一老友叫去,聽說那老友快不行了,所以我們和家父分頭行動。”項天解釋道。

“嗯,原來是這樣,故人重要,快,賢侄請坐。”徐超然連忙說道。

當項天坐下之時,徐超然和徐超行連忙走向一邊,因爲徐超行覺得此事透着古怪,但又不知道哪裏不對。 “大哥,項伯有故友嗎?”徐超然問道。

“沒聽說過,如果非要說,那你我纔是他的故友啊,老一輩的強者,只剩下我們三人才對。”徐超行分析道。

“算了,今天是我們徐家大喜的日子,一會崇兒就要登基了。”徐超然寬慰道。

整個聖殿觀禮的人是越來越多,無數的散修們排着隊伍向聖殿走去,而有些地位的家族,直接從側門進入。

“咚,咚,咚。”擂鼓震天,八面雷天鼓同時敲響,那些觀禮的修士們連忙閉上嘴,等着人主的出現。




Leave a comment